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二 无所畏惧 中

章二十二 无所畏惧 中

  “不行  ”苏断然拒绝

  虽然这次出战主要是把燃料送到基地去  但是路线上却要穿过灾祸之蝎的防区  而且启用基地后还需要清剿周边地区的灾祸之蝎部队  并不是太平无事  战事说不定还会非常激烈  在战场上  沒有能力的梅迪尔丽无疑非常危险

  可是梅迪尔丽象是根本沒听到苏的话  从苏面前一把提起造型奇特的重剑  就向越野车走去  重剑光是剑柄就长近一米  几乎和剑锋等长  梅迪尔丽虽然很高  倒拖重剑时  剑锋仍是拖在地上  在平整的路面上犁出了一道浅痕

  呼的一声  重剑在梅迪尔丽手中翻了一周  被扔进了越野车的后厢  体形庞大的越野车即刻向下一沉

  两个汗水还沒干透的壮汉顿时脸色一变  望向梅迪尔丽的目光就多了许多敬畏  而苏的眉毛则是轻轻地跳了跳  从越野车下沉的幅度看  重剑的重量应在150公斤以上  比他原本预想的还要重不少  象这样的近战兵器  随着重量的增加  威力和使用难度可是以几何级数向上增长的  重了50公斤绝不是说笑的事

  两名壮汉显然以为梅迪尔丽拥有至少5阶的力量强化  力量强化过的人大多体型会变得更加粗壮  但也并不是绝对如此  但苏却非常清楚  梅迪尔丽此刻一个能力都沒有  也根本沒有任何进化点  她能够提起、并且勉强使用这把重剑的话  即使是最保守的估计  也意味着现在她身体的基本力量已经超过了普通格斗域能力者的4阶水准

  力量强化这种能力对一个人的强化其实是包括两个方面  主要是对人体本身能力的增幅  但同时也会增加一部分的基本力量  也就是说  同样是6阶力量强化的两个人  所能够发挥出來的力量是大为不同的  一个体质瘦弱的家伙即使有了6阶力量  也肯定比不过同样拥有6阶能力的壮汉  而随着能力位阶的提高  基础素质所造成的差异就会越变越大

  基础素质  和进化潜力一样  是构成天才的三块基石之二  余下的那块基石  叫做运气

  这其实意味着  当梅迪尔丽再次拥有8阶的力量强化时  单以力量而论  恐怕要横扫所有9阶力量的强者

  这仅止是力量而已  其它方面呢  苏忽然觉得  沒有带梅迪尔丽去进行基础测试也不错  不用说别的  单止是她恐怖的基本力量  就会引起各方势力疯狂的争夺  如果争夺无望  那么这些势力不会介意顺手毁去梅迪尔丽

  将重剑放好后  梅迪尔丽自己坐到了驾驶位上  就再也不肯挪动地方

  苏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让梅迪尔丽留在龙城里了  他的性格比较温和  但无论帕瑟芬妮还是梅迪尔丽  都是个性极为鲜明的人物  一旦决定了做什么  绝不会轻易改变

  签收了重剑之后  苏又给丽和里高雷发了讯息  让他们尽快做好作战准备  到龙城哨卡外预定的汇合地点与自己汇合  既然梅迪尔丽一定要呆在苏的身边  那么原本准备留下來保护她和丽和里高雷也就解放了  路上肯定会发生一些低烈度的战斗  带上他们  也可以通过战斗得到一些进化点  虽然可能只有1个2个  但再多的进化点也都是一个一个积攒出來的

  黄昏时分  车队终于出发了  在逐渐低垂的夜幕中  轰鸣着驶向远方

  龙城高近百米的哨位顶部  一只复合成像的电子镜头微微调整了一下角度  对准了正在远去的车队

  夜幕低垂的时候  也是很多人开始兴奋的时候

  一辆豪华加长轿车缓缓停在龙城最奢华的餐厅大门前  打扮得一丝不苟的司机下了车  然后恭敬地打开了后面的门  一身华丽礼服的里卡多从轿车中走了下來  手工剪裁的礼服  全套的饰品  以及怀中抱着的那一大束玫瑰  让他看起來就象一头正在发情的孔雀

  至于那辆根本沒有越野能力的加长轿车  即使是在龙城这种地方也仅仅是奢华的代名词  极度依赖道路条件的它甚至连大半的龙城区域都进不去  更不可能离开龙城半步

  这辆轿车的存在本來就是为了宣示财力  车身上法布雷加斯家族的标志同样是财富的标志  如果不是和今晚的气氛太不相符  里卡多甚至不介意弄几台动力机甲來撑撑场面  当然  只能是一代的那种  后面几代的动力机甲  整个法布雷加斯家族也仅有他一个能够驾驶  至于沒有带上大队扈从助阵的原因  则是因为龙城中强者横行  龙骑们比拼的不仅仅是扈从的数量  更重要的是扈从的强大  如果能够带上丽和里高雷这种程度的扈从  毫无疑问必定是脸上大增光彩  毕竟他们两个的能力已经达到正式龙骑的水准  就是在将军中间  这种能力的扈从也不多见  可惜里卡多自己的扈从中沒一个是能够支撑场面的  而凡是和苏沾上边的家伙  现在在龙城都有相当的知名度  他可沒办法让丽和里高雷來冒充自己的扈从  更何况今晚他邀请的对象是认识丽和里高雷的

  里卡多包下了整个餐厅的二楼  还雇佣了一整支水准以上的乐队  然后他就坐在主位  每隔几秒就要看一次表  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他非常清楚对方既然答应了邀请  就必定会准时到达  但是就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若大的餐厅中  还站着足足两打侍者  笔直地站成十分壮观的一列  等待着晚宴的开始

  19点57分  一辆非常普通的越野车在餐厅前停下  从车上走下來一个装扮非常简单的女人  她以恒定的速度走进餐厅的大门  径直上楼  笔直走向二楼大厅惟一的主桌

  20点00分  她坐到了里卡多的对面

  一个追之不及的侍者紧跟着她冲上了二楼  一看厅中的情形  机灵的他立刻悄悄地退了下去

  里卡多轻轻的一个手势  宴会厅中的灯光就暗淡下去  万千烛光几乎同时亮起  同时音乐声响起  悠扬的小提琴和低沉的大提琴构成了这个美好夜晚的主音律

  两杯餐前的开胃酒在乐声中被送了上來  与它们同时送上來的还有一大束玫瑰  这是源自于旧时代的  基因丝毫沒有改变过的原生玫瑰  在这个到处充斥着辐射的动荡年代  一束纯正的原生植物有多珍贵  不言而喻

  酒和玫瑰同时摆到了女人的面前  然后瞬间失色  和她的容颜相比  即使是原生玫瑰也要相形见绌

  只不过  若是多看一会  就会发现她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变  有如一尊雕塑  艺术大师的雕塑可以让人看出生的气息  而这个活生生的美丽女人让人感觉到的却只是冰冷和机械  就象一块沒有生命的钢铁

  “亲爱的海伦小姐  非常荣兴您能够赏光  不知道这个环境是否能够让您感到满意  ”里卡多的姿态、语气完美地诠释了旧时代的贵族礼仪  然而遗憾的是  这场奢华浪漫兼而有之的晚宴或许会打动龙城大多数女人的心  但对海伦的效果并不明显

  海伦淡淡的回答:“吃过东西才知道满不满意  ”

  啪  里卡多打了个响指  于是美味与奢华并重的晚宴正式开始

  直到海伦拿起刀叉时  里卡多还有些神情恍惚  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将海伦约了出來

  银制的刀叉在海伦手中轻盈的飞舞着  她的动作非常优雅  但更会让人记住的是精准  每一个动作都沒有浪费多余的力气  经过的路径都能兼顾礼仪和距离  在保持完美仪态的同时以最高的效率将食物送到嘴里

  海伦吃得很快  快到上菜都有些來不及  而且根本沒有时间说话  因为她的嘴就沒有空下來过  但是即使是在这座餐厅中服务超过20年的领班  除了觉得海伦吃得有些快之外  也难以挑出她的其它不足

  里卡多对于眼前的美食全无兴趣  只是默默地看着海伦  他本來准备了无数的情话和众多的诗篇  想要在这个美妙的夜晚打开海伦的心扉  可是当真正坐到海伦的面前时  他却忽然发现  自己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來

  海伦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他感到震憾

  当海伦已经连餐后甜点都消灭掉时  里卡多面前就只放着一杯红酒  连动都沒有动过  一道道菜上來  又完整无损地撤了下去

  看到海伦用雪白的餐巾轻拭着嘴唇  里卡多终于从恍惚中醒來  问道:“亲爱的海伦  对今晚的餐点还满意吗  ”既然海伦答应了晚上的邀约  他觉得  已经可以在海伦的名字前加上一些前缀了

  海伦以不变的表情和语气说:“味道不知道  热量比较低  ”

  不光是里卡多  连餐厅的老领班都为海伦所震撼

  老领班有着传统的骄傲  并愤恨于整个厨房一整晚的心血被无视  里卡多则是深深为海伦的独特风格所着迷  他好不容易才整理了一下自己杂乱无章的思绪  凝望着海伦  非常严肃的说:“海伦  我想  我已经爱上你了  ”

  海伦将餐布叠好  放在桌上  然后才看着里卡多  淡淡地说:“那么我可以确定的说  你的口味过于独特了  ”

  里卡多额头上迸起一道隐约的青筋  问道:“那什么是正常的品味  ”

  海伦毫不迟疑地回答:“比如说苏  他就把我当成一个冰冷的医疗器械  这才是一个正常男人应该有的口味  ”

  “那么我就当一个不正常的男人好了  ”里卡多沉声说

  “不正常的代价是很大的  ”海伦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她的微笑也象是机械的一部分

  “什么样的代价  ”里卡多显得从容不迫  现在话題的进展虽然并不完全象他想的那样  但也算是不错了  只要海伦肯提要求  那就好办

  海伦沒有回答  这个时候  一个黑人壮汉走进了餐厅  几名侍应生想要拦阻他  但是他仅仅是挥了挥手  就让这些身体不弱的年轻侍应生们飞出数米远  重重摔倒在地  他径自走到餐桌旁  在海伦身后立定  双手背于身后  站得如剑一般笔直  看到里卡多的目光投了过來  黑人忽然咧开大嘴  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向着里卡多笑了一笑

  里卡多猛然间想起这个黑人是谁  失声叫道:“林奇少校  ”

  看到里卡多认出了自己  林奇笑得更加开心了  一口白牙在烛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里卡多心底生起一个不好的想法  林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  海伦已经接受了他

  就在里卡多一颗心如同要炸开來时  海伦终于开口了:“林奇少校的口味稍微偏离了一点正常男人的范畴  不过还沒有你那么独特  现在  你可以好好观察一下他  看看自己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林奇  ”

  “是  老板  ”林奇大声应着  向侧前方迈出一大步  站到了海伦的身边  他双手依旧背在身后  全身挺得笔直  完全是一副最精锐战士的样子

  海伦伸出右手  纤长而苍白的手指在餐桌上轻轻一敲  就是这样的一个动作  立刻让里卡多看得口干舌燥  身体不可抑止地起了强烈反应  不过他的脸皮其实也是难得的厚  根本不在意会被侍应生们看出异常來  可是让他几乎瞪圆了眼睛的是  林奇迷彩作战裤的裆部也高高鼓起了一大块  雄伟得如同一座小山

  里卡多第一个反应是自己竟然会比不过这个黑鬼  第二个反应则是难道海伦就是看上了这家伙的东西够大

  怒火再次不可抑止地冒了上來

  海伦再次敲了一下桌面  里卡多如同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  所有的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让他震惊的是  林奇的反应竟然也和他一样的迅速

  里卡多的目光终于望向了海伦  这次他的眼睛里有着无法掩饰的骇然

  “我调整了他的基因结构  让他的反应可以完全被我操控  这可以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和担心  ”海伦淡淡地说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  ”

  “那么  我……”里卡多的声音有些干涩

  “也是一样  ”海伦回答  她站了起來  向里卡多说了句“谢谢你的晚餐”  就转身准备离开

  里卡多猛然跳了起來  一把拉住海伦的手臂  几乎吼了起來:“海伦  我是认真的  ”

  在海伦冰冷目光的注视下  里卡多只能颓然放开了手  有林奇在  他沒办法对海伦作什么  而且即使沒有林奇  刚才那一幕也证明了海伦绝对不象表面看起來的那样毫无自保能力

  让里卡多意外的时  行将下楼的时候  海伦突然停了下來  向里卡多望了一眼  淡然的问:“如果我有需要的话  可以得到你的帮助吗  ”

  里卡多先是一怔  然后眼中立刻燃起了熊熊火焰  极为简洁地说:“可以  ”

  海伦点了点头  就带着林奇下楼  离开了餐厅

  直到几分钟后  里卡多才猛然挥拳  暴发出一声怪叫

  在通往帕瑟芬妮私人医院的道路上  外表已经有些破旧的越野车不急不忙地行驶着  越野车沒有开灯  微弱的夜光对于驾车的林奇來说已经足够了  他开着车  偶尔从后视镜中看一眼沉默思考着的海伦  忽然问了一句:“老板  那小子很聪明  说不定能看出來您只是想利用他一下而已  ”

  “他已经看出來了  ”海伦淡淡回答

  林奇明显有些意外  问:“那他怎么还是那么兴奋  ”

  “他很自信  自信可以改变我的态度  所以  他想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

  林奇呵呵地笑了起來  又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在老板面前  一切自信的家伙都会死得很惨  不过  今晚好象不是您的风格  ”

  “我的风格  ”海伦笑了笑  她的笑容也是精准机械  就象从一座雕像切换到了另一座雕像:“这的确不是我的风格  不过我想  或许很快我就需要來自他的帮助了  ”

  林奇有些奇怪  不过很快就将疑惑抛在了脑后  在他看來  如果是连老板都解决不了的难題  那么他烦恼也是无用的

  在同一片夜色下  一列车队正沿着崎岖不平的道路  缓慢地向北方驶去  整个车队由三辆载重卡车和三辆武装越野车组成  在苍茫的荒野中  这只车队就象是夜行的蚂蚁  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车队最前方的越野车忽然停了下來  苏从车里下來  皱眉望向黑沉沉的前方  就在刚才  一道隐约的惊悚忽然从他的心头掠过  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生死轮回的苏知道  这是极度危险的警兆

  虽然车队仍处在暗黑龙骑的核心控制区  但即使在龙城里  也不能保证完全不发生意外  何况是在这片寂寥无人的荒野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