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拦截 下

章十四 拦截 下

  奥贝雷恩就这样站在光彩流溢的森林中  沉思着往事  在他身边  则是那十座姿势各异的冰雕  被奥贝雷恩寒气所冻结的荷比鲁人仍保持着最基本的活力  可是生机业已受到重创  只有立刻解冻并加以救治  才有可能生存下來

  森林中目前仍是零下二十度  冰雕根本不会溶化  荷比鲁战士们惟有在冰棺中耗尽最后一线生机

  和家族的通讯在几分钟后结束  研究主管的面色忽然微变  快步來到奥贝雷恩身边  说:“阁下  是來自族里的绝密情报  ”

  奥贝雷恩接过光屏  以自身的基因为密码  解开了这道重重封锁的情报  读了起來  脸色逐渐阴沉  站在一边的研究主管尽管神色不变  但手心中已满是汗水  心中暗暗叫苦  在亚瑟家族中  他的权限相当的高  仅次于几位拥有直系血统的大人物  如这种最顶级密级的情况  他也可以凭藉着权限查阅到部分关键词  以帮助判断  只不过这一次  第一个跳入眼帘的关键词就是审判镇

  研究主管立刻关闭了情报  呈送给了奥贝雷恩  可是他打开过关键词的痕迹是消除不掉了  在奥贝雷恩沉默阅读的时候  灰发的年轻男人每一个表情变化  都会令年近五十的研究主管心惊胆战  有生以來  他第一次觉得  自己的权限似乎有些太高了

  读完整篇情报后  奥贝雷恩的脸色反而恢复了正常  出发的时间已经到了  奥贝雷恩默默向森林中心走去  虽然沒有命令  但这支久经考验的队伍早已作好了出发的准备  随着他向森林深处走去

  奥贝雷恩灰发猛然飘扬起來  他左手平伸  向着侧前方狠狠一抓  喀嚓一阵脆影响  十几米外一株古树根部树干破碎  一个小巧的蓝灰色身影从里面狼狈滚出  然后身不由已地凌空飞起  顷刻间就悬浮在奥贝雷恩面前2米处

  这时奥贝雷恩已经换成右手前伸  张开的五指间飘浮着一团小小的火球  火球外面是一层紫黑色  球心处竟然是炽烈的白  即使相隔数米  海皇三叉戟的战士们也可以感受到扑面而來的灼热  而火球蕴藏的狂暴威力更是令一众类法术域能力者面色苍白  即使是一直跟随着奥贝雷恩的战士们也以为  他擅长的只有寒冷领域  却沒想到竟能够凝聚出如此威力的焰球

  这颗焰球如果打出去  即使是主战坦克也会被融蚀大半

  被奥贝雷恩抓出來的是一个荷比鲁女孩  仅到成年战士三分之二的身材标示着她距离成年仍有相当距离  和可以将自己燃成灰烬的火球相距不到一米  女孩蓝灰色的发梢已经开始燃烧  大大的双眼更被热力炙得几乎睁不开  可是她用尽全力挣扎  不住愤怒咆哮  丝毫也不畏惧奥贝雷恩的雷霆手段

  奥贝雷恩冷笑了一声  火球向回微微一收  即待轰出

  一年以來  奥贝雷恩很温和  就象苏很懦弱一样  已经成为暗黑龙骑中最著名的两个谎言

  在火球的淡淡光华映亮荷比鲁女孩面容的瞬间  奥贝雷恩不知想到了什么  眼中一阵暗淡  右手轻轻向上抬起  火球划出一条弧线  几乎是贴着女孩的头发斜向上飞去

  火球渐飞渐快  转瞬间已刺入重重树冠  消失在繁茂旺盛的枝叶之间  一缕火光忽然从古树树干上燃起  而后斜而向上  越往上燃烧得越是猛烈  以一道烈焰构成的长廊  勾勒出了火球飞行的轨迹  转眼之间  燃烧的树冠已有数十米方圆

  奥贝雷恩挥了挥手  向女孩平静地说:“你走吧  回去告诉你的族人  别再把孩子当作战争工具  下一次  我未必能够控制得住自己  ”

  从死亡边缘徘徊过的女孩呆滞了一下  然后掉头向森林中跑去  跑出几步后  又回身向奥贝雷恩哗啦啦地叫了些什么  这才一头扎进森林深处

  当然  奥贝雷恩和荷比鲁女孩之间  谁都听不懂对方的话

  奥贝雷恩继续向森林深处走去  他已经感觉到  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有庞沛之极的生机在勃动着  有如这座森林的心脏

  在前进之前  奥贝雷恩也曾有过短暂的犹豫  和这座森林为敌的风险不言而喻  也许再深入下去  整支队伍都有可能葬送在这里  然而  奥贝雷恩还是选择按原定计划继续前进  他也曾想过回到龙城  然后带领海皇三叉戟和米修司殊死一战  然而这个方案随即被放弃  如今的海皇三叉戟可不会绝对服从他的命令  何况  奥贝雷恩的骄傲使得他更愿意独力亲手摘下光暗天枰的头颅

  冰冷的理智告诉奥贝雷恩  想要达成这一目标  眼前最快的方式就是执行既定的计划  那是奥贝雷恩亲自制定的  庞大、精准、复杂而又完美的计划

  “梅  等着我  即使你已在地狱  我也会将你带出來……”

  这个时候  苏正坐在一栋屋顶被完全掀去的房屋二楼  极为嚣张地抽着烟  在深垂的夜幕下  明灭不定的烟头就象黑夜中的灯塔  说不出的醒目刺眼  在千米的距离上  甚至视力足够好的狙击手可以看清夹着烟的两根手指是多么的纤丽白晰

  在视线所不及的黑暗中  仅仅是方圆几十公里的区域  就有上千名敌人存在  他们或潜行、或休息、或埋伏、或戒备着

  在这个能力层出不穷的时代  黑暗已经不再是所有人的阻隔  人们好战的天性使得最先被挖掘、挖掘得也最彻底的就是与夜战有关的种种天赋  如果运气足够的差  这点明显的烟火会让上千名的灾祸之蝎战士同时盯上苏

  到这时  死在苏手上的灾祸之蝎战士已经超过了三百名  即使他此刻的心情平淡得如同沒有任何味道的白水  过多的杀戮也让他感觉到有些异样  似乎时时刻刻  自己身上都会散发出一种婴儿般的味道  那是生命的气息  蓬勃的、跃动的、浓烈得让苏想要呕吐的生命气息

  苏几乎是笔直杀入战场的中心地带  可是却沒有遇上任何一个类似于玛瑟姆那样的强悍对手  沒遇上不代表不存在  苏相信  潘多拉口中的那些选民一定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  磨着牙齿  时刻准备给自己狠狠地來上一口

  奇怪的是  这些家伙躲得出奇的好  也出奇地有耐心  苏已经嗅到了他们的味道  可就是无法把他们从巢穴中翻出來

  夜幕是黑色的  却有着淡淡的光  低垂的辐射云为整个世界镀上了一层惨淡的绿色  苏呼吸着寒冷、刺鼻、充斥着辐射和硝烟的空气  一时竟然觉得无比的宁定  他知道  这枝烟抽完  整晚的宁静都将与他无缘

  自从有记忆的二十年來  苏还从未象今天这样肆意放纵过  面对着层层围上來的千名战士  面对着已开始蠢蠢欲动的所谓选民们  苏并不是无所畏惧

  他的心深若大海  根本就沒有这些敌人的存在

  苏轻轻地叹了口气  身体微微后仰  靠在了半截断壁上  就象是在舒缓自己有些疲累的腰背  砰的一声  一团烟尘猛然在苏身边不到两米的地方爆开  原本摇摇欲坠的墙壁上忽然多出一个大洞

  苏淡金色的碎发微微飘起  鼻端更是嗅到了一缕明显的焦气  就在他后仰的时候  一枚大口径狙击弹几乎是贴着苏的鼻尖掠过  狠狠地扎进另一边的墙壁里

  苏最后吸了一口烟  将已燃到极致的烟蒂抛下  然后伏身、弓腰  站起來的同时  拎起了身旁的突击步枪  顺手拂去身上沾染的尘土  这是一个非常自然流畅的动作  不急不忙  象是一个钓鱼累了  要站起來松松筋骨的闲人  然而就是这几秒钟的功夫  十几发各种口径的子弹呼啸而來  全都贴着苏的身体掠过  将这栋本就残破不堪的小楼射得灰尘四起  砖石横飞  甚至有一发狙击弹极为精准地击中了被苏抛落的烟蒂  于是飞溅的火星  将这个黑暗且绝望的夜晚照得稍稍亮了一些

  下一刻  小楼上已空无一人  随后一发火箭弹带着明亮的蓝色焰尾破空而來  不光将小楼轰上了天  还连带着将周围十几米范围内的一切都夷为平地

  在深深的黑暗中  有不止一个存在在心底暗暗地哼了一声  有些恼怒地想着:“这些的东西  难道不知道再先进的枪炮也对付不了真正的强者吗  速生的家伙  就是不长脑子  ”

  苏则在黑暗中悠闲地走着  在一座座废弃楼宇间穿行  巨大的步枪背在身后  右手提着的依旧是灾祸之蝎的制式突击步枪  通过指尖无比敏锐的肌肤触摸着突击步枪  感受着那明显带着大工业制造痕迹的粗糙表面  以及为了降低成本、提高使用寿命而显得有些过于厚重的枪身  苏微笑着想:“以前还真沒有发现  原來这东西也挺有用处的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