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谁是谁的英雄 上

章九 谁是谁的英雄 上

  已经是上午了  但是微亮的天光永远也照不进海伦位于地下的实验室  她张开眼睛  从十分钟的小睡中醒來  鼻端萦绕的仍是浓冽的酒气

  本是一尘不染的实验室现在显得十分凌乱  空酒瓶扔得到处都是  原本放满培养皿的移动推车上还堆着大半箱未开的烈酒

  帕瑟芬妮就坐在一堆空酒瓶中间  左手抓着半瓶还沒喝完的酒  低垂着头  右手用力抓扯着灰色的柔滑发丝  她赤着双足  身上仍是一套有些不太合身的龙骑制服  而且从少校的徽记上就可以看出这根本不是她的衣服  上衣仅仅象征性地系了两颗扣子  里面是一片丰盈而雪白的肌肤  看來在制服下面  帕瑟芬妮什么都沒穿

  一阵剧烈的疼痛让海伦清醒了过來  她皱了皱眉  揉了揉快要裂开的脑袋  有些吃力地站了起來  但是在站直的时候  她的胃猛然翻涌  虚弱无力的双腿差点支撑不住身体  海伦脸色苍白  扶住了旁边的实验台  她定了定神  等身体的不适稍稍平缓  才找出一枝针剂  刺入自己大腿  过了两分钟  她苍白如纸的脸上才有了些血色

  上一次喝醉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海伦极度厌恶失控的感觉  也就格外的讨厌酒  有生以來寥寥可数的几次醉酒  似乎都和这个让人操心的帕瑟芬妮有关  作为龙骑的将军  帕瑟芬妮强横的体力可以让她喝上几箱烈酒也只是轻微的眩晕  可是全无能力的海伦最多只能喝到一公斤  就会不省人事

  药剂很快随着血流走遍全身  抚慰着海伦装满倒空、反复折腾过几次的胃  她喝下一杯清水  才算感觉好些

  “亲爱的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帕瑟芬妮有些含糊的问

  听到这个至少回答了七八次的问題  海伦的头又剧烈地痛了起來  她勉强压下杂乱无章的情绪  将固定的答案又重复了一遍:“你做了最该做的事  抓住了苏  ”

  “苏  ”帕瑟芬妮猛然仰起头  灰色的发丝在空中甩出一道炫丽的轨迹  她一口气将瓶中的残酒喝空  才自嘲地笑了  说:“跟他上了次床  难道就抓住他了  天知道  跟他上过的女人那么多  ”

  海伦又给自己注射了一枝营养剂  边注射边说:“你是不同的  ”

  “哈哈  都是女人  我能有什么不同  ”帕瑟芬妮笑得有些神经质

  “你当然不同  你为苏付出了那么多  而且可以说救了他的命  这些事情  苏虽然从未有提起过  但相信他都记在心里  而你所有的投资  在将來都会得到加倍的回报  这些投资  当然也包括了和他上床  ”海伦将空了的针筒扔进了杂物箱  脸色红润了许多

  帕瑟芬妮叹了口气  说:“救了他  但如果沒有我  他也不会到暗黑龙骑來  而且你总说要上床  上床  可就是这件事  我好象也办砸了  ”

  海伦斩钉截铁地说:“你放心  就凭你将军的军衔  这事也不可能办砸  ”

  “可是  我总觉得  我是偷了别人的东西  ”帕瑟芬妮的声音有些呜咽  似乎在偷偷的哭

  “沒到手之前是偷  得手之后那就是你的东西了  ”海伦理所当然地阐述着强盗般的逻辑  在这个时代  强盗才是正常的人类

  帕瑟芬妮又抓过一瓶酒  轻轻一拧  就将瓶塞连同瓶颈一起拧了下來  酒液如泉倒进嘴里  这一大口  就是小半瓶酒下肚  海伦的安慰  始终不能让她真正的平静  经常会起到反效果

  海伦启动了全息扫描仪  待雪白的躺板缓缓从半圆柱型的仪器中伸出  向帕瑟芬妮说:“先别喝了  过來  躺上去  我要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

  帕瑟芬妮走了过來  犹豫了一下  才脱去衣服  躺在了苏已经体验过多次的躺板上  暗黑龙骑的制服脱下后  可以看到她晶莹如雪的肌肤上仍残留着大片和苏那一场激烈战争的痕迹  看到这些  海伦的眼角微不可察地抽动了一下

  扫描仪缓缓合拢  然后马达发出轻微的轰鸣  在仪器的一侧  竖着一面巨大的光屏  随着扫描进展  上面开始不断闪烁数据  并且开始勾勒帕瑟芬妮的三维影像  海伦调出帕瑟芬妮的历史数据  一边比对分析  一边说:“看來你在北方的收获不小  ”

  一面小屏幕上显示躺在扫描仪中的帕瑟芬妮  她侧头望向摄像点  问着:“多少进化点  ”

  “196个进化点  圣辉十字军的损失真惨重  你接下來准备怎么办  是发展一个新的八阶能力还是再积累一段时间的进化点  进化出九阶的圣级能力來  ”海伦问

  “196个  比我预计的要多些  至于能力  让我想想……”帕瑟芬妮沉吟着  有些举棋不定  到了她这种境界  能力的选择和搭配已经是至关重要  绝不能有什么就发展什么  在能力调制和搭配方面  海伦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大师  虽然她自己连一阶能力都沒有

  海伦双手一划  从光屏中切分出两片区域  一块是帕瑟芬妮的基因结构图和现有能力列表  另外一片区域则不断出现一幅幅基因图谱  每幅图谱后面都附着能力说明  海伦正在推演运算帕瑟芬妮可能调制发展出的能力

  海伦推了推眼镜  说:“我的建议是在格斗域形成新的八阶能力  优先的选择是攻防大师  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能力  另一个选择是积累足够多的进化点后  在神秘学形成新的九阶能力  但具体形成什么样的能力  还需要进一步运算才有可能确定  你知道  神秘学从來都是最难把握的领域  至于其它领域的能力  不建议考虑  你在其它领域能力不够  无法形成七阶以上的能力  考虑到七阶能力和八阶以上的圣阶能力威力差别巨大  最好优先形成八阶或八阶以上的能力  ”

  帕瑟芬妮沉默着  思绪已经被成功的转移到能力选择上來  在这个时代  能力对于一个人來说无疑是最重要的东西  能力间的分阶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  由于已知的八阶能力大多威力巨大  远非常见的七阶能力可比  因此在暗黑龙骑中八阶能力又被称为圣阶能力  然而作为圣阶的入门  八阶能力又难与有真正圣阶之称的九阶能力相比  至少在进化点消耗上  九阶能力少说也是八阶的一倍

  不过  神秘学或许是个例外  在暗黑龙骑的能力列表上  寥寥可数的九阶能力中仅有一个神秘学能力  而且还不是配方能力  而在现役龙骑中  明示的神秘学能力仅有一个六阶的神秘感知  帕瑟芬妮的八阶资源富饶  只有海伦知道  帕瑟芬妮知道  如果选择形成神秘学的九阶能力  那将是一场豪赌

  “亲爱的  你的建议呢  ”退出扫描仪后  帕瑟芬妮边穿衣服  边征询海伦的意见

  海伦的脸色有些苍白  这样庞大的计算对她來说也是沉重的负担  她默默计算片刻  还沒來得及说话  已穿好衣服的帕瑟芬妮忽然一咬牙  说:“我会再去北方  积攒进化点  ”

  看着一脸严肃的帕瑟芬妮  海伦明显有些意外:“芬妮  这种赌博沒有意义  合适的八阶能力  比如说攻防大师  对你战斗力的提升非常明显  何必一定要追逐圣阶能力呢  你有些喝多了  我给你打一针吧  ”

  帕瑟芬妮站得笔直  将不太合身的制服整理得整整齐齐  虽然酒气仍挥洒不去  但是突然之间  她已收拾干净颓废迷茫  重新焕发出凌厉锋芒  如一柄出鞘利剑  她抖了抖灰发  粘连的发丝忽然抖得笔直  将上面粘附的酒渍汗水尽数甩落  重复光华

  帕瑟芬妮一手挽起灰发  用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來的铅笔别好  才向海伦一笑  说:“我沒醉  我想  我需要尽快进入圣阶  所以  我赌了  ”

  “你……”看着如剑般的帕瑟芬妮  海伦知道她决心已定  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小到大  在关键时刻帕瑟芬妮从不缺乏决断和赌博的勇气  这正是历來精于逻辑和计算的海伦所缺乏的  在海伦看來  从不缺乏天赋的帕瑟芬妮只要有足够的耐心  最差也会在几年后形成格斗域的圣阶能力  何必要急这一时

  或许  帕瑟芬妮有自己的原因  她和海伦的关系虽然特殊  但是也都有各自的秘密

  海伦不再劝帕瑟芬妮  而是问:“什么时候去北方  ”

  “我现在就召集扈从  三小时后出发  ”帕瑟芬妮的风格从來都是如风似火

  海伦默默地点了点头  开始整理凌乱的实验室  然而在离开前的一刻  帕瑟芬妮忽然回头  略带一丝犹豫和忐忑地问:“亲爱的  我刚才的检查……那个  沒有问題吧  ”

  “问題  ”海伦看上去很迷茫

  “就是……那个……”帕瑟芬妮脸红得象是在烧  “和刚刚的苏有关的……那个问題……”

  “沒有  ”海伦头也不抬  淡淡地回应着

  帕瑟芬妮立刻松了口气  大步离开了实验室

  海伦仍在机械地收拾着散落的酒瓶、碎片和瓶塞  只是她收拾了半天  实验室却更显杂乱  她猛然站起  用力将怀中抱着的一大堆垃圾砸向墙壁  哗啦一片响声中  墙边几排放置培养皿的钢架遭遇横祸  不知多少培养皿打翻在地、多少珍贵样本就此流失

  扫描仪侧方的光屏依旧在不停闪动着  在无数一闪而逝的图像中  其实有一幅  绘出的正是生命的最初形态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