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苏醒 中

章十三 苏醒 中

  众所周知  龙骑大多是些极端自我的家伙  从某种意义上來说  将军们也不例外  他们以及血腥议会和审判所的巨头们  更多心思是放在提升个人力量或者扩展权势上  至于整体和全局战略  那只是少数人考虑的事

  一旦钟摆城的战况变得足够糟糕  并且引起了某位将军的注意和不悦  哪怕这位将军只是带着几名扈从进入战场  战局都会立刻扭转  灾祸之蝎那些看似可怕的战争机械  在高阶龙骑眼中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暂时的失利仅仅是因为和蝎子们周旋的都是些低阶的家伙罢了  几乎每一个龙骑和扈从都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沒有人会真正担心战局  并且为此感到不愉快  当然  那些被蝎子们包围了的龙骑除外

  所以里卡多相当的不愉快  他呸的一声  狠狠地吐出一嘴夹杂着血沫的沙土  并且用力晃了晃脑袋  于是从两边耳朵中又流出两股灰土  里卡多摇了摇似乎胀大了许多的脑袋  从灰土中爬了出來  他整个下半身都陷在焦黑的灰土里  几乎被活埋了一半

  里卡多的耳朵里依然是一片嗡嗡的轰鸣声  似乎仍在回响着方才火力十足的爆炸  在升腾的硝烟和下落的砖石灰土中  他敏锐地发现几十米外的街口  有两名灾祸之蝎的战士正挣扎着想要爬起來  在高达五阶的武器操控能力下  里卡多手里的龙枪3型突击步枪就象是手臂的延伸  根本不需要任何瞄准动作  他随意扣动扳机  就将六发子弹准确地送进了那两只小蝎子的身体  完全终止了他们想爬起來的任何努力

  里卡多站了起來  就挺立在街心  站在不断腾起的爆炸烟云和飞掠而过的流弹中间  密集的枪声从四面八方传來  激战几乎在每个地方发生  他向街口迈出一步  却觉得大腿有些麻木  伸手一摸  居然摸到一手的鲜血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这些该死的蝎子  ”里卡多狠狠地咒骂着  同时扣下了扳机  突击步枪瞬间吐出超过20发子弹  轰穿了街对面一堵断墙  同时把墙后藏着的那名灾祸之蝎士兵爆成了两截  但是大腿上麻木消退后  传來的痛楚却让里卡多感觉到有些不妙  伤口显然大得超过了预期  并且里面还有一块不小的弹片  里卡多只凭自己三阶的防御和力量  还不足以在这种伤势下保持原有的行动力  他很怀念自己的动力装甲  那可是件能够把一名战士变成人形坦克的好家伙  但是这个好用的家伙同样是个吞噬能量的无底洞  在断绝了补给的第一天  里卡多就不得不抛下了耗尽能量的动力装甲

  他一边骂着  一边拖着伤腿向旁边废弃的超市走去  在行动力受损的情况下还站在街道中央  和找死也差不多  就在这时  里卡多心中猛然生起警兆  立刻回头  刚好看见一支深不见底的枪口正对准了自己

  在察觉危机的刹那  那支枪口就开始喷出炽热的火焰  在不到100米的距离上  里卡多已然无力回避  只能尽全力收紧肌肉  并且向侧方滚出  以便少中几颗子弹

  这个时候  一道隐隐约约的力场忽然罩住了里卡多  并且让他的肌肉收缩得更加紧密  子弹毫不留情地轰进里卡多的身体  但全部都被强硬的肌体组织阻挡  最终只给他留下了一点皮肉伤

  随后  一道身影如豹子般窜出  猛然将里卡多扑倒在地  子弹持续从街对面飞來  有两颗打在了她的身上  发出扑扑两声闷响  扑倒里卡多的是一个栗色头发的年轻女人  她一手按住里卡多  右手举起一只超过50厘米的巨大手枪  扣下扳机

  手枪发出堪比机关炮的轰鸣声  百米外的射手甚至还來不及有任何恐惧的表情  他的头就连同小半胸膛一起炸了个粉碎  一团血沫喷洒在空中

  一枪轰倒射手后  年轻女人一跃而起  象拎兔子一样把里卡多提了起來  闪进街边的废弃建筑里  随后身形彻底消失  就在这起落之间  街对面形形的废弃建筑中先后探出了十几支枪口  密集的弹雨彻底覆盖了年轻女人消失的建筑  但那里已然空无一人

  扑通一声  在四个街区外的一间废屋中  里卡多被扔在了满是灰尘的地板上  震动牵动了他腿上的伤处  让他发出一声惨叫  并且满脸苍白  一额冷汗

  “别出声  你想死吗  ”女孩从墙壁的缝隙观察着外面的环境  一边压低声音喝斥着

  “好吧  我是个绅士  要对美丽的女孩子保持礼貌  特别是刚救了自己性命的女孩子  丽  谢谢  ”里卡多嘟嚷着  挣扎着坐了起來  用军刀割开裤子  察看大腿的伤口

  伤口很大  虽然已经在防御和再生能力的作用下止了血  但过大的创口仍然需要清理和消毒  并且里面的弹片也要取出來  这样才能恢复行动能力  里卡多取出医疗套件  在这套昂贵的高级医疗套件中  不光有各类必须的药品  还有一套精巧的战地手术工具  不过伤口在大腿外侧  他自已动手不大方便

  看到外面的敌人暂时沒有跟上來  丽快步走到里卡多身边  说:“我们最多可以在这里停留五分钟  不然就会再次被包围  ”

  不等里卡多反对  丽就蹲了下來  在里卡多的伤口上用手按了按  就从他手里夺过了那把手术刀

  “噢  等等  亲爱的丽  你不能这样……不  ”

  随着里卡多的又一声惨叫  丽已经用手指把那块弹片从他的大腿深处硬生生地拔了出來  再接下來  则是清理伤口、消毒、喷药、封闭  整套程序丽做得干脆利落  一气呵成  仅用了一分半钟

  丽站了起來  向里卡多伸出了手  里卡多握住她的手  然后一股大力传來  魁梧的他就被体型比自己纤细娇小得多的丽直接从地上提了起來  他试着走了两步  发觉轻松了许多  行动基本上已不受影响  看來丽的急救手法非常不错  只有一点不好  就是她似乎根本不管被救治的人会不会痛

  “亲爱的丽  真沒想到除了强悍的力量外  你急救的技术也如此出色  唉  苏那个家伙  真是让人嫉妒  ”

  丽沒有理会喋喋不休的里卡多  只是低头检查了一下那把大得惊人的手枪  这把15mm口径的凶器使用的是特制弹药  近距离威力大得惊人  根本不能算是手枪  而是迷你型的手炮  和它惊人的威力相匹配的则是极大的后座力  如果不是丽这样拥有接近五阶力量的人  根本无法使用  它另一个缺点是弹药少且昂贵  经过三天的激烈战斗  丽身上只剩下不到二十发的手枪子弹

  她左手提着灾祸之蝎战士标准配置的突击步枪  再将十几个收集來的弹匣装进背包  向屋外看了看  就对里卡多说:“你能动了沒有  能动的话我们现在就出去  ”

  里卡多刚说了句“当然能动  ”  丽就已经当先冲了出去  随后屋外枪声大作  里卡多大吃一惊  立刻也冲出屋外  正好看到丽的身影沒入街对面的一间废屋  而从旁边的屋顶上  两个生命正在飞速流失的灾祸之蝎战士缓缓倒下  失去力量的身体顺着倾斜的屋顶滑下  再重重摔落在地上

  里卡多飞奔几步  终于跟上了丽  还沒等他说什么  就见丽一弯身  开始向枪声最激烈的地方潜去

  里卡多大吃一惊  忙说:“喂  美女  那边的敌人太多  我们两个不能过去  噢  该死的  ”一串子弹从旁边飞來  几乎是贴着里卡多的身体射进墙壁和地面  作为暗黑龙骑的少校  里卡多可不是好惹的人  他身体一侧  立即以轻微而精准的动作瞄准了对手  随后一个点射将埋伏的射手胸膛轰烂

  丽早已从另一侧冲出  进入一片相对开阔的地势  前方一整只灾祸之蝎的小队正背对着他们与另一头掩体后的敌人激烈对射着

  丽弓着身体  迅速横向移动  左手的自动步枪和右手的手枪不停地喷吐出火焰  将弹雨倾泄到灾祸之蝎士兵的阵地里  她的手枪连发三枪  终于轰中了一名全身都覆盖在重甲里的灾祸之蝎战士  这种士兵的装甲份量不重而防御力十分强悍  可以阻挡重机枪子弹和远程的狙击子弹  装甲战士的体力比普通士兵要强得多  重机枪甚至是高射机枪都是他们的武器  在攻坚战或巷战中  灾祸之蝎的装甲战士总是会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丽的手枪虽然轰不穿装甲战士的铠甲  但是打中头盔后  巨大的冲力却折断了那么战士的颈骨  消灭了装甲战士后  那一小队的灾祸之蝎战士战斗力就损失了小半  一时被丽突击步枪的弹雨给压得抬不起头來  但是丽的突击步枪射不穿他们身上的防弹衣  随着一个个战士掉转了枪口  射向丽的弹雨正在变得密集  丽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做闪避动作  火力明显受到压制

  战场上忽然响起一阵略显沉闷的枪声  里卡多也冲进了这片开阔地  他手中的龙枪型突击步枪可是能够轻易撕开灾祸之蝎避弹衣的厉害家伙  他不象丽是横向移动  而是以z字型向前机动  同时用一个个点射将灾祸之蝎战士放翻

  好不容易收拾了这一队的灾祸之蝎战士  里卡多有些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又中了一枪  中枪的部位竟然还是那条倒霉的伤腿  不过穿透了具有一定防护功能的战斗服后  又被一道防护力场所阻挡  再射进明显变得更加坚韧的肌肉时  子弹已经沒什么动能  只是勉强沒入肉里  就停止了运动  这点小伤  里卡多甚至可以直接用肌肉把弹头挤出來

  当然  只有在丽一定距离之内  他才能享受到这种防御上的加成  这还得看丽的心情  在流弹横飞的混乱战场上  死亡变重伤  重伤变轻伤  轻伤成微伤意味着什么  经历过数年战火考验的里卡多非常清楚  丽可是那种不能得罪的人

  消灭掉这队战士  丽一点也不停留的越过战场  向着对面4个扈从模样的人问:“你们是谁的扈从  ”

  看清丽不是灾祸之蝎的人  4名扈从才真正松了口气  在这片该死的地方  除了龙骑就是灾祸之蝎  再也沒有第三种人  就算一开始有  也都被两方的人给杀光了  为首的一个中年扈从说:“我们是格拉斯少尉的扈从  昨天留下來断后  和少尉的大部队失散了……”

  丽不等他说完  就打断了他的话  说:“你们从现在起听我的指挥  跟我们一起行动  ”

  “可是你并不是龙骑  就算是  我们是格拉斯少尉的扈从  沒有义务服从你的指挥  ”中年扈从皱眉说着  尽量保持着委婉的口气  毕竟丽和里卡多才刚帮助他们收拾掉了一队蝎子  在钟摆城这一带的龙骑中  可沒听说过有女人

  丽根本不去理会中年扈从的置疑  而是向跟在身后的里卡多说:“你來搞定他们  ”

  看着开始观察周边地形的丽  里卡多苦笑了一下  走到那4名扈从面前  说:“我是里卡多少校  现在命令你们跟随我们一起行动  直到找到你们的主人再说  不过我个人估计  格拉斯少尉很可能已经变成尸体了  此外  从私人的角度來说  如果你们还想活下去  最好跟我们走  并且老老实实地服从命令  ”

  4名扈从互相看了看  就从临时掩体中爬了出來  站在里卡多的身后  作为少尉的扈从  他们的实力比灾祸之蝎的装甲战士强不了多少  跟随在一名校官身边  活下來的机会要比单独行动大多了  甚至比跟随原主人还要多  既然格拉斯少尉不知所踪  那他们临时服从里卡多的指挥就沒有了任何障碍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