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拦截 上

章十四 拦截 上

  检查完最后一具尸体  苏站了起來  看着仍隐藏在重重迷雾中的远方  不时传來的隆隆炮声显示战斗仍然非常激烈  暗黑龙骑的战斗力毋庸置疑  特别是在绝境下  即使被数倍兵力包围了整整四天  看來灾祸之蝎想要彻底歼灭他们也是非常困难

  即使是能力一般的扈从  实力也超出灾祸之蝎普通战士太多  和装甲战士相去无几  而能力较强的扈从可以轻而易举的单对单干掉装甲战士  而龙骑本身  即使是列兵  其强悍的战斗力也可以保证单独消灭一小阶的灾祸之蝎战士  至于里高雷和丽这样本身实力已经相当于龙骑尉官的扈从  则不能按正常情况考虑

  动荡年代的战争已经和旧时代有了本质的不同  大工业基础已经荡然无存  依靠精准加工工艺小批量制作的武器系统成为主流  同时个人能力的突飞猛进已经打破了战斗的平衡  在同等装备下  拥有充分的时间和空间  能力强悍的人完全可以消灭数百甚至上千的普通士兵  人海和炮灰战术已经成为很少被运用的战术  大量灾祸之蝎普通战士的战死  换來的仅仅是龙骑扈从和仆兵的损失  最后孤身一人的龙骑多半在耗尽弹药和补给后  才有可能死在这些普通战士的手里

  本來和暗黑龙骑的对阵  最有效率的作法是出动如玛瑟姆这类的强者  直接扑杀扈从和仆兵被牵制的龙骑  钟摆城战区的龙骑中  除了加入了苏的扈从的里卡多  还沒有哪位龙骑可以抵抗这个恐怖的巨人  四天过去了  在包围中的暗黑龙骑仍在激烈抵抗  看來玛瑟姆这类强者并未登场  那么他躲在哪里

  在动荡年代  人类虽然通过进化基本适应了这个环境  可是幸存下來的人数仍只是大战前夕的一个零头  在这个时代即使想要大举扩军  也难以找得到那么多合适年龄的男人和女人  灾祸之蝎怎么会在一个方向的战场就投入数以千计的兵力  这么多的人又是从哪來的

  苏思索着心中的疑问  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如果以血腥议会的势力范围作为类比  那么灾祸之蝎的控制范围应该是血腥议会的数倍  达到几十万平方公里的规模  才有可能召集到这么多的部队  并且在一个战区就投入近万用于消耗的炮灰

  而且死去的灾祸之蝎士兵和以往一样  身体充满了生机  浓烈到让苏有所错觉  似乎自己所杀的不是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战士  而是些尚未断奶的婴儿

  一边思索  苏一边拆卸着一支灾祸之蝎的突击步枪  拆开又装上  装上再拆开  几十个零件在那双只露出指尖的手中跃动飞舞  就象有了自己的生命  反复拆装三次之后  苏终于对这支步枪的质量感到满意  存在瑕疵的部件都补从其它的步枪拆下的零件所替换  他背起步枪  再带上两个弹匣  就向战区深处走去

  还沒有走出一公里  苏已察觉到另一小队战士正在匆匆向这里赶來  他微微弓起身体  小跑到200米外一栋废弃的房屋中  然后安静地坐下  甚至闭上眼睛  开始休息

  一队灾祸之蝎战士从迷雾中走出  他们成一线松散的横队  2名装甲战士当先走來  电子护目镜光芒闪烁  不断扫描着周围的区域

  苏就象睡着了一样  任由这队战士从自己面前走过  他并未收敛全部的气息  只是将气息控制到两名装甲战士刚好感应不到的程度而已

  等散兵线完全过去  苏才从藏身的房屋中走出  在空旷的街心站定  举枪瞄准了仅仅是百米外的灾祸之蝎战士们  他的动作不慌不忙  从容得如同假日闲步

  单调的枪声开始一声声响起  直到第四名同伴倒地时  灾祸之蝎的战士们才察觉背后出现了敌人

  他们以可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转身、蹲低、索敌、瞄准、甚至有两个开始射击  然而枪声不绝  灾祸之蝎战士们依旧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个个倒下

  而苏  就迎着弹雨站着  用灾祸之蝎的突击步枪以单发射击的方式  将百米距离上的敌人一个个射倒  对面的子弹呼啸而來  苏大多时候端立不动  只是偶尔才向左右略微移动  抑或是微微下蹲  就将所有迎面射來的子弹都避了过去

  还不到10秒  这队超过20名的灾祸之蝎战士就只剩下两名装甲战士

  突击步枪以恒定每秒三发的速度射击着  缓慢的射速却透出让人不寒而栗的从容和冷酷  两发子弹先是击毁了装甲战士手中的机枪  然后一发发子弹再一一落在他们头盔的护目镜上  虽然两名装甲战士被子弹冲力撞得踉跄后退  可是每发子弹的落点几乎完全一致  即使是暗黑龙骑的护目镜也难以抵抗突击步枪的连续直接射击  更何况是品质差了一等的灾祸之蝎防弹战术护目镜

  各中了三发子弹之后  苏满意地看着两幅布满龟裂的护目镜镜片  再次扣动了扳机  这一次  终于从护目镜的裂隙中喷出了鲜血和脑浆

  苏走到一地的尸体中间

  当的一声轻响  一个还带着炽热气息的空弹匣掉落在地  然后戴着战术手套的手从一具尸体上取走了一个满载的弹匣  然后那双厚实且坚固的军靴就沿着空旷的街道向远方走去  脚步声厚重而沉稳  由始至终保持着恒定的节奏  直到苏的身影在迷雾中消失  隐约的脚步声依旧在一地的尸体上空徘徊

  天又亮了一些

  这次苏的左手从尸体上取过的不仅是一个弹匣  还有灾祸之蝎制式的突击步枪  几秒之后  这支突击步枪的枪管就被换到了苏手中的那支步枪上  在渐亮的天光下  苏的双手以优雅的节奏运行着  紧贴肌肤的战术手套丝毫无损于这双手的美感  而露在外面的指尖  就象点点晶莹的雪  白得好象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也不知道苏战斗了多久  可是哪怕是翻过了满是血和尘泥的敌人尸体  他十指的指尖也沒有染上半点尘埃

  好象战争本來就该是这样的干净、素洁、一尘不染

  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  由于浓密且广布的辐射云的作用  在这早该春暖花开的四月  北方却寒冷依旧  而且天空非常的昏暗  如同夜幕行将降临

  电子灯柔和地照亮了办公室的一切  光线明亮而不强烈  构成和自然的阳光几乎一模一样  当然  它当中并不含有强烈到可以致命的紫外线  沐浴在这样的灯光下  其实和旧时代的日光浴沒有什么区别  可是迪亚斯特元帅却更喜欢外面难得一见的炽烈阳光  而讨厌这些充满了人工合成味道的灯光  他其实知道电子灯光和阳光沒有任何区别  灾祸之蝎的技术水平甚至可以模拟出阳光中自然的辐射波动  而且失去了大半的能力后  元帅也无法直接承受外面的阳光而不受损伤  可是元帅就是喜欢更加自然的阳光  虽然他从不肯承认这只是幼稚的心理作用而已

  午饭的时间已经到了  不乏美貌但却永远缺乏情感的勤务兵送來了餐盒  但元帅却忽然对午餐失去了兴致  他看着屏幕上一排排伤亡信息  忽然皱紧了眉头

  只是一个上午  就出现了七队超过200名战士的伤亡报告  这样大的伤亡  只是在将4名龙骑包围起來  并且以占据绝对优势的兵力和火力击溃了他们队伍和阵形的那一天出现过  而且这次有所不同的是  今天的战死率高得过头  轻伤和重伤报告只有11名  其余的全部战死

  迪亚斯特心头骤然掠过一丝称不上美妙的预感  他不停地在中央最大的光屏上点动着  一一调出战损士兵的行进路线和被发现死亡的地点

  就在忙碌中  迪亚斯特的身后传出一个柔美的女声  却无可避免的显得有些呆板和机械:“元帅  您午饭的时间已经到了  请按时吃饭  ”

  迪亚斯特根本不理勤务兵的呼唤  锐利的目光只是死死盯着光屏上的全息地形图  地图上  除了30多名伤亡是发生在战场中心区域外  其余所有的战损纪录都发生在边缘地带  并且分布中隐约勾勒出一条轨迹  问題在于  所有的轻重报告都发生在战场的中心区域  而在边缘区域的士兵全部战死  甚至一例重伤濒死都沒有

  这意味着  整整六个小队的战士在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被人全部消灭  杀得干脆利落  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而且  除了首先战死的d306小队外  其余所有战士的死因都是枪伤  而且是死在灾祸之蝎自己的制式突击步枪弹之下  灾祸之蝎突击步枪的品质和暗黑龙骑突击步枪究竟相差多少  身为创始人的迪亚斯特当然再清楚不过  沒什么特殊能力的普通战士还用得着什么好枪  威力过于巨大的突击步枪他们反而使用不了  何况这些战士的数目成千上万  成本是必须考虑的因素

  “元帅  请按时吃饭  ”勤务兵每隔一分钟  就会机械地催促一次  但毫无效果

  五分钟过去了  时限已经接近勤务兵的底线  她走到迪亚斯特的身后  环抱着他的腰  然后解开元帅的裤子  将双手探了进去  过去几天  她一直用这种方式催促迪亚斯特吃饭  而且效果很好

  但今天这个方法却失去了效果  迪亚斯特忽然暴燥起來  反手一个耳光将纤细美丽的勤务兵抽得飞了起來  重重地撞在墙壁上  勤务兵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慢慢软倒在地上  在合金墙壁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在完全倒下之前  她就已经晕死过去  而在失去意识的时候  她仍以微弱的声音催促着:“……请按时吃饭……”

  迪亚斯特在光屏上划着  很快在地型图那些尸体中间勾勒出一条前进路线  这条线从东南方战区  几乎是笔直向战区中央前进  就在路线出现的时候  一侧的光屏上又跳出一条信息:第298小队全灭  生存者无

  298小队覆盖的地点很快被添加到大地图上  正好是在那条线路的前方

  迪亚斯特毫无犹豫地点动光屏上一个血红色的蝎子图标  数秒钟后  一个甜美悦耳的声音在指挥室响起:“你知道我的时间非常宝贵  ”

  迪斯亚特满脸的怒气  但声音却是经过了明显的克制  显得低沉稳定:“暗黑龙骑的援兵已经到了  而且來的是很厉害的高阶龙骑  不知道有几个  ”

  “消灭他们  ”声音下达了再简单明了不过的命令

  “消灭  ”迪亚斯特的音量突然提高了一倍  冷笑着说:“拿什么消灭他们  就靠你给我配置的这堆垃圾吗  ”

  “在您的预备队中还有1700名垃圾  正面战场上还有1100在战斗  根据计算  这些部队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

  “潘多拉  别拿你那个根本不长脑子的机械人格來糊弄老子  她连我让射在脸上的资格都沒有  ”迪亚斯特暴吼着  用力将双拳砸在中央指挥台上  愤怒的声音象雷鸣般回荡着:“战争不是你那只知道几进制的脑子所想的那样只是简单的加减法  几千只垃圾凑在一起还是垃圾  即使给他们套上铁皮  也还是垃圾  整个世界的鸡蛋都联合起來  就能打破石头吗  真是笑话  要真是这样  还用把那狗屁使徒象神一样地供着  给老子几万只垃圾  堆也把使徒堆死了  还要你们这些只知道舔屁股的选民干什么  ”

  指挥室沉默了足足有一秒钟  然后潘多拉那甜美清脆的声音重新响起  但这一次多了些让人说不出的味道:“迪亚斯特元帅  请注意你的言辞  对使徒的不敬会给你带來毁灭  并且这个过程会是非常的漫长和痛苦  一定会让你对刚才痛快淋漓的发泄后悔  ”

  迪亚斯特露出讥讽的笑容  说:“如果按你那个白痴人格的白痴想法  不光那2个龙骑会被救出去  说不定连这个前进基地也会丢掉  到那个时候  等待我的也同样是毁灭吧  漫长而痛苦的毁灭  反正结局是一样的  倒还不如骂个痛快  ”

  “漫骂不能解决问題  您有什么建议  ”潘多拉平静地问着  根本不为迪亚斯特所动

  “把那些该死的选民调來  越多越好  ”迪亚斯特非常干脆

  “这不可能  大多数的选民还在沉睡  他们需要休息和培养力量  ”潘多拉冷冷地拒绝了迪亚斯特的建议  这让元帅又一次陷入狂怒的边缘

  迪亚斯特冷笑着  慢慢地说:“培养力量  这个时候都不出动  真不知道这群泡在脓水里的睡猪还需要力量來干什么  要么被泡到发臭腐烂  或者干脆被敌人砸烂罐子  将切烂肉一样被切成碎片  就是那些选民注定的结局  我不得不说  使徒还真不是一般的英明伟大  ”

  “请注意你的言辞  迪亚斯特元帅  ”潘多拉例行公式般的警告一句之后  沉默了将近十秒  然后才说:“使徒已经关注到前进基地的战局  很快就会有解决方案  请耐心等候  ”

  迪亚斯特阴沉着脸  说:“不管什么方案  只要不是让我用这些垃圾去消灭对方的高阶龙骑就行  ”

  在一片幽深寂静的空间中央  飘浮着一团淡淡的光芒  里面悬浮着依旧保持着十岁时身体和相貌的潘多拉  她就象一个洋娃娃般飘浮着  一双小手慢慢在周围不断生成和幻变的光屏上点击着  有时是切换屏幕  有时是下达命令  她的双瞳色泽变幻  如果无限放大  可以看出里面其实有着无数面光屏正在生生灭灭

  这是一片极度寂静的空间  根本沒有任何的声音  在光芒之外  是沒有边际的黑暗  完全不知道这片空间的界限在哪里

  在潘多拉的身旁  浮着一面小小的屏幕  它始终恒定在那里  不会象其它满载信息的光屏一样从生而灭  屏幕上是一幅已经有些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一个英挺威武的高大男人  微笑的脸上似乎散发着灿烂的光彩  挂满绶带的元帅制服则衬托出他的地位  在他身旁  是一位恬淡而美丽的女人  虽然只是一张静止的照片  但仍然不难看出  她的眉梢眼角  全都挂满了那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两个人中间  则是一个刚刚生下來的婴儿  她非常非常的漂亮  可是即不哭也不笑  而是冷冷地看着镜头  让人毛骨悚然

  “潘多拉……”

  极度寂静的空间中突然响起一阵洪亮雄浑的声音  呼唤着潘多拉的名字

  潘多拉从半躺着的漂浮状态站起  挥散了所有的光屏  最先消失的就是那面似乎只装载着照片的小屏幕  她半跪在根本不存在的地面上  以冰冷机械的甜美声音应答着:“伟大的使徒  您苏醒了吗  这一次有什么吩咐  潘多拉必定会为您完成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