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醉杀 下

章八 醉杀 下

  苏已经來了三个小时  同样象机械人般击打了三个小时的假人  如同永远不会疲倦  1200公斤的拳力已经相当于四阶的力量强化  放在旧时代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最强壮的男人胸膛砸塌  对于仅仅强化过两次力量的苏來说  能够打出四阶力量的拳头则要归功于基础体质的强悍  以及他对身体各部位的精准控制

  管理区域的两个中年男人已经闭上了眼睛  在暗黑龙骑中四阶力量再常见不过  他们只是惊讶于苏的耐力  但每个暗黑龙骑都有可能是怪物  别说是击打三小时的假人  他们再干出点什么來都不奇怪  他们并不知道苏其实只有两阶的力量强化  更不会明白以两阶力量挥击出四阶拳力有多么困难  而且将拳力的精度控制到这种程度  又是意味着什么

  苏可以清晰感觉到自己双臂臂骨在变化  裂纹越來越多  也越來越细密  每一拳落在假人上  反作用力都会令臂骨上的裂纹互相震荡  并且在消化巨大冲力的同时  裂纹变得更加细密  骨质也在缓慢地调整着  这些裂纹不光传导冲力  还把一部分冲力扩散到肌肉组织里  借助肌肉的伸缩也可对冲不少冲力

  1200公斤的出拳力量已经非常接近于苏目前的身体极限  如果以损害肌体为代价  也仅能再小幅提升力量而已  苏以恒定的速度轰击着面前的假人  同样以恒定速度消耗着体力  将临近极限的情况下保持拳速和拳力的稳定  是训练身体力量的最常见方式之一  只不过象苏这样稳定到了接近恒定的水平  并且持续三小时之久  即使在高阶龙骑中也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其实第一个小时刚刚过去  苏就感觉体力的消耗已经接近极限  然而他只想着再坚持一会  再坚持一会  莫名的就坚持到三个小时之久  随着体力接近耗尽  丝丝缕缕的能量不断从最细微的组织中游溢出來  支撑着机械而节律的轰击

  苏早已察觉自己双臂的骨骼有了细微变化  他只把这当成进化度足够时候身体所产生的自然变化  并沒有去在意  暗黑龙骑关于能力的指南上写得很明白  即使是注射配方药剂而生成了同样的能力  但每个人的基因和身体组织都会有微小的差别  当发展到高阶能力时  差异更会大到影响身体器官的地步  所以严格上说  几乎每个人的能力都会有所不同

  苏并不是在专心致志地训练着  他的意识深处  始终回荡着佩佩罗斯那有些歇斯底里的呐喊:“苏  你就一点都不顾念过去的人吗  ”

  过去的人……

  过去的人究竟是指谁  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认识自己  为什么要在生日晚宴的场合出现  当着所有人的面质问自己  她就不能私下接触吗  要知道  苏在龙城的时候虽然不多  但行踪很固定  并不难找

  她是谁  是不愿意私下联系  还是根本就沒有别的办法  既然开了头  无数的问題就接二连三地在意识中浮现

  砰

  苏挥出了自进入训练场以來最沉重的一拳  光屏上的拳力数据瞬间跳跃到接近1500公斤  然后就此定格

  苏慢慢活动着右臂  从嘴里喷出一缕缕白气  整个右臂刺痛不堪  无数肌肉纤维都有撕裂的迹象  整个右半身的骨骼都被反震力冲得隐隐作痛  一时间  耗尽了最后一分体力的苏都有坐倒在地的倾向  他缓慢地舒展身体  再穿上衣服  离开了早已变得空荡荡的格斗训练区

  走在回家的路上  佩佩罗斯的嘶喊仍在苏的心底徘徊不去  他的胸口如同压着块石头  好在刚刚经历过精疲力竭的力量训练  这才稍稍冲淡了苏心底的压抑

  在自己公寓的门前  苏骤然停步  左眼燃烧起幽幽的碧色火焰  面容也变得越來越冰冷  他察觉  在自己居所中有一道凛烈的杀气  几乎不加掩饰地向他当头压下

  苏的眉梢如剑尖般挑了起來  慢慢抽出军刀  大步走向自己的寓所

  房门沒锁  门后一侧是客厅  前方是一条不长的走廊  转角过去就是通往楼上的楼梯  客厅里只开着一盏落地台灯  孤单的灯光让房间中的一切都处在昏暗中  这个平时安全、温暖并且安静的居所  现在似乎变成了某种凶兽的巢穴  充斥着无可抗拒的威严  仅仅是站在其中  苏就有要窒息的感觉

  苏的瞳孔急剧收缩  身体微微弓起  保持着随时可以爆发的姿态  死死盯着走廊的尽头

  走廊并不宽  在转角处伸出一双修直长腿  深色的丝袜勾勒出惊心动魄的线条  尖而长的高跟鞋直接踩在对面的墙上  而这双长腿的主人却隐沒在另一边的墙后

  此路不通

  苏立刻看懂了霸道十足的暗示

  苏的身体依旧处于随时可以爆发的状态  向拦住去路的那双本该是无敌诱惑、现下却是充斥霸道杀机的长腿走去  他不明白的是这双线条完美无瑕的腿上怎么会有这么深厚的杀机  苏精准得可与智脑相比的记忆力已经告诉了他  这双长腿的主人是谁

  一直走到伸手就可摸到长腿的地方  苏才转头向墙壁转角后望去  果然  看到的是帕瑟芬妮那似笑非笑的脸

  她的双眸中几乎要滴出水來  咬着一缕垂下的灰发  在雪白的牙齿间细细地摩擦着  如细瓷般的肌肤上沾染着一抹耀眼的红  然而所有足以致命的妩媚都不足以掩饰眉梢眼角不加掩饰的杀气

  看到帕瑟芬妮  本來该是苏最为放松的时刻  但现在不同  她浓烈得几乎要滴出來的杀气让苏每一个细胞都处于最紧张的戒备状态

  苏的背弓得更加厉害了  握刀的右手反而有所放松----这是最能灵活应对各种局面、时刻可以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姿势  汗水止不住地从额角鬓边渗出、流下  即使是在面对玛瑟姆、潘多拉时  苏承受的压力也远不及这一刻沉重

  “芬妮  ”苏轻声叫着

  帕瑟芬妮斜坐在椅子上  交叠置放的双腿依旧踩在对面的墙上  把苏的路完全拦死  她身上散发着浓冽的酒气  右手还在把玩着一个小巧的酒瓶  里面还有些残酒  看起來也就够她一口喝的

  “芬妮  ”苏又叫了一声

  帕瑟芬妮仰头将残酒一饮而尽  然后将酒瓶在地上摔得粉碎  霍地站了起來  在她起身刹那  骤然移动的威压甚至在大厅中掀起一阵狂风

  “你这是……”苏有些愕然  身体已处于全面备战状态

  “我來找你  ”帕瑟芬妮的身体热得发烫  她盯着苏  就象是盯着青蛙的蛇  甚至于她根本沒有动  苏已被她威压掀起的气浪吹得向后滑退半米

  这才是将军的真实力量

  看着灰发飞扬的帕瑟芬妮  苏甚至沒有余力感慨  他要竭尽全力才堪堪能够抵抗她已完全实质化的威压

  还未等他出声询问  帕瑟芬妮即是一声叱喝:“少废话  ”

  她右腿猛然高踢过头  丝毫不顾忌全部已展露在苏的面前  然后那长得让无数男人口干舌燥的腿重重压落  细而纤长的鞋跟撕裂了空气  发出刺耳的尖啸

  砰

  苏完全沒有躲闪或是招架这记高压腿的机会  帕瑟芬妮的长腿刚开始压落、距离踢中他还有相当距离时  苏就感觉如同被装甲战车正面撞中  身不由已地倒飞出去

  帕瑟芬妮凌空一抓  还在向后疾飞的苏顷刻停住  随后如被无形绳索牵着  反而向帕瑟芬妮飞去  苏眼中碧色火焰骤然点亮  短刀如电刺出  划开了笼罩在帕瑟芬妮周围的力场  向她肋下刺去  然而就在刀锋距离帕瑟芬妮还有数厘米时  苏忽然一声低吼  克制住了身体本能的反击  右手一抖  将短刀甩飞

  在帕瑟芬妮面前这样做无异于自杀  苏瞬间已被她抓住胸口  全身力气骤然流失殆尽  帕瑟芬妮几大步迈出  已站在苏的卧室里  挥手将苏扔在了床上  然后猛然扑了上去

  苏刚刚抬起上身  即被帕瑟芬妮重重压倒  随后嘴也被封住  那缕本來柔滑无比的幽香  此时此刻也沾染了狂暴的气息  直接撞进了苏的嘴里

  轰的一声  苏怀中的身体如同被彻底引燃  这一刻  他就象被一团火给压住

  就在两个人都接近窒息的时候  帕瑟芬妮猛然坐起  灰色的发丝在空中甩出一片无以伦比的光辉  苏的衣物、乃至于一切  在她将军级的狂猛力量前都是如此的脆弱  稍有触碰即会化作片片飞蝶

  猛然坐落的瞬间  帕瑟芬妮身体突然僵硬  然后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才吐出一声徘徊在喉咙深处的呐喊

  借助帕瑟芬妮刹那间的呆滞和迟疑  苏双手闪电般抓住她胸口的衣服  瞬间达到五阶标准的力量爆发下  帕瑟芬妮的制服如同纸片般酥脆  早被撕扯破碎

  反击的举动明显激怒了帕瑟芬妮  她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即刻冷若冰霜  全身骤然绷紧  身为暗黑龙骑的将军  帕瑟芬妮对身体各部位的控制力恐怕不比苏差  这种下意识的收缩力量极为凶悍  顿时将已经与她紧密相连的苏彻底打落地狱、然后又提上天堂

  帕瑟芬妮的上身已近  偏还挂着零零碎碎的残破衣物  展现在苏面前的场景如同威力巨大的能量炮  几乎将苏的理智和意识完全抹去

  再然后  苏只觉得  自己已彻底被烈焰吞沒  并且引燃

  哗啦  坚实的大床彻底倒塌  公寓中的灯管一个个炸裂  家俱都在颤抖着  偶尔甚至会喷出一枚铁钉  深深插入对面的墙壁抑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

  行将黎明……

  帕瑟芬妮站了起來  在已经称不上床的床前伸展了一下拥有不可思议的曲线的身体  随后就在床边坐下  她的灰发随意垂下  有少许粘在脸上  好似劫后余生  这样的她  完全可以让任何男人变成落井下石的禽兽

  帕瑟芬妮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包烟  架起双腿  写意地点燃  她完全沒有穿衣服的打算  就此深深地吸了一口  这才望向仰躺在床上、还在看着天花板发呆的苏

  “苏  那个……嗯……”帕瑟芬妮的脸上依旧透着惊心动魄的媚红  也不知道她想说些什么  竟然前所未有的结巴起來

  或许是紧张  或许是不熟练  突然一口烟雾沒有转过來  让她剧烈地咳嗽起來  好不容易营造起來的冷酷气势就此毁灭殆尽

  “该死的海伦  出的什么破主意  ”帕瑟芬妮恨恨地心底痛骂着  她同时痛恨自己的愚蠢  明明打定了主意不去听海伦的建议  怎么完事后反而鬼使神差般的点了根烟  见鬼  她从來都很讨厌烟  而且她最痛恨自已的一点是  居然会在这种事上听海伦的建议  比如一个从未见过海的人來跟你描述大海是如何的波澜壮观  应该从什么角度去欣赏  这也能信

  苏坐了起來  带着有些慵懒的笑意  柔声说:“芬妮  药劲过去了  沒关系  下次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

  “你在说什么  我不明白……”帕瑟芬妮脸上掠过一丝慌乱  然后一咬牙  耸耸肩  带着豁出去的决心  恶狠狠地说:“好吧  已经过去了  你想说什么  不管你怎么想  反正我告诉你  今天的事和药性无关  ”

  只不过她一耸肩  带起的连锁反应立刻让苏的目光变得锐利如刀  原本疲累到底的身躯也重新振奋  就象根本沒有消耗过一样

  看到苏起身并且不怀好意的走來  帕瑟芬妮又在用牙齿打磨着灰色的发丝  她突然从牙缝中挤出一声咆哮  一跃而起  重新将苏压回床上

  将军和少校间的战争全无悬念  巨大的力量差距使得弱小一方丧失了所有主动权  只能任人宰割  而已经拥有一次经验的将军仅仅用了十分钟  就结束了这场差距悬殊的战争

  从内到外  帕瑟芬妮所有衣物都变成了碎布  当然  苏的也不例外  她毫不犹豫地翻出苏的备用制服  穿上  根本不去理会这是苏仅有的备用衣物  反正她和苏几乎差不多的身高  除了上衣紧些之外  沒什么其它不适的地方

  看了看外面渐亮的晨光  犹自杀气腾腾的帕瑟芬妮在离开前  扔下一句让苏哭笑不得的狠话:“从今以后  只要你打得赢我  我就让你在上面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