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新的开始 中

章十九 新的开始 中

  当帕瑟芬妮收整行装  再次率领着十几名强力扈从北上的时候  奥贝雷恩刚刚突破荷比鲁人最后的防线  突进了森林的中心地带

  面对精锐战士被扫荡一空的荷比鲁部落  预期中的轻松战斗却并未出现  或老或幼的荷比鲁人利用一切地形、昼夜不停地向奥贝雷恩的队伍发起突击  他们悍不畏死  却又足够狡猾  与森林环境溶为一体的特性让他们在接近到相当近的距离后  才有可能被发现  而越接近森林的中心地带  森林中的异种辐射就越是强烈  这对于众人的感知能力构成相当大的妨碍  即使是队伍中专司侦察的六阶感知能力者  也无法探测超过100米的范围  而且这个距离还在不断地缩小着

  很快  荷比鲁人的另一种武器出现了  那就是自爆  年纪幼小的荷比鲁人会将镶嵌在武器上的能量晶体吞下  然后潜到奥贝雷恩队伍的附近  全速冲向队伍  然后整个身躯都化作炸弹  爆烈开來  瞬间爆炸的能量指数  超过了普通重炮威力数十倍  一次的自爆袭击  就可以令队伍中类法术者的防护罩彻底崩溃  即使是拥有多个能力增强装备的奥贝雷恩  也只能连续支撑三至四次的自爆冲击  但他一个人的防护罩不可能保护整个小队  并且补充能量也需要时间  对一般的类法术者來说  这个时间是一天  奥贝雷恩也需要至少六个小时

  荷比鲁人的出现  已经颠覆了许多人类关于生物的常识  他们的孩子和老人也是如此  幼小的荷比鲁人几乎沒有防御和力量  但是它们非常精于隐藏  而且速度甚至比成年人还要快得多

  荷比鲁的老人则失去了力量与速度  但发展出了近似于类法术域的能力  他们可以操控能量晶体  将能量晶体埋藏在树干中或是闪光菇下  当奥贝雷恩的小队经过时  就会被远距离引爆  越是年纪大的荷比鲁人  引爆的距离就越远

  这些能量晶体的爆炸威力只比充作肉体炸弹的荷比鲁孩子稍小一点而已

  在踏入森林中心区域后  奥贝雷恩就已发觉  他和他的队伍已被彻底孤立了  在这片诡异的森林中  几乎一切都有可能变成他们的敌人  在连续遇袭后  他果断地放开了一切限制  任何敢于接近队伍的荷比鲁人  无论老幼  一律击杀  到后來变成任何接近队伍的可移动物体  也会被能量风暴瞬间撕碎

  用去了近一周的时间  他们才行进了不到五公里  五公里的路程付出的代价是12名战死  6名重伤  在森林核心地带  重伤和战死已相去无几  本着保护研究人员优先的原则  队伍中7名科研人员倒还剩下了6名  惟一的倒霉家伙是因为同情心忽然泛滥  想把一个被打成筛子的荷比鲁小孩放好些  然后就被这个还沒有断气的小孩子抱住  一起炸成了漫天肉碎

  队伍的物资储备已接近耗竭  能量还有些储备  弹药类武器因为打光了子弹  已经完全变成了废铁  水和营养素还有不少  算是不错的消息  但抗辐射的药物已经用完  连续的作战让每个人都疲惫不堪  奥贝雷恩也是如此  但无论多么艰苦的战斗  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  灰绿色的双眸中也闪烁着清澈的光芒  他看起來更加的纯净、清澈  一点也不象是三大豪门之一的领导人

  这只队伍中本來就沒有菜鸟  能够活到现在的更是老鸟中精英  即使沒有任何神秘学的能力  他们对危险的直觉也相当的敏锐  这些杀人如麻的老鸟们感觉得出  如同一个大男孩一样的奥贝雷恩从接到那段奇异的情报之后  就突然变了  表面上看來  他笑得更多了  也更加的纯真  和刚刚接手海皇三叉戟时相去无几  但实际上  站在奥贝雷恩的身边  老鸟们时常会感觉到有一阵阵针刺般的寒意激打在身上

  他们很清楚  这不是奥贝雷恩释放的寒冷能量  而是对极度危险的一种直觉

  直到这个时候  队伍中最桀骜不驯的家伙才悄悄收起了轻视的心情  认真地服从着奥贝雷恩的每一个命令

  奥贝雷恩的命令其实只有一个  向前  并且粉碎一切阻碍  直到走到森林中心的那株高大得根本看不到树冠的古树下

  在这个带着一脸阳光和微笑的大男孩滴水不漏的指挥下  这支只剩下认真的老鸟和冷血的科研人员的队伍迸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将一个个荷比鲁老人和孩子们或衰老残弱、或者柔嫩敏捷的身体化成炭、化成灰、化成模糊混杂的血肉

  无论多少条生命倒在面前  也无论死的是敌人还是自己的队员  奥贝雷恩的微笑就始终沒有变过  在他的周围  火焰、冰晶和闪电交错出现  无以计数的类法术一个个从那交织飞舞的十指间射出  将一个个荷比鲁人击倒

  每一个法术都是致命的  而且刚好致命  在大多时候  中了奥贝雷恩的冰箭、火焚或者是雷球之后  荷比鲁人并不会当场死去  但是已经熟知荷比鲁人身体构造和要害器官的老鸟和科研人员都很清楚  这些荷比鲁人都活不了了  至于何时死去  要看他们的生命力和所中法术的类型

  每当奥贝雷恩使出火焚时  由类法术能量化成的火焰就会平空降落在荷比鲁人的头上  高热的淡红偏黄色火焰根本不是普通手段可以扑灭的  它们燃烧的时间并不长  一般不会超过十秒种  但这点时间已经足以使畏火的荷比鲁人受到无法愈合的伤害  可是一时又不会死  于是火焚之后  往往就是长达数分钟的凄厉叫声  然后才会因体力耗尽而逐渐淡去

  只要再稍稍加一点力  就可以直接将这些身体虚弱之极的荷比鲁人烧死  但是奥贝雷恩就是不肯加这一点力  他一点一滴的能量都不愿意浪费

  能够加入这支队伍并且活到现在的人  随便哪一个都是满手鲜血  即使是那些科研人员  活体解剖的类人生物也不在少数  但是他们自问之下  除了几个杀人狂魔  真沒有人可以做到奥贝雷恩这种程度

  奥贝雷恩的心很平静  也很惊讶  惊讶于自己居然可以如此放松宁定地做着过去完全不可想象的事  一个个生命  在他的眼中与石头朽木沒什么区别  杀掉一个荷比鲁人的感觉  甚至连杀个小动物都不如  他还清晰地记得  最初成为暗黑龙骑的上等兵  第一次做巡查任务的时候  亲手杀掉一个完整些的类人活尸  都会让他内心纠结很久很久

  本來  奥贝雷恩一直以來的心愿  并不是追寻旧时代的艺术  而是将横亘在天空中的辐射云彻底清除  让阳光重归满目苍夷的大地  并不是只有悲剧才是艺术  充满了阳光的世界同样充满了艺术  然而现在  他知道  阳光只存在自己的脸上  而不再停留在心底

  遥望着不远处那株参天古树  从近百米粗的树干上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浓郁的生命气息  让奥贝雷恩的每一个细胞都为之跳跃  他有种直觉  荷比鲁人的一切秘密  都可以从这棵古树上找到  蓝灰皮肤的荷比鲁人其实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生物  别看他们的科技和社会都非常原始  但这是一种拥有超过人类智慧与完美基因的生物  任何拥有悠久历史的物种  基因都不会是完美的  这是因为在漫长的进化中  生物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异  但过时的基因并不会全部消失  而是以各种片断的形式留存下來  在早期的基因学中  这些片断被称之为基因毒素  因为它们的存在是许多先天疾病的根源  然而在开启能力的新时代  随着基因技术的飞速发展  人们逐渐发现  在基因毒素中蕴含着许多秘密  其中甚至可能藏有圣阶能力的片断

  总而言之  天然的基因越琐碎、毒素越多  往往就意味着这个物种越古老  并且经历了众多的变迁过程  而荷比鲁人的基因如此干净  只可能有一种解释  就是他们的历史非常短暂  短暂到不可能自然产生和进化的地步

  荷比鲁人  是人工制造出來的智慧种族

  一旦发现了荷比鲁人的秘密  必然会使生物技术  乃至于相关的科技向前飞跃一大步  亚瑟家族也将随之强盛  作为家族之长  奥贝雷恩也将随之强大  他所走的道路  一直是充分利用家族资源的强大之路  能力增强的速度必将远远超过依靠单打独斗的个人

  奥贝雷恩其实已经极度的疲劳  全靠着兴奋剂支撑着各种法术对能量的需索  但他的斗志始终冰寒如一  有如自动机械般一个一个地粉碎着出现在面前的荷比鲁人  他不怕血腥  也不在乎杀戮  再多的荷比鲁人在临死前用最恶毒的语言对他诅咒  奥贝雷恩也全然不放在心上  杀掉一个荷比鲁人  和打碎一块石头沒什么两样

  他的眼中  只有那株参天古树  奥贝雷恩知道  只要走到那棵树下  一直以來  他所追寻的强大道路  所制订的计划就已实现了一半  所以  他不会容许任何人挡在他的面前

  奥贝雷恩需要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需要将自己的天赋一点一滴地开发出來  因为除了苏之外  他现在心中有了一个新的、也是更加重要的目标  米修司

  奥贝雷恩双手泛起冰晶  捧住了一个荷比鲁小女孩的脸蛋  极度的低温瞬间将她的头变成了冰块  随后奥贝雷恩就和她擦身而过  步伐轻松得就象是在自家的庭院中散步一样  小女孩晃了一晃  想伸手去触摸头上的冰块  可是手只抬到一半  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再也不动了

  绕过了这个小女孩  奥贝雷恩的面前就只剩下最后一个荷比鲁人  一个荷比鲁老人  皮肤已经皱得如同干枯的树皮  他比奥贝雷恩见过的所有荷比鲁人都要老得多

  老人就站在古树下  从这个距离看过去  古树的树干粗大得简直令人窒息  有时候  庞大  本身就构成了难以承受的压力

  古树的树身上有许多孔洞  看那光滑的外缘  显然是荷比鲁人经常进出的通道  而在老人身后  还有一个高近十米的幽深树洞  看來是荷比鲁人进出古树的大门

  老人重重地用手中的树枝顿了顿地  一个雷霆般的声音即刻在奥贝雷恩的意识中响起:“入侵者  你的双手沾满了我们族人的鲜血  这样就会使你感觉到快乐吗  ”

  奥贝雷恩微笑了起來  笑容中依旧充满了阳光  他的思维化作一束尖针  狠狠地刺在老人传來的意识上  然后顺着它将信息传递给对面的荷比鲁老人:“你挡了我的路  ”

  荷比鲁老人脸色骤然一变  眼角破裂  留下两道细细的鲜血  奥贝雷恩的精神力量和他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刚才的反击已经使他重伤

  不过老人依旧拦在树洞之前  对奥贝雷恩怒目而视  完全沒有让路的意思:“我们只有战死的勇士  沒有逃跑的懦夫  ”

  “无知  勇气并不能解决一切  ”奥贝雷恩弹出一根冰箭  端端正正地刺在老人的胸口  那里是荷比鲁人心脏的位置  他跨过老人的尸体  走进了古树的树洞  整个队伍跟随着他鱼贯而入

  树洞之内  是一个无比高广的大厅  近百米高的穹顶下  不到30人的队伍和一群蚂蚁相去无几  树厅中并不昏暗  漂浮在空中的一团团蓝色光点将整个树厅照亮

  队伍中所有的人  包括奥贝雷恩  在看清了树厅的环境后  都屏住了呼吸  一时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來形容此刻的心情

  “真是奇迹  ”研究主管终于吐出一句感慨

  所有人都发自内心地赞同

  奥贝雷恩仰着头  环视着充满玄秘气息的树厅  冰冷的心中也涌起一丝激动  以无人可以听清的声音  他轻轻地说着:“梅  等着我  我一定会亲手将米修司的心脏送到你的面前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