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五 逆袭 下

章十五 逆袭 下

  轰的一声巨响  越野车一侧的合金装甲被一拳砸飞  随后一个超过四米的巨大身影从车厢内走下  他舒展了一下在车中盘坐了太久的身体  全身上下的骨节发出密密麻麻的脆响  当响声变得稀疏时  他的体形竟然又变大了一些  现在直立起來  高近五米

  和5号不同  巨人的脸上并排生着四只眼睛  铃铛般大小的瞳仁散发着深绿色的光芒  在夜色下异常的醒目  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半截的皮制长裤  钢条般的肌肉都露在外面

  他用四只眼睛扫视着黑沉沉的周围  再看看刚刚固定好伤腿  正扶着越野车艰难站起來的7号  忽然如闷雷般的笑了笑  说:“就凭你们这些蠢货  也想杀苏  都是送给他的进化点而已  ”

  听到巨人开口说话  7号霎时惊呆了  他指着巨人  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么会说话  接受过λ调制  怎么……怎么还会有理智  ”

  巨人的眼睛如同四盏绿色探照灯  照射在7号身上  他摇了摇头  说:“你们除了歌颂使徒  就只知道躺在培养槽里提升能力  不知道的事情多了  呵呵  其实挺过λ调制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在那个家伙面前  我也很快会变成被他吸收的进化点  只不过吸收得会很困难而已  ”

  这时7号背上肌肉疯狂蠕动  将伤口逐渐收拢  他堆起了一个并不高明的笑容  一边慢慢将身体发挪进越野车的驾驶室  一边说:“这么说  5号多半完不成任务了  那只绵羊只能交给你了  至于伟大的使徒那里  我会向他汇报的…..”

  话音未落  7号猛然将越野车的油门踩到了底

  发动机的嘶吼骤然上了一个音阶  四只粗厚轮胎飞速旋转  猛烈地刨着地面  7号几乎抵制不住心底的恐惧  拼命打着方向盘  想要逃离这片梦魇般的战场  他的恐惧不仅仅是來自于苏  还來自于这个超乎他理解的巨人  从來沒有人能够经过λ调制而不变成智力完全退化、只知道依照本能和特定命令行事的动物  一个都沒有  7号的智力知道一点λ调制的原理  可他知道的越多  就越是清楚绝不可能会有人挺得过去

  这是一个奇怪的战场  也是一个奇怪的时间  一切都颠覆了他的认知  以及他被灌输的常识  残余的生命本能告诉7号  只有尽快的离开这里  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是发动机出力已经达到了极限  甚至车身都在剧烈震动着  但7号看到的景物沒有任何变化

  越野车沒走

  7号的意识中刚刚浮现出这个想法  立刻用力撞开车门  直接从驾驶室中跃出  当他的身体在空中飞行时  7号还來得及回头向车后看了一眼  果然  那个巨人正以一只大手抓住了越野车的后厢  生生将足有800马力的大功率越野车拉在原地

  “你想干什么  ”7号大喊一声  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左腿已经断了  根本就无法发力  落地的瞬间  左腿上传來的剧痛让他全身一颤  动作就此慢了几分  这是致命的缓慢  在7号充满恐惧的瞳孔中  只看到越野车正变得越來越大

  轰的一声  数吨重的越野车重重地砸在地上  庞大的车身已完全扭曲变形  7号完全被压在车下  根本看不到人  只有汩汩的鲜血从车下不断流出

  感受着7号微弱却是韧性十足的生命力  巨人咧开大嘴  嘿嘿笑了几声  象是在自言自语地说:“注定的进化点也想跑  ”

  从四只非人的绿色眼睛里  可以看出明显的嘲讽  这些选民空有一身能力  战斗力却差得可以  如果换了任何一个有着战斗经验丰富的人  谁会在这种关键时刻问一句完全沒用的废话“你想干什么  ”

  巨人想干什么  他想的很简单  就是把7号砸在车下而已  不要砸死  也别想逃跑  对巨人來说  这的确是件非常简单的事

  巨人不再理会奄奄一息的7号  反正至少几个小时内他还死不了  也就不会耽误事  巨人迈动两米长的粗腿  大步向黑暗中的苏走去  每一步落下  庞大身躯所产生的冲力都会让周围的地面微微震颤

  1500米的距离并不遥远  转眼间巨人就站到了苏的面前  他看似笨重  其实步伐极大  速度比5号也慢不了多少

  但等他赶到时  5号已经仰躺在地上

  巨人低下了头  四只眼睛各自转动  有两只看着苏  另外两只则看着双眼失神  胸膛急剧起伏着的5号

  除了肩颈交接处有一条细细的创口外  5号身上再也看不到其它的伤口  可是他强大的生命力似乎都从这条细小的切口中流失出去  除了四肢偶尔无意识地抽搐一下  就看不到他还有其它的动作

  苏则安静地站着  那把无柄的刃锋依旧在指间灵活地舞动着

  “苏  许久不见  你又变厉害了  ”听巨人的口气  就象是和一个老朋友在说话

  苏笑了笑  说:“是吗  你也比以前厉害了  可是如果我是你  就不会选择这种方法  ”

  巨人咧嘴笑了  说:“哪会有那么多可以选择的机会  ”

  苏的笑容不变  点了点头  叹口气  说:“的确  就如今晚我会杀了你  同样是沒有选择的余地  不过  或许  即使有其它的选择也未必是好事吧  不是吗  玛瑟姆  ”

  巨人大嘴咧开  笑容显然十分可怖  然而却可以感觉得出他是真心在笑:“的确  我最多还有半年的生命  而且大多数的时间都会在失去理智和自主意识的沉睡中度过  能够死在你的手里  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只是  你杀得了我吗  说不定你会成为我的最后半年里难得的回忆  ”

  “杀得掉  ”苏笑得十分柔和  指尖飞舞的刃锋悄然消失  换成了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弹匣  灾祸之蝎制式突击步枪的通用弹匣  这种弹匣  现在在战场上随便走几步  就可能捡到一把

  弹匣中只有一发子弹  弹头是透明的  里面荡漾着用途不明的液体

  一瞬间  玛瑟姆的四只眼睛同时盯住了弹头  瞳孔急缩  他对这种子弹的印象非常深刻  甚至连上面刻着的小字都记得  这发子弹的弹体上同样刻着细细的字迹:“异生物专用弹  试用三型  海伦  ”

  下一刻  玛瑟姆的神色就恢复了正常  说:“我就知道  你绝对不会给我公平决战的机会  那样做的话就是对你的不公平了  不过我有些不明白  你在这个时候挑战我们究竟是为什么  ”

  苏漂亮的眼睛眨了眨  说:“我想占领你们的前进基地  然后拿它换钱  ”

  “换钱  ”玛瑟姆的表情明显呆滞了一下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理由  可是苏沒有必要骗他  更沒必要在这个时候说谎

  好不容易  巨人才从震撼中恢复过來  苦笑着说:“好吧  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理由  可是你为什么不多等一会  至少从现在看  时间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

  “我急等着用钱  ”

  又是一个让玛瑟姆无言的理由

  巨人忽然笑了起來  指着自己长了四只眼睛的脑袋说:“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  难得可以有清醒的时候  所以话有些多了  时间不多了  动手吧  ”

  巨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全身肌肉猛地鼓胀起來  随后在蠕动的肌肉间竟然翻出一片片合金  顷刻间就覆盖了玛瑟姆的全身  除了四只眼睛之外  合金鳞甲几乎盖住了巨人每一寸肌肤  玛瑟姆外侧两只眼睛的颜色由惨绿转为深红  瞳孔收缩  然而深处却爆发出一点极耀眼的光芒  随后两道高能激光突然射向了苏

  然而在激光射出前  苏就已经离开了原本站立的地方  暗红色的光束射在地上  立刻熔蚀出一个小洞  玛瑟姆紧紧地盯着苏  两道光线也在追逐着苏的身影  而且光线的颜色越來越淡  但里面蕴含的能量却是成倍增加  转眼间地面就遍布着交错的细沟  而周围的房屋更是成片成片地倒塌

  苏加速、急停、跃起、伏低  不断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闪避动作  在两道能量光束间穿行來去  不光毫发未伤  甚至还有余瑕捡起一把突击步枪  换上了带着异生物专用弹的弹匣

  玛瑟姆忽然张开大嘴  发出一记无声的咆哮  肉眼可见的波纹从他大得难以想象的嘴里喷出  一圈圈向苏罩了过去  但波纹抵达地面时  苏早就不在原地了

  震荡波纹层层渗入地面  大约一秒钟后  地面突然向上鼓起  然后无数泥土碎石骤然喷发  原本冻得坚实无比的地面上  竟然多出一个十米方圆、数米深的大坑

  漫天掉落的泥尘和石块挡住了玛瑟姆的视线  但他知道苏有着多种感知能力  这些泥土对苏起不了什么作用  果然  一缕冰寒的气息游上了玛瑟姆的后背  这表示着苏的注意力已经集中锁定了他的脊椎  不过玛瑟姆早有准备  前胸后背处合金鳞甲挪移开來  各自露出两枚硕大的结晶弧面

  结晶弧面中先是闪烁起一点光芒  然后整个晶体都瞬间点亮  一团柔和且浑重的乳白色光芒从结晶弧面中散射出來  向四面八方扩张开去  这种蕴含着庞大能量的光芒有如实质  更象是水流  向四周缓慢地溢去  缓慢只是相对于光而言  其实从结晶弧面点亮后  瞬息间玛瑟姆周围50米内就都布满了乳白色的能量光芒  但凡光芒所过之处  大一点碎石都补激射向四面八方  而小些的石块灰泥干脆直接湮灭

  在结晶开始点亮的瞬间  苏就在全速后退  还伸手在光芒外缘一按  借助能量光芒狂暴的排斥力加速  这才堪堪避过了能量光芒的侵袭

  站在一截断壁后面  苏轻轻松松地收敛了全身的气息  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  他看了看左手  内藏合金丝线、连军刀都割不破的战术手套已经只剩下小半  手心则是一片焦黑  表层的肌肤都被彻底炭化  战术手套的破损边缘还探出几根合金丝  断头被烧得通红  正在迅速扭曲

  苏轻轻地出了口气  也为能量光芒的威力感到惊讶  如果被能量光芒正面轰中  此刻的他或许半边身体都会被烧焦  虽然苏对自己身体的恢复力很有信心  即使真被熔去一半也有可能重新生长完整  但如果大脑或者心脏严重受损  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不可修复的伤害  至少  在旧时代人类小说中  不论是什么样的强大种族  都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弱点  并且弱智到足以让人类看穿  最终还要以非常笨拙的方式死在人类手里  好配合普通人类那弱小的力量、迟缓的速度、孱弱的身体以及可笑的思维方式

  苏不知道  自己的身上是否也有类似的弱点  但他可不想去尝试  看着数百米外宛如暗夜太阳般的玛瑟姆  苏只是静静站着  耐心等待  能量光芒的威力和它消耗的能量同样恐怖  就算玛瑟姆整个身体都被改造成核子反应炉供应能量  也坚持不了多久

  果然  2秒钟后  能量光芒就徐徐消失  2秒钟很短  但是巨人周围数十米的范围内突然出现了一片诡异的空地  所有的房屋建筑都消失不见  甚至他脚下的地面也向下沉入整整一米  坑面已经完全结晶化  就象是琉璃辅成的地板

  这是一种恐怖的杀伤技能  即使主战战车停留在这片区域内  2秒的时间也会彻底报废

  苏耐心等待着机会  他的左手已经烧焦  可右手提着的突击步枪仍是完好无损

  收敛了能量光芒后  玛瑟姆身上的结晶弧面缓缓凸起  然后向身体内部收回  能量光芒的威力过于巨大  四块结晶中有一块的表面甚至已出现了细细的龟裂  其它三块的边缘也都有烧焦的痕迹  边缘的合金装甲鳞片都有扭曲痕迹  张开收拢的过程中嘎嘎作响  有几片护甲鳞片甚至从身体上脱落  露出了下面原本被覆盖保护着的肌肉

  玛瑟姆不等结晶弧面完全收起  双臂猛然一振  前臂外侧的合金鳞片纷纷移动、打开  升起两门式样奇特的能量炮來  20厘米口径的能量炮一望而知必然威力巨大  幽深黑暗的炮口中央亮起一点暗红色的光芒  随后光线呈螺旋型散开  迅速布满了整个炮口  能量炮微微震颤起來  发出令人心悸的低啸  炮口逐渐凝聚出一小团暗红光球

  嚓嚓嚓嚓  一连串的轻响过后  玛瑟姆腿侧、肩背等处还弹出十余把一米多长的利刺  三面的棱口看上去锋锐无比  这个时候的玛瑟姆  完全是一个攻防一体、力大无穷的人型兵器

  “其实  战斗和胜利都很简单  ”从玛瑟姆的身后  忽然传來苏动听而柔和的声音

  巨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甚至连回头都來不及  更不要说转身了  他后脑处的鳞甲打开  下面肌体组织突然生生撕裂  一片模糊的血肉深处浮出一个布满血丝的硕大眼珠  宛如野兽般的瞳孔死死地盯住了苏

  苏就站在玛瑟姆身后  单手举着灾祸之蝎的突击步枪  枪口几乎点在玛瑟姆的后背上  当这幅景象传进玛瑟姆的意识时  突击步枪的扳机已经扣到底

  “不  ”玛瑟姆近乎于疯狂地吼叫着  吼声甚至将数百米外残存的玻璃震碎  但是  如狂雷般的暴吼也压不住那声微弱但清脆的枪声

  枪响的瞬间  玛瑟姆庞大的身体骤然僵住  下一刻  他就象失控的机械巨人  旋风般回身  双拳合拢  重重砸在苏刚刚站立的地方

  地面一落一沉  随后隆起的泥土如同波浪般向四面扩散开去  苏原本站着的地方则多了一个一米深、范围巨大的浅坑  然而这个时候  苏已在数十米外  轻盈的身影一个转折  隐入一栋只剩下一楼的小楼后面

  嘶  两道粗大的暗红光芒射出  同时照射在小楼上  残破的墙壁瞬间就多出两个通透的大洞  根本沒能对能量炮的光束起到任何的阻碍

  玛瑟姆的四只眼球几乎都凸了出來  双臂能量炮炮口始终明亮  以最大射速将一道道能量光束射向黑暗中苏可能的藏身之外  但是巨人知道  这些攻击都将是徒劳  从始至终  他都沒能够锁定苏的行踪  即使他看到了苏  锁定目标的努力也被无形的力量所排斥  转眼间就会失去目标  玛瑟姆知道  如果在感知域有发展出精神感应的天赋  就可以使对抗锁定的能力大幅提升  几乎沒有被锁定的可能  除非对方也同样有精神感应的能力  可惜  巨人的精神力量并不强大  感知能力也大半靠仪器和身体器官改造得來

  沒有锁定目标的轰击  就只能寄希望于运气  期待着恰好可以有某道能量光束轰中了苏  先不说这种概率小到了不可思议  就玛瑟姆所知  苏这家伙的运气  似乎一向都好得出奇

  能量炮对能量的消耗同样惊人  玛瑟姆的视野中变成一片暗红  能量警告的提示不断出现  然而他肌体力量的流逝比原本预想得还要快得多  转眼之间  双膝就承受不住庞大身体的重压  重重地跪在地上  重心的偏移让巨人的身体向后倒去  巨大的动能作用下  玛瑟姆的膝盖处发出恐怖的碎裂声  然后他就仰天摔倒

  透明的油状液体不断从巨人身体下方流出  也不知道是血抑或是哪个器官的体液  而四只眼睛则逐一失去神彩  几秒钟后  就只剩下最后一只还在顽强地扫视着周围  玛瑟姆感觉得到  在自己的身体内正有一整支军队在疯狂战斗着  战火迅速烧灭自己的生机和力量  可怕的是  外來军队的力量还在迅速壮大  它们吞下一口食物  分裂成两个  再各自吞下一口食物  然后分裂成四个  如此循环  周而复始

  巨人的心底泛起一丝略带苦涩的笑

  海伦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他很好奇  试用三型弹的威力比试用一型弹何止大了百倍  生化类武器每一个微小的进步都是异常困难的  而且他从未想过会被普通士兵用的突击步枪打倒  本來巨人根本不怕突击步枪的射击  就是狙击枪在近距离射击  也轰不破他的合金鳞甲  但沒想到的是  苏的一枪恰好射进了背后鳞片脱落后留下的细小伤口里  伤口虽然小  可是枪管都要顶上皮肤了  又怎会射不中  这一枪  究竟是运气  抑或是其它的什么原因

  苏的力量并不突出  速度很快  却也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  精神感应属于感知和防御能力  不具备攻击性  除了那颗该死的子弹之外  好象苏就沒有什么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技能  但不知为什么  即使是临死前的回想  玛瑟姆也总有一种感觉  似乎苏是不可战胜的

  在巨人逐渐模糊的视野中  苏出现了  他依旧提着那支廉价的突击步枪  狙击枪也重新背在身上

  苏在玛瑟姆的头边蹲下  凝视着惟一还在闪动着光芒的眼睛

  “你是……怎么躲过我的湮灭炮……怎么战胜我的……”从巨人的喉咙中  传出几乎微不可察的询问

  苏略一思索  已经明白了巨人的问題  看着玛瑟姆神彩正在消逝的眼睛  苏犹豫了一下  才轻声说:“如果能够全知  那也就接近了无所不能  ”

  “全知即全能……原來是这样……”巨人的喉咙中发出断断续续的笑声  声音正变得越來越弱

  苏叹了口气  将手盖上了玛瑟姆的眼睛  于是  巨人眼前仅有的光芒也从此消逝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