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二 罪恶之源 下

章十二 罪恶之源 下

  高阶格斗训练场a区是一片近千平方米的广阔区域  中央是各种可移动的建筑及障碍物  十几名工作人员正搬來一具具假人  摆放在指定的位置  这些假人傀儡自带简单的传感器  大多是复合材料制成  表面覆以高强度橡胶  和苏练习拳力的傀儡差不多  三具a级傀儡则是由高强度合金制成  身体表面的重要部位甚至还附着了陶瓷装甲片

  上尉脱去了外衣  只穿了一条军用的半短裤  踢掉军靴  赤着双脚站到了训练场中  说:“战斗的艺术  其实非常简单  那就是用最简单、直接的动作轰击敌人的要害  速度、力量、角度、时间以及打中敌人  就是需要考虑的全部  别想那些沒用的花招  掌握了这些后  才需要考虑环境、地形、后援等等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然  这些应该难不住你们这些变态的脑袋  至于怎么打到敌人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只有形成了你自己的风格  才算掌握了一点保命的本事  妈的  这个该死的世界  为什么每个人都在想着应该怎么样把别人的脑袋轰开花  ”

  痛骂过之后  科提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全身上下的肌肉一阵蠕动、绷紧  然后他那宽大厚实的身躯竟然变得小了一号  上尉迈开大步  略显笨拙地奔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假人  身形还在奔跑中  毫无凝滞转寰的动作  便忽然横肘挥击而出  一肘击在假人的咽喉处

  喀啦一声轻响  假人仍然笔直地站在原地  但是头已经歪歪地折向一边  如果这是个真人的话  颈椎早就断了

  上尉挥击的动作并不算很快  至少肉眼可以不用任何特别能力轻易看清  出手的力道和方位也看不出什么出人意料的地方  然而苏的脸色却瞬间苍白

  b级傀儡通体是由复合材料制成  具有相当好的柔韧性  表面上覆盖的一层橡胶更增加了这个特性  想要将b级傀儡打歪打偏并不困难  之后它们就会弹回原样  可是要象上尉这样一肘下去  傀儡只有头部偏折  身体却只有轻微颤动  这该是何等狂猛的暴发力

  科提斯顷刻间已经翻过六道障碍  经过十一具傀儡  拳打脚踢肘击膝撞  甚至还直接用头砸扁了一个傀儡的头  凡是被上尉攻击过的傀儡  都只有轻微的颤动  可是苏看到傀儡身上那些已完全损毁的部位  只觉得口中干涩无比

  转眼之间  一共二十一具b级傀儡已经全部毁在科提斯的手里  他黑亮的身躯上也覆盖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就象油色十足的防水布  下面还不时有小块的肌肉跃跃跳动着  这时在上尉面前  就只剩下三具a级的傀儡

  科提斯从旁边的枪架上提过一具六管加特林机关炮  取过早已准备好的穿甲弹链填入机炮  然后后退半步  猛然扣动板机

  嗵嗵嗵

  飞转的机炮炮口喷出长长的火舌  一枚枚穿甲弹头如急雨般泼泄在a级傀儡身上  随即又纷纷反弹向四面八方  有几枚弹头甚至弹跳到了上尉的身上  但却想掉落了几粒灰尘般  根本奈何不得那身闪耀着黑色油光的皮肉  一百发的弹链打完  承受了凶猛火力的a级傀儡仍然屹立不倒  除了表面上有点凹凸不平坑坑洼洼外  再沒有什么大的损伤

  这个结果早已在苏的意料之中  a级傀儡的合金完全是用主战战车的装甲合金制成  虽然不可能有战车的厚度  但也不是普通机炮可以轻易打穿的

  上尉咧开嘴笑了笑  雪白的牙齿让苏觉得眼前一眩  他猛然跑了起來  冲向眼前的a级傀儡  然后一跃而起  庞大的身躯带着一道恶风  狠狠砸在傀儡的胸口

  卡啦一声脆响  被十六枝粗大合金螺栓固定在地上的a级傀儡脚部动弹不得  上身却猛然向旁边歪倒  上尉借着反弹的冲力凌空变向  然后落地跨步  右拳直击  一拳竟将第二具傀儡的胸膛整个砸得陷了进去

  然后  科提斯甩开大步  与第三具傀儡擦身而过  他左臂一展  已经勾住了那傀儡的脖子  向前一带  嗡的一声颤音响彻整个训练a区  最后的a级傀儡竟然从腰部折弯  整个上身向后倒折了九十度

  苏的瞳孔立刻收缩  他当然看清楚了最后那架a级傀儡根本就沒有固定在地上

  第一个傀儡  上尉展示的是借助冲势将打击力度最大化  然后以绝对的力量击毁了第二具傀儡  然而第三具……

  苏根本就沒看明白  科提斯是如何击毁第三具傀儡的  那看似简单的一带一勾  其实蕴含着无以伦比的威力  这样狂暴的力量和精妙的控制  哪怕是一辆新时代的主战战车  在科提斯的双臂下也会被生生挤扁

  “看明白了吗  小子  ”上尉不知道从哪里拉出一个毛巾  开始擦拭身上的汗水  他顺便按了下呼唤铃  叫來了训练场的服务员  只扫了一眼服务员递上的帐单  科提斯就向苏一指  说:“看到了吗  那边的那个家伙付帐  ”

  苏安静地站着  似乎什么都沒有听见  到后來索性连眼睛都闭上了  他已经将科提斯的一切动作都记了下來  此刻正反复在心中回放  每一次回放  所产生的震撼都是一样的强烈

  这才是真正的力量

  在这种力量的轰击下  马利姆、萨顿、甚至是玛瑟姆都显得如此脆弱  脆弱得就象一碰就碎的花瓶  不论他们用什么方式來格挡  上尉都可以将面前的一切轰碎  然后连同渣滓一同砸进他们的身体里

  苏这时才想起在训练营时上尉似乎是无意中说过的一句话:“枪只能用來对付那些数量多但却沒什么样用的家伙  真正的战斗依靠的还是个人的力量  当然  有些特别订制的枪除外  可是  那些枪可不是你们这些废物能够买得起的  ”

  不知为什么  苏忽然联想起了海伦特制的生物和机械专用弹  虽然上面标明的只是试用型  但是无论威力还是在战斗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都绝对当得起上尉嘴里的特别订制这个词  而且海伦送來弹药的时机还是那么的关键

  苏皱紧了眉  思绪已从记忆和分析上尉的发力方式、运动轨迹等方面飘移开來  力量并不是一切  无论是帕瑟芬妮的灵动变幻  梅迪尔丽的简单粗暴  甚至完全不知道技能的黑暗散播者戴克阿维达也应该不弱于科提斯  更不必说始终不曾露面的蜘蛛女皇拉娜克希丝了  这些强者中的每一个战斗方式都不一样  但是同样强大

  想到这里  苏终于明白了科提斯的真正意思  力量是绝对的  但是形成力量的途径却并不是单一的  在任何一个能力领域发展到了极端  都会形成恐怖的力量  甚至于  如果能力合理搭配  凭藉众多六阶能力综合而成的战力  也往往会有超越九阶能力的威力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  苏不觉对科提斯浮起一线无言的感激  黑色锻钢一样的上尉将自己的实力毫无隐瞒地展示在苏面前  这才让苏明白了在能力域体系下提升力量的规则  虽然苏和帕瑟芬妮的关系非同一般  但能够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  而那个时候  苏自身的能力还沒到可以向帕瑟芬妮学习的地步

  不夸张的说  所拥有的能力是龙骑最大的秘密之一  上尉做到了这一步  仅仅是为了苏几乎沒有付出什么的请求  这样的展示  无疑可以让苏在今后少走许多的弯路  或许这并不是苏惟一的路径  他隐约感觉  通过向海伦征询能力发展的道路也同样有效  甚至更加有效  但不知为什么  苏对海伦总有一种莫名的排斥  本能地不想接近这个女人

  “苏少校  请您看看这张帐单  如果沒有问題的话  请点击这里  ”训练场的服务生送上一面薄薄的触摸式光屏

  “嗯  好……嗯  ”苏本來漫不经心  看到光屏上的数据后登时大吃一惊  别的不说  单是a级傀儡10000元的补偿单价就让他彻底无言  苦笑了一下后  苏仍在光屏上点击了同意  这次总价值5万的训练仍是物有所值的

  签好帐单  苏忽然看到了服务生扶住光屏的手  洁白、柔腻  让他忽然翻涌起浓烈的欲望  他抬起头  看了一眼服务生的面容  这是个还算漂亮的女孩  重要的是年轻且充满了活力  或许是修习过一点格斗域能力的缘故  她的身体略显丰满并且柔韧有力

  “嗯  可以承受很大的力量  不容易弄坏……”苏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然后立刻悚然一惊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  而且  还有这样突如其來的强烈欲望  这一刻  他极想直接把这个女孩按在这里  然后发泄  虽然科提斯仍站在边上

  “哦……再要两个b级傀儡  需要可以全方位测试的类型  ”苏终于按下了身体的本能  平静地说

  “是  这就给您准备好  ”服务生小跑着去准备了  她的心跳得还是很快  刚才那一刻  女人的直觉让她清晰地感受到了苏炽热的目光

  也许  晚上可以有些什么  她一边跑  一边这样想着  苏漂亮的外表倒在其次  甚至少校的身份也不是决定因素  但他是帕瑟芬妮选中的男人  能够和将军的男人发生些什么  光用想的就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

  苏根本不会关心服务生正在想些什么  二十分钟后  他需要的傀儡已安放好  苏又开始以恒定频率无休止地轰击

  高精度的传感器不断将苏的攻击力传输到屏幕上  2500公斤  2500公斤  2500公斤……每一下挥拳、膝撞或者是侧踢  完全是一模一样的力量  出力的控制已经精确到了克  这点误差超出了传感器的监测范围

  随着体力一点点的流失  身体中的欲望也在渐渐平复  尽管始终在以最大的力量轰击傀儡  苏的心情却象沉浸在冰水里  沒有一丝的波动  他所有的意识  都在协调和调动着身体各个肌体组织  并且熟悉着吞噬能量水晶后新生成的肌体作用

  第二天上午九时  苏准时推开了胡里奥中校办公室的大门  此时苏已换上了一套全新的制服  全身上下焕然一新  目光清亮  精神奕奕  一点也看不出经夜苦训后的疲累  办公桌后的胡里奥中校双眼中遍布血丝  头发乱成一团  看上去是一夜未睡的样子

  胡里奥揉了揉酸痛的双眼  说:“亲爱的苏少校  如果我沒记错的话  你好象还有些任务沒有完成  ”

  “是的  不过很快就会完成  这次來  是希望得到中校的军衔  以及相应的权限  ”

  胡里奥揉搓着疼痛不堪的头  一边翻阅着光屏  一边说:“你好象已经有了中校的大部分权限……嗯  你的贡献度已经可以升为中校了  不过你确定要现在晋升军阶吗  好吧  我知道了  拿着这个  去另一边的办公室就可以办理了  祝贺你  幸运的小子  我不得不说一句  你升得可真够快的  ”

  苏接过晋升的文件  不去理会胡里奥兼有羡慕和嫉妒的语气  而是微微一笑  问:“灾祸之蝎那边的战况如何  ”

  胡里奥哼了一声  恨恨地说:“还能怎么样  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就该知道事情已经变得一团糟  就在昨天  钟摆城以西的区域突然完全失去了联系  我们在那一带的战场监视飞行仪全部被毁  只能靠无人机发回一些情报  最新传回的情报显示那一带足有四名龙骑被包围了  他们应该还能坚持几天  但是绝对沒有突围的希望  该死的是  那片战场外围还有十几名龙骑  可是沒有一个愿意配合起來  去突破敌人包围和封锁  把困在里面的家伙救出來  妈的  这帮蠢材  可惜  我沒有指挥他们的权限  能做到的只能是这么多了  ”

  苏很清楚中校的困境  作为发布任务的中校  实际上相当于暗黑龙骑的半个指挥官  如果四名龙骑被包围歼灭  必然会引來将军们的关注  并且组织一只相应的军队去挽救战场的颓势  每一名龙骑将军都拥有改变战局的能力  只是这样一來  就意味着胡里奥中校的彻底失败  提前退役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对于久坐办公室  已经失去大半战斗力的中校來说  这意味着与地位、权势以及富足的生活绝缘

  “我去  ”苏淡淡地说

  胡里奥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但并不算是如何高兴  他知道苏的能力强悍  但更知道在那边战场上一个中校级别的龙骑能够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  何况…..等等  胡里奥想起了什么  迅速在光屏上密密麻麻的文件中翻找了起來  几分钟后  他终于找到了需要的东西  于是脸上的喜色全部消失  并且变得铁青

  “苏少校  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你的两名扈在几天前跟随里卡多少校进入了钟摆城战区  而现在  里卡多少校正是被灾祸之蝎包围的四名龙骑之一  ”

  “那我就更应该去了  ”苏依旧平静的回答  胡里奥中校敏锐地从他的话语中感觉到了点什么  可是却沒办法弄清楚在那淡淡的微笑后面  隐藏的是些什么

  胡里奥虽然有着堪称卓越的战争意识和杰出的指挥艺术  并且多年的经验也让他可以自诩能够洞悉人心  但是仍不足以让他猜出  这一刻在苏心里徘徊不去的  竟然是一个十岁左右甜美小女孩

  这个夜晚  就在已经两天一夜未曾入眠的中校借着烟和咖啡的刺激  在灯光下为钟摆城战区的局势殚精竭虑时  龙城地下的密室中  海伦睁着同样通红的眼睛  聚精会神地观察着高倍显微镜中显示的世界

  在她的视野里  一个宛如蝌蚪般的细胞正以无以伦比的速度巡游着  并且迅速接近一个比自己大上数十倍的人类卵细胞  接下來  就象所有的精子一样  它撞上了卵细胞  并且将自己的头部融入到卵细胞内  这个过程看起來非常顺利  用不了多久  就会完成受精的过程  并且生成生命最原始的形态

  然而变化由此开始

  精子头部裂开  吐出的不是一个  而是数十条如同细蛇般的物质  这些由蛋白质构成的小蛇危险程度一点也不亚于那些属于冷血动物的同类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在卵细胞内四处冲撞  不断撕下那些富有营养的物质  并且转换成自己的基因  转眼之间  数十粒精子就在卵细胞内形成  当中强壮些的甚至已经开始了第二次分裂  吐出了更多包含遗传物质的细蛇

  转眼之间  卵细胞就被无数精子撑破  数百个精子拼命地向四面八方扩散开來  想要找寻新的猎物  然而培养皿中极为干净  除了那个卵细胞外  并沒有更多可供它们进食的猎物  短暂而徒劳的巡游后  一个个精子速度开始减慢  并且变得混浊  显微境视野中变幻的数据显示  这些精子中的基因正在快速崩解  变成一块块毫无意义的蛋白质

  海伦终于吐出了憋了很久的一口气  坐直了身体  她看了看时间  从释放出这个精子到所有分裂的精子死亡  一共是一分十七秒

  让她完全呼吸的一分十七秒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