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新的开始 上

章十九 新的开始 上

  七面光屏在海伦面前堆叠起來  几乎占据了她全部的视野  她的双手飞一般的移动着  调整着控制光屏上数以百计的控制图标  她的大脑正全神贯注地处理着海量的数据  只竖着一边耳朵听着帕瑟芬妮的啰嗦  完全就是虚应故事

  帕瑟芬妮一头灰发随意地挽在头上  她刚刚从浴室中出來  发梢上还沾着少许水珠  除了内衣之外  她就只穿了一条宽大的连身睡裙  象一只猫一样蜷伏在海伦旁边  懒洋洋地看着海伦面前的那些屏幕

  光屏上一如既往的全是无意义的数字在闪烁着  但它们在海伦的意识里  就是一组组不断变幻的复杂基因断片  而在帕瑟芬妮的意识中  也是一样的情景

  从很小的时候起  这就是她们两个最喜欢玩的游戏  也是可以让绝大多数自诩聪明的家伙们崩溃的游戏  只是当长大了一些后  帕瑟芬妮开始醉心于发展各式各样的战斗或者非战斗能力  而她在这方面的才华  已经横溢到了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地步  海伦则对发展能力全无兴趣  仍然一年接一年的用那个连帕瑟芬妮也觉得变态的大脑  处理着无穷无尽的数据

  在相隔十年之后  帕瑟芬妮处理和转换纯数据的速度已经远远比不上海伦  之所以还能够看清光屏上的数据是什么意义  只是因为海伦正在演算着的是她的基因  并以此为基础推算新的能力

  在这个时候海伦是六亲无认的  肯竖起一只耳朵装装听的样子  已经是非常考虑到帕瑟芬妮的面子了  帕瑟芬妮也很清楚海伦的性格  只不过实在无事可干的时候  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轰炸海伦的耳朵

  思路连续被打断几次后  海伦终于忍无可忍  喝道:“喂  你再这样  我就不再给你设计能力了  ”

  帕瑟芬妮身子动了动  索性伏在海伦的肩头  撩起海伦的金发  轻轻地吹着她的耳朵  腻腻地说:“不设计就不设计  反正我对这些能力也不在意  ”

  海伦半边脸都被吹得痒了起來  思维运转的速度连原本的十分之一都沒有  她恨得咬紧了牙  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芬妮  你想死了你  ”

  说着  海伦身体一侧  反手就从帕瑟芬妮低开的领口探了进去  直接抓向那两座耸立挺拔的肉山

  这类的小游戏  在她们七八岁时经常玩  那时多半是一心沉浸在知识海洋的海伦不堪帕瑟芬妮的骚拢而奋起  并对她作出的惩罚  只是自从帕瑟芬妮开始修习格斗能力之后  对能力全无兴趣的海伦转眼间就失去惩罚她的可能  偶尔的几次成功  也是帕瑟芬妮怕海伦生气而故意放水

  只是再过了半年后  海伦在智力上的天分越來越突出  也就变得越來越冰冷  逐渐失去了人类应有的大多情感  从九岁起  两个人就沒再进行过这种游戏

  现在  在帕瑟芬妮和海伦的心中  似乎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小时候  海伦冰冷的心湖忽然有了一丝裂隙  涌上了温暖和怜爱  她知道  现在的帕瑟芬妮其实情感非常的脆弱  不然的话  她也不会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的游戏  也不会对海伦这样的依赖  如果她稍稍认真的话  别说是毫无能力的海伦  即使换了苏全力出手  也休想摸到帕瑟芬妮一根手指

  帕瑟芬妮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  可是海伦的手却从她胸部中间穿过  在她小腹上轻轻捏了一记  就权做惩罚过了  同时耳尖的帕瑟芬妮  似乎听到海伦有一声轻轻叹息

  “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海伦的大部分注意力又集中在数据上  漫不经心地问着

  帕瑟芬妮不满地嘟起了嘴  索性将头整个地搁在了海伦的肩上  懒洋洋地说:“三天后吧  北方那些家伙很不安分呢  我一走  卡普兰那老家伙弄不好还要把我搞來的地盘全给弄丢了  你知道的  我一直怀疑那些脑袋木木的圣骑士中还藏着些厉害家伙  不肯出來  要么是害怕我们会全力对付他们  好赶尽杀绝;要么就是有什么大阴谋  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  反正我这次一口气杀了他们好几个大骑士  看他们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如果不出來我就继续杀  一直杀到他们出來为止  ”

  见海伦根本不理她  帕瑟芬妮居然抓起海伦的金发玩了起來  一边说:“反正我呆在这里也沒什么事  等你把能力配方调配好我就走了  在龙城闲着还不如多去打几仗赚些钱呢  早点把欠的钱还上  我也安心呀  ”

  海伦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回头深深地看了帕瑟芬妮一眼  轻叹着说:“你沒必要对苏那么好的  ”

  帕瑟芬妮一怔  立刻坐直了身体  说:“你在说什么  我哪里对他好了  我……我只是不喜欢欠人家的钱而已  ”

  海伦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帕瑟芬妮  从她那双会说话的灰绿色双眸一直看到雪白细腻、盘在一起的长腿  帕瑟芬妮全身上下  每一分每一寸的肌肤  都是如此地细腻若雪、丰盈如脂  如同笼着淡淡的光辉  海伦忽然伸手  捏住帕瑟芬妮的脸蛋  狠狠地拧了一下  然后若无其事地说:“手感真不错  太便宜苏那个家伙了  ”

  帕瑟芬妮动也不动地受了海伦一记揉捏  轻哼着说:“还不是你一直让我不惜一切代价抓牢他的  ”

  海伦不再理她  而是继续看向光屏  一眼之下  立刻轻轻地咦了一声  帕瑟芬妮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來  毕竟很少会有能让海伦也感觉到惊讶的东西

  “你这家伙  天赋好得简直让人嫉妒  ”海伦轻轻地摇了摇头  再看了看一脸慵懒的帕瑟芬妮  不由得气道:“这么好的天赋生在你这只懒虫身上  真是……”

  “众神眷顾者  那就说得是我呀  ”帕瑟芬妮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  但光屏上的数据于她來说只能看个大概  于是催促着海伦说个清楚  好满足一下她永无止尽的虚荣心

  “嗯  简单点说  就是你现在一共有四个能力可以选择  第一项就是格斗域里的超级攻防大师  这个可以全面提升你肉体的力量、防御以及各种反应能力  提升幅度约在40%左右  ”海伦说

  “攻防大师  那不是格斗域里的八阶罕见能力吗  不过攻防大师的提升幅度沒有这么多啊  ”帕瑟芬妮有些疑惑

  “所以我说这种天赋生在你这只懒鬼的身上完全是浪费  不用怀疑  这个能力就是攻防大师  不过是八阶能力的升级版  比八阶的攻防大师提升幅度大致多了12%  是的  这是一个九阶能力  真是见鬼了  八阶的罕见能力居然也能有提升版本出现  ”海伦终于忍不住吐了脏字  帕瑟芬妮就是有这种可以把她逼疯的能力

  帕瑟芬妮早已眉飞色舞  恶狠狠地在海伦脸蛋上亲了一口  催促着:“还有三项能力是什么  千万别告诉我里面有多重攻击  啊哈哈哈哈  ”

  海伦重重地将脸埋在手中  她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帕瑟芬妮总会象个长不大的小女孩  该死的是  只有在她面前  帕瑟芬妮才会表现得和龙骑少将的身份如此不相称

  海伦终于抬起头  冷笑着打断了帕瑟芬妮的白日梦:“多重攻击  你还真敢想  那是格斗域只在理论上存在的能力  即使真的有  也只会是十一阶的能力  别说不可能在九阶里出现  就算它削弱成十阶能力  你有发展出十阶能力的天赋吗  嗯……好吧  该死的  你看起來的确象有十阶潜力的样子  但是  你从哪里去找那么多的进化点  ”

  “我还年轻嘛  多打几仗进化点就有了  大不了我组织个远征军  从东海岸一直杀到西海岸好了  ”帕瑟芬妮语笑嫣然时  不经意的透出凛冽杀机

  “沒时间和你废话  还有三项能力  都是神秘学中的能力  分别是不完整预知  神秘召唤和幸运  能力的内容你都是知道的  一共四项  自己挑选吧  ”

  一面光屏上切分成四个区域  每个区域内是一项能力  这次轮到帕瑟芬妮怔住了  有些难以置信地问:“怎么四项都是九阶的能力  ”

  “是的  四项九阶  而且其中三项是罕见能力  真是见鬼了  ”海伦对帕瑟芬妮的天资非常无语  而且以她对帕瑟芬妮的了解  这个脸皮已经厚成了艺术的女人在今后的很多年中  都会不停地为此自我陶醉  外加自吹自擂  真正该死的是  帕瑟芬妮只会在她面前这样  在外人面前只会扮她的完美淑女  去欺骗从8岁到80的所有男女老幼

  帕瑟芬妮逐渐认真起來  在四项九阶能力中选择  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事  不光要考虑能力本身的威力  还要与自己现有的能力以及未來的发展方向相结合  以达到战斗力最大化的目的  她不是不可能再发展出其它的九阶能力  而是海伦经过反复的计算和论证  找出的这四项能力是最适合她的

  帕瑟芬妮很想全部都要  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哪來那么多的进化点  就算真的有这么多的进化点  与其发展出四个九阶能力  倒不如舍弃部分九阶能力  生成一个十阶能力來得现实些

  “我该怎么选  ”帕瑟芬妮认真地问

  “我不知道  你自己选  或者干脆就象以前那样选  ”海伦已经从光屏前站了起來  活动了一下略显僵硬的身体

  “天哪  又要靠直觉  ”帕瑟芬妮叫得很凄惨

  对她这点小把戏  海伦当然不为所动:“不要叫得那么惨  你在神秘学中有那么强大的天赋能力  运气怎么会差  相信直觉  你的直觉不会背弃你的  ”

  帕瑟芬妮这一次倒是很听话  眼睛在四个选项上一扫  就指着其中一项  说:“就是它了  ”

  海伦走过來一看  不觉怔了怔:“幸运  ”

  “是啊  你不觉得我已经很幸运了吗  再加上它的话  我就无敌了  ”帕瑟芬妮笑着说

  看着她灿烂得天真无邪的小脸  海伦叹了口气  摇摇头说:“即使沒有它  你也已经无敌了  ”

  接下來  海伦开始在光屏上分解基因图谱  并且调制能力配方药剂  而无所事事的帕瑟芬妮则走到一边的测试仪上  开始精确检测自己身上的进化点  如果沒记错的话  她已经拥有超过270个进化点了  这些进化点足够生成一个标准的九阶能力  海伦调制出的能力比标准配方要强得多  相应的也要消耗更多的进化点  但一般不会超过标准配方的10%  所以从性价比而言  海伦亲手调制的能力配方完全是顶级的

  帕瑟芬妮滴了一滴血液在检测仪中  几秒钟后  光屏上就显示出她目前拥有的进化点:261

  帕瑟芬妮讶然叫出声來  说:“海伦  你的机器是不是有问題  我的进化点怎么少了  ”

  “我的仪器从來都处于最佳状态  ”忙于调制药剂时  海伦的口气和脾气都不会太好

  “怎么可能  ”帕瑟芬妮认真地回想着  在北方最后一场战斗后  她曾经仔细地检查过自己的进化点  虽然不可能象仪器那样精准  但是以她的能力  上下误差也不会超过3个进化点  怎么会突然少了超过10个进化点

  帕瑟芬妮平静了心情  运用感知能力扫描自己的身体  这次的感觉果然和在北方时有所差异  感觉到的进化点是262个  仅仅是几天的时间  前后两次的感知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差距

  她认真地想了半天  却也找不出理由  惟一的解释  就是自己上一次的感觉错了  虽然可能性极小  但也不能说全无可能

  帕瑟芬妮叹了口气  心中油然生出些许的失落  她本來以为自身的进化点足够生成新的九阶能力了  沒想到感觉出现错误  突然少了10个

  10个进化点相当关键  海伦最终制成的配方对进化点的需求一般不会超过270个  但也很难低于265个  这意味着她还要在北方参加一两场战斗才有可能得到新的九阶能力

  不过她的脸上转眼间就重新布满了阳光  反正早些迟些都是一样的  自己不是缺乏潜力  而是缺少进化点  所以迟早都得再弄上几百个进化点  又有什么分别呢

  帕瑟芬妮换好衣服离开后  一直埋头工作的海伦抬起了头  向着门口意味难明地看了一眼  她沒有想到帕瑟芬妮会选择四项能力中惟一的非直接战斗能力

  这意味着什么  海伦的眼中  显露出隐约的沉重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