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网 上

章十 网 上

  苏在黑暗中奔跑着  已经无法阻挡气息的外溢  腰间的伤口也在奔跑中破裂  血一丝丝地渗透了外面缠紧的布带  在他身后  黑索依然如幽灵般不断从各个不可能的角落射出  刺向苏的要害

  苏看起來非常的狼狈  根本无法摆脱黑索的追击  但是黑索也不复激战开始时无坚不摧的威力  无论是速度和气势  都要弱了几分  毕竟这里已经是距离审判镇五十多公里的山地  而从最初的追击到现在  足足过去了三小时二十一分钟

  虽然力量足足削减了20%  但黑索依旧可以轻松穿破混凝土和冻得坚硬的土地  威力也足以致苏于死地

  经过长时间的追逐战  苏闪避和逃脱的速度也有所放缓  因此在黑索的攻击下始终险象环生  然而  他总是能够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避开黑索的攻击

  萨顿从黑暗中浮现的次数越來越多了  身体上的深色条纹已经消失了大半  仅余的几条颜色也变得很浅  胸前鼓起的肌肉已经平复了不少  那枚晶体已经大半埋回胸腔内  只有一线还露在外面  并且黯淡至沒有一点光泽

  萨顿默默地计算着储备的体力  35%的剩余体力看起來不少  实际上有25%左右是根本无法动用的  那是维持生命和内脏活动的必要储备  而当体力消耗到30%以下  就意味着疲劳过度  动作会严重变型  所以萨顿还能够动用的  仅有5%的体力而已  这些体力还够他坚持这种烈度的追杀十分钟

  十分钟非常漫长  龙骑间若是生死决战  近战格斗往往会在一瞬间分出胜负  使用枪支弹药或许会拖得长些  但也用不上十分钟  黑索就相当于萨顿的眼睛  他知道苏的体力也接近极限  随时都可能跌倒  也许只要下一秒  这只油滑无比的老鼠就会倒在黑索下

  但是萨顿也知道  这很可能只是一个错觉  在一小时之前  他就认为或许再过几分钟  苏就会支撑不住

  一个普通人如果耗用了30%的体力  基本上就已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暗黑龙骑的能力自然不是普通人可比  但是大多数低阶龙骑也仅能消耗到50%左右的体力就会承受不住  高阶龙骑如果经受过特殊的训练  并且意志坚定  能够战斗到体力只剩40%

  暗黑龙骑发展的自由度很大  可以说每个人的前进道路都不相同  龙骑总部除了提供资讯、出售能力配方外  根本不会指导龙骑个人的训练  只有总部有特殊需要时  才会对选中的龙骑进行特定方向的能力培训  但审判所不同

  从进入审判所时起  每一个最低级的见习仲裁都会被告知能力发展的路线  作为和血腥议会、暗黑龙骑几乎同时诞生的机构  审判所同样拥有悠久的传承  虽然只有几十年的传承  在这个断裂和动荡的时代  也完全可是称得上悠久了  审判所积累了许多特殊的能力配方  以及一些秘传的能力运用法门  比如说  经过艰苦得可以称得上残酷的长期特殊训练  对体力的压榨就可以达到38%左右  这甚至超过大多数校官的水准  而萨顿  作为高阶司刑人  更是达到30%体力时仍无损战力的程度  这样在同样的战力下  仲裁官就有很大的机会战胜龙骑

  当然  这并不是说审判所的武力就超过了暗黑龙骑  虽然可以将体力压榨出來  但是到达某个限度就是极限  而且修习这种秘传所需的时间很长  在数年时间内  一名还有潜力的龙骑完全可以通过不断的战斗和锻炼取得更多的进化点  也就是说  体力的总量会变得更大

  然而35%对萨顿來说是一个分水岭  在这条界限以下  他就不再能无损战斗  而是每消耗一分体力  就会对身体构成一些损伤  越往后损伤就越厉害  因此  萨顿虽然30%时能无损战力  但他从未尝试达到那样危险的数值

  萨顿的脸上始终带着阴冷的笑容  在他的视野里  苏是一片忽明忽暗的碧色光华  在最暗淡的时候几乎和黑夜同色  但在他探测或高速移动时  光华就会变得明显  虽然光华很淡  并且还有一些偏差  但只要确定了大致方向  用黑索扫几下  总会把苏扫出來  只是消耗的体力能量多了些而已

  在不远处  绿色光华再次亮起  苏几乎是擦着黑索索尖闪过去  继续向黑暗中奔逃

  拖动着逐渐沉重的双腿  萨顿紧紧锁住苏的背影  离开审判镇的时候  他就试探过苏  声称将不会去理会苏  反正只要再等十二个小时  就什么都不会改变了  萨顿不知道这个几乎全身都裹在布带下的家伙來自何方  是为何而來  又偷听到了多少  但是敢于夜探审判镇的家伙  不是疯子就是出自某些真正深厚的大势力  在这个非常时刻  若说不是为梅迪尔丽而來  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萨顿沒想到苏对自己的叫声恍若未闻  反而逃得更快了  刹那抉择之下  萨顿还是追了上去

  他不敢赌

  即便这只老鼠真是偶尔路过  也必须被消灭

  在审判镇发掘梅迪尔丽的身体  这件事必须做到绝密  绝对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更不能让外人知道  此事过后  今晚出现在审判镇的所有人都会被灭口  包括持刀者格尔勒  否则的话  若蜘蛛女皇拉娜克希斯追究起來  米修司或许沒事  他萨顿是注定是保不住的  如果事情做得干净  沒有留下任何证据  那么即使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是米修司做的  也只会当作不知道  即使是蜘蛛女皇也沒办法说什么

  这就是旧时代留下的一个潜规则  一切讲究证据  虽然萨顿对这条如此虚伪空洞的原则嗤之以鼻  但也不得不承认  有些时候  利用好规则还是非常重要的

  就这样  两个人一追一逃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缠战追击  已经远离了审判镇

  扑的一声轻响  黑索索尖缩入地面  再从数十米外的地面浮出  缩回到萨顿的指尖前  原本可长达百米的黑索  现在就只剩下不到一米  索尖如毒蛇  灵活地转动着  探寻着周围的气味

  萨顿静静地站着  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盯着在他面前还不到十米的苏  绿色光华扑面而來  亮得几乎遮蔽了他的视野  最后迫使萨顿不得不调低了感知能力的级别  切换到正常视角上  如此强烈的绿色光华意味着苏正在以高强度的感知力量探测萨顿的身体  并且不加掩饰  从光芒亮度來看  苏至少已经达到了六阶感知域能力  甚至还有可能超出  而萨顿在调低感知域能力后  仅仅保持着刚到五阶的感知强度而已

  五阶感知已经足够萨顿得到需要的数据了  综合所有数据分析  苏目前的体力保持在34%左右  甚至比萨顿还低  这意味着苏真正的已到强弩之末  除了暗黑龙骑那几个变态的将军  萨顿从來不认为有任何龙骑能够在体力分配和调用上和自己相提并论

  至于感知能力  萨顿在心底冷笑了几声  感知能力强过了某个限度  反而会是累赘  感知能力越高  对痛苦的感觉就会越强烈  虽然能力超过五阶的人都兼具天赋与意志力  但只要是人类  意志力也总会有个限度  或许真有意志力无限的人类  但神经系统也是有极限的

  “老鼠  不逃了吗  ”萨顿的眼中凝固着讥讽  身体上的花纹变得稍稍清晰了些  在这个时候  已经沒必要节省体力了

  虽然面罩下只露出一只眼睛  然而苏近乎于完美的体形比例却让萨顿的眼睛一亮  这样一具身体  如果让他改装一下  玩起來或许会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可惜  眼前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更不可能为了追求这点快感就留这只老鼠一命  哪怕是多延误一会都不行  打捞梅迪尔丽的身体  或许是米修司有生以來最重要的一件大事  如果不是因为身份过于敏感  今晚在审判镇主持大局的绝不会是萨顿  而是米修司本人  可是现在  如此隐秘而重大的行动却变成了格尔勒在主持  教堂内还有一个极度危险的佩佩罗斯  每一秒时间的流逝  都让萨顿心急如焚

  格尔勒和佩佩罗斯同为持刀者  然而萨顿却知道  这只是因为梅迪尔丽和佩佩罗斯几乎对一切权势、财富和地位都全无兴趣  更不会在意什么头衔  佩佩罗斯作为持刀者  只是为了方便管理底下的仲裁官而已  和战力毫不沾边  在过去两年中  萨顿明里暗里和佩佩罗斯争斗过多次  总体上是吃亏居多  他非常清楚  这个女人虽然个人战力要比他稍逊  但是狡猾和阴险并不逊色于他  狠辣更是远有过之

  虽然佩佩罗斯已经被封锁了一切能力  并且被牢牢束缚  虽然这几天來每天格尔勒都会在她身上发泄几次欲望  让她每一寸肌肤都沾染上被侮辱的气息  但是将格尔勒和这样的佩佩罗斯放在一起久了  萨顿却直觉的认为  灭亡的必定会是格尔勒

  如果强奸有用  萨顿会安排足够的人手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折磨佩佩罗斯  然而佩佩罗斯是从荒野上出身的  荒野的女人  只怕在几岁的时候就知道了什么是性  十岁不到就会使用自己的身体换取一点面包和脏水  而那个愚蠢的格尔勒  竟然还以为自己的侮辱管用  他那套也许对龙城和世家出身的女人管用  但放在佩佩罗斯身上  除了让格尔勒满足一下身体和精神上的欲望外  别无它用

  若是格尔勒的智力能力能够有他六阶格斗能力的一半就好了  不  哪怕是四分之一也是好的  萨顿有些无奈地想着

  他抬起头  看着已经整整站了一秒钟的苏  说:“你是只不错的老鼠  是不是考虑今后跟着我干  ”

  话音未落  黑索即如电般刺向苏的眉心  萨顿根本就不想得到答案  他需要的只是让苏分分神而已

  苏身体一侧  右手倒握一把军用短刃  格挡在黑索上  黑索嗡的低鸣起來  暴发的力量将苏的身体震得斜飞三米

  然而萨顿的双眉却皱了起來  刚才交击的瞬间  他已经感觉到苏仍然拥有勉强达到五阶的暴发力量  而随着体力下降  萨顿黑索上蕴含的力量已经只有六阶的中位水准  虽然仍然对苏有接近于压倒的优势  但苏已不再是完全沒有还手之力  这种形势让萨顿感到很不愉快  此外他还注意到苏左手握着的微型手枪  枪口始终有一点微弱的碧绿光芒  看來里面装填的是生化弹药

  黑索略微回收  弯成一个弧型  然后骤然弹开  如惊雷霹雳般抽向苏的后腰  苏则如一段木头  笔直倒下  让过黑索的横扫  然后再以短刃挡开仓促下压的黑索  举枪瞄准萨顿  逼得他向侧方闪避了几米

  直到这一刻  才是真正的激战

  扑扑扑的闷响不断响起  短短一分钟  黑索和苏的短刃就不知道交击了多少回  萨顿的体力已经下降到31%的危险水准  挥动黑索的力量相应有所下降  然而苏的每一次挡击  竟然都和最初接战时一模一样

  苏的身体上布满了伤口  甚至不断有血珠飞溅  而他明明还在维持着七阶的感知能力  萨顿心中的骇然几乎无法压抑  他很怀疑苏身上的基因究竟有多少还能算是人类  萨顿维持五阶的感知能力  身上的十几个创口传來的痛苦虽然不至于影响到他的攻击  但是仍会带來极细微的分神  这就是萨顿在战斗中能够完整保持的感知能力极限

  萨顿的惊骇并未持续多久  最后的决战在他体力下降到30%临界点的瞬间爆发  黑索毫无滞碍地刺穿了苏的腹部  并从背后破出  而苏似乎全无感觉  继续向前狂奔  任由身体在黑索上穿行

  黑索骤然弯成了s型  阻止了苏的继续接近  然而这个距离已经足够的近  苏手中的短刃同样毫不留情地刺入萨顿的胸口  再横向一划  几乎划断了半个胸口的肌肉纤维  萨顿的右手及时抓住苏的左手  不让手枪的枪口指向自己  就此开始角力  然而在另一侧  黑索不断在苏体内翻涌着  绞碎一块块脏器组织  萨顿的手都几乎苏的腹内  黑索索尖还插在十米外的地里  根本來不及收回  只能以中段震动的方式破坏苏的身体  而萨顿付出的代价却比苏要沉重得多  短刃仅仅两个切割  几乎就将萨顿的胸膛整个切开!如果不是他高明的格斗技巧  脖子早就被苏给剖开了

  沉重的伤势顷刻间让萨顿的力量降至四阶都维持不住的地步  然而苏握枪左手的强劲扭转  以及右手短刃精准而厚重的剖杀  都还在展示着五阶的暴发力

  血珠如雨般喷溅  在两人周围笼上一层淡淡的红雾  雾气中还有不断飞出的肉碎  这些肉碎是如此的细微  以至于它们是在红雾映衬下  飘飘荡荡地缓落下來的  当第一粒肉碎落地之后  萨顿双眼中骤然放出一阵强烈的蓝色光华  然后逐渐暗去  最终熄灭

  “你果然……不是……人……”直到身体倒下  萨顿才吐出最后一个字  他的声音中却有些悄然的喜悦

  结局既已注定  最后的探察萨顿同样启用了七阶的感知能力  清晰地知道了苏的体力剩余  11%  这绝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水平

  苏颓然跪倒  奋起最后的涓滴力气  用力切断萨顿的右臂  并且将里面的肌腱全部割断  这才让挺立的黑索绵软下來  接下來  是将黑索从体内抽离  此刻的黑索长达十米  整个过程痛苦而漫长  苏将自己的感知直接降到了一阶水平  这才忍受到了最后

  黑索完全抽出的瞬间  苏甚至有所错觉  仿佛刚才抽出的不是黑索  而是自己的肠子  他跪在地上  只觉得不光是整个喉咙  甚至是胸腔里都在喷着火  干渴到了极致  每一口气都只能吸到喉咙处  根本吞不下去  呼出的却是夹着血雾的热风

  苏捂住前腹的可怕空洞  却无力兼顾后背上的创口  至于其它的伤口  这时根本无足轻重

  苏睁开逐渐模糊的双眼  环顾着周围  虽然距离龙城和审判镇都不算远  但这里是真正的荒野  沒有药物  沒有医疗器械  沒有食物  沒有清水  沒有燃料  甚至于连原生的变异生物都沒有  除了黑暗和寒冷  什么都沒有  而且无论是苏还是萨顿  都沒有携带任何通讯工具

  要死了吗  这个想法不可抑止地浮现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