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五 变异之梦 上

章五 变异之梦 上

  在回程的路上  苏更加深切地感受到无声召唤的强烈  那是一种拉着他每个细胞在倒退的力量  但是苏要回头的决心也就更加的坚定  他的意志硬如合金锻钢  强硬压下身体内部一切反对的声音  一步一步地向着基地的方向走去

  苏不想冒无谓的风险  他知道  现在他的存在对很多人來说非常重要  或者  会在将來变得非常重要

  苏知道  潘多拉想要他  他也同样渴望着潘多拉  但是所有的理智都在告诉苏  潘多拉的真正实力恐怕远远在现在的苏之上  战斗的结果不言而喻  所以  苏决定避开潘多拉  以后可以让龙骑的将军们去对付这个神秘且可怕的女孩  这样肯定不会如潘多拉的意愿  但是让敌人不如意的事  一般都会是好事

  “头儿  你沒事吧  ”里高雷有些担心地看着苏  从开战至今  他还从沒有看到苏走得如此吃力、如此挣扎  明明是平坦的路面  苏却象走在泥沼中一样  深一脚浅一脚  而且每次抬步都是如此费力  就象是脚上挂着数十公斤的泥浆  但是奇怪的是  苏脸上挂着如阳光般的微笑  迷人的笑容甚至让他的脸上隐约有了一层光辉

  “我沒事  只不过走得有些累  但是累得很高兴  ”苏微笑着回答

  苏的回答和他的笑容一样有些莫明其妙  但里高雷只是耸了耸肩  沒再追问  而是警惕地看着周围  准备应付下一场激战

  在某个废弃的居民点中  苏曾经面对过的巨人玛瑟姆正坐在一间荒芜已久的房间中  透过破损的窗户看着正渐渐隐入昏暗的世界  那双有些浑浊和异样的眼睛中  居然有些和他庞大身躯完全不匹配的忧郁和深沉

  玛瑟姆的左臂自手肘部位整齐地断开  前半截手臂放在房间中央的地上  手心裂开  露出一块晶莹剔透的椭圆型晶体  放射出淡淡的光芒  在空中映射出潘多拉的影像  潘多拉好象在水中沉睡着  载沉载浮  长长的头发飘散在空中

  她双眼微闭  似已睡熟  但是空中却响起精准而机械的声音:“苏正在离开  他拒绝了我的召唤  ”

  “我去截他回來  要活的还是死的  ”玛瑟姆一边问  一边起身  但在这间略显低矮的房间中  巨大的身躯让他只能半蹲在地上

  潘多拉的声音还是一样甜美:“苏一定要活着  你可以采取你认为必要的一切措施  包括你自已的死亡  來保证苏活着  ”

  玛瑟姆的身躯震动了一下  他在潘多拉的影像边单膝跪下  问:“为什么一定要抓苏回來  ”

  “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问題  ”

  玛瑟姆沉默着  等待潘多拉的影像消失  他才拾起地上的左臂  重新安放在自己的上臂上  切口本已凝结封闭的血肉重新活跃蠕动起來  几分钟后就连接在一起  连皮肤都重新生长完好  看上去这支手臂就像完全沒有断裂过一样

  玛瑟姆猛然站起身來  坚硬无比的头颅轰然撞进了天花板内  甚至整个肩膀都沒了进去  然后他大步向前  水泥、空心砖和木头制成的房屋在玛瑟姆面前就象是纸糊的一样  迸裂塌陷

  夜幕行将降临的时候  苏正隐藏在废墟的阴影里  左手牢牢扣住一名灾祸之蝎战士的咽喉  右手的短刀从他的肋骨缝隙中插入  准确地刺入心脏  透过军刀的刀锋  苏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心脏强劲有力的跳动  脉动清晰有力  非常有节律性  但是在强劲中又透着非常旺盛的生命力  这种生命力实在是太旺盛了  甚至让苏感觉到有些诡异

  苏将怀中还带着体温的尸体放下  掀开了战士的头盔和面罩  看到的是一张年轻男人的脸  他长得很干净  也算得上英俊  只不过临死前的痛苦使面容有些微的扭曲  看样子和骨骼  这个年轻男人应该有十六七岁  在荒野上  这个年纪已完全成年  身体已经发育完毕  怎么都不应该有这么强盛的生命力  生机的浓烈程度  就象是一个还未断奶的婴儿

  这一队灾祸之蝎的战士一共有11个人  这是死在苏手上的第6个  也是最后的一个  6名战士有男有女  看上去都很年轻  也很干净  他们行动敏捷  有着不错的体力  武器和装备简单而有效  火力不比大多数暗黑龙骑的仆兵差  和其它受控制的战士一样  这批战士的反应也比较单一和迟钝  这是和他们自身的身体条件相比较的  其实反应速度也不比普通的仆兵差多少

  生命力过于旺盛是这一队战士共同的特点  也只有今天这样完全依靠贴身肉搏解决对手时  苏才隐约地感觉到这一点  在过往的战斗中  苏从來都是依靠冷静而精确的狙射解决对手  虽然手边沒有了量身订制的狙击枪  但普通的新时代步枪在苏手中也可以发挥狙击枪的大半作用

  不知道是否受到了召唤的影响  苏的本能格外强烈  在遭遇到这队灾祸之蝎战士时  他第一时间扔下了步枪  拔出军刀  隐入废墟间重重阴影之中  直到扑向遇到的第一名灾祸之蝎战士时  苏还沒想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如此渴望贴身的战斗

  结果了最后一只蝎子后  苏站到了一座房屋的屋顶上  扫视着周围  幽幽的碧色目光如同一朵飘浮的莹火  在逐渐浓重的暮色中  苏的身影也若隐若现  恍若幽灵

  远方传來隐约的枪声  密集而激烈  不知道哪位龙骑正在与灾祸之蝎战斗  苏无意前去帮忙  龙骑的习惯从來都是单打独斗而不是互相配合  如果沒有事先通告而自行赶往战场的话  很有可能同时面临灾祸之蝎和龙骑扈从的攻击  但是这片战场正好拦在苏和基地之间  如果要避开战场  不仅仅意味着要多走不少的路  还意味着可能面对多场不必要的战斗

  基地附近的龙骑资料瞬间从苏心底流过  虽然其中有尉官和校官在  但不管正在战斗的是哪位龙骑  苏都有信心在战场上下面击溃他们  所以苏决定  继续走直线回基地

  苏的军刀刚刚指向基地的方向  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就笼罩了他的身体  这种感觉厚实、沉重  如同一座废土聚成的山  重重地压在苏的身上  让他的肌肤也难以呼吸  感觉临身的瞬间  苏的意识中立刻浮现出巨人玛瑟姆的影像

  苏的身躯微弓  保持着随时可以弹射出去的姿势  只微微转头  望向侧方  在视线的尽头  玛瑟姆那高大、伟岸的身影如同移动的山  缓缓自黑暗中浮现  他走得似乎很缓慢  但是曾经和玛瑟姆进行过追击战的苏知道  在需要的时候  速度绝不会是这个巨人的弱项  在看到玛瑟姆的同时  苏隐约有些疑惑  巨人依然沉重如山  但是今天给苏的感觉却有些犹豫和软弱

  对于巨人的來意  已经完全不需要询问  苏从屋顶上一跃而下  转瞬间消失在复杂的废墟中  在落地的时候  苏手中已多了把不知被谁遗弃的自动步枪  对付玛瑟姆这种巨人  贴身肉搏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玛瑟姆稳稳地向这个方向走來  他走的是一条直线  沿途中所有障碍物都在他庞大的身躯前一触即碎

  而苏则如幽灵  在建筑与阴影间忽隐忽现  重力仿佛在他身上失去了效力  时时可见他在垂直的墙壁甚至是在倒垂着在天花板上奔跑  苏的奔跑忽快忽慢  线路更是飘忽不定  全无规律可言  对苏來说  只要那种粘土般厚重的窒息感临身  他就会想尽办法摆脱

  玛瑟姆的脚步稳定而坚决  然而他的额角已有隐约的汗珠  看起來并不象表面上显示出來的那样轻松  那双琥珀色的眼瞳中  瞳孔急剧地扩张收缩着  眼珠上的血丝还在迅速增加  他发现  想要锁定苏的行动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困难  这让玛瑟姆感觉到有些无所适从  就象他每次见到的潘多拉时一样

  哒哒哒  侧方的房屋中突然响起清脆的枪声  密集的子弹散成弹幕  笼罩了玛瑟姆从头到胯大半个身体  在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上  子弹散布的范围已经非常大  但是几乎每颗子弹都会落在玛瑟姆身上  如果他不做任何闪避动作的话  这一阵急射显示了极高的射击技术  也只有里高雷才有这个能力  即使是苏  使用自动步枪射击时也达不到这种水平

  玛瑟姆身躯的强度已经达到了可以硬抗狙击枪弹的程度  对于密集射來的子弹只是抬起右臂护住头脸  任由那些子弹轰击在身体和手臂上  玛瑟姆的身躯象是由合成橡胶制成的一样  子弹轰击在身体表面  只会击出一个浅坑  然后弹头就被弹了出來  只有多次轰击在同一个地方时  才会撕裂肌肤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