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苏醒 上

章十三 苏醒 上

  以往时刻都是灯火通明的实验室  现在却是幽暗昏沉  只有一束灯光照在海伦面前的实验台上  其余的光源则來自于大大小小的试管和培养器皿  这些散发着各色光芒的液体中  大多飘浮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组织

  海伦静静坐着  轻轻揉搓额头  以缓解一波波袭來的疼痛  休息了几分钟后  海伦从智脑中调出几份文件  仔细地分析比对着  这几份都是非常另类的精子分析报告  各类指标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  足有上千之多  普通人要看上一整天的报告  在海伦变态的大脑中只花了几秒钟就过了一遍  然后又用了不超过十秒做完了全部的分析比对

  这些报告的检测目标当然都是苏  现在他几乎已经成了海伦生活的全部中心  有些时候  海伦也在奇怪  究竟她和帕瑟芬妮谁更对苏用心一些  当然  在她们两个的词典中  用心绝不是同样的含义  至少在苏身上不是

  取得苏的精子并不困难  不要说刚刚对苏做过一个堪称脱胎换骨的系列大手术  就是在平时的身体检查中  海伦也能够轻而易举地得到苏身体上任何部分的样本  和她的老对手康纳博士相比  海伦绝对不缺材料  但在苏的研究上进展同样缓慢  这让她感觉到一丝沮丧

  在各类测试中  不论取自哪一个部位的细胞  都同样具有攻击性  或者会迅速死去  表现得和入侵者细胞几乎沒有什么区别  在帕瑟芬妮怀孕之前  海伦甚至一直认为苏根本不可能让女人受孕  他所谓的精子  仅仅是从生理结构和物质构成上算是精子  但行为模式绝对和繁衍后代沾不上一点关系

  帕瑟芬妮腹中的那颗受精卵恰如一道狂雷  将海伦辛苦构建的模型体系轰得支离破碎

  生命是奇妙的  单一的细胞往往只会对外界的一种或几种刺激有反应  并且反应模式相对固定  就象一个六进制或者是八进制的开关  简单而机械  然而当千万个个体细胞整合在一起  就有可能表现出截然不同的行为特征  而当亿万细胞汇聚时  作为整体  它们甚至会产生智慧

  思索了片刻  海伦开始在刚刚生成的报告上写着:“本期样本活性增强175%  攻击性极强  存续期间一分十七秒  分裂66次……”

  又停顿了一会  她才在备注一栏中写道:“生物行为模式异常  但进入进化第二特征迹象明显  怀疑  细胞单体的异常行为仍受本体控制  ”

  海伦点击了关闭文档  然后就是长长的加密进度条  所有和苏有关的文档  都是用最复杂的算法进行加密  即使是调集血腥议会下的全部计算中枢  沒有一两年也休想破解海伦设下算法

  她站了起來  走到实验室一角  轻轻在墙壁上按了一下  墙壁悄无声息地向两边滑开  露出了后面数十个培养器  用不着数  海伦闭着眼睛都知道这些培养器的数目以及一切数据  在合计60个培养器中  每一个的内部环境均有所不同  有几只培养器中可以看到飘浮着大小不一的异形生物  它们更多是象一些奇怪的肉块  大多数培养器看上去空无一物  但是  从旁边光屏上一片绿色的图标让海伦非常满意  这表示所有培养器都处在正常生长的状态

  在培养液散发出的淡淡莹光映照下  海伦那素來毫无表情的脸上竟似有了一些温柔

  和往常一样  这是个深沉而宁静的夜晚  但是康纳博士还沒有享受难得的睡眠多久  就被刺耳的门铃声惊醒  其实门铃声是一曲舒缓的小提琴曲  可是在刚睡下不到一个小时的博士耳中  就和子夜狂雷相去无几

  博士一声呻吟  捧着似乎涨大了一倍脑袋  挣扎着从床上爬起  他非常希望门外的人按错了门铃  或者仅仅是个恶作剧  但是恢复了一些的清醒和理智告诉他这绝不可能  博士是睡在实验所的寓所里  而不是他在城里那宽广而奢华的别墅  整个生物实验所中有权限站在他门前的还不超过十个人  而其中仅有一半的家伙可以按响他的门铃

  门铃依旧响着  坚持不懈  沒有一点放弃的意思

  康纳博士喃喃地咒骂了一句什么  紧了紧睡衣  拖动着已经六十岁的身躯  穿过宽大且奢侈的起居室  向门口走去  门边的识别器射出暗淡的红光  笼罩了博士全身  两秒钟后身份比对成功  房门瞬间分成四块  缩进了墙壁

  门外站着的是博士的中年助手  他身上雪白的实验服到处都是皱褶  还有几个破洞  头发乱成一团  满脸汗水  脸颊上甚至有一块不起眼的青肿  看起來是在飞奔而來的时候  不小心摔了一跤  而且摔得很重

  康纳皱紧了眉头  冷眼看着自己素來沉稳的助手  将斥责的话吞了回去  但是他脸上仍有非常明显的不悦  博士最不喜欢的就是手下人慌慌张张  不过看起來助手似乎有很重要的事  所以博士想要看看  究竟是什么事需要将自己从熟睡中唤醒

  已届中年的助手满脸通红  喘得就象鼓风机  看來一路跑來累得不轻  他根本不等气息稍为匀净  就急忙说:“博士  基因锁……基因锁正在解锁  ”

  康纳博士眼珠几乎都要凸了出來  猛然一把抓住助手的衣领  咆哮起來:“你说什么  你个笨蛋  怎么不早告诉我  ”

  博士干瘦老迈的躯体中猛然迸发出非人的力量  一把把助手甩在地上  向中央实验室飞奔而去  素來注重仪表的他全沒注意到自己此刻正穿着睡衣  而且还赤着脚

  助手瘫倒在地上  双手扶着喉咙  艰难地喘息着  刚才他差点被博士掐死  助手眼看着博士象风一样掠过十米走廊  然后在转角消失  可是他的喉咙仍在剧痛着  一声小心怎么也叫不出來  果然  博士刚刚冲过转角  就传來一系列咣咣当当的声音

  几分钟后  助手终于拖着蹒跚的脚步  赶到了康纳博士的办公室  博士站在办公室中央  出神地忘着占据了一整面墙壁的光屏  光屏上  可以看到由无数条基因带盘旋缠绕而成的基因锁正在缓缓旋动  释放出一个个基因片断  并且遵循着某种神秘的规律  组合成全新的基因

  博士出神地看着这神秘的图卷  喃喃地说:“马丁  你不觉得  这就是人类最美丽的画卷吗  ”

  “不仅仅是人类  ”助手强调着  脸上同样布满了迷醉

  然而  基因解锁的过程缓缓停止了  尽管生成了长长一段新的基因  但是绝大部分秘密仍隐藏在重重迷雾之后

  解锁结束了  良久  博士才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说:“真是想以想象  马丁  分析结果出來了沒有  ”

  马丁拿出光屏  接通了实验室中央智脑  屏幕上立刻刷出一屏屏的数据  还沒数据刷新完毕  早已失去耐心的博士一把抢过光屏  盯紧了屏幕  并且调快了数据更新的速度

  无数数据象雨一样落下  刷新速度几乎和海伦不相上下  随着数据刷新的进度  康纳博士紧锁的双眉逐渐舒展  当数据停止变幻时  博士默默地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甚至闭上了眼睛

  助手知道这是康纳开始深度思考的标志  因此安静地站着  等待着结果  时间过得很慢  15分钟之后  博士才睁开了眼睛  带着一脸倦容  说:“基因锁解锁进度大约是1%  非常遗憾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引起了基因锁的突然解锁  但可以肯定的是  这和我们解锁运算无关  不过解锁之后  我们还是得到了2个非常重要的参数  并且有可能验证另外的5个  而且  你还记得那条破损的公式吗  有了这些参数  我想公式的完整度会大大增加……马丁  ”

  博士突然的叫声吓了助手一跳  他连忙问有什么吩咐

  “我们最有效的基因修复药剂还有几支  ”

  “库存还有5支  博士  ”看着博士满脸的红光  助手暗中觉得有些不妙

  博士斩钉截铁地说:“去联系几个有钱的家族  比如说那个什么法布雷加斯  把这些药剂都卖给他们  要快  你现在就去联系他们  我需要1000万  马上就要  ”

  助手大吃一惊  立刻说:“博士  这几支药剂可是给议会里的大人物们专备的  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把它们给私卖了  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康纳博士霍地站了起來  用力挥舞着拳头  高亢的声音几乎刺穿了助手的耳膜:“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按我说的去办  只要有了一千万  我有把握在两个月时间内完成‘伊甸园’计划的试验体  听清楚了吗  是‘伊甸园’计划  这可比几支延长寿命的修复药剂重要得多  ”

  “伊甸园  我沒有听错吧  博士  ”助手紧张地盯着康纳  就象一个等候考试成绩的孩子

  “我们已经有了必要的参数  而且就在刚才  我得到了完成试验体的灵感  ”康纳博士一脸的傲然

  助手终于恢复了冷静  思索着说:“也许这会有助于对‘那个家伙’的研究  ”

  “这是必然  ”康纳点了点头  搭档近二十年  博士深知自己这位助手的实力  也深信他的判断力

  “如果是这样  那么我们将会遥遥领先于海伦那个女人  ”马丁流露出的是真正的兴奋

  “这也是必然  ”康纳傲然回答

  “好吧  我现在就去和那些家族联系  相信那些老家伙们为了多活十年  一定会付出个好价钱的  ”马丁说

  说完  马丁就离开了博士的办公室  在出门的时候  他又瞥了一眼  看到博士正笔直地站在解开了一小部分的基因锁图谱前  显得意气风发  ‘伊甸园’计划是整个生物实验室最核心的项目  在这个计划上哪怕仅仅是前进了一小步  康纳博士就能够在暗黑龙骑、血腥议会甚至是整个人类的历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但马丁同样非常清楚康纳的心事  或许在博士心目中  就是完美实现了‘伊甸园’计划  也比不上压过海伦一头的快感

  “不过  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搞到一千万……”在小心翼翼地关上博士办公室的房门时  马丁有些不那么尊敬地想

  现在  不仅仅是胡里奥中校认为暗黑龙骑的处境有些不大妙  很多龙骑也这样认为  至少钟摆城战区的局势很糟糕  糟糕到了有可能损失4位龙骑和他们的扈从军队、并且暂时丢掉主动权的地步

  但也仅此而已

  暗黑龙骑历史上经历过多次危机  甚至曾经一度面临着灭亡  但最终仍是走过了那段黑暗岁月  并且日益壮大  暗黑龙骑或许会失利  但绝不会失败  这已经成为许多人心中的信念  突然冒出來的灾祸之蝎是个麻烦  可到如今为止  它们所表现出來的实力还远不及北方的圣辉十字军  可是最近半年來  在帕瑟芬妮的强力打击下  圣辉十字军不光损兵折将  还连续丢失了多个战略要地  所以  沒有人对最终战胜灾祸之蝎表示怀疑

  在大多数时候  暗黑龙骑就是一盘散沙  每一位龙骑都代表着一支军队  只是规模大小而已  可是一群龙骑凑在一起  他们仍然是一群龙骑  不可能成为一支军队  但事情也有例外  那就是不论哪一位龙骑的将军  从老迈守成的卡普空到让男人们心跳加速的帕瑟芬妮  其实都有着强大的号召力  能够将散乱的龙骑勉强编组成为一支军队  这种号召力是以将军们无可置疑的实力为根基的  并且由未來的潜力或是家族的实力所修正  所以帕瑟芬妮的号召力无疑比卡普空要强得多  由于龙骑战力强大  哪怕他们仅仅保持着最低限度的互相配合  就会在战场上表现出极为强大的战斗力  无数旧时代无法实现的战术  在龙骑个人的强横能力支持下都变成了可能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