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醉杀 上

章八 醉杀 上

  别开生面的生日晚会在最高潮时嘎然而止  然而引发的暗潮却刚刚开始  原本就布满了暗流的龙城  不知不觉间多了一层潜在的杀机

  虽然在龙城外围还有一家小型综合制造工厂  并且投资了一家大型能源供应中心  不过沒有专门住所的帕瑟芬妮总是将私人医院当成落脚点  并且喜欢和海伦一起睡  她总有说不完的话題  而海伦就是最好的听众

  私人医院地下  中央实验室那厚重的自动门无声无息地打开  落出正坐在智脑前沉思的海伦  她微皱着眉  有些惊讶地看着门口  除了她之外  拥有打开这座自动门权限的就只有帕瑟芬妮  而这位刚刚给了整个龙城一个惊吓的女主角  这个时候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帕瑟芬妮脸上似乎浮着一层淡淡的辉光  灰色的眼眸中碧绿的条纹极为清晰  她大步走进中央实验室  坐在海伦面前  然后一把抢过海伦手中的智脑屏幕  扫了一眼  发现上面象雪花片一样滚落着无数数据和信息  这种数据奔流的速度还难不住帕瑟芬妮  她可以轻松记忆每秒近百屏的信息  细致分析的话也可以达到30屏左右的速度  问題是她不是很看得懂海伦这些数据的含义  也从來不喜欢枯燥而乏味的数据分析  于是说:“亲爱的  你怎么总是在看这么无聊的东西  ”

  “拿來  ”海伦面无表情  向帕瑟芬妮伸出了手

  “……无聊  ”帕瑟芬妮很清楚满载数据的智脑对于海伦的重要性  而且海伦认真的时候最好不要开玩笑  所以她乖乖地将智脑放回到海伦的手里

  智脑到手  海伦的目光立刻从帕瑟芬妮那转到了屏幕上  冷冷地说:“无聊的是你  现在你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

  帕瑟芬妮立刻摆出一副非常可怜的表情  说:“亲爱的  不要这么无情嘛  我不在这里还能去哪  ”

  可惜  帕瑟芬妮的扮可怜或许可以通杀雄性动物  却对和她一起长大、并且明显缺乏普通人类感情的海伦无效

  “你不是刚刚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吗  难道还需要我再提醒你一下应该干点什么  ”海伦冰冷的声音让帕瑟芬妮的脸色越來越难看

  帕瑟芬妮脸上一滞  她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这个  因此立刻换上了灿烂夺目的笑容  说:“这件事……嗯  那个  本來就比较难呀  先不说这个……”

  海伦冷笑了一下  毫不掩饰讥嘲的意味:“说这种话  你这个将军也好意思  ”

  帕瑟芬妮的脸皮在这一刻显示出來  她非但沒有生气  反而嘻皮笑脸的贴上了海伦  说:“谁都会有不擅长或者不感兴趣的事情呢  比如说海伦你  不就根本对男人沒兴趣吗  ”

  海伦抬起头  淡淡地说:“那只是因为我沒有时间浪费在那些沒用男人身上而已  而且也一直沒有合适我的人  哦  不  现在勉强有一个了  那就是苏  怎么样  如果你不准备动手的话  要不要我和你抢一下  让你看看我收拾男人的本事  ”

  看着海伦如同电子光般毫无感情可言的目光  帕瑟芬妮忽然一阵心惊肉跳  惊叫了声:“不要  ”

  海伦哼了一声  目光重新落在屏幕的数据上  说:“那就去干你该干的事  过了今晚  不一定我会做点什么出來  ”

  “可是……”帕瑟芬妮轻轻咬着下唇  仍然在犹豫着  根本沒有半点龙骑将军的风范  更沒有那在北方战场上横扫一切的霸道

  海伦看了帕瑟芬妮一眼  有些意味深长地说:“亲爱的  我再最后提醒你一次  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也很可能是最后的机会  不要等真正会阻拦你的人出现  才來后悔  ”

  帕瑟芬妮紧紧咬着自己的唇  双眼中荡漾着的水波光彩几乎要溢出來  她忽然一横心  咬牙切齿地说:“再给我点信心  ”

  “好  ”这次海伦答应得非常干脆  她挥手召來一面浮空光屏  上面有一幅非常详细的骨骼三维图像

  这是一截前臂臂骨  看上去应该是人类的骨骼  但是形状略有不同  而且上面布满了细碎的纹路  就象是旧时代碎釉的瓷器  这些纹路并不是简单的花纹  而是实实在在的裂隙  这段臂骨应该脆弱不堪  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然而帕瑟芬妮的脸色却在瞬间变得凝重起來  细致而认真地看过每一根裂纹的走向  无数数据在她头脑中飞流而过  经过近一分钟的复杂运算  才得出了结果

  “这是……骨骼进化前夕  ”帕瑟芬妮仍有些许的不确定

  海伦点头说:“沒错  虽然仅仅是臂骨出现进化迹象  但是大方向是不会错的  再过一段时间  随着实力的提升  应该会出现全面进化的迹象  ”

  “但骨骼进化不是全能力四阶以上才会出现的附加能力吗  怎么会出现在他身上  ”

  海伦淡淡的说:“这说明  他的潜力并不止于全能力四阶  这是我刚刚得出的结论  想看看我推衍出來的  他的下一个天然能力会是什么吗  当然  这是一份列表  怎么选择是他自己的事  ”

  “不用了  ”帕瑟芬妮已经从初时的震惊中恢复  她摇了摇头  忽然叹了口气  有些落寞的说:“其实……他的潜力越是强大  我心里就越是不安  算了  还是不看了  免得我和他的关系变质  ”

  沉默了片刻  帕瑟芬妮忽然苦笑了一下  好不容易提升起來的气势立刻降到了底部  说:“不行  信心还是不足  ”

  海伦终于从如山似海的数据中抬起头  向帕瑟芬妮看了看  才说:“给你这个  ”

  帕瑟芬妮接过海伦扔过來的东西  登时一怔  在她手中的是一小瓶浓郁的烈酒  大约有120毫升

  “给我这个干什么  就算要喝酒  这么点量也不够呀  你知道  就是那几种最爆烈的酒  几公斤我也就当是在喝水……”帕瑟芬妮一头雾水

  “我加过料的  ”海伦脸上浮起一个罕见的微笑  只是笑容落在帕瑟芬妮的眼中  却显得有些诡异  被生化方面的天才海伦加过料的东西  别说是这么大的一瓶  就是一小杯帕瑟芬妮也很有可能承受不起

  这一次  帕瑟芬妮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  然后紧紧抓着小巧的酒瓶  带着从容赴死之心  向中央实验室大门走去

  “别忘了我教你的那些技巧  ”海伦在她身后喊了一声

  “已经忘了  ”帕瑟芬妮有些愤怒地回应  虽然她现在甚至在轻轻的颤抖着  可是也沒必要听这个从小到大和男人沒有一点瓜葛的海伦的指导

  海伦对帕瑟芬妮的反应一脸的无所谓  在关上实验室大门的同时  她的眼睛又盯在智脑屏幕上

  就在她即将沉浸到由无数数据构成的美妙世界时  屏幕角落跳出了一个隐藏的信标  不断地闪烁着  海伦的双眉立刻皱了起來  刚想将这个信标弹到垃圾箱里去  看到信标上那晃动的黑人头像  这才改变了主意  点下了信标

  夜已经深了  但是距离天亮似乎还有遥不可及的距离

  一个窈窕的身影似乎失去了重量  轻飘飘地在大片废弃的建筑物间穿行  虽然速度异常惊人  但是既未激起一点灰尘  横生的生锈钢筋也未能带到她一片衣角  转眼之间  她就冲出了龙城的边缘地带  进入真正危机四伏的荒野  奇怪的是  龙城边缘区域的各种防御设施似乎都对她失去了作用

  一离开龙城  她就如同沒入水下的鱼  身影徐徐自黑暗中消失

  这一刻  数双一直紧紧盯住她的目光瞬间失去了目标  他们略有些紧张和茫然地在黑暗中搜索着  可是在黑暗笼罩下  地形复杂  并且有着形形废墟的荒野就是天然的隐蔽场  既然跟丢了人  怎么可能再发现她的行踪

  这时  在一栋塌了一半的小楼楼顶  一只戴着厚布手套的手轻轻在护目镜上按按了  镜片上瞬间闪烁过几条彩纹  于是那个纤细身影重新出现在护目镜的视野里  随后  那枝长度和重量都显得异乎寻常的步枪稍稍调整了一个角度  就将那缓慢前行的身影重新套进了弹道

  护目镜后是一个半开式的面罩  露出修剪得很整齐的短须  黝黑的肌肤与夜色完美地整合在一起  那双厚厚的嘴唇唇角微弯  有个耐人寻味的笑意

  枪身上缠绕着具有遮蔽功能的战术布条  在布条上还涂了层夹带着沙砾的灰泥  甚至还有些枯草  握枪的林奇知道  暗黑龙骑出产的遮蔽布带虽然几乎可以隔绝一切金属、热量和辐射信号  但是这种遮蔽本身就意味着不自然  不自然就意味着有可能暴露  比如说就在1500米外缓慢潜行的女人  她穿的就是效果完全胜过龙骑产品的隐身战斗衣  但仍然在护目镜上显形  所以他在枪上加了层看似全然无用的天然伪装  防的就是可以扫描出遮蔽布的那些变态东西

  林奇一点也不担心她会发现自己  现在他的气息收敛着  完全是以被动方式來侦测周围环境  并且他的伪装技术已经达到了一种高度  几乎可以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林奇之所以用几乎这个形容词  而不是过往习惯用的完全  那是因为在得到了这副护目镜后  他终于明白自己的伪装也会在这副护目镜下现形

  一直到现在  林奇仍然时时为自己的运气感到自豪  至少  那天在阴暗隐匿的小酒馆中  直觉让他作出了看似不可思议  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仍是无比正确的一个选择  那就是  向那个机械、冰冷且沒有任何能力的女人投降

  幸运永远是一个狙击大师不可或缺的品质  林奇始终这样认为

  枪口以极为缓慢的速度移动着  各项数据不断在林奇大脑中生成新的结果  命中的概率正在不断增加  并且已经达到了他开火射击的标准  不过  林奇始终沒有扣动扳机  他的耐心非常的好  既然命中机率仍在增加  那么增加哪怕是一个百分点也是好的  何况  在她进入龙城时  以接近完好无损的战力都中了自己的狙击  现在至多只剩下一半战力的她怎么可能逃得到自己的猎杀

  佩佩罗斯……胡须下的嘴唇无声地念出了这个名字

  林奇喜欢猎杀  尤其喜欢猎杀大人物  随侍在审判镇内那位无法形容的恶魔身边  哪怕是连仲裁官的头衔都沒有  佩佩罗斯所掌控的权柄也是难以想象的巨大  至少比林奇要大得多  她甚至可以捕杀龙骑的校官  而如果沒有对付她身后那位恶魔的把握  那么就沒什么人会为被捕杀的校官出头

  即使是目前只剩下一小半战斗力的佩佩罗斯  如果是面对面的格斗  林奇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在她面前撑过三秒  这就是审判所高阶人员的实力  当然  林奇几乎所有的能力都放在狙杀、隐藏和运动上  近战格斗的水平最多也就是尉官水准  林奇一直自认为是一个天才的狙击手  所有的努力也都是放在这个方向上  他不想将來之不易的进化点消耗在与狙击和荒野作战无关的地方  所谓的全能型发展  除了极少数真正的变态和天才  绝大多数都是庸人的代名词  而那些变态和天才  并不是因为选择了全能才厉害  而是只要找到适合他们的路  那么做什么都厉害

  比如说  那个不靠武力也能将他收伏的女人

  命中概率已经超过了90%  但林奇仍沒有一点开枪的打算  因为他已经发现  今晚的游戏并不仅仅有两个人参加

  耐心潜行中的佩佩罗斯脸色苍白  已经有一些极细微的汗珠不受控制地从肌肤中渗了出來  这会极大地增加被发现的概率  但是她已经控制不住了  后背抽搐着的疼痛越來越强烈  但痛并不是她惧怕的  那颗仍停留在肺叶中的狙击弹头还在不断地消磨着她的生命力

  很可怕的狙击手  可是如果不是自己心神不宁  并且先受了伤  他怎么会有机会  佩佩罗斯有些无奈地想着

  就在佩佩罗斯稍有分神的时候  一根细细的绊索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前方  她的右脚在细索上一绊  身体猛然向前栽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