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醉杀 中

章八 醉杀 中

  尚未栽倒  佩佩罗斯既已警觉  她左手在地上一撑  双腿挺得笔直  如同风车般旋舞起來  高跟皮靴的后跟上各自弹出一柄15厘米长的月牙弯刃

  唰唰唰  五六片黑乎乎的大网向佩佩罗斯当头罩下  然而这些看似必杀的大网却在佩佩罗斯近乎于先知先觉的反击下被月牙弯刃划得支离破碎

  佩佩罗斯随即从地上弹起  右手中已多了一把亮银色的小手枪  和寻常手枪不同的是  这把手枪上不断闪耀着蓝色的光芒

  砰砰的清脆枪声不断响起  佩佩罗斯以迅捷无伦的速度向周围连射八枪  打空了弹匣  每声枪声响过  就会有一把甚至是数把无光的飞刃被凌空射落  她身体微弓  象头出猎前的母豹  准备爆发发力  一举冲破包围

  佩佩罗斯瞬间弹起  就象一颗出膛的炮弹  然而在刹那间冲出近50米后  她的身体骤然顿住  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那根将她绊倒的细索又如鬼魅般出现  这一次缠住了佩佩罗斯脚踝  让正在疾进的她当空摔落

  细索显然并不仅仅是简单的绳索  佩佩罗斯摔下后  就好象失去了大半的力气  尽管挣扎不休  却怎么都爬不起來

  林奇轻轻地舔了下嘴唇  弹道在几乎看不见的细索上停留了一刻  才顺着细索向上移动  落在了一个全身都裹在深色制服中的男人身上  制服以深黑色为底  秉承了血腥议会的一贯风格  惟一的装饰  就是制服前襟中央一道笔直的血色条纹

  一条审判所的狗  林奇在心底默默地骂着  和所有的龙骑一样  林奇同样痛恨有关审判所的一切  在三巨头时代  象他这样沒有根基的龙骑在荒野中是无可匹敌的王者  但在审判所面前就是一条沒有主人的狗  随着黑暗圣裁的陨落  以及幸存两巨头的归隐  由一个小女孩执掌的审判所曾经让人以为黑暗的时代就此过去  然而  几乎沒有人想到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个小女孩就证明了自己是比三巨头更加恐怖的恶魔

  那个男人就站在佩佩罗斯十几米外的地方  不再前进  从黑暗中又显现出六个身影  向佩佩罗斯围拢过去  他们同样穿着审判所的制服  但红色条纹分别在左右的袖子上  这六个人将瘫软无力的佩佩罗斯从地上提了起來  然后闪电般将八枚10厘米长的钢针刺进她的各处关节内  剧痛的疼痛让她的面容扭曲变形  但佩佩罗斯只是闷哼了几声  沒有叫出來

  六个人并沒有停手  直接将佩佩罗斯的隐蔽衣撕碎  将她几乎剥光  然后将一枚枚硬币大小的仪器贴在她身体各个部位  佩佩罗斯虽然意志极为坚定  但当双乳乳尖也各被贴上一枚仪器的时候  她却忍不住颤抖起來

  “他妈的  又是一堆狗屎  ”林奇在心底重复着沒什么新意的骂辞  他很想扣动扳机  用子弹将一共七个男人送上天堂  然后才轮到佩佩罗斯  能够有反过來猎杀审判所成员的机会  可是非常难得的

  林奇想了想  慢慢取出一枚小巧的仪器  小心地将天线指向了夜空中某个固定的位置  在那个地方  飘浮着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金属球体  它会将收到的特点讯号收录起來  再发送给海伦  数据传输的波束几乎就是一条直线  经过近百公里的传输后  散射面积也不会超过一平方米  所以在几乎不可能被截获和破解的同时  也只有林奇这样的狙击专家才有可能操作这类通讯仪器

  通过这个飘浮在千米高空上的仪器  林奇将护目镜看到的一切画面都传输到海伦的智脑屏幕上  他觉得  在意外的牵涉到审判所其它方面的势力后  还是由海伦來作决断比较好

  直到这时  一直拉紧细索的男人这才收起细索  走到佩佩罗斯面前  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又见面了  美丽的佩佩罗斯小姐  ”

  佩佩罗斯勉强抬起了头  盯着面前的男人  然后呸的一声  向他吐出一口带血的痰  沙哑着嗓子  冷笑着说:“原來是你  你和你的主子不是只会躲在阴影里吗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你们会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  ”

  男人笑了起來  轻轻抚摸着佩佩罗斯的脸蛋  说:“付出代价  谁來让我们付出代价呢  是你那个完全沒了消息的主人  还是注定什么都不会知道的女皇  当然  也许我们会付出代价  不过美丽的小姐  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

  佩佩罗斯带着一丝讥嘲的笑  说:“我看不看得到那一天根本就不重要  只要能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就行  哈哈  你们这些把懦弱当成忍耐的家伙  还不如彼格勒那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有种  ”

  听到彼格勒的名字  男人的脸色立刻变了  他阴冷地微笑着  说:“彼格勒运气不好  可是我们不一样  要知道  谁笑在最后  谁才会笑得最好  佩佩罗斯小姐  这是男人的时代  等一会回去后  我会让你深切地了解这一点的  ”

  “男人  ”佩佩罗斯冷笑着:“审判所里  什么时候有过男人  ”

  男人的脸色骤然变了  即使是在夜幕下  林奇的护目镜也将这些微的变化忠实的反映出來  他掏出一枚硬币  在佩佩罗斯眼前晃了晃  才慢慢按到她双腿中央

  即使是受过最严格训练的佩佩罗斯  神经本能的反应也让她的身体瞬间弹了起來  这样剧烈的运动让她关节插着的钢针与骨骼摩擦  各处针孔都开始向外渗血

  刚才的挣扎几乎抽空了佩佩罗斯仅余的体力  她剧烈地喘息着  好不容易才缓过了一口气  于是抬起脸  勉强挤出笑容  断断续续地笑着  说:“审判所里……有过……男人  哈……哈哈……”

  “真是一堆狗屎……”林奇在心底骂着

  他是唇语专家  大致能够猜出双方对话的内容  并且知道贴在佩佩罗斯身上的那些硬币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那东西启动过  会从一面探出十多根不规则的金属丝  刺入人体组织内  由于容易弯曲变形  在刺入人体一厘米后  这些金属丝就会改变前进的线路  最后变成错综缠杂的一团  如果硬要拔出來的话  那多半会带出一团血肉  这些金属丝上都涂有药物  可以活血、兴奋、麻痹肌肉及提高敏感度  另外还可以放出微量高压电流  更强烈地刺激痛感神经  它们不光可以用作刑罚  也可有效的禁锢行动

  这些小家伙被称为恶魔的硬币  是审判所出名的小东西之一

  “老板  要不要把这些家伙一起干掉  ”林奇低声询问  他习惯称海伦为老板  林奇倒是不是同情佩佩罗斯  而是单纯的痛恨和审判所有关的人

  足足等了一分钟  耳机中才传來海伦那标志性的电子合成音:“我知道了  ”

  林奇耸了耸肩  略有些遗憾地看着一行人牵着佩佩罗斯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妈的  收工了  ”林奇低沉地说了一句  慢慢从狙击阵地上向后移动  也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夜还很漫长  大部分人都已沉浸在温暖的梦乡里  更多的人则是在寒冷与饥饿中昏昏沉沉地倒下  每一个这样的夜晚  都会有人在挣扎中死去  还有很少一部分无需为基本生存发愁的人仍然清醒着  为另一种生存而奋斗挣扎

  距离龙骑总部不远  是一片巨大的方型建筑  地上三层  地下却有四层之多  这里就是暗黑龙骑的综合训练场  甚至在这里可以测试各种单兵热兵器  使用这个训练场的大多是低阶龙骑和一些扈从  虽然这里的收费非常昂贵  但毕竟自建训练场的费用还是要远远高于使用公共的设施

  近身格斗的训练区域被划分成一个大区和十余间单独隔间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  依旧回响着单调乏味的砰砰声音  管理这片区域的两个中年男人已经困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但是仍不得不坚持在岗位上  在这个时代  能够弄到这种稳定、轻松且无须冒生命危险的工作可不容易  每个能够在这片训练场中练习的人都不是好得罪的  不管练到多晚  他们都得陪着

  苏的呼吸均匀而细长  他赤着上身  身上紧紧缠绕着几圈布条  挥动双拳  单调而机械地击打着面前的橡胶假人  每一拳落下  橡胶假人就会相应小幅后摆  然而再弹射回來  刚刚回到原位  就又会迎來新的一拳  继续向侧后摆动

  假人旁边竖立着一面光屏  上面不断显示着假人受力、摆动等各种数据  其中最醒目的则是拳力数据  苏每一拳落下  屏幕上就会显示出一个巨大的1200公斤  次次如此  每次的差别只有到小数点后三位时才能看得出來  不仅是拳力的数据维持着恒定  就连假人的受力点和摆动幅度都保持恒定

  苏光洁细腻的肌肤下  隐约可以看到条条肌肉在蠕动着  他的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隐约的蒸汽  缓缓升腾向上  苏始终保持着每秒两拳的出拳频率  就象一个只懂拳击的机械人

  ps:刚刚到达目的地  先随意更一些  也给大家拜个早年  明天还有更新  权做给大家拜个年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