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六 双人舞 下

章十六 双人舞 下

  多年的战场经历让林奇的反应无比机敏  他一个翻滚  猛地扎入斜坡下方的积雪里  然而冰寒深厚的积雪根本沒能阻止火势  甚至连溶化成水的机会都沒有  直接被消融升华

  林奇翻滚和跃扑过程中  即已奋起全身力量  飞快地将全身衣物装备脱下  然后翻身而起  将燃着熊熊黑火的衣服远远踢开  就这样着身体向龙城方向飞奔而去

  苏一开始沒有发现林奇  在隐藏方面  林奇虽然比不上苏  但也能称得上是大师  但那几个审判所的仲裁官可就沒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在冲出夜雾的瞬间  苏就发现了这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  并且感知到了仲裁员独有的阴暗血腥气息  知道梅迪尔丽如今状况的苏  当然知道这批仲裁员不可能是她的手下  就算是  那也是过去的事了

  虽然被林奇突然射出的一枪吓了一跳  但苏沒打算改变原本的打算  依旧调整方向  向着那队仲裁员冲去  苏沒有立刻去找米修司的麻烦  可不代表在条件许可的时候不去削弱米修司的实力

  这一队仲裁官都是精英  看见行迹败露  沒有丝毫犹豫  直接占据射击位  将密集的子弹如雨般泼洒过來  仲裁官都是满手血腥的人  在扣下扳机时  他们甚至还沒看清接近的是什么人

  只是苏冲來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子弹纷纷落在苏的身后  几百米的距离  不过是数秒之内的事  苏冲到离最前方的仲裁官还有50米时  隐约呼啸的震波就令这些仲裁官耳中刺痛不堪

  苏并沒有冲到仲裁官的中间大开杀戒  而只是冷笑着看了他们一眼  就紧贴着他们飞掠而过  本已预期一场惨烈血战的仲裁官们刚來得闪过惊讶的念头  扑天盖地的碎石和烟尘就向他们当头压下  将所有人都罩于其中  而苏已扬长而去

  一瞬间  仲裁官的周围到处都是呼啸飞射的碎石渣土  几乎什么看不见  几个拥有非视觉侦测手段的人刚想启动其它侦测能力  眼前却忽然亮起夺目的蓝光  刹那间  所有仲裁官的视线里  就只剩下了无边无际的蓝光

  潘多拉是笔直从仲裁官的队伍中穿过的  因为这样追截苏的路径最短  双刃光剑在她缭绕着黑火的五指间飞旋着  两片水蓝光华从那些拦路的仲裁官身上掠过  轻而易举地将他们剁成数以百计的肉块

  虽然被稍许挡了下路  可是仍比沿弧线绕过这些仲裁官的苏要快些  潘多拉和苏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十米  至于林奇那次狙击  虽然出人意料  但也只不过让潘多拉稍微花了点心思闪避和反击而已  表现在距离上  就是和苏之间拉远了十五米

  远方的黑暗中  忽然站起一个魁梧的身影  他扛着一杆长得惊人的步枪  瞄准了这边  从身影看  这名大汉足有二米三四的身高  显然力量属性惊人  他所用的步枪光长度就超过了2米  威力自然不必多说

  看到远方忽然站起的大汉  苏心底反而安定了许多  这是暗黑龙骑安放在核心区外围的流动哨兵  他们有着强健的体魄和顽强的生命力  以及专门定制的武器  他们所使用的主要武器是20mm口径的步枪  其实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步枪了  而是拥有和机炮一样的口径  威力更在普通机炮之上  这些哨卫专门强化过感知和武器操控  实力和普通暗黑龙骑的尉官相去无已  区别在于他们是经过特殊方法培养而成的战士  能力已经沒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这些战士警觉而强大  他们构成了捍卫龙城的第一道防线  不要说地面上的人员难以逃过他们的感知  就是旧时代的导弹射來  在他们的射程内也会被击落  巡航导弹这类旧时代的战略武器即使侥幸突破了第一道防线  也会在100公里内被龙城的警戒系统发现  到那个时候  龙城中有的是能够在千米外轻松击落它们的龙骑

  这名哨卫根本就不问冲來的两人是什么來头  而是瞄准了后面的潘多拉  直接就是一枪  这是因为潘多拉的声势实在太盛  拖着长达数百米的蓝色焰尾  在黑夜中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十几公里外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而苏则是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  并且根本无法锁定

  不管苏和潘多拉是什么來历  这样向着龙城高速直冲  在哨卫的条例中  已经可以直接开枪了

  枪声在黑夜中显得格外震憾  即使是潘多拉带起的风压呼啸也无法压住它  而在枪声到达之前  威力奇大的弹头已经准确地扑向了潘多拉的胸口

  精准、致命  完全是第一流的射击水准  可是子弹永远也不可能击中潘多拉

  潘多拉甚至沒有用光刃去削挡子弹  只是将迈的步伐稍稍加大了些  子弹就呼啸着从她身后掠过  堪堪擦到了那飞舞着的黑发

  而潘多拉的反击  就只是看了那站在一公里外的哨卫一眼

  一枪未中  哨卫喃喃地骂了句什么  一边发出了最高级别的报警信号  一边瞄准了潘多拉  准备开第二枪  虽然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一枪的结果

  就在扳机行将扣到底时  哨卫忽然感觉到双眼一阵刺痛  随后整个世界迅速昏暗下來  转眼之间就连潘多拉那夺目的蓝色焰尾也暗淡下去  哨卫大吃一惊  失声惊呼  可是张嘴吐出的不是惊叫  而是一团黑色的火

  哨卫当然看不见  不仅仅是嘴里  就连他的双眼中也在向外喷着黑色火焰

  顷刻间  哨卫已经变成一枝黑色的火炬

  苏的心头一紧  借着哨卫对潘多拉的阻隔  再次调整了方向  向龙城外墙的入口冲去  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  或许可以在逃到入口时还能不被追上

  潘多拉的速度突然有稍许的减慢  几乎在同一时刻  她和苏都觉察到已经在地平线上隐隐现出轮廓的巍峨龙城中  骤然升起了数道极为强大的气息  一瞬间  甚至龙城上空的辐射云都为之牵引  开始缓缓旋动

  如果整个天空都在旋转  那又是何等庞然的气势

  苏心中大喜  速度骤然增加了数分  加速向龙城冲去  而潘多拉则是一惊  开始急速计算和这些人动手的结果  计算的过程明显繁杂而冗长  因此刚刚开始就被潘多拉强行终止  她的黑色双眸注视着苏的双腿  瞳孔深处一点如雾般的黑火忽然燃烧  到了这种时候  潘多拉终于决定象对付那个哨卫一样将苏也引燃  只不过对准的目标是苏的双腿  以她对黑火的控制力  完全可以在苏被彻底焚化前扑灭黑焰  只是这样一來  苏的双腿多半是保不住了

  苏觉得自己的双腿突然间好象变得有些沉重  换了别人或许根本不会介意这一点点的异样  但他对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都有清晰掌握  立刻知道这与潘多拉有关  他即刻调运着精神感应的能力  如潮般的精神力量即刻将潘多拉的锁定解除

  潘多拉的双眼中喷出两道细细的黑火  脸上瞬间浮过一道黑气  旋即变得正常  引燃的意外失败  让她受到黑炎的反噬  受了一点小伤

  潘多拉的小脸上露出非常天真的惊讶  她举起右手  双刃光剑再次在她指间飞旋  能量刃锋瞬间已化作一盘巨大光轮  她右手猛然向前挥出  光轮脱手而出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苏凌空斩去

  正向龙城埋头疾奔的苏心头猛然掠过一阵恶寒  他立刻提前启动了全景图  于是看到背后一团蓝色光轮正向自己飞速接近  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飞旋而來的光轮  只是一瞬间  苏的大脑已经完成了极为复杂的计算  得出了两个结果

  如果不改变路线  仍向龙城逃离  那他将被光剑直接斩开  如果横向闪移让开光轮  然后再向龙城奔去  就会迎头撞上旋飞而回的光轮  仍是被直接斩开  只有和光轮相对运动  才会甩开这根本不能触碰的可怕兵器

  苏立刻明白  潘多拉的用意是要逼得他不得不转向  不让他接近龙城  一旦苏偏离了龙城的方向  两人又会恢复到紧密追逐当中  苏甚至都沒有变向的可能  只能以直线高速移动的方式和潘多拉比拼体能  而拼体能的结果  失败的肯定是苏

  这还是苏第一次在生死之战中对拼体能失去了信心  潘多拉的身体中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能量储备  多到了可以肆意挥霍的地步  不过在几乎完全势均力敌的追逐中  想要拦截苏  潘多拉也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在她的预想中  苏会折回來  绕一个大圈子  然后选择远离龙城的任一方向逃走  而她为了接回双刃光剑  不得不稍稍耽误些时间  和苏之间的距离也将相应拉开到一公里左右  这是一个非常诱惑的距离  苏有一线机会摆脱她的追踪藏匿起來  然而潘多拉知道这根本不是苏的机会  她对黑炎断章的掌握正在不断提升  而苏则已尽了全力  在接下來的奔逃中  苏将会发现和潘多拉之间的距离会不断缩小  而不是象现在这样  前面的逃不掉  后面的追不上

  苏果然转向  让开了双刃光剑的追斩  然而让潘多拉意外的是  苏并未选择一条避开她的路线  而是全速向她扑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