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 泥沼 下

章四 泥沼 下

  “是苏少校  ”一名扈从迅速检查了部队列表

  “苏……”中校的目光蕴含了许多复杂的东西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  一名四十多的中校  有太多的理由不喜欢还不满三十、并且一年之内就从少尉晋升到少校的家伙  但是从政治的角度看  他需要提醒苏目前的态势  而且在需要的时候组织救援

  “给苏少校发消息  告诉他目前的运动方向有脱离基地和其它龙骑的危险  请他向基地靠拢  ”几经挣扎  中校还是决定提醒苏

  扈从们即刻将讯息发了出去  但是虚拟沙盘上  代表着苏的光点依旧在向西北方向移动着  根本沒有停下來的迹象  随着苏的移动  战场上的态势悄然地发生着改变  所有灾祸之蝎的战队都相应地微调了自己的作战方向和态势  就象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着他们一样

  其它人一无所觉时  中校已经感觉到心头压力一松  但是分散在各处的灾祸之蝎战队整齐划一的反应  却在他心头撒下一片新的阴影

  就在中校觉得现在回龙城休整或许会是个不错的主意时  忽然一名扈从接到了一个消息  皱了皱眉  还是决定打断中校的沉思  低声说:“长官  一个叫做丽的女人刚刚带着十几名战士  闯过我们的哨卡  冲进战场去了  ”

  “丽  ”中校皱紧了眉  他可不记得什么人叫丽  而且在这一带也沒有女龙骑

  扈从发现了自己的疏忽  立刻补充说:“她是苏少校的扈从  两天前刚刚带着些战士來到基地  您知道  非龙骑率领的战斗部队是不允许进入战场的……”

  “她向哪个方向走了  ”中校问  他很讨厌啰嗦的下属

  “这里  ”扈从在沙盘上点了一下  那个方向正是苏的位置

  “是想与主人会合吗  看起來还真是一个忠心的扈从呢……”中校意义难明地笑了笑  然后说:“那就放她过去吧  ”

  扈从的脸色有些难看  犹豫了片刻  才说:“她已经过去了  ”

  一直沉浸在战场形势里的中校这才想起刚才扈从所说的冲过岗哨是什么意思  脸立刻沉了下來  说:“去查清楚今天守卫哨卡的是谁的扈从  这么沒用  让人说冲就冲过去了  ”

  中校的本意是想转移下话題  毕竟他沒有下令拦阻丽去找苏  在遍布灾祸之蝎的战场上  一名带着点仆兵的扈从只有死路一条  沒想要他的训令带來的是一个令人震惊的答案:“今天是兰杰少尉亲自把守哨卡  和丽发生了冲突后  现在刚刚进了医院  ”

  中校看着虚拟沙盘上依旧在向西北方向行进的苏  默默地测算了一下距离和方位  才吩咐:“通知苏少校  他的扈从刚刚从基地出发  正在向他靠拢  ”

  熟知中校性情的扈从们都有些意外  在他们看來  这可是个对苏只有好处沒有坏处的决定  实在很不象中校的为人

  在战场的西北边缘  苏一个鱼跃  将一名反应明显有些迟钝的战士按倒  随后一片弹雨就从他们的头顶掠过  压制得两个人根本抬不起头來  另一边骤然响起沉闷而又粗犷的枪声  一听到龙枪系列步枪典型的声音  苏心中就安定了下來  只要里高雷开始射击  那么必定是有了可以猎杀的目标

  果然  从苏和战士头顶掠过的弹雨就此停止

  苏忽然从地上跃出  跨越十余米的距离  轻巧地落在了地上  还在空中时他就调整好了姿势  刚刚落稳  手中的步枪就怒吼起來  十余发子弹集中轰击在一座废弃房屋的墙壁上  轻而易举地轰穿了墙壁  并且将后面躲藏着的灾祸之蝎战士身体撕碎  这个战士刚刚将准星套住了苏的胸膛  却再也沒有机会扣下扳机

  这是附近最后一个灾祸之蝎的战士

  被苏按倒的战士从地上爬了起來  面色如土  说:“长官  对不起  ”

  苏看了看双眼中遍布血丝、一脸疲惫的战士  拍了拍他的肩  微笑着说:“不要紧  很快我们就能回去了  ”

  战士的双眼一亮  大声说:“谢谢长官  ”

  苏暗中叹了口气  一转头  正好迎上了里高雷的目光  里高雷看似无所谓地靠坐在半截断墙边  玩味的目光说明他已经看穿了苏的谎言

  这场战斗短促而激烈  二十名灾祸之蝎的战士全军覆沒  而苏这方面只有两人受了点轻伤  但是战后休整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十分钟  很快就会有新的灾祸之蝎小队赶到这里  如果不及时转移的话  那就是一场新的战斗

  西北方向上的压力始终是最轻的

  短暂的休息期间  苏一直在犹豫着、挣扎着  在理性与本能之间徘徊

  在钟摆城外的战场上  出现了一把新的军刀  凌厉且狠辣  切破了层层封锁  急速向西北方向突进

  丽一身深灰色的轻型作战盔甲  护住了胸背、胯臀和头部等要害部位  左眼上则多了一只战术多用途护目镜  背后是龙骑专用战地背包  手里端着突击专用的龙枪二型步枪

  丽不断发布着果断且准确的命令  身后十五名全副武装的战士相应做着各种战术动作  互相掩护、层层推进  甚至有时候就在几十米的街道两端和灾祸之蝎的战士对射  在丽的指挥下  几乎所有的战士都能够获得理想的攻击位置  炽热的火力轻而易举地将一个个灾祸之蝎的战士撕碎  灾祸之蝎的战车或者是战争机械人也支撑不了多久  就会在集火下炸得粉碎

  和其它龙骑漫无目的的攻击不同  丽突击的方向明晰而坚定  凡是在前方拦路的灾祸之蝎战队都毫不留情地碾压而过  而在侧方和后方的灾祸之蝎战队则以密集火力压制阻挡  再迅速脱离

  丽凌厉果断的战术动作与其它龙骑截然不同  而且令灾祸之蝎也无及时反应  战场上出现了些微的混乱  各自作战的龙骑们感受不出战场上的变化  指挥室里的中校脸色却是越來越阴沉  素來以军事家自诩的中校觉察出了丽敏锐的战场嗅觉  他无接受这只是一名扈从的表现

  如果在战场上与丽对阵的是自己呢  中校心中不由自主地掠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他沒有见过丽  很多方面无从比较  但是至少  中校自忖如果是自己上了战场  恐怕破击速度比丽快不了多少  但问題是  他可是暗黑龙骑的中校  带有众多的扈从  而丽呢  仅仅是个少校的扈从而已

  暗黑龙骑和他们的扈从中  从來不缺少格斗或者是战斗能力突出的家伙  然而  具有军事天份的人从來都是非常罕见  也许  丽真有可能打穿战场  回到苏的身边

  中校甚至有了命令其它龙骑收缩  好让灾祸之蝎的压力全部集中在丽和苏身上的想  不过  他既不是阴谋家  也不是政治家  身后沒有大家族的支持  中校必须认真考虑  如果苏活着回來  并且知道了他的调度  那他将要如何面对苏的报复  作为中校  他有权调阅卡冯和玛莉娅的死亡报告  玛莉娅的死亡方式曾经让他连续几个晚上沒有睡好觉  只要一想到在极度清晰的感觉下  默默地体会生命力一点一滴地从体内流走  却完全无能为力的绝望  中校就会感觉到心口阵阵地发紧

  最终  中校还是沒有下达让龙骑收缩的命令

  休整还有三分钟就要结束了  所有的战士都在呼呼大睡  他们已经学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睡眠  好恢复和补充体力及精力  苏在战士中间走动着  检视着每一个人的装备和状态  还有三分钟留给他做出决定  他的脸上隐约有着挣扎  不过  苏不再回避里高雷的目光

  苏仍会时时地望向西北方向  那里似乎有一种无声的召唤  召唤着他的到來  这些呐喊是直接从苏身体的本能中响起  在呼唤着他的灵魂  他的身体  乃至于他的每一个细胞

  诱惑非常巨大  看上去苏与基地间的灾祸之蝎士兵正变得越來越多  想要回到基地  需要的是连番的恶战  最终能够活着回去的人也许还不到一半  向西北撤离  再绕开战场回到基地甚至是龙城  应该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苏轻轻地拍了拍手  战士们立刻从沉睡中醒來  纷纷跃起  瞪着遍布血丝的双眼在苏面前站成了一排  尽管只是十几分钟的小憩  可是他们身上又有了淡淡的杀气  苏的目光扫过一个个战士  最后落在了里高雷脸上

  里高雷一身的血与污泥  看上去比普通的战士还要狼狈  看到苏的目光望來  他无所谓的笑笑  说:“头儿  得快点做决定了  ”

  苏深深地吸了口气  说了一个让所有人惊讶的决定:“我们掉头  杀回基地去  ”

  尽管惊讶于苏的决定  但是战士们依旧严格地执行了命令  就在队伍出发的时候  苏的随身智脑又收到了一条讯息  他这时才知道  丽也到了钟摆城  并且正杀过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