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二 罪恶之源 中

章十二 罪恶之源 中

  至于向帕瑟芬妮借钱  或许可以立刻解决这一百万的‘小小’问題  但是这个想法根本就沒在苏脑海中出现过  曾经倾力搏斗的帕瑟芬妮和梅迪尔丽  苏不愿意伤害其中的任何一个  如今为梅迪尔丽做的一切  苏是对帕瑟芬妮深有愧疚的  特别是刚刚与她形成了亲密关系  就去审判镇和米修司的部下拼命  如果不是戴克阿维达的出现  苏自然知道自己毁灭的命运

  在两名壮汉惊人的船技操控下  快艇象飞了一样  既惊且险地波浪中穿行  一会功夫就停靠在码头边  三辆越野车已经停在码头上  佩佩罗斯指定了一辆送苏回龙城  然后就登上越野车扬长而去

  回到龙城时已经接近清晨  苏无心睡眠  而是坐在客厅中  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  龙城并不是完全黑暗的  除了星星点点的灯光外  在远方地天相接处  还有隐隐的绿色光芒

  那是辐射光  龙城虽然部分区域已经改造得比旧时代相去无几  一些建筑的先进程度甚至还远远超过了旧时代  但从辐射來说  龙城并不比荒野好上多少

  苏端正坐着  象一尊全无生命的雕塑  光洁细腻得可以让绝大多数女人嫉妒的脸上  浮着一层淡淡的光辉  这是辐射光的反光  却在苏的肌肤上散射成梦幻般的光晕  窗外的辐射光并不是惟一的光源  房间中还有暗淡的深蓝色光芒

  光源來自于苏身旁桌子上的一块十厘米长短棱型的蓝黑色晶体  正是苏从萨顿胸口挖出來的那块晶体

  以苏目前的权限  已经知道在暗黑龙骑中早已经发展中突破天赋能力极限的技术  并且接近于成熟  可以存贮能量、或对能量转变属性及增幅减幅等功能的能量晶体应用得最为广泛  与飞速发展的生物技术相结合  已经可以将能量晶体嵌入身体内部  当成一种器官來发挥作用  另有极少数天资横溢的人  会在生成能力的同时自行在身体内部产生特殊的能量晶体  这些晶体的威力要大于人工嵌入的晶体  就象自生能力和配方能力的区别一样

  另一种途径  则是进化  通过身体内部原有组织的进化  甚至是直接生成全新的器官  來突破天赋的限制  这比运用能量晶体要困难得多  在整个龙骑历史上能够成功的人也是寥寥可数  绝大多数是为了实现从八阶到九阶的突破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  十之的结局都会是基因崩解

  两种提升力量的途径  都只能为天赋限制在六阶能力附近或者是以上的人使用  天资六阶以下的人根本沒有提升的资格

  如雕像一样的苏终于有了动作  他缓缓地抬起了手  轻轻地放在身边的深蓝色晶体上  晶体并不冷  反而有一丝淡淡的暖意  里面缓缓流动的能量不住刺激着苏手心的肌肤  带给他非同一般的愉悦  并且在身体的细胞层面引发出难以遏制的饥饿感觉

  从格斗域和感知域能力都达到七阶的萨顿身上取出的深蓝晶体  里面蕴含的能量自然非同一般的丰沛  随着能力的迅速提升  苏对能量和力量的渴求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项本能  而且越來越难以抑止  但是与几乎无法忍受的饥渴感觉共存的  还有一丝微弱到难以察觉的危机感

  其实从有清晰和连续记忆的时候起  苏就始终生活在恐惧和阴影之中  莫明其妙的对危险的直觉时时刻刻地伴随着他  从來不曾消去  苏不明白自己在恐惧着什么  更不知道恐惧的來源  但是对未知的恐惧却促使他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感知能力  偶尔也会根据直觉提高一些神秘学的能力  但是苏始终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直觉  那就是随着整体能力的提升  未知的巨大危机正在逐渐接近

  而且  危险并不仅仅來自于未知

  苏将左手伸到了面前  即使在暗淡的光芒下  这也是一只完全找不出缺点的手  纤细、修长、完美  不过  真的是这样吗

  苏泛起了略带苦涩的笑容  左手轻轻握拳  他自然知道  在这个堪与帕瑟芬妮媲美的左手皮肤下面  已经和普通人类的组织构造相去甚远

  在表皮下的组织中  隐含着无数极为细小的骨质颗粒  这些坚硬度堪比牙齿的小颗粒可以短短时间内被拼接在一起  大幅提升手臂的防护力和攻击力  而前臂的臂骨上则布满了裂纹  但是初步进化已经完成  这些裂纹其实只是一片片骨片间的间隙而已  在需要的时候  这些骨片可以全部张开  将肌肉分隔成数以百计的单独组织  就象是在手臂中装上了无数微型马达  不光可以在瞬间产生巨大的力量  还可以使手臂向任何方向攻击

  这已经不能算是人类的手臂了

  顺着这条路走下去  会不会再也找不到归途

  此前为了偿还帕瑟芬妮的债务  苏终于开始大幅提升自己的战斗能力  但也限于通过正常战斗积累进化点  并且在特定能力域形成自发能力  就在这个过程中  苏有些意外地发现  尽管一再的提升能力  但自己的潜力似乎根本沒有瓶颈  至少在感知域完全能够形成一个新的八阶能力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苏已经摸到了少将的门槛

  而另一点则不那么让苏愉快  那就是苏已经出现了身体组织大面积异化的迹象  按照这个年代的说法  这叫做进化  但不知为什么  苏对这种进化一点也高兴不起來

  但是现在  苏已经别无选择

  卡嚓一声轻响  苏右手下的深蓝晶体忽然四分五裂  从断裂面中渗出一缕缕墨蓝色的雾气  苏的手心肌肤蠕动起來  现出无数极细微的孔洞  将这些墨蓝雾气通通吸入  冰寒的能量不断从掌心吸入  并且被流动的血液带往身体各处  它们和苏的身体并不相和  流转的途中带來针刺般的感觉  这些能量不断渗入苏的细胞  又会流出  一进一出后会流下部分能量  同时属性也有小幅改变

  很快墨蓝色雾气全部被吸入  剩下的晶体残片颜色浅淡了不少  已有些泛白  但是苏不想浪费至少残留了一半能量的晶体残片  他拿起残片  一片片放进嘴里  然后吞了下去  从他的喉咙、胸口乃至腹部  不断传出喀喀嚓嚓的声音  晶体残片都被苏强而有力的消化器官粉碎  最终化成了养分

  然后  苏安静地坐着  整整一个小时  等到了黎明的來临

  借着窗外的晨光  苏将右手放在面前  他看到的还是一只白晰无瑕的手  然而下一刻  这只手的皮肤开始蠕动  显露出一块块或大或小的白色斑痕  这些斑痕都是露出來的骨质护甲  虽然淡白色意味着它还不够坚韧  但论强度也不弱于普通的钢铁了  从前臂外侧  更是缓缓伸出一根近半米长的月牙型弯刃  锋利的锯齿前缘呈现出浅浅的黑色

  苏站了起來  将右手平放在墙壁上  手臂上的肌肉略微颤抖  他的手就已深深沒入坚固的混凝土中

  这次小小的试验会让苏收到一张一百元的帐单  不过他已经顾不上这个  而是迅速穿好制服  带齐装备  就离开了自己的公寓

  在踏出房门的时候  苏忽然觉得今天外面的光线有些刺眼  让他眯起了左眼  在一瞬间苏就反应过來  这是视觉加强的标志  他的身体即刻作出了调节  适应了至少被强化了10%的视力  在身体调节的同时  苏心底忽然泛起阵阵奇异的感觉  他想杀戮、进食、休息和交配  这些想法非常非常的强烈

  上一次吞噬其它生命体的能力  还是从活尸女王那里得到红外视觉吧  苏一边回忆着  一边压抑着种种层出不穷的欲望

  这时马达的轰鸣声传來  一辆轻型越野车以狂猛的速度从街角冲出  然后漂移急转  拐上了苏面前的公路  它忽然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轮胎在地面上擦出浓浓的青烟  恶狠狠地停在苏的面前

  车窗降了下來  露出了年轻且艳丽的面容  浓密的金发就象是流淌的阳光

  “嗨  苏少校  想去哪里  ”驾车的年轻女孩带着一脸兴奋地问

  苏强悍而精准的记忆力让他想起曾经在帕瑟芬妮的生日晚会上见过这个女孩  她是某个大家族族长的女儿  现在正给家族中某位龙骑中校担任着副官

  如果是以往  苏会礼貌而冷淡地谢绝她明显的好意  但是今天却回答:“去城外  ”

  女孩眼睛一亮  笑着说:“也许我可以载你一程  ”她当然知道苏有跑步的习惯  这一点  龙城中几乎每个认识苏的人都知道

  苏犹豫了一下  竟然答应了  在女孩如同要喷出火來的目光中  他坐进了副驾驶位  越野车一声轰鸣  向龙城外飞驰而去

  “你要去的地方很荒凉  接下來要做些什么  ”少女一边将油门踩到底  一边在震耳欲聋的马达声中问着  在换档的同时  她顺便握住了苏的手

  这不能算暗示  在那天的晚会上  她和她的伙伴们已经再明白不过地表示了对苏的欲望

  “去学些东西  然后出战  ”苏微笑回答  他并沒有拒绝女孩的挑逗  这让他自己都产生了一丝警觉

  “立刻吗  ”女孩的眼睛闪过一丝失望

  “是的  ”苏回答  这一刻  他对女孩年轻而充满活力的肉体充满了渴望  但是这件事的重要性仍排在出战之后

  在发疯般的疾驰下  很快越野车就停在一座破烂但占地广大的仓库前  苏跳下了越野车  看着眼前堆满了损毁机器的仓库

  “等你回來  约我吧  ”女孩从车里大喊  她清脆的声音甚至压倒了引擎的轰鸣

  “……好的  ”苏居然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让女孩双眼发亮

  “那么活着回來  还有  祝你早点干掉米修司  ”女孩子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  发动越野车  扬长而去

  “这小丫头够野  有点味道  不过她的身份有点麻烦  你要当心她现在那个上司吃醋  他可是个中校呢  ”不知何时  科提斯上尉出现在苏的身边  看着女孩留下的滚滚烟尘  饶有兴味地说

  “不过是个中校  而且已经四十了  他不敢來找我的  ”苏平淡回答

  科提斯眯起一双小眼睛  上下打量着苏  慢慢地说:“小子  你好象有点变了  ”

  “不是有点  是变了很多  而且……很彻底  ”苏的微笑依旧是那么漂亮  但也有些不易察觉和苦涩

  “好吧  你跑过來是想干什么  不会想要我再给你做支枪吧  事先说好  这次可是要收钱的  一分都不能少  ”如同黑钢般的上尉耸了耸肩  然后嘴里啧啧几声  说:“你成为龙骑的时间也不短了  还和荒野中出來的笨家伙们差不多  來了也不知道带两瓶好酒  ”

  苏沒有理会科提斯的嘲笑  而是斟酌着的字句  说:“我想学习战斗的艺术  如果可能的话  我也想请你加入我的队伍  ”

  科提斯发出一阵铁块敲击般的大笑  洪亮的声音振得仓库外墙上的锈斑纷纷掉落  “想让我加入很容易  有钱就行  可是必须现款交易  不能赊帐  ”

  老辣的上尉一句话就堵得苏说不出话來  科提斯显然很清楚苏的财务状况  在经历过上尉的训练营后  苏当然知道这块黑钢上尉的大脑其实和肌肉一样发达

  “至于战斗的艺术  我想在训练营的时候已经教过你了  沒什么新鲜货色了……”

  但是和苏对视了整整一分钟后  科提斯终于败下阵來  无奈地说:“好吧  小子  你等我一会  我们这就去训练场  该死的  路可不近  希望我那辆道奇还能发动得起來  ”

  十分钟后  一辆满是铁锈  已经完全看不清原本漆色的老式皮卡轰鸣着驶出仓库大门  它那颤抖不已的车身让人禁不住怀疑哪怕只是压上了一块稍大点的石头  都会让这辆早该报废的古董散架

  本來有两排座位的驾驶室  后排座位早被拆了  驾驶位向后沿伸到了极致  即使这样  也只能让上尉勉强挤进來而已  上尉并不算太高  那些强化力量的家伙超过两米是常有的事  但是  上尉足够的宽  宽到让人心寒

  苏紧紧地靠在车门上  甚至有些象一张挂在车门上的画  这才避免了上尉换档时手肘的误伤

  “小子  我这可不是为了你  而是为了帕瑟芬妮  她现在的状况并不怎么好  ”科提斯沉闷地说

  “我知道  ”苏平静地说

  “米修司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个小丫头会说你要杀他  ”上尉的脸色有些阴沉

  “这是我的事  你只要知道我一定会杀了米修司就够了  ”苏的声音始终平静淡然  就象是在说一个无足轻重的名字

  科提斯重重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咆哮着:“可是那老家伙不好对付  而且这是件大事  为什么让一个根本闭不上嘴的小丫头知道  帕瑟芬妮需要的是活的男人  而不是一具沒有人形的尸体  ”

  看着咆哮的上尉  苏收起了淡漠的表情  认真地说:“我杀了萨顿  沒有可能和米修司和解的  至于和那个女人说了这件事  是让她把消息传出去  如果米修司想要杀我  那就到荒野來吧  ”

  上尉沉默了很久  才说:“你的能力虽然差劲  不过总算还懂得给自己选择主场  也不算死得很彻底  可是  米修司是头老狐狸  他是不会上你当的  ”

  苏笑了笑  说:“是吗  那他一定会后悔的  因为时间永远在我这一边  ”

  科提斯再次转过头  象是从不认识苏一样  仔仔细细地看了他半天  才摇了摇头  说:“小子  你真的变了  ”

  “是变了  而且  很彻底  ”苏说

  一个小时后  喷吐出浓烟和噪音的道奇扎进了龙骑训练场的大门  这辆早该变成废铁的车几乎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在周围充满了暗黑哥特风格的全新建筑面前  这种旧时代大工业时期的古董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和上车时一样  上尉艰难地从车里挤了出來  带着苏向四层高、占地近一平方公里的训练场内走去

  旁边一个干瘦得象猴子一样的男人跳了出來  大声叫着:“嗨  上尉  要给你的宝贝儿加满油吗  ”

  上尉将车钥匙扔了过去  一边吼着:“废话  不加油  难道还加燃料电池吗  ”

  干瘦男人一把接过了钥匙  大笑着跑开  不忘叫着:“老伙计  油可比燃料电池贵得多  ”

  科提斯的脸色本來就很黑  现在明显更加黑了些  他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  然后望向苏  恶狠狠地说:“你付帐  ”

  在入门处  上尉向年轻美丽的登记员说:“地下三层  高阶格斗训练场a区  需要b级傀儡和三个a级傀儡  时间24小时  由这位苏少校付帐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