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复仇的正义 下

章三 复仇的正义 下

  苏将随身智脑接驳到寓所中的个人智脑上  开始细致地阅读他权限下能够看到的所有装备、技术、能力、设备和补给  当务之急  是要重新建立起一支部队  给三名扈从重新配备装备  并且储备必要的补给和弹药  苏发现  一个人的武装就已经很花钱了  想要打造一支部队的话  哪怕是十几个人的小规模部队  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的30万全部吸进去  还仅仅是个雏形  那些动辄数百名扈从的龙骑  若非有家族的支持  单靠自己几乎不可能养得起这么庞大的部队

  个人智脑是海伦送來的  供苏平时处理资料、运算作战方案时使用  毕竟随身智脑时刻接通着龙骑总部的网络  用那个做方案还是很有安全问題的  不过以苏大脑目前的思维速度和数据处理能力  其实已经可以完全胜任这个任务  根本不需要智脑辅助  但他还是接受了海伦的礼物  以免被她知道大脑中的秘密  苏毫不怀疑  即使有帕瑟芬妮的关系  如果海伦对他的大脑真有兴趣的话  也很有可能想办法麻醉了自己  然后解剖开來切片取样研究一下

  一直忙到深夜  苏才拟定了一个全新的方案  可以重新建立起一支20人左右的小型部队  并且给丽和里高雷补充最低限度的作战装备  方案实行后  苏手上就只剩下不足3万的应急资金  从规模上來看  新部队的战力和以往过百人的部队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丽和里高雷的实力都有所增强  苏更是新增了七阶能力  整体战力上应该不会比过去差多少  只是队伍规模较小可能会在接一些特殊任务时受到影响

  敲定方案最后一个细节后  苏揉了揉有些酸疼的额头  暗自佩服总部大楼中那些肚腩日益变大的龙骑官僚们  只有自己亲手操作过之后  才会发现编制、装备、兵种组成和能力搭配这些东西原來是如此复杂

  苏将方案在个人智脑中保存好  就关上了智脑  实际上  他早已将一份相同的方案放进了永久记忆区  现在记忆区有所扩大后  除了自动储存所经过地方的详图外  目前还有30%的空间可用

  刚刚关好智脑  苏忽然感应到两个人匆匆向他的寓所走來  一边走一边争执着什么  一分钟后  房门被砰砰敲响  完全无视门上的电子感应器早已发出通知主人的柔和蜂鸣声

  苏走过去拉开门  他的感觉沒有错  门外站着的就是丽和里高雷  能够这么敲门的也只有丽

  苏一直以为丽和里高雷的关系十分融洽  当然其中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里高雷的包容和忍让  能够让丽和里高雷吵起來的  应该不是小事

  “苏  我需要钱  先给我5万吧  ”丽一进门就说  她径直走到苏面前只差一公分的距离才停下來  双眼直视着他  苏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吐出的呼吸

  苏当场吃了一惊  5万可绝不是个小数目  直观点说  这笔钱够龙骑的尉官升一阶了  里高雷看起來也对龙骑的物价体系有所了解  一把拉住了丽  想将她从苏面前拉开  喝道:“丽  够了  别闹了  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  ”

  丽用力一甩  高达四阶的力量里高雷根本无法抓住  他被直接甩到了屋角  丽转过头看着他  表情倔强地大声说:“我沒有开玩笑  你不是女人  但我是  我不想让莎莉再去卖  再去陪那些恶心的男人睡觉  你沒有那么多钱帮她  沒关系  我有  ”

  里高雷又冲了上來  再次试图抓住丽  他的声音也开始提高:“你知道莎莉想要做什么  需要多少钱吗  你知道龙骑的5万元又意味着什么  你有钱吗  你沒有  你只是想向头儿要钱  如果你想帮莎莉  那就象我一样自已赚钱去给她  ”

  里高雷毫无悬念的再次被丽扔在了地上  这次丽一脚踏住了他的小腿  阻碍了他爬起來的动作  丽冷冷地说:“莎莉才几岁  就要天天陪不同的男人睡觉  每过一天  她就得多陪几个男人  你不是说要我赚钱吗  沒问題  我可以去赚  去地下拳场打黑拳  或者是深度格斗  赚钱快得很  ”

  不光是里高雷的脸色变了  苏也皱了皱眉  虽然沒见过  但是苏听说过所谓的深度格斗  那是完全沒有规则、沒有约束的战斗  为了取悦观众  格斗双方经常有男有女  甚至包括猛兽和变异生物  比较受欢迎的组合方式之一就是一名实力较强的女拳手对阵数名至十几名不等的男对手也包括雄性生物  如果胜了  当然收益丰厚  但如果败了  那下场不言而喻

  苏将丽拉开  让里高雷得以狼狈地爬起來  再抬手制止了想要说话的里高雷  向丽问:“你说的莎莉  是怎么回事  ”

  丽几句话就说明了莎莉的处境  不过她并不知道莎莉想要什么  只以为莎莉在龙城的生活费用特别高  并且需要一笔医疗费用  想要彻底清除变异组织  肯定要花上一大笔的医疗费  然后丽向苏伸出了手  说:“所以  先借我5万  以后从我的薪水里扣好了  ”

  “丽  ”里高雷开始咆哮起來:“莎莉跟你沒有任何的关系  她是我的责任  你今天为了莎莉能够向头儿要5万  明天你会不会为了另一个女人再要10万  荒野上有成千上万个受苦挨饿的人  你能救几个  头儿的钱是要重建部队的  你是要为了你那点小小的同情心让所有的人都跟着承担风险吗  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  你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莎莉要那么多的钱  ”

  丽还从未被里高雷如此凌厉地训斥过  她脸色刹那间有些苍白  本來毫不动摇的坚定信心也有些低落  不过她抬起了脸  仍坚持着说:“莎莉的事我一定要管  我说过  用不着你插手  也不用苏拿钱  我只是借  今后不用给我买装备了  那些都拿來还帐吧  ”

  苏再次制止了想要说话的里高雷  脑海中浮现了初见莎莉时的场景

  “一个女孩子想要弄钱  就只有一个办法  这里的课每一节都那么贵  而所有的我都要学  所以我需要很多的钱  ”这是莎莉第一句给苏留下印象的话

  而苏记得的另一幕  则是脸上笼罩着虔诚与坚定的莎莉说:“我要学所有能够学到的东西  将來  我要把这些知识带到荒野去  我要改变荒野  要让那里生活的人们都能有吃的  不再被这里的人当成野兽一样对待;我不想我的孩子们将來还要重复我曾经的童年  不想她们在还沒长大的时候就要用身体去换取一块面包或是腐肉  ”

  那一刻  莎莉并不象才十几岁的孩子  而仿佛是一名肩负着沉重使命的使徒  所有的人都有梦想  但绝大多数人的梦想都难以实现  莎莉的梦想  看上去就是最不可能实现的那种

  那时苏沒有帮她  他沒有能力  而且背负着更重要的职责  现在  苏其实也很犹豫  因为里高雷说得对  在这关键时刻  如此大的一笔钱其实非常非常的重要  也许  不  不是也许  而是多半会有一些战士因为装备不足而受伤甚至是战死  而与此同时  对于莎莉的梦想來说  5万元还是远远不够的  但丽并不知道这些  她对暗黑龙骑的货币体系几乎一无所知

  苏取出一张卡  交给了丽  说:“把这张卡带给莎莉  让她好好保管  明天里面就会有5万的权限  ”

  屋子里有一刹那的沉默

  丽将卡片仔细地收好  罕见地沒有象胜利者那样瞪一眼里高雷  而是默默地走了出去  丽虽然每个月有100元的薪水  不过她从未用过  其实不知道龙骑的100元是什么概念  现在虽然要到了钱  但里高雷和苏反应让她有些惴惴不安  难道5万元真的是一笔非常非常大的数目  可是丽知道  苏每次出任务都会有几十万进帐的呀

  丽离开后  苏对里高雷歉意地笑笑  说:“看起來  我不是一个好的团队领袖  偶尔也会意气用事的  ”

  里高雷叹了口气  取出两支最劣质的烟  递给了苏一支  然后点燃  重重地吸了一口  辛辣而又有些臭气的烟味顷刻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里高雷有些沉重地说:“头儿  这事……你觉得可以就好  我只是发现自己很沒用  沒办法让莎莉过上自己的生活  ”

  苏同样狠狠地吸着劣质的烟  听到里高雷的话  只是笑了笑  说:“尽力就好了  我觉得自己沒用的时候  恐怕要比你多得多  莎莉……我觉得她有自己的原则  也有自己的方向  我们可以在旁边帮助她一下  或者偶尔引导她  但是不要试图设定她将來的路  ”

  里高雷看着苏  说:“头儿  你这是完全把她看成大人了  不过别忘了  她才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还有  头儿  你刚才说的话象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会说的  ”

  苏笑了笑  舒适地靠在窗边  说:“也许莎莉比我们都要成熟呢  还有  以后对我尊重点  我可是有二十……嗯  二十四了吧  ”

  “尊重  ”里高雷嘿嘿地笑了起來  说:“可我三十了  ”

  不管年纪和应不应该得到尊重之间有什么关系  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因为这次的事情又有融洽

  苏短暂地睡了会  清晨时分  就被震动的随身智脑唤醒  苏点开智脑  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一个陌生的金发女郎  冷艳的气质有些象帕瑟芬妮  但远沒有帕瑟芬妮那样的神彩  她以纯正而典雅的贵族口音说:“您好  苏少校  我是暗黑龙骑总部摩根将军的秘书  将军希望在八点正的时候  可以在他的办公室看到您  希望我沒有打扰到您的休息  再见  ”

  她的口气冷漠而且傲慢  但内容让苏睡意全无  暗黑龙骑只有一个摩根将军  那就是约什.摩根上将  但是据帕瑟芬妮所说  摩根将军近年來已经不大插手暗黑龙骑的事务  对外开拓领域基本是由几位年轻的将军在负责  摩根将军那庞大而恐怖的扈从队伍也分散在家族各处的产业上  几乎沒有大规模的集结行动

  摩根将军为什么要找他

  苏穿上暗黑龙骑的制服  并且仔细整理了外表  就离开寓所  向龙骑总部走去  不管怎么说  摩根将军至少不会在办公室埋伏人手來暗算他  根本沒那个必要

  八点五十分正  苏站在了位于总部七楼的摩根将军办公室  敲响了房门

  刚刚出现在智脑上的金发秘书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看到站姿标准如雕像一样的苏  眼睛不禁一亮  原本如冰山般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微笑  说:“苏少校  将军正在等着您  ”

  苏进门时  金发秘书仅仅稍稍让了让  傲慢的胸部几乎要擦到苏的手臂  以致于走进内间摩根将军的办公室时  苏对这个女人只留下了两个印象  一  胸很大  二  领口够低  至于她长得怎么样  苏完全沒记住

  走进内间  苏看到的是一个清瘦的老人  将军服上衣挂在衣架上  淡色的衬衣上也沒有领带  看起來随意而又舒适地坐在办公桌后面  他虽然有双鹰一样的眼睛  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宽厚而温和  丝毫沒有凌厉的气质  从办公室的窗户望出去  可以看到深沉的大海  在视线的尽头  隐约有一座巨大的舰艇残骸  日复一日地飘浮在海面上  庄严且凄凉  空中的云很厚  因此整个海上都是昏暗的  冰冷的海面上泛起一道道白沫  不断地扑击着残破的海堤

  摩根将军注意到了苏在观察窗外的景色  轻轻敲了敲桌上的铜铃  然后说:“这里的景色不错  但只有在有阳光的时候  才是真正壮观的景色  我时常想  在战争发生前的旧时代  人们几乎天天都可以看到这么壮观的景色  不知道该多么幸福  ”

  “我从书上看到  旧时代的人们似乎非常的忙碌  他们几乎从來不会停下來看看身边的景色  ”苏说

  “是的  也只有在我们的年代  才知道阳光多么的珍贵  坐吧  苏少校  ”

  苏坐下后  金发的秘书走了进來  她端着两杯咖啡  也递给了苏一杯

  “这里的咖啡不错  我建议你试试  ”摩根将军微笑着说

  品尝过了咖啡后  摩根将军将咖啡杯放在一旁  向苏说:“苏少校  你加入暗黑龙骑已经超过半年了  这半年以來  你和你的扈从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

  摩根在身边的屏幕上点了几下  然后说:“远的就不说了  最近有两名暗黑龙骑的中校死在你和里卡多手里  再往前  一名上尉在被你殴打后  因为精神抑郁而退役  威廉家族一名龙骑候选曾被你一枪打烂了屁股  休养了近四个月  加入暗黑龙骑的事也就此拖延下來  哦  对了  法布雷加斯家族死在你手上的人更多  ”

  摩根将军顿了顿  继续说:“你的扈从也很了不起  让我看看  嗯  前天晚上的斗欧事件中  你的两名扈从砸烂了整条灰街  一共打死两人  打伤三十八人  还把一名龙骑的上等兵给打成了重伤  哈哈  真是了不起  嗯  这个有点意思  ‘区域防御强化’……这不是格斗域五阶的罕见能力吗  这个叫丽的女孩子才刚过18岁  嗯  很好的天赋  ”

  摩根将军的质询其实十分严厉  苏明白  这表示他要插手最近的内斗了  但是将军的语气又是轻松而又温和的  让苏有些摸不清楚他的态度  苏非常的谨慎地选择着措辞  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再给帕瑟芬妮增添一个敌人:“摩根将军  我不得解释一下  在加入暗黑龙骑后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  这些战斗我都是被迫应战的  至于我的扈从  前晚的事件中也是对方挑衅在先……”

  “我都知道  你不用担心  等等  这又是什么……”摩根将军打断了苏的解释  他忽然从报告中又发现了些什么  仔细地读了起來  过了会才抬起头來  微笑着说:“区域控制  这可是个非常有发展潜力的能力  苏少校  你弄到了两名具有正式龙骑实力的扈从  连我都有些嫉妒了  ”

  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好保持沉默

  摩根将军坐直了身体  收起了笑容  严肃的说:“不过  我找你來的意思  是想说这样的内战应该停止了  暗黑龙骑严格來说规模并不大  龙骑的数量也不够多  和我们的敌人相比  简直可以说是太少太少了  暗黑龙骑的军官不应该死在内战里  而现在  死得已经太多了  多到了根本无法容忍的地步  ”

  苏依旧沉默  凝望着摩根将军  碧色的左眼中沒有恐惧  只有平静

  “我知道这些战斗并不完全是因你而起  所以你放心  从今天起  我会让相关方面的人不要再做愚蠢的事  而你  我希望你能够将武力用到我们的敌人那里去  这里有张地图  上面标记着我们的战略态势  和我们的敌人分布  你可以看看  然后选择一个方向  ”摩根将军将一张薄薄的纸推到了苏的面前

  苏拿起了地图  并沒有看  而是望着摩根将军  说:“将军  我想  您知道我的担心是什么  ”

  老人始终在微笑着  说:“至少我可以保证  在你出战的时候  你的人在龙城里是安全的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