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呵护 下

章十八 呵护 下

  老人接过了卡片  看也不看就放入口袋  然后说:“才过去了一个月  你的动作很快  ”

  “赚一百万不算很难  ”苏说

  老人微微一笑  说:“是不难  但那只是对很少的一部分人  年轻人  对你來说  真正困难的地方还在后面呢  请跟我來吧  仪式早已准备好了  ”

  听到这句话  苏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他一直担心  蜘蛛女皇索要的一百万只是个借口  一个让他暂时不要去找米修司的借口  毕竟女皇不可能缺少区区一百万  而梅迪尔丽……

  梅迪尔丽是真的死了

  至少以苏的认知  是从她身上找不到一丝生机的存在  更不知道、也想象不出如何才能使她复活

  直到老人说仪式早已准备好  苏的心底才隐约升起了一丝希望

  跟随着老人走过一座座宽大得令人心悸的大厅  终于來到一间不大的偏厅里  所谓的不大只是相对于外面的大厅而言  站在这长20米  宽高各十米的偏厅中  老人和苏渺小得就象两只蚂蚁

  偏厅的尽头建有一座祭坛  承载着梅迪尔丽的钢棺就放在祭坛的中央  祭坛上燃烧着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蓝色火焰  在火焰上飘浮着一个浅白色半透明的水泡

  站在高达五米的祭坛前  苏已经看不到祭坛上的情形  祭坛上的蓝色火焰有着奇异的威力  可以隔绝几乎一切的探测  至少以苏目前掌握的所有感知手段都对蓝火不起作用  哪怕是还未进化完成的全景图中  祭坛上方也是一片黑暗

  也不见老人有任何动作  苏的面前就缓缓升起了一座控制台  黑色为基色  以暗红条纹装饰  非常符合整个深红城堡的风格  随后一面光屏从控制台上浮现  屏幕上出现了三个大大的并列选项  下面则是简单到了极致的说明

  第一个选项上是一把出鞘的剑  说明项中的内容则是  不完全蜕变:攻击提升

  第二个选项上则绘着一株参天古树  古树下方的根须中竟然包裹着一颗行星  在说明项中标注着  不完全蜕变:极速恢复

  而最后一个选项  则是无边无际的幽深星空  说明项中标明的是:完全蜕变

  “这是……”苏带着询问的目光望向老人

  老人罕见的严肃起來  不再带有一丝笑容  缓缓地说:“梅迪尔丽小姐的体质有异于常人  每过一段时间  就会有一次蜕变的过程  当年女皇将小姐带回來后  不到一个月小姐就开始了蜕变  蜕变整整用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那一次蜕变后  小姐在战斗方面的潜能才完全发挥出來  从生物学的角度來说  蜕变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现象  其中的奥妙或许可以让我们研究上百年  如果一定要找个例子  或许与蛹化为蝶的过程有些类似  而经过了整整七年的研究后  深红城堡才对蜕变有了最初步的了解  并能够有限的影响蜕变的过程  本來小姐在快要进行第三次蜕变的时候  是应该回到深红城堡的  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够保证安全  才能顺利完成蜕变  只是谁都沒有想到  梅迪尔丽小姐会在这个时候前往暮光古堡挑战暮光决断  从此进入永恒的长眠  ”

  老人向祭坛上意昧深长地看了一眼  才继续说:“为了将梅迪尔丽小姐从永恒的黑暗中唤醒  尊贵的女皇陛下以自己的部分生命力作为代价  强行启动了小姐的第三次蜕变  正如我刚才所说  现在我们对梅迪尔丽小姐的蜕变过程可以有部分控制  现在在你面前的  就是蜕变方向的选择  ”

  “这三个蜕变方向是指……”苏问

  “不完全蜕变会保留梅迪尔丽小姐现有的能力  并且对某类能力有进一步的强化提升  其缺点就是由于蜕变过程的不完整  对潜力的提升非常少  甚至有可能完全不提升  攻击力提升会使蜕变的方向集中于各种攻击能力的提升上  以小姐的天赋  很有可能生成一个新的九阶能力  甚至有很小的可能会生成十阶能力  ”老人悠悠地解释着

  十阶能力  这就是当年那个蓝色眼睛的小女孩的潜力吗  苏看着眼前的三个选项  心情忽然变得十分复杂  奇怪的是  在纷乱芜杂的情绪中  却并沒有什么喜悦

  “另一种蜕变的方向  则会极大的强化小姐的身体恢复能力  配合小姐已有的强大攻击力和过人的速度  同样会对战力有相当大的提升  嗯  当然  由于同样是不完全蜕变的缘故  对潜力的提升并不明显  ”

  老人很快解释了第二个选项  而苏同样明白这个能力的意义  恢复力的强大将使游击战和消耗战成为可能  对整体战斗力的提升丝毫不逊色于直接提升攻击力  苏自己就是依靠强悍恢复力作战的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对最后一个选项  老人的解释非常的简单:“完全蜕变  就是沒有经过任何方向调整的完整蜕变过程  对潜力会有全面且巨大的提升  其代价则是现有的能力全部消失  ”

  解释完三个蜕变选择方向后  老人就站在一旁  安静地等待着

  看着老人的姿态  苏怔了怔  然后无法置信的问道:“难道……是要我來选择吗  ”

  老人笑了笑  说:“是的  由你來做出选择是最为合适的  虽然梅迪尔丽小姐沒有來得及说出她的决定  但我想  她会很愿意由你來替她做出选择  何况  在这次蜕变之后  梅迪尔丽小姐就应该离开深红古堡了  从此以后  照顾她就将是你的责任了  ”

  对苏來说  这又是一个全然意外的消息  他讶然望着老人  问道:“您的意思是  要把梅迪尔丽交给我  ”

  老人点了点头  说:“这不是我的意思  而是尊贵的女皇陛下的意思  在经历过暮光古堡的战斗后  陛下认为  梅迪尔丽应该回到您的身边了  这想必也应该是小姐的心愿  ”

  “可是……”苏皱了皱眉

  从被拉娜克希丝带走时算起  梅迪尔丽已经在深红城堡度过接近八年的时光  而到如今为止  梅迪尔丽已经拥有了高达九阶的能力  九阶能力  即使扣除她自身天赋的因素  也意味着蜘蛛女皇的大量心血和投入的巨额资源  更何况这次的蜕变  还是以蜘蛛女皇自身的部分生命力作为代价  在如此巨大的投入之后  她为何会将梅迪尔丽重新交还给自己

  老人仿佛洞悉了苏的想法  向祭坛上望了一眼  脸上闪过一缕不易察觉的慈爱  然后微笑着说:“我想你应该明白  并不是每一份付出都需要回报的  ”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终于抬起了手  向光屏上按去  然而他的手落到一半  却就此停住  怎么也按不下去

  他的手上象是凝聚了一整座的山  无论向哪个方向移动  都是如此的艰难  这座无形的山  叫做责任

  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起责任  就象八年前那样

  从小女孩离开襁褓  能够自己走路的时候起  她就默默地跟着苏  去做苏让她做的一切事  所有的决定  都是由苏替她做出  而苏也默默地承担着所有的责任  正如梅迪尔丽所说  对那时的小女孩來说  荒野中永远是充满阳光的

  仅仅过了片刻  苏的额头就已渗出细细的汗珠  这种选择实在是过于艰难  其实这并不能怪苏  他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  而是因为任何涉及到九阶能力取舍的决定  都是同样的困难

  “我应该怎样选择  ”苏望向老人  苦笑着问

  其实三个选项之间的区别非常明显  前两项是以牺牲未來潜力为代价提升即期的战斗力  而后一项则是放弃全部的能力  换來未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假以时日  梅迪尔丽甚至有可能发展出十一阶的能力  但是苏明白  在梅迪尔丽能力全失的这段时间内  他需要象过去一样保护她  引领她  直到她重新成长  这是一个漫长而危险的过程  八年前的小女孩仅仅是过分的漂亮而已  而八年后的梅迪尔丽已经是审判所的黑暗圣裁  也是审判所事实上的独裁者  不需要多少智慧  就可以想象得出她现在会有多少敌人  彼格勒和米修司仅仅是一个开始  而绝不会是结束

  “我沒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題  不过我相信  你会为小姐做出最好的选择  ”老人婉转地拒绝了苏的问題

  最好的选择  什么是最好的选择  苏所认为的最好选择  是否就是梅迪尔丽心中的最好选择叫  又或者说  是真正对她最好的选择

  苏沒有去看光屏上的三个选项  而是抬起头  仰望着高高的祭坛  如果在那蓝色的火焰中  瞳孔的颜色和火焰一样漂亮的小女孩醒來的话  她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也许  无论动荡年代还是平和的旧时代  所有的父母  都会希望自己的孩子  会有一个广阔的天空  可以自由的飞翔吧

  苏微笑着  伸手向第三个选项按去

  老人的眼角轻轻的一跳  忽然咳嗽了一声  苏的手就此停留在选项的上方

  他有些不解地望向老人  问:“怎么  我的选择有问題吗  ”

  “当然沒有问題  ”老人摇了摇头  继续说:“只是在你作出决定之前  我想提醒你一下  梅迪尔丽小姐目前在格斗域中拥有3项九阶能力  其中还包括一项非常罕见的能力  ”

  三项九阶

  苏觉得自己的右手变得更加沉重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按下了第三个选项  而后  淡淡然然的说:“我还是希望她能够有一片无比广阔的天空  我会保护她  直到她完全成长  ”

  著名的黑暗散播者  戴克.阿维达  沒有再说什么  只是安静地看着苏的选择

  祭坛发出阵阵轰鸣  钢棺的棺盖缓缓打开  露出棺内满溢的血液  本是平滑如镜的血面  此时在蓝火的灼烧下  开始慢慢地翻涌  直至沸腾

  祭坛的台面交错裂开  无数复杂的裂纹构成了一个玄奥的图案  偏厅中忽然响起嘹亮的歌声  雄浑的合声如同旧时代的唱诗班  高亢且庄严  在歌声中  蓝色火焰从裂纹中汹涌喷出  奔腾的火焰已经舔舐到偏厅的穹顶

  血液彻底沸腾

  奔涌的血浪一波波从棺中喷起  不断拍打在飘浮在祭坛上方的白色水泡上  将凄厉的红色不断涂抹在上面

  澎湃的能量以钢棺为中心  不断汹涌而出  瞬息间就在偏厅中形成了一道恐怖的能量旋风  毫不留情地侵蚀着偏厅中的一切  由整块黑岩雕成的支柱表面上华丽的浮雕顷刻间被风暴蚀去  随后无数的碎石被生生从柱体上剥离  带着尖锐的呼啸声  开始在偏厅中疯狂飞舞

  转眼之间  庄严、深远而奢华的偏厅中已是一片狼藉  能量构成的风暴无处渲泄威力  开始反复冲击穹顶

  忽然一声轰鸣  偏厅巨大的穹顶竟然被能量风暴整个掀开  直冲上数百米的高空  堪堪撞入辐射云中  这才猛然炸开  化成数以百计大小不一的碎块  尖啸着射向四面八方

  老人依旧站在原地  连燕尾服的衣角都沒有掀动过  苏却早已被能量风暴吹飞  重重地撞在石壁上  好在他身体强韧  又射出骨刃钉进石壁  这才沒有随着穹顶一起飞向夜空

  这是來自梅迪尔丽的力量

  好在穹顶破碎之后  能量风暴全部冲向天空  偏厅内终于宁静下來  然而随后海岛上方忽然大雨倾盆  硕大的雨滴疯狂地打进失去了遮挡的偏厅内  蓝火依旧熊熊燃烧  所有接近的雨滴都被化成了虚无  老人也还站在原地  他身周的黑暗如同有了生命  将风雨都挡在外面

  只有苏被淋了通透

  源自蜘蛛女皇的白色水泡开始缓慢下降  终于  在狂雷、骤雨和蓝火中  沉沒在棺中浓浓的鲜血之中

  老人终于松了口气  向苏说:“蜕变需要七天时间  现在留在这里也沒有单方  等七天后  你再來看结果吧  ”

  苏点了点头  转身向偏厅外走去

  看着苏的背影  老人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  如果是梅迪尔丽來做选择  那么她必定不会选第三项  就象苏一定不会选前两项一样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