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夜 中

章七 夜 中

  时间很快过去  转眼间  那个注定会让人激动的夜晚就已到來  随着光线的暗淡  虽然距离晚会正式开始的七点钟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但是龙城中已经隐约地燥动起來  如果从空中俯视  穿梭的人流车辆明显增加

  而在午后  据说晚会的主角、兼具武力与魅力的暗黑龙骑少将帕瑟芬妮就已回到了龙城  她带回來的不仅仅是实力出众的扈从  还有辉煌彪炳的战线  同时  还有一群始终在北方作战的彪悍猛人随着她一起回到了龙城  看來帕瑟芬妮征服的不仅仅是敌人

  这时的苏  正在自己的居所笔直站着  面容僵硬  任由服装师、裁缝和化妆师在自己身上摆弄來摆弄去  这批人都是海伦派來的  据说掌握了旧时代礼仪传承的真谛  对所谓礼仪至今仍仅仅限于知道些名词的苏根本找不到借口拒绝  也无从提出任何意见  哪怕是真正有些不以为然  比如说  他就不明白为什么礼服的腰身要反复修改三次  而每次裁剪收紧的幅度不过是区区几毫米  苏坚信  大多数龙骑是分辨不出这样细微的差别的  但是那个眼神明显已经混浊的老裁缝居然看得出來  并且不厌其烦的修改

  化妆师是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  她对于苏一头淡金色碎发的热忱绝不亚于老裁缝对礼服的执着  并且望向苏的眼神也越來越变得火辣而急切  滚烫的身躯不断在苏身上摩蹭  直到走进房间的丽用杀人般的眼神盯着她时  她才有所收敛  但显然  她并不怕丽

  只不过丽看向已经接近装扮完成的苏时  眼神刹那间有所迷离  随后脸上就浮起淡淡的晕红

  苏站得如同雕像  目光则投注在空无一物的雪白墙壁上  他分毫不漏地接收和感应着周围人的心理状态  慢慢地浮起一个想法:“也许  礼服和盛装真的有点作用……”

  入夜时分  一列车队从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缓缓出发  居中的一辆全封闭的越野车车体上装饰着由蔷薇花枝缠绕的暗金巨盾  这是少将的标志  而从这里出來的  毫无疑问是帕瑟芬妮的座驾

  在全封闭的车厢中  一身经典款黑色晚礼服的帕瑟芬妮端庄坐着  缀满碎钻的项链将她的脖颈衬托得更加修直  修身的礼裙在膝盖处突然化作多道细碎的裙摆  将她挺直修长的小腿露在了外面  更加要命的是这款礼服是低胸款  露出來的小半胸部已经让人痛感什么叫波涛汹涌  然而  或许帕瑟芬妮仍然发挥了她“藏肉”的能力

  帕瑟芬妮完全符合端庄典雅的所有定义  但是她交错放在腿上的双手  十根手指却在不断舞动着  好象有一枝无形的铅笔在其间欢欣跃动着  这些手指暴露出了帕瑟芬妮其实并不是一个真正传统淑女的事实

  不过她当然不在意这个  反正现在又沒人看到  如果是公众场合  帕瑟芬妮可以随心所欲地以各种面目出现  当然不包括浪荡  她完全用不着这种手段  已经可以让男人们发狂  只不是龙骑少将的纹章时刻提醒着男人们  在那精致美丽的外表下  其实藏着一头凶猛的暴龙

  帕瑟芬妮正在眉飞色舞地炫耀着:“你知道吗  那两个大骑士一路紧追着我  看我逃进了一个封闭的山谷里  那叫一个兴奋呢  其中一个还很正经的在劝我投降呢  我好不容易把他们骗到这样一个不容易逃脱的地方  哪还高兴听他们说什么  当然一顿痛打  可惜其中一个家伙又经打跑得又快  一不小心还是让他给逃了  另一个家伙倒是挺勇猛的  只是不太经打  我下手稍重了些就把他打死了  你看  圣辉十字军的大骑士也不怎么厉害嘛  ”

  海伦专注地看着手中智脑的屏幕  对帕瑟芬妮的炫耀不置可否  只是淡淡的问了句:“你用了那一招沒  ”

  “当然沒有  ”帕瑟芬妮立刻说  看起來她今晚十分兴奋:“就这样两个家伙怎么可能逼出我的底牌來  要知道  和梅迪尔丽斗的那次我都沒用呢  ”

  海伦依旧盯着屏幕  有些心不在焉地说:“原來是这样……既然以二对一都逼不出你的底牌來  那说明我们原本的判断错误  圣辉十字军在大骑士上面  应该还有一个更高的位阶在  ”

  帕瑟芬妮美丽的眼睛立刻危险地弯了起來  微笑着说:“亲爱的海伦  你是在置疑我的战斗力吗  ”

  “从小到大  凡是怀疑过你战斗力的家伙好象都死得很惨  ”海伦说  这句话立刻让帕瑟芬妮眉开眼笑  但是下一句话就让她笑不出來了:“当然  怀疑你智慧和阴险的家伙死得更惨  ”

  “海伦……”帕瑟芬妮温温柔柔地叫了一声

  还沒等帕瑟芬妮发难  海伦忽然伸手把她的头按向了自己手上的屏幕  一边说:“來看看这个  是关于你那亲爱的苏的  很重要  ”

  帕瑟芬妮开始时还惊呼着  竭力保护盘得异常漂亮的头发  好象她才是毫无战斗能力的那个人一样  听到海伦后面一句话  她才安静下來  伏在海伦怀里  看着屏幕上的数据  乖得象只猫咪

  屏幕上是两张苏的头像  图像不断抖动变幻着  下方则是一组组的数据  帕瑟芬妮看了一眼  有些不解:“容貌差别度……1.39%  这是什么意思  ”

  海伦在屏幕上一点  两张头像立刻定格  问:“你看看  两个苏有什么不同  ”

  帕瑟芬妮仔细地看着  她的眼力完全可以和精密的检测仪器相媲美  思索着说:“最新这一张看着更加顺眼些  嗯  应该是比例更加的协调完美了……难道说  苏还在变漂亮  天哪  ”

  海伦点了点头  说:“你说的很对  苏是在变漂亮  而且每当能力有位阶的提升时  变化就更为明显  相信他自己一定也知道这点  其实在人类中  漂亮总会占些便宜  这是生存的优势之一  ”

  帕瑟芬妮坐直了身体  若有所思  问:“这意味着……”她不相信海伦会仅仅为苏变得漂亮而惊讶  在这个时代  男人更加注重能力  是否英俊漂亮仅仅一项附加  而且还是微不足道的那种

  “这意味着苏一直在进化着  而且这种进化趋向于完美  ”海伦说

  帕瑟芬妮一怔  脸色立刻变得十分复杂  获得能力和进化之间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最重要的是能力带來的基因改变只有极少部分才能遗传下去  而进化则可以将几乎全部的基因变异遗传给后代  但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  至今无人知晓

  海伦当然不会仅凭苏容貌的变迁得出这样的结论  帕瑟芬妮太了解她了  知道当她得出结论是  一定是有了充分的证据和足够的数据支持

  至此  苏的价值或许已经超过了他身体内神秘的入侵者  知道苏是如何加入龙骑的人一定会震惊于帕瑟芬妮超前的眼光  赞叹于她脱离家族、欠下巨款一场豪赌的果断  然而  这个时候  帕瑟芬妮的心却悄悄纠结起來  好象里面生长了许许多多解不开的藤蔓

  海伦启动了屏幕上一个不起眼的图标  在她实验室下方宽大的机房里  一组组排列整齐的处理器开始发出轻微的蜂鸣  以强悍的数据处理能力开始分析海量涌入的关于苏的数据  做完这一切后  海伦关上了智脑  向帕瑟芬妮说:“所以  搞定他  ”

  “啊  嗯  好吧……”在这个问題上  帕瑟芬妮总有着与她果断和武力不相称的犹豫

  指挥车缓缓停了下來  原來车队已经抵达了晚会的预定地点  位于龙城东部的钟声大礼堂

  礼堂前的广场上  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辆  礼堂高高的台阶上辅满了红毯  灿烂的灯火辉映着猩红的地毯  一对对的宾客正谈笑着拾级而上  从那洞开的大门里  透出的不止有温暖的灯光  还有悠扬的音乐

  钟声大礼堂足以容纳近千人同时举行庆典  因此在布置了中央舞台  并且在舞台旁摆开了一整支乐队后  仍显得十分空旷  毕竟龙城内够资格來参加帕瑟芬妮生日晚会的人并不多  如非大家族的子弟  就至少得是暗黑龙骑的正式成员才行

  此时已经接近晚会正式开始的时间  礼堂中已经聚集了一百多名宾客  基本上龙城内的头面人物均已到齐  而且各大家族还有不少专门从家族领地赶來的人

  当帕瑟芬妮出现在大门时  礼堂中刹那间一片寂静  柔和的灯光照耀在帕瑟芬妮的脸上  似乎在那完美无瑕的肌肤上激起了一层薄薄的烟雾  一时之间  竟然有小半的宾客为她容光所慑  下意识的偏开了目光

  帕瑟芬妮位高权重  龙城中能够见到她的人并不多  这些人看到的要么是一身套装的她  要么就是一身将军制服  除了亚瑟家族的人之外  几乎沒有人见过盛装的帕瑟芬妮

  帕瑟芬妮举目四顾  目光流转处  已经看到了宾客中许许多多认识的人  有该來的  也有些不该來的  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不论是谁  只要來到了这里  帕瑟芬妮都会笑脸相迎

  有些意外的是  帕瑟芬妮居然在人群中看到了奥贝雷恩  一年前还带着些稚气的弟弟  如今已经变成沉稳而从容的男人  数次生死线上的搏杀以及近一年的大权在握  更给他增添了运筹帷幄的气度

  和帕瑟芬妮的目光交汇  奥贝雷恩不再象以前那样会有拘束和不安  但也少了几分热切  而是微笑着  暗暗向帕瑟芬妮举了举酒杯

  帕瑟芬妮在心底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优雅的回以微笑  径自向主台走去

  小提琴手们率先拉动琴弓  奏响了晚会开始的乐章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