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苏醒 上

章二十 苏醒 上

  老法布法雷加斯的加长越野车内极度的奢华  里面不光设有酒吧和全方位娱乐系统  甚至还有专用的洗手间以及整套办公系统  可以随时处理家族内的一切事务  越野车内还坐着一个身材高挑惹火的年轻女人  身上的套装根本包裹不住火辣的身材  她先是为老法布雷加斯和苏准备了饮品  老法布雷加斯是一杯红酒  递给苏的则是一杯纯水  看得出來  老法布雷加斯对于苏的习惯和爱好是下了一番功夫

  越野车开动的时候  老法布雷加斯并沒有让这个女人下车  而这个年轻女人身上隐隐散发出的凛冽气息也让苏明白  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花瓶角色  如今的苏  已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让他感觉到能力的气息了  对他沒有任何威胁的人  都会被身体的本能给自动忽略

  老法布雷加斯轻轻摇晃着杯中的红酒  微笑着说:“这次去看里卡多  我还给帕瑟芬妮将军带了一批物资  算作对里卡多诊治的酬金  其中有一样东西很适合你  不如就在这里交给你  说不定很快你就会用上的  ”

  他招了招手  女人就提过來一个长长的箱子  亮银色的外壳上有一个水绿色的能量标志  她将金属箱送到苏的面前  入手之后  苏微微一惊  看上去不是很大的箱子竟然重近100公斤  那个年轻女人提过來时却是轻飘飘的  象拎着一个枕头

  苏将金属箱平放在腿上  伸手在箱盖两角的开关上一按  随着轻微的能量加载和细腻的马达声  箱盖缓缓打开

  苏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了一些

  箱子下方显然是一枝特种步枪的枪体  但是大得出奇  乌黑的枪身经过亚光处理  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无缺  步枪枪体看起來就象一个长方型的匣子  在造型与设计上充满超现代的风格  箱子下方同时镶嵌着一个长方造型的瞄准具  硕大的瞄准具看來只能安装到这种大得出奇的步枪枪身上

  厚厚的箱盖中则是两根拆卸开的枪管  奇异的是  枪管同样是厚重的方型造型  枪管上方  则镶嵌着一排长方型的金属块  看起來应该是这枝步枪的弹药了  苏一眼扫过  就数出一共是30发子弹  看來这种子弹用料非同一般  不然的话  也不会只和枪体配给这么少的弹药基数

  “这是  ”苏虽然心中已猜到了七八分  但仍向法布雷加斯问着

  “以电磁动能加速为主要驱动方式的单兵步枪  子弹以特殊合金制成  出膛初速3500米  射程6000米  可以在2000米距离上击穿主战战车的装甲  这是我们法布雷加斯家族实验室的最新出品  原本是用作动力装甲的武器  这是经过专门改装的单兵用型号  只不过电磁动能技术刚刚成熟  还沒有办法作到小型化  所以这把枪不是一般人可以使用的  不过  相信它应该非常适合你  ”老法布雷加斯介绍着  接着扼要讲了讲枪的参数性能及使用方法

  苏将枪身从枪箱中取出  依照老法布雷加斯的说明  将枪管和瞄准具一一装好  由此手中就多了一支2.3米长、重近70公斤的巨大步枪  他将两枚闪耀着淡淡碧绿光芒的能量电池填入枪托上的能量槽  整支步枪立刻响起了细细的能量填充声音  瞄准具也亮了起來  同时枪身上透出一条条绿色光华

  外溢的能量场立刻使越野车内的音乐变成了嘈杂的噪音  能够看到车外情况的大面积光屏上全是雪花点  就连苏的淡金发丝都飘了起來

  听过介绍  苏已经知道枪身的绿色光芒是能量外溢激发枪身金属产生的现象  沒有办法消除  至少目前还沒有发现第二种可以制造枪身的材料  不过也好解决  大多时候的战斗是无须打开全部能量的  或者用伪装布缠好枪身也可以

  若有意似无意的  苏将巨大的步枪轻轻一移  指向了车内的年轻女人  女人美丽的脸上分毫不见表情的变化  只是优雅而矜持地笑着  她当然知道枪内沒有装填子弹

  苏的眼睛贴在瞄准镜上  瞳孔细微的变化就会引起瞄准镜相应的模式调整  而且瞄准具具备多重成像与合成的功能  当他的目标锁定在女人颈部略下的位置时  瞄准具也自行调整了模式  一瞬间  那个女人身上的衣服全部消失不见  赤身裸体地呈现在瞄准具中  在清晰度达到人眼辨识极限的瞄准具中  她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节都纤毫毕现

  苏的呼吸和心跳沒有一丝异常  知道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瞄准具显然兼有透视人体的功能  却无法探入她的肌肤之内  过了一秒  苏才放下步枪  关闭了能源  对这支枪的威力  老法布雷加斯已经介绍过  所以试枪就不必了  而且相当于1万元一发的子弹也不可随意浪费

  虽然现在使用狙击枪的场合越來越少  苏已经开始倾向于用近战解决对手  但这支电磁动能步枪的威力远远超过普通的火药武器  即使是玛瑟姆那样的身躯  在未经改造之前  也经不住这把步枪的一次轰击

  苏将电磁步枪收好  然后抬起头  问:“法布雷加斯先生  这把枪是  ”

  老法布雷加斯微笑着说:“它是里卡多诊疗费的一部分  附赠给帕瑟芬妮将军的  其实本意就是送给您  这支步枪的问題在于能量电池和子弹的制造都是瓶颈  不过作为法布雷加斯家族的善意  今后我们可以以成本价提供能量电池和子弹  ”

  看着老法布雷加斯的微笑  苏明白这个礼物的意义  这是法布雷加斯家族想要与他正式和解的试探  只不过  和解的程度还需要了解一下

  “法布雷加斯先生  我和你们家族之间的事情并不仅仅是一件  您的意思  族人们都会同意吗  ”苏问得直截了当

  老法布雷加斯笑了笑  说:“家族和苏中校的仇怨都是前任族长留下來的  既然他已经死了  里卡多又和你共同经历过几场战斗  所以我觉得再将这些仇怨继续下去并沒有什么意义  至于说到族人  苏中校尽可放心  虽然我接掌家族才就一个月多些  不过族里应该沒什么人敢來置疑我的决定  ”

  原來如此  苏心中已经明白  眼前这位老人登上族长的路途  想必是充满了血腥  苏轻轻抚摸着电磁枪箱  微笑着说:“既然如此  那我也不好拒绝您的善意  只是我和帕瑟芬妮的财务状况不是很好  有可能需要子弹的时候却难以筹出钱來  是不是……”

  提出要求就是好事

  老法布雷加斯微笑着说:“这是小事  我可以提供不超过100万元的无息贷款额度  用于支付向我们家族采购的装备  ”

  “那么  非常感谢  ”苏微笑着伸出了右手

  于是  两只手第二次握在了一起

  两只车队很快就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  苏提着电磁枪箱  上了蜘蛛女皇的越野车  向a20公路疾驰而去  法布雷加斯家族的车队则继续向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开去

  坐在加长越野车中的老法布雷加斯默不做声的喝着红酒  直到半瓶酒下肚  才向旁边的女人说:“露莎  你觉得苏这个人怎么样  ”

  “战斗能力很可怕  潜力不明  从目前情报分析  他的潜力应该非常不错  不过以他的性格  应该是无法拉拢的  ”露莎说

  老法布雷加斯笑了笑  说:“是无法拉拢  但是可以妥协  也可以结下友谊  如果能得到他的友谊  应该比那些大人物的珍贵和可靠得多吧  ”

  露莎淡淡地说:“但是您别忘了  法布雷加斯家族和他的仇恨非常的深  可以说  如果不是培训学院那一场战斗  也不会将帕瑟芬妮逼到今天的地步  ”

  “正因为如此  苏今天的妥协才更有看头  虽然我们还不清楚其中的原因  不过多半和蜘蛛女皇以及前一阵突然失踪的梅迪尔丽有些关系  ”老法布雷加斯从容说着

  “那您现在的做法  就等于是站在蜘蛛女皇的一边  与贝布拉兹议长为敌  不过女皇一方的实力潜藏很深  不见得会输  在目前的劣势下  我们投靠过去的话  收益会非常的大  当然  输了的话也会更惨  ”露莎提醒着

  “不  我们家族的武力本來就不够强大  这次的内战又损失了大批精锐  我们现在沒有资本來押注  蜘蛛女皇和贝布拉兹  我们哪边都不能投靠  必须保持中立立场  ”老法布雷加斯断然否决了投靠一方的想法  他沉吟片刻  继续说:“我们要尽快使里卡多成长起來  同时保持和苏的友谊  我相信  在这种时候  只要我们什么都不做  苏就会对我们心存感激  这就足够了  过早站队的话风险太高  我们家族沒有顶级的强者  这就是我们致命的弱点  ”

  “难道我不算  ”露莎微笑着说  这个时刻  她显露的不是妩媚  而是凌厉的锋芒

  “可惜  你并不是法布雷加斯的人  今后也不会是  你谁都不属于  只属于你自己  ”老法布雷加斯缓缓地说

  露莎轻轻一笑  说:“你真的很了解我  当然  只要你能够继续提供我所需要的东西  我的武力、包括我的人都属于你  我会帮你解决所有的麻烦  就象解决那个老头一样  ”

  老法布雷加斯听了  只是笑笑而已  只是笑容显得十分沉重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