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新的开始 下

章十九 新的开始 下

  近百米高的树厅四壁上  有着一排排排列整齐的洞窟  看來这些就是荷比鲁人的固定居所  而居所的上方靠近穹厅的位置  却有些几圈如透明水泡般的东西  镶嵌在树壁内  看起來倒是与专门调制基因生物的培养槽有些类似  水泡里面大多数是空的  但也有少部分中有些小东西在载沉载浮  站在树厅中的人中不乏视力强化的能力者  早已看出那些小东西是一个个小荷比鲁人  只是发育状况不同而已  如此看來  那些空着的水泡也不一定是真空的  可能里面的荷比鲁人还处于一小团细胞的状态

  即使是奥贝雷恩  看到了这一幕  也从心底被深深地震惊了

  这棵古树  完全是一台天然的生物调制机  荷比鲁人就是它的造物  荷比鲁人的基因和人类差异虽然够大  但和植物类相去更远  这株古树能够调制出一个全新的物种  而且拥有智慧  可以发展出社会形态和语言  能够使用工具  甚至于他们的器官和基因都非常的完整  并不象骡子一类人工造物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題

  一座奇异的森林  一株古树  以及一个被古树调制出來的智慧种群  这一切  又岂能用奇迹來形容

  奥贝雷恩知道  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一个多月的艰苦战斗  葬送了大半海皇三叉戟精英的连绵战斗  在这个时候  都得到了补偿  许多倍的补偿  这里的意义  不仅仅是一棵树  一群几乎被灭种的荷比鲁人  而是提供了一个方向  一个新的思路  并且是已经成熟的思路  这将会使人类的能力调制技术突飞猛进  很有可能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奥贝雷恩转头  对一脸痴迷地看着一排排天然培养仓的研究主管说:“架设通讯  和家族取得联系  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立刻运用补给、设备和人员过來  我们要在这里建造一个永久基地  ”

  “最好再加一个永久性的综合实验室  ”研究主管一脸的狂热  至少在一两年内  他是不想离开这座森林了

  这天的早上  依旧是昏暗无光  在浓厚的辐射云下  要到上午十点钟  高楼林立的城市中才有明亮一些

  苏从浴室中走出时  身体表面上的水珠已经消失不见  这些洁净的水都自动被吸收进体内  要知道在荒野时  大多时候他喝的水都远远比不上用來洗澡的水  虽然仍是住在龙骑列兵才有的公寓中  可是用來洗澡的水的品质在这一年中  已在悄然上升

  虽然对经济和政治几乎一无所知  但暗黑龙骑科技和生产力发展的速度  从小小的洗澡水中已经可见一斑

  如果把水处理得品质稍差一些  也是可以喝的  荒野上大多数的流民喝的还是充满了辐射的污水  这样的水喝久了  用不了30年  过多的变异组织就会吸干他们的生命力  不过对荒野中的人來说  一般是活不到30年的  大多数人在20出头的时候  就已经完成了从成长、留下后代、死亡的整个人生轮回

  如果暗黑龙骑的污水处理能力更加强大的话  制造出來的轻度污染水  可以让荒野上多少人活下去  苏心底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不过他随即笑了笑  将这个想法抛到了一边  加入暗黑龙骑已经就要一年了  这一年多來  他对于暗黑龙骑和血腥议会的行事规则有了深入的了解

  在血腥议会的世界里  如苏这样暗黑龙骑中高阶军官是实实在在的特权阶级  同处于这个阶级或者之上还有那些议员们  下级暗黑龙骑也属于特权阶级的一员  但他们还需要进一步证明自己  才能加入注定属于一小撮的精英阶层  而扈从和大家族的普通成员们  则是世界的基石  至于仆兵和外围公司的高层  则是属于为前述种种人服务的仆人  如果得罪了特权阶级  那连他们的生命也不会得到保障  而荒野上生活的人  根本和变异生物沒有什么区别  甚至连变异生物都不如  变异生物说不定还可以启迪一下研究人员的思维  荒野流民能干什么  这些满身变异组织的家伙  就是养來吃肉都不行

  所以  一具马利姆的尸体可以换來几十万  而苏如果押回來几千个流民  不光一分钱沒有  还需要为此付钱  养人也是要消耗能源和食物的  关键是  看管他们的卫兵薪资更贵

  这就是血腥议会的哲学  他们宁可将最高等级的净水免费供给龙骑们洗澡  也绝不会发给将要渴死的流民们

  这个动荡的年代  本來就是一个深具等级和阶级的时代  而以能力和资源占有为基础等级制度  又是如此的牢不可破  根本就不具备被暴力革命推翻的可能  随便哪一位龙骑  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干掉成百上千的流民  能力者就是最大的暴力  对他们的暴力革命又怎么可能会成功

  这是一个时代的现实  苏只是一个人  根本无力去改变整个时代  他能考虑、能够做的  只是身边的一些人  一些事  但就算身边的事  也已让他感觉到沉重如山的压力

  苏一边思索着  一边穿好了制服  再看了看时间  十分钟后  就会有车停在街区小广场上等着他  今天对苏來说  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因为今天  梅迪尔丽将完成蜕变

  他來到客厅里  宽大客厅中的桌椅已放到一边  房间中央放着几个大大的黑色合金箱  苏把合金箱一个个打开  箱子的内衬壁上  全是镶嵌着各式各样的工具武器  从可以精准定位的手持式雷达仪  到可以安放在任何头盔上的全功能战术眼镜  以及重量不到五公斤  但防御力已经超过2厘米合金装备的单兵作战服  甚至还有射程达10公里、只有钢笔大小的枪射式微型导弹  其它的战地食物、药品、能量套件  就更是应有尽有  完全达到了武装到牙齿的标准  而各类弹药、药品等耗材都是按照额定基数的几倍配置的  足够苏连续进行五六场高烈度的战斗

  这些非标准的订制装备都不是苏目前的权限可以兑换到的东西  性能也比标准装备高出数筹  其中很多更是只有将军才可以染指的装备  现在都安安静静地摆在苏的面前

  这是帕瑟芬妮留给他的东西  而这个妖媚无双的龙骑将军  在昨天又一次身体力行地告诉苏什么是无敌的室内格斗后  扔下了自信心再次惨遭蹂躏的苏  踩着浓浓的夜色  踏上了北方的归途  在她走后  才有几名专门留下來的扈从将满载专用装备的箱子运到了苏的住处  当时  面对这批价值超过百万的装备时  苏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知道帕瑟芬妮的财务状况  也知道要赚出一百万來  即使是帕瑟芬妮  会是多么的不容易  他还明白  帕瑟芬妮知道今天是他接回梅迪尔丽的日子

  对于她的心意  苏已完全无言

  按照早已想好的方案  苏换上了作战服  将八枚硬币大小的磁盾发生器别在要害部位  然后将两把半米长短、可以高频震荡的短刀插入大腿外侧的刀鞘  随后则是一把轻巧精美的小手枪  手枪威力不大  射程也比较有限  但是它配置的全是高能电磁弹  对各类电子设备和网络设施的杀伤力极大  最后  则是一具可以扣在前臂外侧  能够发射8枝合金箭的弩弓  这种弩弓以电磁辅助机械动力  短距离内的威力可以洞穿3厘米厚的均质钢板  必要药品、针剂和兴奋剂自也备齐

  作好万全准备后  苏才走出公寓  除了沒有携带大口径步枪外  苏目前的装备完全是按照上战场配置的  前往深红城堡应该很顺利  但苏害怕  回來的路会不平坦

  在街区广场上  蜘蛛女皇派來的车已停在那里  和上次一样  是三辆组成的小车队  就在苏向车队走过去的时候  忽然马达轰鸣  一列长长的车队驶入广场  绕了个弯  向广场另一端的大路驶去  当车队完全横亘在苏和蜘蛛女皇的车队之间时  整个车队忽然都停了下來

  苏的瞳孔骤然一缩

  中央一辆加长越野车的车门忽然打开  走下一个老人  他的笑容非常真挚  但两道目光刺在苏的脸上  却有如刀一样锋利  他大步向苏走來  伸出了右手:“你一定是苏中校吧  你好  我是拉玛尔.法布雷加斯  法布雷加斯家族的族长  也是里卡多的父亲  ”

  面对这样一个沒什么格斗能力的老人  苏仍然保持着戒备  但至少要保持起码的礼节  毕竟老人最后一句说的是‘里卡多的父亲’  经历过多次战火  苏早已将里卡多视为可以托付后背的战友

  “您好  我是苏  ”苏终于握上了老法布雷加斯的手  出乎意料  他的手坚定、有力  而且温暖

  老法布雷加斯对于苏右手的细腻和柔若无骨异常讶异  但他当然不会将这种惊讶写在脸上  正如绝对不会当面评论苏的容貌一样  他仿佛在聊家常一样的说:“我正要去医院看看里卡多的恢复情况  苏中校要去哪里  ”

  苏略一犹豫  便说:“a20公路  ”

  a20公里位于龙城东南角  直通可以抵达深红城堡的码头  等着接苏的三辆越野车上有蜘蛛女皇的醒目标记  即使想瞒也不可能瞒得住

  “真的很巧  我们有很长一段顺路  要不要上我的车  我送你一程  正好有件东西需要给你看看  ”老法布雷加斯非常热情地邀请着  目光中明显有些别的东西

  苏想了想  就回答说:“很高兴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