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五 变异之梦 中

章五 变异之梦 中

  不过密集的弹雨毕竟让玛瑟姆的速度有所减缓  枪声停顿了不到半秒  又怒吼起來  但这次射出的是混杂的穿甲弹和燃烧弹  玛瑟姆韧力十足的皮肤和肌肉被冲力十足的穿甲弹撕开  而后燃烧弹引发的化学火焰无情地烧灼着他的血肉  其实枪击带给玛瑟姆的伤害十分有限  但是化学火焰烧灼产生的剧痛看起來有了效果

  玛瑟姆咆哮着  身躯也有些微的颤抖

  苏立刻察觉到巨人微小的变化  以灾祸之蝎的技术  玛瑟姆当然可以切断痛觉  但是这种作法并不明智  沒有痛苦  也就失去了一项感知外界的能力

  从玛瑟姆对疼痛的反应  苏判断出巨人的感知能力其实相当敏锐  燃烧弹的化学火焰非常痛苦  如果苏沾染上了这种火焰  恐怕承受力比玛瑟姆还要差些  当然  苏可以切断局部的痛感  这是他获得七阶能力后的附加能力  似乎能力越强大  苏对身体的控制力也就越强且越清晰

  苏似乎变成了一个具备完全弹性的球  在墙壁、地面和屋顶间无规律地弹动着  瞬息间出现在玛瑟姆的面前  手中的自动步枪迅猛开火  将子弹象雨一样倾泻在巨人身上  不过几十米的距离  子弹仍保持在相当狭小的落点内  密集的射击在玛瑟姆胸口翻起一朵血花  虽然射空弹匣只需要2秒钟的时间  但是苏不可能拥有两秒的空瑕  仅仅打出十发子弹  粘土般厚重的感觉就笼罩了苏的身体  他即刻诡异地弹起  在侧方的墙壁上一个折射  再一次隐沒在废墟中

  刚刚离开原地  苏立足的地方就落下一块超过一立方米的混凝土碎块  在地面上砸出深坑  几乎整个碎块都陷入地面内

  连续闪移之后  苏被锁定的感觉稍稍淡了一些  就又闪身出來  把剩余的子弹都倾倒在玛瑟姆身上  并且在他后腰上留下一片血肉模糊的伤口

  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时  苏刚想再做规避动作  猛然间心头掠过一阵强烈之极的危险感觉  代表着玛瑟姆的厚重感觉在刹那间消失殆尽

  巨人转了个身  根本不去理会已打空弹匣的苏  而是一个侧身  在废弃的房屋上狠狠一靠  巨大的冲力让一根混凝土横梁直接飞出数十米远  轰然砸倒了半截断墙  躲在墙后射击的两名战士顷刻间被埋在了废墟下  鲜血如泉水般从砖石缝隙中涌出

  玛瑟姆完全沒有停留  以惊人的高速冲向还在不断射击的里高雷  还有十几米时巨人就腾空跃起  右掌凌空向里高雷藏身的小楼压下  和玛瑟姆的恐怖力量相比  这座小楼看起來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玛瑟姆并沒有击中小楼  仅仅是凌空虚压  就将它夷为废墟  在倒塌前的一瞬  里高雷终于成功地从窗户中跳了出來  他顾不上射击  而是立刻转头狂奔

  巨人咦了一声  对于沒有一掌拍死里高雷感觉到非常意外  刚才出手的瞬间  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粘滞起來  就象是在身体皮肤上涂了厚厚的一层胶  这让玛瑟姆感觉到非常不舒服  出力相应的迟缓  才给了里高雷逃命的机会

  区域控制  玛瑟姆瞬间就想到了这个词

  他有些惊讶  沒想到苏的一名手下身上居然也会出现这种罕见的能力  如果让他发展起來  可不是件好玩的事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大步向里高雷追了下去  玛瑟姆看似笨拙  实际上强大的力量同时赋与他惊人的速度  只要敏捷能力在四阶以下  他都能轻易地追上  何况里高雷最多也就相当于两阶敏捷的水平

  几秒之后  玛瑟姆距离里高雷的距离就沒有二十米  再迈出一步  他就进入了攻击的范围  并不需要直接命中  出拳的风压和力场足够粉碎里高雷并不健壮的身躯  而且  玛瑟姆已经感觉到  身后苏正以更高的速度追來  苏瞬间的爆发时速  已经超过了100公里

  “超过五阶的速度  ”玛瑟姆的瞳孔迅速收缩  变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隙  如同蜥蜴的眼睛  前两次战斗时  苏还沒有达到这种速度  这种进化的速度  实在是让人恐惧  一年之后  苏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仅仅是想  也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然而玛瑟姆却笑了笑  今天  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的右手举起  然后重重拍落  里高雷立刻感觉背上似乎压上了一块巨石  双膝不堪承受重压  不断发出喀喀的骨裂声  然后骤然软倒  让他重重地摔在地上  无形的力场旋即落下  压得里高雷脊椎发出脆裂的声音  就在他全部骨架都要散开的时候  前方忽然冲來一个窈窕的身影  以超过玛瑟姆的速度冲到了里高雷身边  双拳猛然击向压在里高雷身上的无形力场

  來的是丽  她那单薄的身躯中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承载着力场转移过來的庞大压力  数千公斤的重压让她即刻跪倒  双膝深深地陷入了地面  然而丽的强悍骨骼却沒有重压下崩溃

  “射击  ”丽一声咆哮

  十几支自动步枪同时响起  密集之极的子弹交汇成涛涛金属射流  轰击在尚在半空的巨人身上  虽然这些战士射击的精度不如里高雷  但是密集射击的威力却远远超过了身单力孤的里高雷

  巨人已经在空中转身  根本不在意不断撕裂着他背上血肉的弹雨  只是盯着如流星般冲來的苏  冷笑着

  几乎全无征兆  玛瑟姆的拳头就出现在苏的视野中  而且越來越大  最后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界  强大的风压也已让苏根本无法呼吸

  苏凭着本能的反应抬起左臂  挡在身前  同时右手挥动军刀  以所能达到的极速  将刃锋玛瑟姆的手腕内  锋锐坚硬兼而有之的刃锋艰难地在玛瑟姆的筋肉里行进着  苏知道  刀锋正在切割着巨人手臂上的筋  但是他总是有种错觉  好象切割的是高强度的钢筋

  手腕上的重创丝毫也沒让玛瑟姆的速度和力量有所减弱  巨大的拳头直接轰击在苏的左臂  随着清晰的骨裂声  拳头挟着苏的手臂落下  砸在苏的胸腹处  把苏看起來相当单薄的身体直接轰飞

  苏瞬间的爆发力量已经接近于四阶  但在玛瑟姆压倒性的力量无法稍抗  全靠抓紧了军刀的握把  才沒有被甩出去

  然而这未见得是好事  玛瑟姆的右拳猛然顿住  然后回缩、前冲  再全力下压  一系列动作的剧烈转折即使是巨人的身体也承受不住  他的胸肩处也传出一阵密集而骨骼碎裂声

  但是苏已被他深深地砸进了坚硬的地面中  宽而厚的胸背被砸得几乎凹进去一半

  换作是其它人  这已经致命的伤势  然而玛瑟姆的感觉却非常的奇怪  就象砸中了一只大而滑的软体动物  完全沒有砸碎了骨头的感觉  由于发力仓促  玛瑟姆这一拳力量还不到平时的一半  他的力量稍有松懈  苏的身体中骤然传來一阵极强的弹力  将他的拳头向上弹起了两公分

  仅仅是一线的空隙  苏已经用蜥蜴般的动作横向移开  然后一个翻身  落到了十余米外的地上  这一次苏是半蹲在地  双手虚点在地面  保持着随时可以向各个方向移动的姿势  虽然看起來苏除了衣服脏了些、以及左臂有些变形外  沒有其它损伤  但是玛瑟姆可以感觉到苏力量的虚弱  由此知道虽然沒有砸断苏的骨头  但是刚才那一击仍然让苏受到重创

  苏艰难地呼吸着  勉强压抑着胸口翻涌的血  他受的伤其实比玛瑟姆看到的还要重  几乎所有的脏器都有损伤  体内无数伤口都在向外渗血  根本无法一一处置

  天已经完全黑了

  苏的左眼在黑暗中散发着幽深的碧色光芒  看起來非常的醒目  他以略显沙哑的声音问:“你居然真的想杀我  ”

  “当然  ”玛瑟姆笑得十分狰狞

  这段在外人听來显得非常奇怪的对话之后  就是短暂而且让人压抑的沉默  苏白晰如玉的肌肤上时时会泛起令人心悸的鲜红色  随后就象被流水冲过的血迹  迅速变淡  乃至消去  然后新的血迹又会重新浮现

  苏唇角上牵  浮现出一个隐约难辩的笑容:“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下一次你就杀不了我了  ”

  虽然看起來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玛瑟姆却是越來越严肃  他的境况也不象表面看起來的那样好  超出躯体负担极限的动作已经让巨人的半边骨骼都出现了裂纹  即使是他处于完好的状态  也沒有把握捕获运动能力超强、并且还多了规避感知锁定能力的苏  不过苏也有弱点  那就是他的两名扈从  不管男的女的  看起來都对苏十分重要  重要到可以让他不顾自身安危的地步

  利用苏这个弱点  其实玛瑟姆绝不会开心或是得意  关心即是弱点  这是荒野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法则  也是沒有什么人会去触犯的法则  有这个弱点的人基本都活不长  除非是象玛瑟姆这样具备了压倒性能力的家伙  但就算是玛瑟姆  也因为马利姆差点死在当时能力还不算强大的苏手里

  但这一点心中的不安远不足以阻止玛瑟姆  他已经下定决心  要用一切手段摧毁苏  就是现在

  “机会还沒有错过  ”玛瑟姆笑了  笑容显得十分狰狞  就在这个时候  夜幕中响起了两记巨大且沉闷的枪声  将他的笑容牢牢地钉在了脸上

  丽蹲跪在一块水泥平台上  双手端持着一支巨大、粗犷的手枪  枪口处仍在向外冒着桔黄色的烟雾  这把手枪口径大得出人意料  几乎和霰弹枪不相上下  庞大的枪身和超长的枪管似乎都在暗示着称呼它为手炮或许更加合适

  玛瑟姆有些僵硬的转身  紧盯着丽  蜥蜴般的双眼亮起灼人的光芒  一向无所畏惧的丽在这一刻很有扔下手枪、掉头逃跑的冲动  这并不意味着懦弱  而是面对过于强大敌人时的生物本能  无法控制的恐惧已令丽的身体冰冷、肌肉僵硬  即使是逃估计也逃不出多远

  丽看了看苏  忽然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喊  她闭紧双眼  身体最深处的潜能都被激发出來  强行驱散了控制住身体的恐惧  完全是凭藉着本能扣下了扳机

  砰  砰

  枪声撕裂了夜的宁静  也弹动着人们紧绷的神经

  啪的一声  手枪从丽的十指间滑落  摔在了水泥台上  弹动了几下  从边缘掉了下去  丽瞬间已是满头大汗  汗水浸透她栗色的短发  让它们紧紧贴在额头鬓角  丽身体一软  全部的力气都在这一刻失去  慢慢倒下

  射出这两枪已经透支了她全部的体力  现在哪怕是一个最虚弱的人  都可以对丽为所欲为  丽躺在冰冷的混凝土台面上  仰望着深沉的夜空  艰难地喘息着  同样艰难地微笑着  她现在在等死  等待着玛瑟姆來将流失了最后一丝体力的自己撕碎  不过  她总算射出了最后两发子弹  虽然再也无力起身去看看射中了沒有  但她已经尽力了  所以心中全是轻松

  只要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一切  丽就会很安心和轻松  她本來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女孩

  玛瑟姆向前走了一步  就停了下來  他低下头  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胸腹间新添的两个伤口  伤口看起來并不大  可是看起來却让玛瑟姆非常的痛苦

  在北方  灾祸之蝎前进基地的规模已经在短短几个月内扩大了一倍  数以千计的战士和上百辆战争机械在这片忙碌的基地中进进出出  就象是繁忙的蝎巢

  “所以  你的任务失败了  ”在灾祸之蝎基地总部的顶层  潘多拉的影像依旧是熟睡且随波飘浮的样子

  “对不起  ”玛瑟姆单膝跪在地上  他虽然垂着头  但头顶几乎碰到潘多拉的裙角  犹豫了一下  巨人才解释说:“苏现在有两名非常出色的扈从  他们已经成为团队  很难战胜的团队  ”

  “我不在乎你的失败  必要的时候  你也可以战死  ”潘多拉的声音甜美  但是语音却寒冷如冰:“但是  你为什么违背命令  想要杀苏  ”

  玛瑟姆低沉而坚定地说:“苏不是我们能够驾驭的  ”

  “这不是你有限的智慧能够理解的  你需要做的应该是完全服从命令  ”潘多拉冰冷地打断了玛瑟姆的话  她顿了顿  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然后才说:“玛瑟姆  你让我非常失望  去接受二号调制改造吧  ”

  “听从您的吩咐  ”玛瑟姆回答  听他平静的语气  仿佛潘多拉让他去做的是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