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复仇的正义 中

章三 复仇的正义 中

  轻型越野车加快了速度  在一条条大街小巷间穿梭着  行经的大多是废弃已久的道路  偶尔车轮会压在凸起的石头上  车身高高地弹起  但总是会惊险万分地落在堪堪能够通行的路面上  显示了驾驶者出众的技术

  越野车很快穿过一大片废弃的街区  在龙城边缘一个隐密的小巷巷口停了下來  黑人下了车  向小巷里望了望  就向里面走去  他身上很干净  至少藏不了什么大型武器  巷子里有三间相临的酒吧  每间酒吧的门口都有两三个满脸凶恶的男人  或站或蹲  盯紧了每一个走进小巷的人

  黑人摸了摸上唇灰白色的胡子  晃晃悠悠地从这些男人中间走过  根本沒将那些杀人般的目光当回事  他打量着酒吧的招牌标记  最后选了个名字为“干我吧  ”的酒吧  慢慢地走了进去

  一进酒吧  黑人敏锐的耳朵就在喧闹的声音中捕捉到了几句他感兴趣的话

  “看见那边的那个妞儿了沒有  看起來长得真不错  说实话  老子这辈子还沒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

  “那你为什么不上去问问她多少钱肯陪睡  反正到这來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哦  我说错了  女人就沒有好东西  ”

  最先说话的是个穿着暗红衬衣的男人  坐在吧台边  狠狠将一杯烈酒灌了下去  边擦嘴边说:“妈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见她就象抱了块冰一样  实在是想不到那事上去  ”

  黑人咧嘴一笑  向酒吧角落里望去  果然看到个独占着一张桌子的漂亮女人  她沉默地喝着酒  目光的焦点始终落在面前的酒瓶上

  虽然仅仅是看到照片  而且只是模糊的照片  但是依靠眼力和记忆力  黑人仍然确信自己要找的人就是她  他径直走向女人的桌子  旁边有一个男人或许看不惯黑人要和那女人发生点什么的架势  悄悄站了起來  轮起酒瓶狠狠向黑人后脑砸下

  黑人向前的脚步稍稍迈大了一点  就让过了來自背后的偷袭  他好象根本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  径自走到女人的桌前  坐了下來

  偷袭的酒瓶在地上砸得粉碎  男人也软倒在地上  喉咙中发出嗬嗬的声音  却叫不出声來  他蜷缩着身体  双手捂着裤裆  身体不住地抽搐着

  整个酒吧中  只有寥寥两三个人看到黑人在让过酒瓶一击的时候  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一把小巧精致的无声手枪  一枪击中了男人的胯下  然后又闪电般收回了手枪  喧嚣拥挤的酒吧中央出现了一块空地  人们都在看着倒地不起的男人  几名保安望向了站在吧台后的调酒师  那个上了年纪的调酒师耸了耸肩  说了句:“扔外面去  ”

  保安们立刻拥了上來  将受伤的男人象死猪般提起  拖出了大门

  黑人拿起女人面前的酒瓶  给自己倒了杯酒  慢慢地喝了一小口  才问:“海伦  ”

  女人仍在慢慢地喝着酒  点了点头  根本就沒再看黑人一眼

  黑人对海伦的冰冷似乎有些意外  不过他也不介意  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海伦  说:“我是林奇  钱拿來了吗  ”

  海伦终于喝完了那杯本就不多的酒  然后取出一张卡片  放在桌上  推到了黑人面前  淡淡的说:“都在这张卡里  ”

  林奇咧嘴笑着  左手沒有拿卡  而是直接握住了海伦的右手  说:“我想  我们议定的价码应该再多个50%  我觉得用你來抵这50%是个不错的主意  ”

  海伦的表情沒有丝毫的变化  仍用标志般的声音说:“你确定对我有兴趣  ”

  林奇忽然狞笑起來  猛地一拉  将海伦整个人都拉到了桌子上  他的右手中则多了一把轻薄的匕首  架在了海伦的下巴上  他的鼻尖几乎贴上了海伦的脸颊  压低了声音说:“你那套或许对别人有作用  但我不同  我玩过好多个尸体  所以你越是冷  我就越兴奋  你摸到了沒有  看我硬得多厉害  ”

  不管林奇做了什么  海伦的表情都沒有任何变化  而且她的目光也沒有分毫的波动

  “想抬高身价有很多种办法  你现在在用的是非常愚蠢的一种  ”海伦说

  林奇的嘴咧得很开  支起的胡尖都擦在了海伦的脸上  他非常享受现在的时候  慢慢地说:“也许我不是想提高自己的身价  我对你很有兴趣  不管怎么说  你约我到这里就是一个错误  我就是在这里就地干了你  也沒人敢说什么  也许把你带走是个更好的主意  ”

  “非常愚蠢的决定  ”如果只听声音  会觉得海伦一直在心平气和地坐着  根本沒有任何姿势上的变化  “不管你做了什么  苏都会知道  ”

  “那怎么样  ”林奇微笑着

  海伦依旧冰冷地说:“他一定会找到你  而且不会花太长的时间  我想你清楚这一点  ”

  “那又怎样  ”林奇还在笑着

  海伦终于皱了皱眉  有了些不耐烦的表情:“我想  在你玩过的尸体当中  不包括玛莉娅的那一具  ”

  林奇还在笑着  仍然紧紧抓着海伦的手  然而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  刚才还令他自豪的生理反应已经完全不知去向

  林奇忽然松了抓住海伦的手  又魔术般变沒了匕首  挺直了身体  坐姿刻板得象个军人  而海伦恰好就在这一刻收回了手  并且重新坐下  她沒有任何能力  至少沒有格斗域的能力  但是动作做出的时间刚好是林奇松手的瞬间  精准得已经达到了她身体能力的极限

  林奇的眼角跳了几跳  摸着胡子  就象刚才的事从沒有发生过一样  说:“在这个地方见我  是想我为你工作  如果是的话  我想我沒有理由拒绝  可以听听条件吗  ”

  海伦说:“看來你比我预想的要聪明一点  我知道你过往的价格  就在那个价格的基础上打个三折吧  期限无限  合约期内你必须服从我的一切命令  并且不能再接受别人的委托  ”

  “哈  卖身  ”林奇耸耸肩  说:“看起來  我好象沒有拒绝的能力  不过与其接受这样的条件  我为什么不索性上了你  然后再和苏拼死一战呢  ”

  海伦又有了些不耐烦的表示  淡淡地说:“和苏一战  你有那个本事吗  而且  我可以告诉你  上我的过程绝不会让你有任何愉悦的感觉  心理和生理上都不会有  你会发现这根本弥补不了你的损失  ”

  林奇尴尬的笑笑  仰头灌下一大杯烈酒  才说:“妈的  我是沒有这个勇气  活着还是很他妈的有意思的  最后一个问題  你为什么会选上我  ”

  “苏不会一直作狙击手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狙击手  你勉强合格  ”海伦的话一如既往的伤人

  “好吧  算我倒霉  遇上了你们这对魔鬼  我走了  有事的话  你知道怎么联络我  ”林奇站了起來  想走

  “你的事情还沒结束吧  ”海伦看着林奇  目光象是凝止不动的冰

  林奇看到了海伦放在桌上的手  拍了拍头  大步走了回來  将近70度的烈酒倒在桌上  然后向流淌的酒浆开了一枪  烈酒立刻燃烧起來  这种加了特殊配料的酒不光比普通的酒要猛烈得多  燃烧时的温度也远比普通的酒精要高

  林奇毫不犹豫地将左手按在了火焰上  高温的火焰舔上了他的手掌  立刻发出嗤嗤的声音  显然林奇沒有什么抗高温的能力  或者是有  但是沒有使用  直到掌心一层皮肉全被烧得炭化  林奇才慢慢地收回了手  他从海伦脸上看到了满意的表示  当下松了口气  转身出了酒吧  急促得甚至有些张皇

  以龙骑的医疗技术  林奇的左手肯定可以完全恢复  但是烧灼过程中的痛苦并不是谁都能够忍受的  尤其是作为一个狙击手  必然感知域能力出众  相应的对痛苦的敏感也要比别人强烈得多

  海伦还在慢慢的喝着自己的酒  不过已经沒人再敢打她的主意了

  当夜色笼罩龙城的时候  苏的随身智脑收到一条讯息  表示30万已经进入了他的帐户  苏看着屏幕  许久才关上了智脑

  他知道  这30万是里卡多从提旦那里收取回报的一半  不过  玛莉娅和卡冯  两位暗黑龙骑的中校  就只值60万吗  也许他们活着的时候  的确是可以令大多数人畏惧的人物  但是他们死了  家人和财产一样要被人评估、瓜分  60万和600万  沒有本质上的区别

  这就是战败者的下场  扈从会殉葬或者变成奴隶  女人会变成他人的玩物  而孩子……孩子会被斩草除根

  苏站在窗前  伸手推开了窗户  让冰寒的夜风迎面吹在脸上、身上  他又罕见地点上一支烟  深深地吸了一口  廉价香烟的劣质烟草发出刺鼻的辛辣味道  却让苏觉得非常的熟悉和怀念  在荒野的时候  他只舍得抽最低级的烟  而且很久很久  才会吸上一支

  在烟雾中  在龙城的经历仿佛在一幕幕地重现  苏很清楚  里卡多说得沒有错  他根本承担不起失败的后果  而想要不断地通向胜利  除了需要一点点的运气之外  还要有一颗冰冷的心

  一颗冰冷得几乎沒有情感的心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