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需求 中

章十七 需求 中

  潘多拉的上衣早已破碎不堪  完全可以视之为几缕缠绕在身上的破布  诱人的上身几乎全部裸露出來  随着她的动作  胸前雪白的和上面的两点嫣红都在相应颤动着  看上去细嫩而且柔软

  只有苏才知道这个兼具美丽与清纯的身体后面  有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所有的美丽  都仅仅是欺瞒的表相而已

  这是一次出人意料的碰撞  黑发的潘多拉双手握剑  双刃光剑尚举在头顶时  已经与苏撞了满怀  碰撞的速度之快让苏也不及准备  只匆匆护住头胸  完全沒來及调整好双臂上的骨刃  已撞在潘多拉身上

  刚刚看起來还是柔弱如水的身躯  等苏撞上去时已经变得了坚不可摧的超级合金  庞大的反作用力不光让苏向后弹飞  就连潘多拉也身不由已地上身微微后仰

  苏的身上终于传出了密集的骨裂声  然而伤势丝毫未能缓慢他的攻势  他反手抓住潘多拉的手臂  化反弹为向心力  再次绕着潘多拉飞旋起來  只是刚才他掌心中生出细密的骨刺丛  想借此挂在潘多拉身上  可惜在她坚不可摧的肌肤面前  这些骨刺纷纷断裂崩折  让他的脸色瞬间苍白

  不过他早不在意这些许的损伤  因为潘多拉高举的双刃光剑已然挟万钧之势斩下

  光剑斩落时  苏眼中看到的剑刃已发生了扭曲  甚至连执剑的潘多拉也变得模糊不清  苏更听到隐约的低沉震啸  如一艘航空母舰正在当头压下

  苏毫不怀疑  以潘多拉这一剑的力量  哪怕拿得是根铁棍  也能将主战战车斩开  何况她手中的是威力无穷的能量光剑

  一剑斩下  已断了苏所有的退路

  不过苏本就不打算退  他合身扑向潘多拉  双臂骨刃直接化成两团乌光  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在潘多拉身体上不住地切割

  砰的一声  潘多拉身上所有的衣服突然炸成了一天的蝴蝶  最大的破片也不超过一平方厘米  只是一瞬间  她已不知中了多少记切割  然而在她的雪白身躯上  一点伤痕也不曾留下  相比苏暴风骤雨般的攻势  潘多拉的攻击就要简单得多

  她双手持剑  下斩、挥挡、跨步、横扫  从头至尾  仅仅是做了四个动作  每一下力量都沉重如山  看起來说不出的大气磅礴

  两人身周  骤然升起一道狂暴旋风  直冲云端

  时间似乎突然接近于静止  苏和潘多拉几乎以相同的姿势擦肩而过  根根竖立的淡金短发和飘扬的黑色发比几乎交缠在一起

  潘多拉的动作比苏慢得多  然而苏终于还是未能躲开她最后一击  虽然避开了致命光剑刃锋的切割  但他的后背仍被潘多拉的手臂轻轻擦过  看起來轻柔无比的碰撞却让苏身上再次发出恐怖的骨裂声  他脸上更是涌起一阵异样的潮红  随后不由自主地喷出一蓬鲜血

  但在交错的瞬间  苏左臂肌肉贲张  骨刃再次从潘多拉大腿上曾经的切口划过  苏的记忆极为精准  切口连一毫米的误差都沒有  不过上一次留下的只是渗出几滴血珠的小伤  这次却是深达数厘米的巨大切口

  时间终于流动  但依旧慢得令人难以忍受

  在骨刃的内部  有几条细细的孔道  潘多拉的血液顺着孔道渗入  向苏的体内流去  而潘多拉则缓慢回头  飞舞的黑发掩盖了她的面容  她小巧的嘴唇张开  吐出了灵动的舌头  接住空中飞散的一颗血珠  又收了回去

  于是时间重行流转

  苏瞬间前冲  仅仅冲出一米  速度已快得在身后拉出片片残影  但他也仅是冲出了一米  就再也动弹不得  潘多拉不知何时左手已从光剑剑柄上松开  探过來一绕一抄  将苏双臂上的骨刃都握在手心中  外形凶猛狰狞的骨刃丝毫也奈何不得她柔嫩雪白的小手

  骨刃握在她的手中  就象是钉进了一座山  分毫动弹不得  但苏怎么可能束手就缚  他身体一弓  双足据地  一声嘶吼之后  全身肌肉猛然贲起  骤然暴发出足足三倍的力量  将双臂的骨刃向一侧扭去

  面对如此明显的挑战  潘多拉当然不会退缩  她的左手同样一扭  只不过是和苏发力的反方向而已

  两道需要以吨计的庞沛大力交汇在一起  即使再坚固的材料也难以承受  只听卡嚓一阵脆响  苏双臂外露的骨刃竟然就此被折断

  苏如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几十米远  踉跄落地  勉强站稳  潘多拉也用力过猛  身不由已地向后退了两步

  几十米的距离  在苏和潘多拉來说连一秒都用不了  可是两个人就此相对而立  谁也沒有再动一步的想法

  “我走了  ”苏笑了起來  他的脸色虽然难看之极  可是在添上了微笑后  仍有着难言的魅力

  战斗至今  其实还不到十秒  可是苏已经接连受创  他的双臂仍在流着血  断折骨刃留下來的创口看起來十分恐怖  而且这种伤势并不仅仅是外伤那么简单  伤口一点合拢的迹象都沒有  并且先后三次和潘多拉撞击  特别是最后挨的一下  对苏的骨骼损伤极大  而潘多拉的伤势  只是大腿上的一道切口而已  这么点伤  不要说身体强悍到不可思议的潘多拉  就是苏自己  也可以在两天的时间内彻底愈合  战局几乎就是一边倒  可是听苏现在的口气  倒象是他才是胜利者一样

  潘多拉小嘴微张  看上去有些迷茫  她忽然问了一个很不相干的问題:“你怎么对我这个身体毫无兴趣  难道你沒有男人的本能  ”

  对于她的问題  苏也有些愕然  不过他只是稍稍一怔  就说:“我见过的女人中  比你漂亮的可不止一个  ”

  苏沒有说谎  现在的潘多拉非常美丽  但也仅此而已  还无法和梅迪尔丽、帕瑟芬妮  抑或是安吉莉娜相比  她更是透着一种机械的味道  让人难以亲近  这和总是有着隐约诱惑、让人又喜又怕的帕瑟芬妮相去更远

  回答过潘多拉的问題  苏即转身大步离去  他的速度仍然很快  但只不过是全力奔行速度的一半而已  可是潘多拉竟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只是目送苏远去

  她的确还无法完美操纵这具身体  一时腿部受伤  速度有所影响  虽然她也给苏以重创  苏的伤势远远重过她的这点小伤  但是苏的速度并未受影响  如果苏全力逃亡的话  潘多拉是追不上他的  她从不愿浪费能量在无用的举动上  所以索性不追  就这样看着苏消失在夜色之中

  苏离开之后  并未发觉潘多拉似乎呆呆的小脸上  竟有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