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二 罪恶之源 上

章十二 罪恶之源 上

  老人亲自将苏送出了深红城堡  无论是通过长而幽深的走廊  还是穿越空旷得让人害怕的大厅  凡是老人走过的地方  灯火都逐一熄灭  甚至原本墙壁地板上散发出的幽淡红光也完全消失  以老人为界  他的前方辉煌灿烂  他的后面是黑暗死寂  而且前方的光线根本无法穿透那条无形的界线  照亮老人身后的世界

  苏立刻注意到了异象  但是搜遍记忆  却找不到任何能力有可能造成这种景象  两个人一路走來  而黑暗就在后面相随  当他走出深红城堡的大门时  整个城堡都陷入黑暗之中

  在大门外  佩佩罗斯一直等在那里  城堡外正下着大雨  她早就淋得湿透  虽然有着强悍的身体  但是长时间暴露在冰冷且充满辐射的雨水里  仍然让她的脸上呈现出病态的苍白淡绿  高耸的外墙本身就可遮挡部分风雨  但佩佩罗斯却沒有站在城堡大门前那数米无雨地带  而是坚持着站在雨中  哪怕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苏一走出去  两扇无法称度重量的大门就在身后徐徐关上  将老人和所有的黑暗都关在了城堡里

  “走吧  我们回去  ”佩佩罗斯甩了甩满头的水珠  转身当前向码头走去

  雨很大  仅仅在雨中站了一小会  苏的全身就已经湿透  但是寒冷和辐射对他都构不成威胁  他身体内部结构稍有变动  就在体表形成一层高效的绝热层  可以有效保持体温  这种在零度附近的冰水绝对不是威胁  而辐射  哪怕是再强的辐射  似乎对苏都沒什么效果  除了核原料不能触摸之外  野外的辐射苏全无感觉  佩佩罗斯也不怕冷  但是她必须将绝大多数体力用來对付辐射  对付这该死的辐射雨

  两个人一前一后  就这样淋着雨  一路走向码头  沒有伞  也沒有风雨衣  沒有任何可以避雨的东西  才走了一半的路  佩佩罗斯就已经有些摇晃  她忽然回头  看着默默跟在身后的苏  说:“你可以不用淋雨的  ”

  苏只是嗯了一声  沒有说话

  “我犯了错  淋雨是惩罚的方式  相当宽厚的惩罚  ”佩佩罗斯面无表情地说  虽然不知道她犯了什么错  但既然她沒有说的意思  苏也就沒问  说了几句话后  佩佩罗斯的精神好了一些  大步走向码头

  苏跟在她身后  忽然问了句:“那个老人是谁  我还一直沒有问过他的名字  ”

  佩佩罗斯回头有些奇怪地看了苏一眼  犹豫了一下  说:“戴克.阿维达  十年前退隐  从此居住在深红城堡  ”

  她停顿了一下  才说:“……在退隐之前  他还有曾经有过一个称号  叫作黑暗散播者  ”

  苏简单的嗯了一声  就沉默着  跟随佩佩罗斯上了快艇  驶向无边无尽的黑暗

  在苏离开之后  老人独自向城堡深处走去  两扇大门一关  深红城堡内立刻变成了一个绝对黑暗的世界  沒有一丝的光亮  但在这种黑暗中  老人却似乎可以看得到一切  穿廊过室  再连续通过几道机关重重的重门  终于來到一个充斥黑暗、无法形容感觉的深广空间中

  空间中响起了一个飘渺不定、柔和但却有着力量感的声音:“对小家伙的感觉如何  ”

  “很不错  陛下  而且非常有潜力  他的潜力……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  那就是完美  ”老人的口气  就象是在与老朋友聊天

  隐沒在黑暗中的蜘蛛女皇沉吟片刻  说:“如果是这样  一百万也许不够……”

  “一百万是不多  不过已经足够逼出他的潜力  哪怕只是一部分  想必也能够突破临界点了  ”老人显得从容自若

  “希望他能够通过第一道的考验  ”

  老人微笑着说:“以他对小姐的态度來看  我想  我们无须担心这一点  倒是我们  也需要为三个月后的选择做些准备了  有些材料并不好找  ”

  “也好  ”

  蜘蛛女皇的声音虽然淡去  老人却站在原地未动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一会  空间中忽然有了光  在淡淡的光芒中  浮现出一个充满了古典美感的面容  正是拉娜克希丝  然而  她的面容论高度就已经超过了三十米  就这样虚浮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而老人  就站在她鼻尖位置的虚空中  渺小得象一只蚂蚁

  蜘蛛女皇双唇微开  吐出一个微微发亮的水泡  然后空中如有一只无形的手  托着它飘到了老人的手上

  老人首次露出凝重的神色  伸出双手  并在手上凝聚出一片轻柔得无法想象的黑暗  柔和托住了水泡  若仔细看  拉娜克希丝吐出的水泡有层薄得几乎透明的膜  里面盘旋着淡黄柔白的色彩  分不清楚究竟是水雾还是某种液体

  吐出这么一个小小的水泡  蜘蛛女皇脸色立刻苍白了几分  几乎沒了一点血色  甚至声音中也有了疲惫:“这是给梅迪尔丽的  这三个月中  就只有多烦劳你了  ”

  老人微微躬身  说:“陛下请放心  ”说完  他就全神贯注地托着那随时都有可能破裂的膜泡  向來处走去

  走出几步后  老人略停了停脚步  说:“其实陛下不必过度担心  即使那小家伙这次沒有突破临界点  在三个月后知道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选择后  也必然会选择突破  只要突破了临界点  进化就不可避免  ”

  拉娜克希丝轻轻叹息了一声  说:“戴克  还记得十年前我们看到的那本书吗  ”

  老人笑了笑  说:“当然记得  ”只是在他的笑容中  似乎有些沉重

  随着老人的远去  这片无边无际的空间又陷入了黑暗  而拉娜克希丝的面容也逐渐下沉  沉入到如海一般的绝对黑暗之中

  这个时候  老人的心情并不象他的脚步那样轻松  他当然记得那本书  什么都可以忘记  但不会忘记那本让他隐居的书  在书的扉页上  写着这样一句话:

  “一切罪恶的根源  就是能力和进化  ”

  见鬼的是  这是一本旧时代的书

  这个时候  站在剧烈颠簸的快艇里的苏  心情不算轻松  也不沉重  在亲眼看过梅迪尔丽的身体后  此刻浸满他心底的全是冰寒  冷得如同这海、这雨

  在苏心底  几乎全部心智都在计算着一百万的含义  一百万并不算多  它只是帕瑟芬妮过去身家的几分之一  也仅仅是她如今负债的十分之一  认真计算起來  甚至在加入龙骑快一年的时间中  苏自己就已经快赚到了一百万

  然而一百万绝对不少  这笔钱  不光让苏武装起了自己的三个扈从  还建立起了一只近百人的军队  并且拼光  然后再重建  再拼光  然后现在又变成了拥有近三十人的  训练有余、装备略显不足的队伍  一百万  如果再加点  就可以换一枝苏用來救命的基因修补药剂  一百万  相当于几千支新时代武器  相当十几门高精度火炮  相当于八门重炮  六辆主战战车  五架动力装甲  或者等同于五百个进化点的初阶药剂  暗黑龙骑的一百万  币值当然和荒野上流行的千百种稀奇古怪的货币完全不同  至少在保值这一点上  就无以伦比

  不过  苏也很清楚  在暗黑龙骑中  钱是和权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以他目前的身份权限可以兑换出七阶的普通能力药剂  价格从十五万至五十万不等  八阶以上的配方能力虽然有的价格还不到五十万  但是沒有上校的权限  休想兑换  重炮、主战战车甚至是区域火力压制系统这些重装备  必须在拥有五阶以上重装武器操控能力的人手中才会拥有真正威力  而动力装甲这种东西  沒有一定的格斗域基础再加上复杂武器系统操控的能力  根本就别想开得起來  至于可以产生进化点的初阶药剂  大部分人打上十支就会产生耐药性  需要药力更强的进阶药剂  但在达到身体承受的极限后  再多打几针的后果就是基因崩溃

  所以说钱这东西  有了不一定行  沒有却一定不行  这一点从旧时代到如今的动荡年代  从未变过

  但要在三个月内赚到一百万  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即使是帕瑟芬妮也未必能够办到  苏此前之所以赚到那么多  最主要的进项其实來自于马利姆的身体  以及灾祸之蝎的情报和装备  这种事情可一而不可再

  苏很聪明  虽然关于经济方面的知识少得可怜  但凭藉强劲的计算能力已经算出  想要在规定时间内赚出这笔钱  要么是靠装备制造  要么就是战争和劫掠  别无他途  苏沒有自己的工厂  连一个手工作坊都沒有  n958倒是很好的基地  只是里面都是上个时代的设备  用來生活是很舒服  用來生产则只能生产些以火药为基础的弹药和机械式的枪械  最多凭藉奎因的个人能力小批量的制作些精密零件  但这只是杯水车薪  无济于事

  所以  苏的面前  就只剩下了战争

  战争  只有战争  才能在毁灭一切的同时  聚敛起大量的财富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