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五 逆袭 上

章十五 逆袭 上

  夜晚的黑暗和宁静不断被连绵不绝的枪声打破  当炮弹的呼啸声和爆炸声也加入进來时  整个夜晚都注定不会平静

  苏站在一具大口径迫击炮前  看着炮弹划出大大的弧线  准确地落入数百米外一栋四层办公楼后  随后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火焰甚至从楼前的窗户中喷射出來  几个身影就象随风飘荡的柳絮  被冲击波从楼后冲出  甚至站在几百米外的苏  也可感到炽热扑面而來

  苏轻轻一脚  将因为后座力而略有移动的迫击炮踢正  然后将手中拎着的湛蓝色涂装的炮弹放进了炮管  就掉头向黑暗中走去  根本不去看战果  夜空中又响起尖厉的啸叫  散发着蓝芒的炮弹高高落下  砸向了那栋摇摇欲坠的办公楼  两炮下去  以这栋办公楼为据点的一整个灾祸之蝎小队就已报废

  这个时代  迫击炮的原理仍是一样  但是炮弹的威力却大了数倍  直追旧时代的重炮  但这种面杀伤的武器效用随着人类能力的提升正在直线下滑  可是对付灾祸之蝎这些身体和普通人类相去无几的士兵还是有明显效果的

  就在苏离开后三秒  几枚大口径子弹飞了过了來  落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  其中一发子弹还将迫击炮直接击毁

  经过连日鏖战  战场上到处是散落的武器  不光是迫击炮  甚至连重榴弹炮都让苏找到了一门  这些重装火力也许对能力者无效  但对灾祸之蝎的杀伤巨大  苏就如夜幕下的幽灵  不断在战场上游走  利用找到的一切武器杀伤敌人  在出战之前  苏曾专门抽出半天时间学习各式武器操作  开炮只是其中再简单不过的内容

  在游击战中  苏不仅杀伤了大量普通士兵  还成功地将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家伙引出了巢穴

  在几公里外  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橡胶摩擦地面的声音  一辆大功率越野车猛然刹停  粗厚的轮胎在地面上犁出四道深沟  它那庞大的车体可以装下至少十几个人  已经有些接近于卡车了

  越野车还沒有停稳  就从车上跳下一个年轻男人  他看上去刚刚二十的样子  脸上还带着些稚气  他长得并不高  却非常的瘦  可能还不到五十公斤  在这样寒冷的夜晚  他上身竟然只穿了一件衬衣  并且只系了几颗扣子  露出大半边的胸膛  下身那条全是破洞的牛仔裤看起來也沒什么御寒的作用

  一下车  他就将双手裤子口袋里  以一副典型的玩世不恭步法  绕着越野车走了一圈  两只眼睛中竟然闪动着淡淡的黄色光芒  一圈走完  这个年轻人立刻叫了一声:“都下來  别在车上赖着了  那头可爱的小羊就在附近  ”

  随着年轻人的叫声  越野车上迅速跳下來两个形态各异的人  年轻人猛冲上去  一拳打在后面跳下來的大汉脸上  居然将这个体形比自己大了一倍的壮汉砸飞出去  重重撞在越野车的车身上  把坚固的薄质装甲都给砸出了一个坑

  “19号  你下來得太慢了  ”年轻人冷喝了一声

  壮汉翻身爬了起來  中了如此沉重的一拳后  他居然只是晃了晃脑袋  擦下嘴边的鲜血就算了事  面对着瘦弱的年轻人  他却象遇上了天敌  连反击的勇气都沒有  小心翼翼地躲到一边

  年轻人又向越野车看了一眼  冷笑着说:“7号  难道还要我亲自动手把你揪下來吗  ”

  越野车里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5号  如果你真想这么做  那么就來吧  我等着你  ”

  年轻人淡黄色的双眼骤然亮了起來  瞳孔收缩成了一条窄缝  他象一只瘦狼一样死盯着越野车的车厢  慢慢地说:“7号  这句话我记住了  等这场战斗结束  我就会让你知道为什么我是5号  而你只是7号  一点点的差距也是差距  现在我是战场指挥  你最好给我爬出來  不然的话  别怪我把你的行为上报给潘多拉大人  ”

  车厢内传出一记哼声  一个秃头不情不愿地从车厢顶上探出來  然后是肌肉有些过度发达的上身  接下來是两只套在紧绷皮裤中的粗壮大腿  他手中提着的步枪长得异乎寻长  竟然是一支超大口径的狙击枪  这支枪可和他的身材体型有些不和谐

  秃头男人还有一只脚卡在车厢里时  身体猛然一震  根本不敢侧头看上一眼  也顾不得还卡在车厢里的腿  直接向车外地上扑去

  “快躲  ”5号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叫喊起來

  然而他的叫声已经有些晚了  7号后背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深沟  然后鲜血猛然喷出  接近两米高的血雾就象一道旌旗  他虽然躲过了要害  可是仓促之间无法完全躲开从黑暗中飞來的子弹  依然被重伤  背上的枪伤截断了许多重要的肌肉  即使经过处理  作为狙击手的7号综合战斗力也将下降将近一半

  扑通一声  7号庞大的身躯重重地栽在地上  除了背上的伤势外  左腿也呈现出一个奇怪的角度  他闷哼一声  翻身坐起  刚把手伸向左腿  神色忽然一变  又向侧方拼尽全力跃出  再也顾不得折断的左腿

  在他原本坐着的地方  突然爆起一道粗大混杂着泥石的气柱  溅起足有两米多高  这一发子弹的威力  几乎可以和大威力的机炮相比  身为狙击手  7号的身体虽然庞大健壮  但防御力毕竟不能和高阶的格斗域能力者相提并论  如果被这一枪击中  恐怕一条腿会被直接打断  然而他刚才近于拼命的闪避动作也让断折的左腿伤上加伤  腿骨的断面互相挫动  伤腿内部已经变得一塌糊涂  虽然他的身体拥有堪比爬行动物的恢复力  但这种伤势已经不是自身能够恢复的了

  “该死  居然还是个狙击手  真他妈的麻烦  7号  给我把他压制住……”5号吼叫着下了命令  这才想起7号已经被废掉了战斗力  而他是队伍里惟一的狙击手

  “该死的  怎么沒直接打爆你这头懒猪的头  ”5号恨恨地向着狼狈不堪的7号骂了一句  他沒想到苏竟然是个比所谓超级水准还要厉害的狙击手  在苏瞄准锁定的时候  他居然一点感觉都沒有  只有当远超音速的子弹近身时  才能有所察觉  对付狙击手最好的办法就是同样用狙击压制  原本7号是和苏同等水平的狙击手  可惜还沒爬出越野车  就被两颗子弹打废  真不知道究竟是7号的运气太差还是苏的运气太好

  但是  苏的好运气至此为止

  5号大大咧咧地站在越野车头灯的刺眼灯光中  冷笑着  一点都不怕成为苏狙击的对象  他可不象7号那样笨拙  凭藉非人的反应速度和感知能力  只要在50米的范围内感觉到狙击弹  他就可以闪避

  对付狙击手还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近战

  5号向前方的黑暗一指  说:“他就躲在那个方向  距离大约1500米  13号19号  你们两个冲过去  把他给我抓來  ”

  两名壮汉互相望了一眼  虽然有些犹豫  但还是一咬牙  奋力冲入夜幕  虽然苏的狙击水准让他们深深地感到畏惧  但是向前冲的话多半是重伤  还不至于送命  可是不冲的话  臭名昭著的5号现在就会杀了他们

  5号分出两丝细细的感知  系在正变向冲锋的13号和19号身上  远方的黑暗中火光一闪  13号猛然伏倒在地  随后又跳了起來  继续向前猛冲

  “运气不错  ”5号悠闲地站在越野车前  愉快地想着  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照片  凝视着照片上那虽然覆盖着一只眼罩  却依然不输于绝色女人的面容  伸出猩红的舌头  从下而上  完整地在苏的脸上舔过

  不过他知道  离那头会放冷枪的小绵羊越近  13号和19号就越是危险  因为留给他们的反应时间会越來越短

  在1000米的距离上  狙击枪口的火光再次闪动  反应稍显迟钝的19号身体一晃  痛楚的感觉透过细细的感知丝线  清晰地传递给了5号  看着19号又爬了起來  继续向前冲锋  5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这一次19号只能算是轻伤  不过大腿被擦伤了而已  可是他的运气已经到此为止  相信那个叫苏的小绵羊不会那么弱智  把下一发子弹浪费在更为迅速敏捷的13号身上

  700米

  这一次沒有火光  只有枪声从黑暗中传來  19号猛然跳了起來  然后如同被无形的铁锤击中  身体转而向后飞出  重重地摔在地上  在他的腹部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创口  几乎所有肠子和整段腰椎都混合在一起向后喷出  在原本的位置只留下一个恐怖的空洞

  “聪明的家伙  就是运气不太好  ”5号一边想着  一边从后腰处抽出两把薄而软的短刀  在夜风中一抖  短刀即刻发出嗡嗡的鸣叫  显然锋利无比  19号在中弹前的瞬间跳起  以腹部全部的脏器为代价  换回了完整的大脑和心肺  这种伤势  即使回去重新调制身体  19号的能力也会有所削弱  地位也会相应降低  说不定会降到垫底的22号  假如沒有新人出现的话  可是不管怎么说  他保住了一条命

  5号弓起身子  双眼中的黄色光芒越來越亮  感知丝线也越崩越紧  就在13号冲到离苏不到400米的距离时  5号忽然跃起  若一道轻烟般消失在黑暗中

  只在一瞬之间  5号的速度已经达到了13号的3倍  13号敏捷、凶悍、近战能力突出  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  很有可能会抓住苏这只小绵羊  这是5号绝对不能容忍的事

  越野车的发动机一直在轰鸣着  可是隆隆的机械噪音仍然压不住车厢后部粗重的呼吸声  呼吸声如同风在呼啸  又象蛰伏的史前恐龙  一呼一吸之间  加挂了合金装甲的沉重越野车都在相应地震动着

  车厢的空间很大  其实近半都被这个始终沒有下车的家伙占据着  按照潘多拉的意思  5号是战场的指挥  但找到了苏后  他才是发起攻击的主力  可是5号并不觉得这个大块头的家伙会有什么用处  这种脑子里都长着肌肉的家伙他见得多了  或许依靠恐怖的肉体力量和超强的防御力  这个大家伙能够在一对一的决斗中胜过5号  但那只是决斗  在战场上想要获胜  更多的还是要依靠智慧  5号决定亲手把这只漂亮的小绵羊提到使徒面前  当然  在这之前  他会有足够的时间对这只小绵羊做足够多的事

  苏的狙击水平的确不错  和7号不相上下  但这对5号构不成威胁  他根本不怕狙击  5号相信  这种程度的战斗  还用不着出动车厢里那个只知道吃和睡的大块头蠢货

  200米

  13号的运气非常的好  居然本能地闪过了苏最后一次的狙击  全速冲向了苏的狙击阵地  不出5号所料  苏根本沒有再次射击的机会  不得不将狙击枪抛在地上  从当成狙击阵地的浅坑中跳出  旋即与13号缠斗在一起

  这个时候  5号距离苏已仅有不到100米  他的身体前倾得几乎与地面平行  倒拖在身后的双刀被气流激荡  不住发出凄厉的锐啸  只需要3秒钟  5号就会冲入两人的战圈  然后亲手打倒这只可爱的小绵羊  如果13号想要抢功的话  那么5号不介意把他送回调制槽  或者在这里留下一具尸体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3秒后  5号如愿冲入了战场  只是苏和13号的战斗结束的比他的预想要快得多

  而另一件超出他预期的事情则是  倒下的是擅长近身格斗的13号

  苏宁定地站着  看上去非常轻松写意  一把短而薄的无柄刀刃在他右手纤长的五指间灵动地跳跃着  象是一只充满了灵性的小精灵  苏看着5号  微笑着  笑得就象一只正在欢迎母鸡的狐狸

  5号喉咙深处开始泛起苦涩  手心中也不由自主地开始出汗  他终于知道  原來近战才是苏真正的强项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