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谁是谁的英雄 中

章九 谁是谁的英雄 中

  苏安静的躺着  躺在废墟般的卧室里  原本整洁精美的公寓就象刚刚经历了一场飓风  几乎找不到一件完好无损的家具电器  按照暗黑龙骑的规定  损坏公寓的赔偿都会记到苏的帐上  这会是一张几千元的大帐单

  不过在金钱上一向斤斤计较的苏根本沒有考虑行将付出的代价  他的心就象沸腾的大海  无数想法如同串串细碎泡沫  奔涌升腾

  和帕瑟芬妮暴烈且别开生面的一战  点点滴滴都在记忆之海中沉沉浮浮  反复涌现现  苏几乎下意识地记住了每一幅画面  每一个细节  但直到这个时候他能够细细地回味它们

  然而  帕瑟芬妮的事并未占据苏思想的全部  甚至于连一半都沒有占到  表面安静躺着  连一根手指都沒动的苏  思绪的波动速度已经达到了有生以來的极限  几乎从有记忆以來所经历的一切都纷至沓來  包括加入龙骑之后  那些平日里敢或者不敢去想的  都浮出水面  清晰无比地展现在苏面前  这些记忆中给他冲击最大的是困扰他多年的古怪梦境、包括无时无刻不在的莫名恐惧、还有对梅迪尔丽、帕瑟芬妮的种种牵挂和担心  此时的他避无可避  不由得他不平平正正地审视

  哗啦一声  另一个房间中  一座衣柜忽然四分五裂  丽从里面滚了出來  她双手双脚都被绑住  嘴也被胶带封着  看上去十分狼狈  丽在地上滚了几下  才挣扎着站了起來  屏息宁神  忽然力量爆发  将绑住双手的军用特种绳带强行绷断  她扯断脚上的绳索、撕去胶带  几大步走进苏的房间  然后站住  静静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卧室  目光最后才落在动也不动的苏身上

  丽摸出两根烟  抛给了苏一支  坐在苏的身边  点上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才问:“是不是回味无穷  ”

  苏飘飞的思绪被丽拉回  他沒有回答  而是问:“你怎么被绑起來了  ”

  丽抓了抓头发  闷声说:“我比你早回來  那位将军大人觉得我很碍眼  直接把我绑起來塞进柜子里面  如果不是柜子被震松了  我还出不來呢  ”

  丽吐出一个烟卷  再看了看房间  恶狠狠地说了句:“妈的  还真够激烈的  喂  你的东西还能用吗  不会已经报废了吧  ”

  苏哈哈一笑  将莫名其妙的情绪清扫干净  翻身坐了起來  说:“这怎么可能  ”他从倒塌的衣柜中翻出一套还算完好的衣服  穿了起來  并且灵活地做了几个拉伸动作  活动开仍酸痛不堪的身体  昨晚的战斗再次证明  苏的格斗能力根本无法与帕瑟芬妮相提并论

  丽抓着头发  问:“接下來我们干什么  我想打仗  ”

  苏的动作停滞了一下  然后说:“接下來  我要出一个单人的任务  沒法带上你们  如果想要战斗  可以跟着里卡多  不过你一定要和里高雷一起行动  你们两个的能力在战场上很互补  不过……”

  苏回头望着丽  犹豫了一下  说:“你沒有事吧  ”

  这一次是丽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她颓然放下抓头发的手  将头埋进膝盖里  说:“沒事才怪  不过……其实也沒什么大事  难受几天也就过去了  她比我漂亮  比我厉害  又是将军  我当然比不过她了……”

  苏皱了皱眉的时候  丽一下子站了起來  用力揉了揉眼睛  长长地吐了口气  拍了下苏的肩  笑着说:“放心吧  我沒事  我知道  她救过你的  所以最多哭一下  难受过了就好了  我只是想打仗赚点钱  可不是想去死  我还年轻得很  还有很多东西沒享受呢  ”

  苏的心情放松下來  谁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  丽突然凑近他的耳朵  更把结实的胸部压在他的后背上  压低了声音说:“喂  头儿  我知道那个将军是你的头儿  她不会那么小气  不让你碰别的女人吧  ”

  苏一怔  他从沒想到过这个问題  顿了一顿才说:“应该不会  ”

  丽环住了苏的腰  双手更进一步向下探去  轻轻挑动着男人的欲望  她的声音也带上诱惑的沙哑  说:“在你出任务前  再來一次  ”

  虽然拥有惊人的恢复力  但这时苏仍感到疲累不堪  然而想要对丽有所补偿  他还是动员起沉眠中的体力  准备应付一场注定烈度将超过过往水准的战争  哪知道当丽灵动的十指感应到苏的炙热与坚硬后  她竟然狠狠一捏  然后向后跳出两米  若无其事地说:“可是我突然沒兴趣了  ”

  “你……”苏愕然

  丽用手比了个手枪的姿势  眯着眼睛  指着苏  说:“从今以后  你只有打赢了我  才能跟我上床  ”

  “你  ”苏为之气结  秀丽而修长的眉毛微微拉直  象一把锋利的剑  他开始活动身体  哼了一声  说:“看來你忘记了第一次的教训  好  这个条件很好  我们现在就來试试  ”

  眼看着苏的肌肉中爆炸性的力量开始凝聚  丽忽然放下战斗姿态  猛然扑进苏的怀里  用力抱紧  将脸埋进苏的胸口  轻轻地说:“活着回來  ”

  又是一个意外

  苏不知该说什么好  只好轻轻地拍了拍丽的头  他知道  这个聪明的女孩已经猜到自己将会出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  需要龙骑少校孤身执行的任务都不会简单  丽的身体忽然开始升温  逐渐滚烫  然后  是一场激烈而短暂的战争

  风波过后  当一身便装的苏走进暗黑龙骑总部时  已经临近黄昏  这个时候  帕瑟芬妮率领着扈从和从北方來的龙骑  已经踏上征途

  “下午好  中校  ”苏的问候优雅而礼貌

  胡里奥中校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來  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越过窄小的玳瑁边眼镜紧盯着苏  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很不好  少校  哦  我又忘记了您其实已经拥有中校的权限了  好吧  苏中校  您忽然跑到我这來  有什么事吗  ”

  苏在中校面前坐下  微笑说:“我來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比如说  灾祸之蝎  ”

  胡里奥双眼一亮  盯着苏看了半天  才嘟囔着说:“看來你是诚心想要帮忙啊  这可真沒想到  好吧  我得实话实说  最近那些蝎子的攻势变得更加犀利了  我敢发誓  它们肯定还沒有底牌沒出  而我们呢  那些龙骑老爷们仍在各自为战  根本就是一盘散沙  哪  你看  这是战场态势图  你看得明白吗  看上去我们一直在打胜仗  只是‘偶尔’失利  但是这些偶尔已经让三名龙骑重伤  并且使其中的一个不得不退役  这样下去  龙骑战死会是迟早的事  而且我敢打赌  肯定不是一名  ”

  中校一边发着牢骚  一边飞速在战场态势图上勾画着  转眼间就出现了四个任务  都有简要的要点说明  从任务难度和战术目标看  这些都是为苏量身订作的任务

  “选一个吧  酬劳方面要晚些时候才能确定  当然  我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哈哈  如果你能把四个都选了  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  那是不可能的  ”中校一脸希冀地看着苏  他已经为灾祸之蝎头痛了很久  沒想到会有苏自己送上门來

  苏当然不可能同时完成四个任务  那只不过是中校在开玩笑  他看了看任务  信手点了一个  胡里奥满脸兴奋  即刻开始在系统内编制发布任务

  就在中校和繁琐的办事流程搏斗时  苏将一张纸推到了中校面前  随意地问:“中校  认识这个人吗  ”

  胡里奥向纸片上瞄了一眼  上面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一个传神的女人头像  她看上去很漂亮  但是一脸严肃  配上有些凌乱的短发  竟奇异的透出森森杀气

  “佩佩罗斯  这不是审判镇那个小魔鬼身边的持刀者吗  怎么  你对她有兴趣  ”中校斜眼望着苏

  苏一摊手  微笑说:“只是见过一次  觉得她很漂亮  那种味道  嗯  怎么说呢  很特别  看來你认识她  能不能和我多说说她的事  小魔鬼又是指谁  ”

  啊哈  胡里奥叫了一声  一脸严肃地说:“老弟  我劝你还是别打她的主意  那可不是件开玩笑的事  你知道我们都管审判镇叫什么吗  龙骑的墓场  不错  看起來佩佩罗斯是很有味  可是天知道她杀过多少人  当然你不怕杀人  可是她杀的都是自己人  打她的主意  很有可能会把你自己送进地狱  至于她侍奉的那个小魔鬼  她叫梅迪尔丽  你知道吗  听说两年前她进入审判镇、夺得黑暗圣裁称号的那天  至少杀了几百个审判所的仲裁官  那个时候  她还不到十四岁  老弟  还是离审判镇远点吧  和那里沾边的任何人都足够的危险  ”

  “审判镇在哪里  ”苏一脸好奇地问

  胡里奥在地图上一点  说:“哪  就在这里  你不会真的想去找那个女人吧  我听说最近那里出了点变故  你可千万别靠近那边  要是你出了点事  我可找不出更合适的人选來完成这些任务  ”

  苏笑了笑  说:“我可还想多活一会呢  ”

  “哈哈  这才对了  老弟  在这个见鬼的时代  只有活着才真正重要  ”胡里奥显得很高兴

  夜幕降临的时候  苏离开了龙城  孤身一人走向了钟摆城的方向  但在出城不久  他就转而南下  在夜幕的掩护下以恒定的速度前进  苏关闭了智脑  这样  龙骑总部的任何人都无法追踪到他的行踪了  这一带是龙骑活动的密集区域  一路上苏遇到了四五队出入龙城的龙骑队伍  都小心翼翼地避让开  不让他们发现自己的行踪  以苏目前的隐匿技术  除非是将军级别的人物  又或是动用了神秘感知那种根本无从抗拒的能力  一般的侦测手段不可能发现他

  感知域能力的进阶同样会带來隐匿能力的相应增加  这不仅仅是因为懂得侦测之后  就更懂得如何藏匿自己  感知域的强化同样可以增加收敛气息和各类波动辐射的辅助能力  另外  不管是哪个领域  任何能力的提升都会带來身体素质的小幅提升

  一夜很快过去  这是个浓云秘布的阴天  光线比平时还要暗淡些  本该是初春的季节  依旧是刺骨的寒冷  苏放缓了前进的速度  小心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虽然距离龙城不远  但这里已是满目苍凉、荒芜  沒有被列入修复计划的区域仍旧保留着旧时代最后一刻的破败  倒塌了一半的废弃房屋星罗散布在地平线上  几栋高压铁塔孤零零地竖立在寒风中  扭曲的钢条清晰地勾勒出核爆的巨大威力  在视线的尽头  仍可以看到一个圆型的巨大浅坑  那就是当日核爆的爆心

  当夜幕再次低垂的时候  苏已经在选定的一个废弃房屋中休息了一个小时  他吸尽一管毫无味道可言的高能营养剂  喝下携带的净水  然后脱去衣服  从背包中取出一卷龙骑军用布带  仔细地缠在身体上  他并不是缠满全身  留出各处关节部位以方便活动  然后套上军用头罩  再戴上手套  这样  苏露在外面的只有一只眼睛

  苏再次穿上衣服  在腰间挂好两把不同型号的军刀  再别上一枚小口径双管静音手枪  以及20发特种子弹  作好这一切的准备后  苏将余下的东西收进背包内  再埋进墙角的废砖内  然后清理了现场的痕迹  就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两小时很快过去  在这段时间中  跨越了近一百公里的苏重新隐匿在黑暗中  注视着远方只隐约露出轮廓的古朴小镇  苏忽然有所感觉  于是抬起头  望向小镇的天空  在小镇上方  天生异象  浓郁的辐射云诡异地缓缓旋动着  旋心低垂  几乎要触到小镇中央教堂的尖顶  似乎整个夜空都在摇摇欲坠  随时有可能坍塌  将充斥着岁月风霜痕迹的小镇压垮

  注视小镇稍久  苏的肌肤就感觉到密密麻麻的刺痛  这是对危险和杀机的直觉  那看起來一片死寂的古镇  已经让苏本能地感觉到恐惧  这种恐惧  几乎和过往察觉到一些无法测知的存在时一样强烈  从苏本心來说  或许仅仅稍逊于那时有时无、与生俱來的恐惧  那是一种只要感觉到  就是让苏本能规避的恐惧  在拥有精神感知后  苏对危险和恐惧的感知更加清晰敏锐

  然而  眼前的小镇最让人感到诡异的  除了危险的感觉  就是那种不同寻常的安静  而且镇中似乎有隐约的死亡气息  那是人类濒死时候  苏偶尔会感知到的神秘气息

  苏微微眯起眼睛  碧色眼瞳的瞳孔慢慢扩大  里面闪现出淡淡的暗红色光芒  这意味着他已启用了多重感知强化能力  然后  苏轻轻跃起  身体在空中划过十米距离  再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  然后似一个幽灵  在大地上无声奔行  迅速接近了充满了破败与死亡气息的小镇

  进镇的道路早已毁坏  只能勉强辨认出这里曾经有过一段道路  路边上树着一根路标木杆  上面钉着五六块指向各异的路标  上面的地名大多已斑驳不全

  一只带着黑手套的手凭空出现  擦拭着其中一块路牌  默默读着上面用歪歪斜斜、狰狞恐怖字体刻划的名字:审判镇

  地名是用深色油漆填涂的  上面还粘染着大片污渍  那只手在污渍上擦了擦  然后拉起一截面罩  露出两片薄而性感的唇  舔舐了一下指尖  然后仔细分辨着其中的味道

  那是血  还很新鲜的血  大部分是人类鲜血的味道  但也有少许不同  血中混杂着强烈的毒素和些微的酸涩  那是人类在极度恐惧情况下死去时才会产生的味道

  苏缓缓拉下面罩  抬起头  视线顺着进镇的道路向前延伸  落在审判镇入口的一个人影上  他坐在地上  垂着头  后背靠在一座二层房屋的栅栏上  就象是倒在路边的醉汉  然而现在的温度是零下三十五度  醉倒在户外的结局就是死  哪怕新时代人类抵抗寒冷的能力显著增强也是一样  而且苏已经看出他的姿势有些不自然  不象是自己坐倒在栅栏边的

  苏的目光落在他的左袖上  尽管在黑暗中  又有厚厚血渍遮盖  在幽淡的目光中仍然还原出衣袖的本色  代表着血腥的暗红

  这是一具尸体  而且从他身上传出浓郁的死亡气息上  可以看出死亡的时间并不是很久

  原本以为  这应该是死于审判镇中的一个囚徒  然而制服昭示了他的身份:审判所的仲裁官  在审判所的大本营  怎么会有仲裁官横死在路边

  啊  ……一声凄厉的女人嘶喊撕破了夜空的宁静  嘶喊是无声的  穿破了空间的阻隔  直接震荡在苏的意识中

  这已经是苏听到的第三次嘶喊了  而嘶喊的源头  经过不断的移动  现在正在审判镇中  虽然是直接作用于精神层面  但声音苏仍记得  那是佩佩罗斯  她动用了某种不为人知的神秘学能力  发出这种震荡精神的嘶喊  显然是要传递某种信号给一些人  只不过  苏凑巧听到了她的嘶喊

  嘶喊的余波还在意识中回荡时  苏感应到审判镇中又升起一道死亡气息  新鲜、浓烈

  这本该是梅迪尔丽的领地  但是今晚  一切却显得如此不寻常

  “芬妮……对不起  ”苏默默地想着

  半蹲着的他站了起來  大步向审判镇内走去  在他身后  一条长长的影子拖在地上  跃动着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