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一 抉择 中

章十一 抉择 中

  恍惚间  似乎又回到了那绿色的海洋里  听着嘈杂的声音  看着一个个模糊的影子來來回回  无数面孔在眼前浮现  可是沒有一张能够在记忆中停留  他们不停在说着什么  而且还会向他询问些问題  所用的语言明明是他听得懂的  可是不知为何  就是不明白这些究竟在说些什么

  在绿色的海洋里  时间、空间和感觉交织在一起  化成无数毫无逻辑的碎片  纷至沓來

  这是一个让人窒息的世界

  在无可忍受的瞬间  他就象一条被搁在岸上的鱼  拼死跃动了最后一下  在上冲的尽头  他终于冲破了海平面  探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要真实得多  而且一从水面浮出  他就看到了一张脸  不同于绿海中的世界  这张脸他是记得  而且印象深刻  只是一时之间  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是谁  还沒等他想明白  就又沉入了绿海中

  不知过了多久  一阵突如其來的冰寒感觉又让他从沉睡中醒來  这是对危险的直觉  并且伴随着刻印在意识深处的恐惧  似乎某个天敌已经将牙齿放在了他的皮肤上

  难以言说的恐惧让他一个寒战  拼尽全力的跃动  然后一举冲出了绿海的海平面

  那张精致且不带有丝毫感情的脸再次在视野中浮现  淡蓝色的眼珠正凝视着他

  “海伦  ”当迟钝的思绪终于从记忆中找出这个名字时  他也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是苏

  苏挣扎着想要坐起來  但是以往甚至可以对某些细胞单独下命令的身体  这时却已完全不听指挥  少数地方还能够传來酸涩和肿胀  大部分部位根本就沒有知觉

  “能记得我说明你的大脑沒有受到不可修复的损伤  还算不错  别乱动  ”海伦制止了苏想要坐起來的尝试  然后把他的头扶起一点  让他可以看清些自己目前的处境

  数以百计的数据线从上方的平台垂下  连接在苏的身上  还有同样数量的细小导管身体各处的血管中  将成分各异的药液缓缓注入  乍一看去  苏几乎变成了一个由数据线和导管缠成的怪物

  无需对身体的感应  看到这一幕时  苏就对自己的伤势有所了解  然而从迟钝的记忆中又浮起一件事  让苏面色大变:“海伦  难道又在用上次的那种药  ”

  “当然沒有  ”海伦的回答让苏稍稍安心  并对自己的伤势也乐观了些  上次的重伤  那些修复药剂让帕瑟芬妮欠下天量债务  并且几乎铤而走险

  海伦把苏的头轻轻放下  冷冷地说:“先别高兴得太早  这次沒用那种药  是因为芬妮根本就买不起了  而以她目前的财务状况  也沒有人会借钱给她  除非她以自己的身体作抵押  ”

  苏的瞳孔骤然收缩  双臂的骨骼居然发出一阵轻微而密集的噼啪震音  不过敏锐的感觉告诉苏  海伦对他的态度有所缓和  已经不象最开始时的冰寒和阴冷  苏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  现在他为帕瑟芬妮做不了什么  最重要的是先把伤养好  但是身体各处传來的感觉却在他的心头投下一片阴影  苏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全康复

  海伦盯着旁边的屏幕  说:“你的伤很麻烦  只比上次轻了一点点  如果想要完全恢复的话  那么这段时间你就要完完全全听我的话  不管我让你做什么  你都不能够有一点折扣和违抗  如果你做不到  那最好现在就说出來  我会立刻停止对你的治疗  你应该知道  不论在哪  都不会需要有残疾的废物  ”

  苏苦笑了一下  说:“这个我当然明白  怎么  你好象很不信任我的样子  ”

  海伦的声音很平淡  但却有着拒人千里的冷淡  听不出愤怒  也沒有其它的情绪:“我沒办法信任你  就象你不信任我和芬妮一样  ”

  在梅迪尔丽这件事情上  苏的确无法解释  他本來只是想去审判镇看看  在发觉异样后毅然开始了这场毫无生还希望的拼杀

  就这件事本身來说  他的确是对不起帕瑟芬妮  特别是在和她有了进一层的关系之后  虽然说  这个亲密关系的发生过程并不是完全按照苏的意愿來进行的

  沉默了一下  苏还是问:“梅迪尔丽怎么样了  ”

  从苏的视角看过去  似乎海伦脸上有些讥讽的微笑  不过从她的声音中听不出來:“有她的消息  不过要等你的伤势好到一定程度  我才会告诉你  ”

  面对海伦明显的冷漠  苏知道从她这里再也得不到什么  只有安静地修复伤势  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甚至连怎么出现在海伦的实验室都不清楚  但现在还不是急的时候  他仍是极度的虚弱  说了这么多话后  意识忽然一阵模糊  就此沉睡过去

  接下來整整一周的治疗过程  苏才对自已的伤势有了些清醒的认识  海伦几乎是不眠不休地围绕在他的周围  每天光是大大小小的手术就要耗去十几个小时  只要苏睁开眼睛  就会看到海伦在全力以赴地修复他的身体  手术有大有小  最大的手术是修复腹腔的器官  这个手术整整进行了五天  而在大手术的间隙  海伦还做了几乎无法估算的小手术  仅仅几天下來  海伦就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浓重的黑眼圈已经不算什么  遍布血丝的眼睛和毫无血色的双唇才真正提示了她的疲劳  在感知能力逐渐恢复的过程中  苏还从海伦身上发觉了一丝兴奋剂的味道  看來她的体力早已支持不住  需要依靠注射药物才能维持高强度的治疗

  苏沒有办法表示感谢  整个胸腔腹腔都被打开的他  根本连说话的能力都沒有  逐渐恢复的感知能力将海伦在他体内切割缝补的过程忠实地反馈出來  除了只有轻微的痛感外  其它的感觉一应俱全  让苏感觉非常的怪异  又有些毛骨悚然

  8天之后  浩瀚的手术治疗终于结束  在完成最后一个创口的包扎后  虽然有兴奋剂和营养剂的支撑  但海伦仍出现了短暂的昏迷  在实验室中飘浮的微型治疗机械浮飞过來  为她紧急注射了急救针剂  才让她慢慢醒來

  接下來的一整天  苏都只能安静躺着  周身都被喷涂的保护膜所覆盖  第9天时  他才有了下地行走的能力  然后就遇到了一个很意外的人  佩佩罗斯

  “梅迪尔丽怎么样了  ”在整个地下医院仅有的一处小花园中坐下后  苏第一句就问起梅迪尔丽的情况

  与满身防护膜的苏相比  佩佩罗斯看上去早已恢复  露在外面的肌肤连一点疤痕都沒有留下  她穿着随意的休闲装束  杀气也消得干干净净  看起來就象是个略显忧郁的年轻女孩  根本和审判所里杀人无错的持刀者联系不到一起去

  “阁下已经……长眠  ”佩佩罗斯仔细选择着词句  因此说得很慢:“我在这里  是为了传达尊贵的拉娜克希斯陛下的旨意  女皇的意思是  等你恢复了全部实力后  会安排你见梅迪尔丽阁下一面  ”

  苏沉默了片刻  才淡淡地问:“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

  佩佩罗斯却站了起來  说:“等你见到女皇的时候  自然会知道答案  但是现在  我沒办法告诉你任何东西  等你恢复了力量就告诉我  我会带你去见女皇  海伦那里有我的联系方式  ”

  在离开之前  佩佩罗斯忽然回头  轻声而又迅速地说了一句:“去见女皇的时候  你的能力越强越好  ”

  苏只是看着自己的双手  十指纤长而苍白  就象沒有听到她最后的那句话一样

  哗

  冰冷而又有力的水流冲打在洁白细腻的肌肤上  激起一片片珍珠般的珠链  仅仅在冰点以上的冷水让肌肤变得更加紧致  也让已十分迟钝的意识重新变得敏锐

  海伦在浴室的墙壁上一按  从四面八方喷來的冰寒水流停了下來  走出浴室的时候  过度的寒冷已经让海伦的嘴唇透出些灰紫色  浴室外还镶着一面落地镜  帕瑟芬妮每次出浴  都会在这里站上很久  而海伦则是直接从镜前走过  看都不看一眼

  海伦的衣服式样简单  全无花饰  就连内衣都是最简单古老的式样  但是在穿上内衣时  海伦怔了一下  看了看明显有些过大的内衣  然后随手扔到一边  重新取出一套备用内衣换上  她的身材有些瘦削  左上臂和两边大腿内侧有几个猩红的针孔  在雪白的肌肤上格外醒目  海伦从托架上取下针管  刺进右大腿内侧  将兼含营养与兴奋功用的药液注射进体内  针剂还未推完  强劲的药力就给海伦的脸上增添了一抹血色  等衣服穿好时  海伦看上去已经完全正常了

  穿过长而幽深的走廊  向下两层楼  再经过一道安全屏障  海伦走进了一间堆满了各式仪器的实验室  实验室中央悬浮着一枝弯曲的粗陋短矛  全息影像则模拟出了两个正在搏斗的人  可以看出一个是苏  另一个强壮得多的是格尔勒  影像中  苏手持短矛  正以极慢的动作刺进格尔勒胸口  直至通透前后的伤口出现

  周围飘浮着足足八面光屏  数据象疯了一样在刷新

  海伦站在短矛前  皱着眉  仔细地审视着这枝已经看了无数次的短矛  其实它非常粗陋  矛杆其实是三根金属栅栏杆拼成  一端嵌绑着一把军用短刃  权做矛锋  短矛除了结实外  根本谈不上做工和美感  而且它因为受力过大  从矛锋到矛杆都已扭曲  并且两端各有一个明显的手印

  海伦的双眉越收越紧  默默估算着作出这些需要达到的出力力量  但她已经建立了十几个模型  每次得到的结果仍远远超过了苏可能达到的力量上限  特别是以锐器造成如此巨大的创口  其实还牵涉到了力量的一些高阶应用  但那都是力量强化到七阶以上才有可能出现的能力  显然  苏还远远沒有达到这个地步

  仅仅站了半个小时  海伦脸色就重新变得苍白  不出意料  又一个构建的模型被推翻  她并未感觉到如何沮丧  任何涉及到人体的研究都非常困难  而苏身体中的不解之迷比普通人多得多

  重新构建了一个模型后  海伦将海量的计算工作扔给了智脑  回到中央实验室  接通了帕瑟芬妮的频道

  在光屏上  依旧是战火纷飞  不同的是群峰为白雪覆盖  可以看出此刻的战场已经非常深入北地  帕瑟芬妮依旧妩媚  但眉梢眼角全是掩不住的疲倦  看來这场战斗的强度对她來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帕瑟芬妮笑了笑  说:“亲爱的  有什么好消息吗  有就快点说  沒了我  那些扈从们可支持不了多久  ”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的是苏的治疗已经成功  至少目前看  可以完全康复  ……”

  不等海伦说完  帕瑟芬妮就叫了起來:“不会影响战斗力  太好了  亲爱的  你真伟大  ”

  海伦冷冷地打断了帕瑟芬妮的兴奋  说:“你还是先听听坏消息再说吧  苏已经知道了梅迪尔丽战死的消息  并且蜘蛛女皇派人过來  让苏在复原后去见梅迪尔丽最后一次  ”

  帕瑟芬妮的表情先是凝固、随后转为震惊  失声叫道:“你刚才说什么  梅迪尔丽战死  她是怎么死的  死在谁的手上  海伦  你怎么从來沒有告诉过我这件事  ”

  即使是透过光屏  海伦仍是被帕瑟芬妮的叫声刺痛了耳膜  她略微皱了皱眉  依旧以平淡冰冷的声音说:“听说梅迪尔丽在某个夜里突袭了暮光古堡  杀死了自暮光决断彼格勒以下的所有人  自己也于那一役战死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而且消息來源也不可靠  我本來以为你应该知道的  ”

  以帕瑟芬妮身为龙骑将军的身份  情报渠道当然比沒有任何正式职务的海伦宽广得多  帕瑟芬妮怔怔地看着屏幕  视线的焦点却不知道落在了哪里  两行泪水悄然从眼角滑落  她却好象浑然不知  只是呢喃着说:“我不知道  我很久沒查过关于她的消息了……我真的不知道……”

  海伦扶了扶眼镜  看似有些担心  轻声叫着:“芬妮  芬妮  ”

  帕瑟芬妮猛然从恍惚中醒來  察觉了自己的异样  勉强微笑  说:“好了  亲爱的  我得去打仗了  打完这一仗我就回龙城  沒有其它事情的话  先这样吧  ”

  “如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话  别忘了吃我给你的药  ”海伦叮嘱着

  “知道  ”帕瑟芬妮匆匆应了一声  就关断了通讯

  海伦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屏幕  过了半天  才轻轻地叹了口气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