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呵护 上

章十八 呵护 上

  察的一声轻响  仅长十厘米  宽五厘米的盒子在海伦面前打开  并且喷出一团淡淡的白色寒雾  盒子内部被分隔成了20个小格  每个小格中都放着一点点肌体组织  中间最大的一个则是一个生物眼球的核心部分

  这是暗黑龙骑常用的标本盒  每当龙骑遇到不认识或者发生了变化的变异生物时  常常会采集它们的重要器官  等出完任务后再带回总部鉴定研究  大多数变异生物是沒什么研究价值的  所以根本沒必要将整具身体带回來研究

  但是这盒标本是苏舍命带回來的  并且指明了要100万  海伦很清楚苏的性格  如果他要100万  那么这盒标本的真实价格很可能接近200万  200万的标本意味着什么  海伦自然再清楚不过  在鉴定完毕后  她会对标本作出判断和选择  选取部分从总部那里交换100万或者是更多的资金  多出來的部分  既是她的酬劳  也是帕瑟芬妮医院运转的资金

  还有一点时间  海伦带上一副特制的眼镜  凑近了标本盒  一个一个格子地看过去  这副眼镜兼具显微和绘制基因图谱草图的功能  仅仅看了一半的标本  海伦就直起身体  吐出一直积在胸中的浊气  喃喃自语:“看來是调制生物兵器的样本  嗯  很完善的样子  快达到量产的标准了  那些蝎子已经研究到这种程度了吗  这可有些麻烦  ”

  她仰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足足看了一分钟  才将标本盒放进冷藏柜内  走向手术室

  苏已经躺在宽大的手术台上  闭着眼睛  淡金色的头发柔顺地铺洒在手术台上  他的身体已经经过清洁  虽然多达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创口使这具身体不再完美  但也无法彻底剥夺那夺目的美感

  当海伦走进手术室时  里面沒有一个护士或医生  这次的手术她要独自完成

  看到海伦进來  苏微微睁开了双眼  说:“抱歉  又给你添麻烦了  ”

  海伦轻轻地叹了口气  说:“如果你的道歉有用  那么我很愿意接受  ”

  这还是苏第一次看到海伦如此人性化的一面  不禁怔了一怔  就在这个时候  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  进來一个护士  站到了手术台边

  苏忽然嗅到一种熟悉的味道  立刻转头  正好迎上了那双苍灰色的双眸

  “芬妮  ”苏立刻想坐起來  可是药性强烈的麻醉剂使他疲弱无力  身上一道道创口也在吸取着他的生命力  帕瑟芬妮伸手在他身上轻轻一按  苏就重新躺回到手术台上

  “什么都别想  专心治伤  ”帕瑟芬妮柔声说着  用手盖住了苏的眼睛  她知道苏的右眼怕光  手术室中光线很强  而且沒有眼罩给他用  所以用手替他挡住了灯光

  苏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安静地躺下  身体的机能活动开始放缓  沉沉睡去

  海伦取过一把手术刀  左手在苏的胸口轻轻抚过  然后一刀下去  划开了苏的肌肤

  帕瑟芬妮美丽的眼角立刻跳了一下

  海伦低着头  手术刀在纤长的五指间舞动着  完全变成了一门艺术  她一边埋头清理苏的伤口  一边淡淡地说:“芬妮  你太紧张了  ”

  “有吗  ”帕瑟芬妮勉强笑了笑  怎么看怎么有些心虚的样子

  “太紧张的话  反而可能抓不住他呢  ”海伦淡淡的口气看起來却让帕瑟芬妮更加紧张了

  帕瑟芬妮轻轻哼了一声  说:“在这方面  似乎你沒有什么发言权......喂  他那里明明沒伤  你怎么也给切开了  ”

  “看看内部构造  ”海伦说得风清云淡  下刀却是即快且狠  连帕瑟芬妮都來不及阻拦

  “可是  ……”帕瑟芬妮也知道现在阻拦已经晚了  于是咬住嘴唇  不再说话  右手依旧轻轻盖在苏的脸上  一方面阻挡光线  同时还以轻柔的能量安抚着他的神经  让他不致于过快醒來  她的另一只手则配合着海伦的手术  心甘情愿地做着护士和助手的一切工作

  可是即使是见惯了血腥杀戮的帕瑟芬妮  看到海伦每一刀下去  眼角都会不由自主地抽动着  帕瑟芬妮对人体构造和医护的了解不差于普通的外科医生  当然看得出海伦已经完成治疗的主要部分  现在每一刀都是切在苏完好无损的部位  虽然她不断在心底告诉自己苏的恢复能力强得令人发指  这些小切口两三天就能长好  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蛋

  海伦忽然抬起头  看了帕瑟芬妮一眼  突然全力一刀下去  彻底剖开了苏的胸膛

  手术室中突然响起了刺耳的金属扭曲声  几把手术刀在帕瑟芬妮的手中扭曲变形  彻底变成了废铁

  “这是什么  ”海伦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呼

  帕瑟芬妮立刻张开眼睛  顺着海伦的目光  向苏胸膛的切口看去  苏的身体构造果然和普通人不同  胸骨下方  是一整片暗红色密实的肌体组织  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而坚实的膜  在它下面  苏的心脏正在缓慢而有力地起伏着

  帕瑟芬妮沒看出什么不同來  随着基因的变化  高阶能力者身体组织都会产生很大的变化  最常见就是象苏这样  在身体内部生成新的肌体组织來保护重要的脏器  她不明白  海伦为什么会为这个吃惊  难道她还真的以为  拥有全能力的潜质  苏的身体就不会有任何变化  苏新的八阶感知能力正在形成  身体内部沒变化才是奇怪  比如说他的额头内  就有一粒细小的能量晶体正在生成

  “沒什么  ”海伦笑笑回答  傻瓜都能看出來她的笑容有些勉强  不过看到海伦终于完成了‘看看内部构造’的过程  开始给苏粘合伤口  帕瑟芬妮也就沒有再问下去

  就在剖开苏胸膛的瞬间  胸骨下方的肌体组织上  突然张开了一只眼睛  冰冷地看了海伦一眼  然后闭上  隐沒在肌体和脏器之中

  海伦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目光中那寒冽如冰的杀机和冷漠

  这是什么

  苏明明已经沉睡  意识都在药物的作用下进入最深层次的休眠  这即是为了手术的需要  也可以让苏得到难得的休息和放松  在这个时候  苏不可能再來操控自己的身体  难道说  在苏身体之内  还有另外一个异生物存在

  海伦毫不怀疑  如果刚才自己一刀插向苏的心脏  那么多半会保不住自己的右手

  海伦处理伤口的手法迅捷而完美  将全部的伤势料理好后  对帕瑟芬妮说:“把他送到地下一层的一号病房去  那里的培养槽会空出來  休息48小时后  你的苏就会完好无损的回來了  ”

  苏经历了有生以來  最安宁详和的睡眠  包围着他的黑暗是如此的温暖、宁静和安全  让他身体内部每一个细胞都放松下來  专心致志地忙碌于身体内部的修复和晋级

  当苏睁开眼睛时  居然非常舍不得沉睡的安宁  很想能够再多睡一会  可惜在这个时代  生存永远是放在每个人面前的第一个问題  哪怕有了七阶能力也是如此  所以他强硬地拒绝了黑暗和温暖和诱惑

  透过培养槽透明的顶盖  首先映入苏视野的是熟悉的黑框眼镜  镜片后诱惑的双眼  盘着的灰发  以及无可挑剔的面容

  一切都象初遇时那样

  帕瑟芬妮打开了培养槽的顶盖  苏全身上下的肌肤一阵蠕动  将身上所有的传感器都弹开  然后跳出了培养槽  对于培养槽这种东西  苏有着本能的厌恶和痛恨  若不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帕瑟芬妮  说不定身体的本能会促使他直接砸烂培养槽

  帕瑟芬妮将旁边的一套暗黑龙骑的制服和一张卡递给了苏:“这是你的衣服  这是100万  ”

  刚刚从培养槽中走出的苏  感觉到身体各处都充满了生机  除了有些饥饿  沒有其它的不适  他沒有接衣服  而是直接伸手揽向了帕瑟芬妮  看他眼中燃烧的熊熊火焰  多半是想把她就地解决

  帕瑟芬妮浅浅一笑  手肘在苏伸过來的手上一压  就让他的手不得寸进  然后轻轻巧巧地将衣服和卡塞在苏的手中  笑着说:“现在可不成  我还沒洗澡呢  而且你别忘了  在你打得过我之前  是沒有选择权力的  ”

  苏就象被数十吨的巨石压住  丝毫也动弹不得  直到帕瑟芬妮的手肘离开  压力才随之消失

  看着明显有些郁闷的苏  帕瑟芬妮向前靠上了苏的身体  用手扶着苏的肩  轻轻惦起脚尖  在他的唇上有如蜻蜓点水般的轻轻一吻  然后笑着说:“等我有兴趣碰你的时候  自然会來找你的  哈哈  ”

  帕瑟芬妮转身离去  丝毫不给苏留下反击的余地  她一洗方才的温柔如水  将张扬嚣张的笑声洒遍了长长的走廊

  苏盯着她摇曳生姿的步伐  修长的双腿  以及被短裙紧紧包裹着的臀部  再加上那毫不顾忌他男人尊严的笑声  让他只觉得胸中堵了一团烈火  无从宣泄

  一个年轻俏丽的护士走进了病房  她用暧昧的眼神向帕瑟芬妮离去的方向望了望  这才看向苏  当目光落到苏的身体上时  立刻变得炽热起來  并且毫无顾忌地迎上了苏的目光  她不想也不敢和帕瑟芬妮抢男人  但绝不会拒绝和苏有些什么  何况苏看着她的眼光也非常的火爆  看起來正是不错的时机

  “我睡了多久  ”苏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46个小时  ”为海伦做事的人都习惯使用精准的数字  这个护士也不例外

  “2天  ”苏一怔  沒想到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  看來这场安宁的长睡  是因为有帕瑟芬妮守在身边  才让他有了安全的感觉

  回想和她最初相识的时候  一切更象是一种交易  而苏也相信  自己那时只是帕瑟芬妮众多选择中的一个  现在苏已经证明了自己具备完成这个交易的潜质  也成为了她惟一的选择  只不过和最初的预想有所差异的是  这场交易的本身已经有些变质了

  苏不知道  自己在回想过去的时候  是微笑着的

  片刻之后  苏已经穿好了衣服  仔细地调整好眼罩  随后对满含期待的护士说了声谢谢  就离开了病房

  苏回到自己的居处  开始为下一次的战斗做准备

  入夜时分  帕瑟芬妮如幽灵般出现在苏的房间内  所有的报警系统  包括苏引以为傲的感知能力通通沒起作用

  看來在夜晚  帕瑟芬妮碰苏的兴趣大得很  所以激战就在两人视线相触的瞬间展开

  有压迫则有反抗  有反抗即有镇压  只不过反抗与镇压、再反抗与再镇压的循环过程堪称惨烈

  几个小时的战争终于让苏明白  他相当于六阶的格斗能力在帕瑟芬妮的全面八阶格斗能力前  其实如此的孱弱;而在校官和将军之间  也并不是仅有一条鸿沟

  当晨光再次照耀龙城时  苏和帕瑟芬妮共同出了公寓大门  然后各奔东西  只不过一个脸有倦色  一个神采飞扬而已

  苏的身体内空空荡荡的  就连储备用的体能也几乎耗尽  现在身体之差  和萨顿一战之后的情形相去无几  好在现在他的肚子里已经装了几管营养素  很快体力就能补充上來  何况今天他并不需要战斗

  走过两条街道  就是一个街区小广场  三辆越野车已经按约定等在那里  在黑色涂装的车身上绘着巨大的红纹蜘蛛  这是蜘蛛女皇的标志  可以在龙城任何地方畅行无阻  苏登上中间的一辆越野车  坐定  闭上了眼睛  开始休息  他实在是太累了

  当苏站在深红城堡的宏伟大门前时  已经是黄昏时分  风依旧呼啸着  将浓厚冰寒的湿气扑在苏的身上  远一些的海面已完全陷入黑暗中  逐渐升起的雾气将危机四伏的大海遮挡起來

  在苏的面前  城堡的大门缓缓打开  黑暗散播者戴克.阿维达站在门后  微笑着看着苏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将卡片递给了老人  说:“我來了  这是约定的一百万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