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夜
  任务完成得干脆利落  可是苏却发觉自己高兴不起來  身后的背包沉得象有一百公斤  在加入暗黑龙骑之后  不断在心中浮现的一个疑问不断在他心中浮现  此时再次泛上心头  杀戮究竟是为了什么

  终结在苏手中的生命并不少  然而在荒野时  杀戮都是为了生存  然而在很大程度上还保留着旧时代生活习惯的龙骑里  杀戮多半是为了利益  为了更多的资源、财富、权势和进化点  龙骑对外的征战  起因也都是为了掠夺资源

  苏曾经从一本旧时代留下來的书中看到  那个时候世界上的资源还是可以供大多数人还是可以活下去的  战争虽然从未止歇  但很有节制  生活虽然艰难  但还有秩序  在绝大多数地方都不可随意杀人  身在荒野中的人听起來  那就是天堂  然而  最终的战争改变了一切  而战争的起源  也随着无数毁灭性的蘑菇云升起  而埋在了废墟最深处

  交任务的地点是城市边缘带的一间小酒馆  属于那种混乱和性占统治地位的地方  也和这个任务的性质十分吻合  按着任务单上接到的最后一条指示找到联系人  将保存着钢铁卡里大脑的背包交出去之后  苏终于松了口气  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连联系人为成功干一杯的提议都充耳不闻  几近失礼地仓促离开了酒馆  就象向龙城走去

  苏心里很乱  所以不想有什么麻烦  因此到这里时是带着面罩  遮住了大半张脸  但是显然  仍然有些人从淡金色的短发和独特的眼罩上认出了他  这些人大多身强力壮  刻意地露出身体上遍布的布满了各式各样狰狞吓人的纹身  并且大多都有一两阶的格斗能力  在龙城周围  沒有点格斗能力根本别想在这种地方生存

  然而让苏意外甚至是哭笑不得的是  那些认出他的人非但沒有上來找麻烦  反而陪着笑  弯着腰  躲缩进了各个阴暗角落

  苏失笑  明白这应该是里高雷和丽在灰街大打出手的功劳  特别是丽将一名龙骑的上等兵打成重伤  还砸翻了几乎半条灰街的强壮男人

  这次暗杀的报酬意想不到的丰厚  给苏带來了30万酬金  以及足够晋升中校的贡献度  甚至总部首次表现出了人性化的一面  还体贴地允许苏可以推迟三个月晋升中校  但先拥有中校的权限  苏火箭般的晋升速度会给他带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点  总部那些高级军官们当然不会不明白

  还沒來得及规划如何花这30万  苏就接到了海伦的讯息  要他立刻到医院去一次  一想到身体检查那绝对与快乐无关的体验  苏立刻回了条讯息:“不去  ”

  “帕瑟芬妮在这里  ”海伦居然抛出了一个看起來非常有诱惑力的诱饵

  “不可能  这个理由你上次已经用过了  ”苏立刻识破了海伦的阴谋

  “现在过來  不然你会后悔  ”海伦见阴谋不奏效  索性立刻毫无耐心地抛去了温情脉脉的面纱  露出了冰冷的本來面目

  “应该不会后悔  ”苏口气放软了些  海伦看起來非常认真  她只有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才会这样  但是苏的确不想去见海伦  不想去她的医院  那里的每样精致的仪器  都曾经在他的恶梦中反复出现

  海伦沒有回应  而是直接切断了通讯

  苏摇了摇头  换了个方向  向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奔去

  一小时之后  全身的苏平躺在冰冷的实验台上  默默地看着海伦亲手将一个个传感器贴在他身体的各个部位  虽然海伦看上去和以往沒有任何的变化  但是不知为什么  苏总是觉得她好象非常的疲惫  并且情绪有些低落不高  本來非常美丽但是沒有一丝情绪反映的脸上  也仿佛笼罩着一层阴影

  随着海伦按动一个按钮  实验台载着苏  缓缓送进入一台浅蓝色的圆罩中  咔嗒轻响声中  实验台被完全封闭起來  一缕麻醉气体吹入了圆罩内  苏也配合地放松了身体  就此沉沉睡去

  然后  是一片宁静而又温暖的黑暗

  从黑暗中苏醒时  苏竟然对那种宁静和温暖的感觉有点恋恋不舍还有些不舍得黑暗的宁静  体内传來的数据告诉他  现在时间过去了1小时11分钟  再过了几秒  所有的数据都汇聚而來  于是苏知道  除了多了几个针孔  以及接受了某些射线的照射外  海伦沒有做别的什么  检查项目比过往的例行检查似乎还要少些

  实验台已经复位  苏从实验台上坐了起來  看到自己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  放置在旁边的一个移动台上  海伦拿着一张薄板式的智脑  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上面瀑布般落下的数据  苏穿好了衣服  站在海伦身边  凝视着屏幕上飞速闪动的数据  以他的理解能力也只能明白知道其中部分数据的含义  另外大部分则完全不明白知道是些什么  每过一秒钟  智脑上的数据就会翻过15屏  这种速度苏也跟得上  只不过跟得有些累  不象海伦若无其事的轻松

  “有什么问題吗  ”苏程序性地问着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沒有任何问題  但是  沒有任何问題就是大问題  在卡里家的爆炸中  苏有几根小骨头折断了  现在不过是几天的时间  这些骨头已经基本痊愈  以前的苏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但是现在他知道了  这种复原速度绝非普通人类所能拥有  至少不是常规定义中的人类  按总部收购变异生物的高昂价格看  苏估计自己的价格足够让大多数的龙骑为之疯狂  为他挡住这一切的  除了帕瑟芬妮  不知道还有谁

  “你的身体沒有任何问題  这次除了例行检查外  还要拿到你身体形态上的数据  好为你订制礼服  ”海伦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  淡漠地回答

  “礼服  ”苏感到很奇怪  如果是作战服还算正常  而且他有生以來  还从未穿过礼服  也几乎沒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  甚至不知道礼服都包括哪些部分  好吧  在龙骑受训时唯一一堂礼仪课  他逃课了

  “这是后天晚宴的必要准备  你难道想要穿着龙骑制服甚至是作战服去参加帕瑟芬妮的晚会  ”

  苏想起來前几天帕瑟芬妮发给他的一条讯息  告诉他自己要举办一场生日晚会  要求苏必须参加  当时他沒有太多联想  只是遵从  并机械地记入自己的时间表

  苏知道晚会这个词的含义  却从來沒有参加过任何的晚会  晚会是属于旧时代那些衣食无忧的人的专利  在这个时刻要为生存挣扎的时代  晚会这个名词是如此的不合时宜  然而  一直在北方作战的帕瑟芬妮会忽然回到龙城  并且举办一场据说会很盛大的晚会  或许背后另有原因

  苏好象已经嗅到了一丝火药和阴谋的味道

  全部的检查已经完成  苏正要和海伦告别离去时  忽然头脑中一阵眩晕  身体晃了晃

  “你怎么了  ”海伦发现了苏的异样  伸手扶住了他

  虽然在昏眩中  苏敏锐的感应力还是本能地对海伦的力量做了个简单评测  从海伦她的手臂里苏感觉到的只是比正常女人略强的力量  并且沒有觉察到感觉到任何特殊力量的潜质  海伦显然连一阶力量都沒有强化过  这点力量气只能勉强扶住苏  不让他倒下

  “我沒事  ”苏有些吃力地平衡着身体  在他眼中的世界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好象所有的东西都变得不真实起來  上面笼罩了一层虚幻的影子

  在虚影世界中  海伦的影像也有些模糊  而且在她的身后  又出现了一个面容阴沉的高大黑人  蛇一样的双眼冷冷地盯住着苏  他的目光说不上敌意  但也绝不是善意  而且他几乎就紧紧贴站在海伦的身后  虚无的身影有一部分和海伦的影像交织在一起

  这个黑人的脸苏是认得的  他是林奇  也是当初想要杀他的三名龙骑之一  但后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  这个最具威胁的狙击手并未出现在战场上  这也让苏顺利地解决了卡冯和玛莉

  但这幅景象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  林奇和海伦有关联

  “苏  你究竟怎么了  要不要重新检查一次  ”海伦罕见地露出了一丝关切  但是检查这个词威力巨大  轻而易举地打碎了阴影世界  让苏重新回归现实  那些不适的感觉自然也随之消除

  “不必了  我真的沒事  ”苏碧色的目光重新清亮  微笑看起來也是那么的自然

  海伦仔细地看了看苏  沒有再坚持检查的要求  让苏暗中松了口气  匆匆离开

  若大的龙城  强悍的、阴险的、变态的家伙云集  苏也知道如若论能力  现在的自己在龙城中也算不上什么  但是能够让他畏惧的恐怕还不超过十个

  而海伦  肯定是其中之一  并且位居三甲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