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二 无所畏惧 下

章二十二 无所畏惧 下

  里高雷从后面走了过來  问:“头儿  怎么忽然停下來了  ”

  苏皱着眉  凝望着前方无止尽的黑暗  心头那隐约的警兆始终徘徊不去  危险的感觉非常微弱  时断时续  不过來源非常清晰  就是隐藏前方的黑暗之中  好象有什么东西正在冷冷地看着这只车队一样

  苏的脸色慢慢凝重  说:“前面好象有人在等着我们  ”

  里高雷也向黑暗中看了看  不过随即放弃  连拥有八阶感知能力的苏都无法确定的事  以他不到四阶的感知能力更不可能有所发现

  危险的感觉越來越清晰了  这种感觉阴暗而冰湿  多半是出自某位审判所的成员  这促使苏下了决心:“让车队在路边停好  布置防御阵地  加强戒备  严禁任何人靠近我们的车队  我到前面去看看  ”

  下达这些命令的时候  里高雷意外地发觉苏似乎在散放着淡淡冰寒的气息  这是掩饰得非常好的杀机  如果不是里高雷跟了他很久  也无从察辨  里高雷忽然想起了第一次和苏见面的时候  那时苏的力量并不出众  只是一些天赋能力以及荒野的环境让他的战斗力大幅提升  但也不是不可战胜

  而现在呢

  里高雷环视了一下夜色中的荒野  如果是在这种环境中  即使有十个他  也会被苏轻松击杀吧  从认识苏的时候起  苏就是以别人难以理解的速度提升着自己的能力  如果再过几年  眼前这个还在不停为偿还债务而奔波战斗的男人  会不会真的站上血腥议会的巅峰

  在里高雷向车队走去的时候  苏忽然叫住了他  向依旧坐在越野车中的梅迪尔丽看了一眼  说:“保护好她  ”

  “知道了  头儿  ”里高雷点了点头

  虽然里高雷不清楚这个女孩的來历  但很显然她在苏的心目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甚至有可能超越了帕瑟芬妮  丽和她之间无形的战争中  里高雷并不看好丽的结局  里高雷明白  这也是苏让他來保护梅迪尔丽的原因  如果让丽來做这件事  不说会不会出疏漏  对丽本身也是一个伤害

  苏背上了电磁动能步枪  向前方奔去  巨大的步枪枪身上早已缠满了伪装布  它们不光吸收热能  还兼有吸收电磁波的效果  不然的话  相隔十几公里苏都有可能被人发现

  看着苏的身影在黑暗中消失  里高雷不知为什么突然升起一丝不安  他摇了摇  将所有的不安都驱逐出去  自己上了苏的越野车  带着车队在路边的一个隐蔽地停好  然后占据了周边的有利地形

  由始至终  梅迪尔丽都沒有变过姿势  直到防御阵地布设完成  她也坐在越野车中  不曾下來过

  这个晚上  时间似乎过得特别的快  转眼之间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苏却有如融入黑夜一样  再也沒有消息传回來

  坐在一截断墙后的里高雷越來越感觉到不安  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  他摸了摸身边的多用途步枪  这支火力强大的凶器却不能带给他任何安全的感觉  空气中弥散着一种浓厚湿重的气息  让他的胸口沉闷得好象多了一块巨石

  丽悄悄來到里高雷的身边  压低了声音说:“我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好象有什么东西正在看着我们一样  ”

  里高雷知道  这个有时候非常单纯的女孩偶尔直觉准确得可怕  何况他也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安  不过在丽面前  他胸有成竹地笑了笑  说:“肯定有不对的地方  不然头儿怎么会让我们在这里防御  不要紧的  头儿已经追下去了  你忘了吗  黑夜和荒野从來都是头儿的领域  我还沒有看到过头儿在这种环境下吃过亏  ”

  丽点了点头  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超强的感知能力、变态的隐匿以及威力巨大的电磁动能步枪  完全让苏成为黑暗中的王者  哪怕有人在打这支车队的主意  既然苏已经亲自追了下去  那么他也绝对要付出些代价

  不过  能够让苏追踪半小时的家伙也算不简单了  在野外地形上  苏奔跑的速度其实比越野车要快得多  半小时足够他追出几十公里了

  等待是痛苦的  丽和里高雷开始还会偶尔交谈几句  但是到了后來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已经一个小时了  苏又去了哪里  怎么一点消息都沒有传回來

  在漫长而又痛苦的等待中  丽忽然脸色一变  低声说:“有人來了  ”

  里高雷立刻翻身而起  打了个手势  于是本來就在凝神观察着周围的战士们纷纷将自己隐藏得更好

  远方的黑暗中亮起一团微弱的光芒  转眼就变成了一道蜿蜒而來的光龙  一列越野车正疾驰而來  仅从声音和外形  就可以看出这个车队可谓奢华和武力兼而有之  超过100公里的时速则表明这些越野车都是可以跨地形行驶的高级货  一辆的价格就可以买下苏的整个车队

  里高雷稍稍放松了一些  在龙骑核心控制区这样大张旗鼓的行驶  说明这支车队应该是属于血腥议会势力的  或许是哪个大家族的核心人物外出吧  出于谨慎起见  他也并不想和这支车队有什么交集  吩咐战士们继续隐藏  静待着这只车队过去

  里高雷选择的藏身地十分隐蔽  距离公路有近一公里远  并且小心地清理过路上的痕迹  如果不是专门跟踪而來  应该不会发现他们的形踪  里高雷这种安排  完全是战时才会有的措施  一般來说在核心控制区根本用不着这样  但今晚里高雷总是心绪不宁  所以宁可谨慎一些

  在公路上  由8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以极速飞驶着  即使有着跨地形行驶的减震系统  在这样的高速下  一辆辆越野车还是会不断地腾空而起  再落在地上  宽大的轮胎不断与地面摩擦着  甚至会擦出大片的火星來

  车队转眼从苏车队的藏匿处驶过  藏在暗处观察的里高雷发现  中央的一辆越野车是敞篷的  后厢中站着一个高瘦的年轻人  黑色外套和柔软的白衬衣被扑面而來的狂风吹得紧紧贴在身上  越野车如脱缰的野马般疯狂跳跃着  他却稳稳地站在车上  如同钉在车厢里一样  只是从略微前倾的身体可以看出  他现在非常的焦急

  亨拉尔的确非常焦急  心中如同燃着烈火  他瞪圆了双眼  用力扫视着前方和周围的黑暗  如果可以  他恨不得将一切会阻挡他视线的黑暗粉碎  可惜以他目前区区三级的感知能力  完全沒有可能办到这一点  就是他的感知能力到了七阶八阶  也不可能办到

  按照原定的计划  亨拉尔知道现在其实还沒有到达预定的猎场  至少还应该有一两个小时才有可能追上猎物  但是他已经完全等不及了  在他衬衣的口袋中  有着一张已经被汗水浸透的照片  上面是一个女孩的侧影

  是的  仅仅是一个侧影  而且容貌大半被战斗帽的宽大前檐所遮挡  但这丝毫无损她所带來的冲击

  而且  和其它人不同  亨拉尔清楚她的身份  更加清楚她的价值  如果说她的容姿值100分的话  那么她的身份可以再加500  而她的价值则可以加上10000甚至更高  但在亨拉尔的排序中  她的身份是第一  容貌是第二  价值才是第三

  亨拉尔英俊得有些阴柔的面容因为焦急甚至已经变得有些扭曲  他忽然低吼了一声:“贾斯特  还沒有找到他们的踪迹吗  ”

  越野车副驾驶座上是一个干瘦的男人  涂得雪白的面孔和艳丽的嘴唇安放在一个长相中下的男人身上  分毫不见性感  有的只是诡异  他伸长了脖子  紧紧地闭着眼睛  如同梦呓般喃喃地说着:“快了  我就要找到他们了  继续往前  他的气味已经越來越浓了  ”

  “一个小时前你就这么说了  ”亨拉尔咆哮了起來  但是副驾驶位置上的贾斯特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反复地喃喃自语  根本就沒听清亨拉尔在说什么

  亨拉尔脸色立刻阴沉下來  以玩味的目光看着贾斯特  如果不是看他现在还有那么一点用处  亨拉尔不介意慢慢将他的脊椎从身体里抽出來

  “快点开  ”亨拉尔向司机吼着  驾驶越野车的是一个肥壮的黑皮肤男人  此刻额头上正不断地向下流着硕大的汗水  在这个速度下  他只能竭力保证不翻车  哪还有可能开得更快

  这时后厢中始终坐着的一个中年男人开口了:“威斯特伍德大人让我们放慢些速度  等他赶过來汇合再说  我觉得沒有必要再加快速度了  ”

  “等他赶过來至少还要两个小时  我等不了那么久  天亮之前我一定要追到他们  哼  如果那个老家伙敢给我错误的情况  我发誓  一定会把他历代的祖先都从坟墓中刨出來的  ”亨拉尔阴森森地说

  中年男人不急不忙地说:“我相信  他提供给我们的一定是正确情报  他很清楚欺骗我们的后果  可是现在我们沒法更快了  而且即使我们追上了  我也不认为他们会乖乖配合  ”

  “不肯配合  ”亨拉尔的声音愈发的阴冷了  冷笑着说:“那我们就让他们不得不配合  索萨  你对付得了一个上校吗  ”

  中年男人笑了笑  矜持的说:“其它的上校或许有些困难  但一个八阶能力的上校  我还能解决得了  ”

  他特别地强调了八阶这个词  亨拉尔立刻会意地笑了起來

  云层中传出轻微的马达声  两架无人机从辐射云中钻出  在车队两边掠过  向前方飞去  亨拉尔手腕上的通讯器忽然亮了起來  屏幕上那一脸彪悍的军官大声说:“阁下  在右侧1300米外发现一支隐藏的车队  车辆数目和构成与目标完全一致  ”

  “停车  ”一看到无人机传输回來的照片  亨拉尔立刻尖叫了一声

  在一片尖锐的刹车声中  车队紧急刹停在路上  亨拉尔直接从越野车上跳了下來  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战士纷纷从越野车里跳出  跟在亨拉尔身后  向路边车队隐藏的地方走去

  “看來有麻烦了  ”里高雷苦笑了一下  从藏身处站了起來  他压低了声音  悄悄对一名战士吩咐:“去给苏上校发讯息  让他尽快赶回  ”

  那战士即刻打开了通讯器  随即脸色苍白  说:“不行  他们干扰了这片区域的全部通讯  ”

  里高雷看了看公路上停着的一辆显得十分臃肿的越野车  明白那就是电子战专用车辆  看來对方下了非常大的本钱  而且车身上印着的  并不是暗黑龙骑或者是某个家族的标记  而是血腥议会的徽记

  里高雷强行压抑着心中的不安  向丽和战士们说:“守好你们的阵地  我出去看看  ”

  下完命令  里高雷就走出了掩体  迎着几十个武装到牙齿的战士走去  亨拉尔的动作非常的快  里高雷才走了20米  他就已经站在里高雷面前

  亨拉尔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里高雷  皱眉向身旁的人问道:“这家伙是谁  ”

  站在亨拉尔身边的是一名满脸胡须的彪悍军官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智脑  就说:“里高雷  能力是四阶武器操控  苏的三名核心扈从之一  ”

  亨拉乐忽然毫无征兆的大笑起來  用尖细的声音叫着:“苏的扈从  苏的核心扈从  ”

  亨拉尔忽然回身  一把抓住贾斯特的衣领  将他提到自己面前  指着里高雷  几乎贴着贾斯特的耳朵吼叫着:“看到了吗  这个家伙叫里高雷  是苏的核心扈从  核心扈从  他的核心扈从和车队就藏在我们身边  你他妈的却叫我继续往前开  嗯  你想让我开到什么见鬼的地方去  ”

  贾斯特几乎喘不过气來  耳边的吼声完全可以和雷鸣媲美  一道细细的血线从他耳孔中流出  坚固的龙骑制服领口此刻已完全变成了贾斯特的绞索  在那只输出着6阶力量的手臂下  身体虚弱的他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不用涂粉  脸色也已白得象纸一样

  “苏……苏在前面……”贾斯特双手死死抓住亨拉尔的手臂  艰难地将一个个词从喉咙里挤出來

  “去你妈的苏  ”亨拉尔左手举起  然后重重将贾斯特拍击在地  他的右拳随即重重砸在贾斯特脸上  第一拳落下  就听到了鼻骨粉碎的声音

  亨拉尔的右拳不断起落  众人只听到一下下沉闷的砸肉声和骨裂声  好像捣烂了一个个苹果  贾斯特连惨呼都办不到  只能看到他的一双腿还在不由自主地抽搐着

  里高雷平静地站着  眼角却在微微抽搐

  一连砸了十几拳  亨拉尔才象出了胸口郁积的怨气  站了起來  好整以瑕地理了理有些发皱的衬衣  只不过  凡是他右手碰触到的地方  就会留下一片醒目的血红

  这时那名军官向亨拉尔汇报着:“生命扫描显示  这里一共17人  15个男人  2个女人  ”

  “2个女人  ”亨拉尔眼睛亮了起來  看着里高雷  慢慢露出充满邪意的笑容  左手轻轻向前一挥  吩咐:“搜  ”

  里高雷拦住了想要行动的士兵  沉声喝道:“我们是苏上校的扈从  这里是上校的私人车队  任何人都无权搜查  你们是什么人  ”

  不等里高雷说完  索萨悄然从亨拉尔身后闪出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射到里高雷面前  一记勾拳  重重轰击在里高雷的腹部

  爆炸般的力量疯狂涌入里高雷的身体  他猛然喷出一口黄汁  然而索萨已如幽灵般从里高雷面前消失  沒让一滴黄汁溅到自己的衣服上  里高雷的身体还沒有完全弓起  索萨已在他身后出现  右拳重重地砸在里高雷的后背上

  通的一声  里高雷魁梧的身体狠狠砸入坚硬的地面  与腾起的尘土碎石相伴的  还有清脆的骨碎声

  以断墙作为掩体的三名战士本能的想要扣下扳机  却看到亨拉尔身边的那名军官不知何时手中已多了一把造型奇特的步枪  步枪的枪口以极速移动着  带起一片虚影  节奏分明的喷出三团火光

  砰砰砰三声闷响过后  三名战士腰部以上的部分  连同作为掩体的断墙同时消失  在临死前的瞬间  他们却奇异般的同时记得  那把步枪的枪口粗得出奇……

  本來走向梅迪尔丽的丽一个倒翻跃起  如豹子般落在半边断墙后  在落地的同时  她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大口径手枪  枪口已瞄准了亨拉尔的眉心  然而她脸色连续变了几次  非但沒有开枪  枪口反而慢慢地垂了下來

  大胡子军官的枪口顶在里高雷的脑袋上  正冷笑着看着丽

  亨拉尔双臂交叉  火热的目光只在丽身上打了个转  就看向隐藏在黑暗中的车队  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丝毫也沒把丽的大口径手枪放在眼里  索萨站在亨拉尔身边  看似站得很随意  但只要丽有异动  他就能在第一时间将亨拉尔带离丽的射击路线

  “把枪扔过來  出來  蹲下  ”军官喝道

  “丽  开枪  带她走  ”里高雷忽然吼了起來  他的吼声旋即被侧方飞來的沉重军靴踢断  这一脚的力量是如此之大  踢得里高雷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  再次摔在地上  同样的动弹不得

  “住手  ”丽一声大叫  将手枪扔下  然后从断墙后跳出  站在数十个黑沉沉的枪口前

  她脸色苍白  愤怒让她的身体都在颤抖  可是她完全不敢动  军官手中的步枪口径接近30mm  完全就是一门手持机炮  被它在近距离轰中头部  就算里高雷有八阶防御也沒有用  而且瞬间击倒里高雷的索萨展示的是七阶的速度和力量  在他压倒性的实力面前  丽全无反抗余地

  丽勉强镇静  冷冷地说:“我们是苏上校的扈从  你们……”

  亨拉尔一阵歇斯底里的尖笑  打断了丽的话  他走到丽的面前  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  从牙缝中轻轻地挤出了几个词:“就是帕瑟芬妮在这儿  我也一样的搜  ”

  丽眼睛骤然一亮  左拳击向亨拉尔肋下  右手已向他咽喉勾去  只要抓住了这个明显变态的家伙  一切就好办了  只是丽的身体刚动  腹部就突然挨了一下重击  她的眼前立刻黑了下去  好不容易才看清眼前的世界时  却发现视界里全是冰冷的地面  不光是腹部  她全身都在抽搐着  大半个身体已经不再听从她的指挥

  丽艰难地喘息着  好不容易才明白亨拉尔其实也有着至少6阶的格斗能力  这才能一下将她击倒

  “干掉那些碍事的  你们几个跟我來  ”亨拉尔根本不看倒在地上的丽  径自向车队走去  5名被点到的战士则呈扇型队形  跟在他身后

  大胡子军官看了看那些还躲在掩体后面的战士  突然大吼一声:“我们是血腥议会直属的宪兵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出來  接受检查  ”

  这些普通战士们互相望了望  犹豫着站了起來  他们只是些普通人  对苏算不上有多忠诚  至少还到不了为苏赴死的地步  何况  血腥议会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也是他们真正的统治者

  就在他们犹豫着站起时  军官忽然狞笑起來  手中的步枪开始喷吐火焰  威力巨大的子弹将战士一个个居中轰成了两截

  他的爱好很奇特  只用单发射击  但是射速却几乎比得上突击步枪的点射  惊人的准确更是凸显出高阶的武器操控力  仅仅几秒钟  苏这一方就再也沒有幸存的战士

  军官在卷曲着的丽身边站定  弯腰抓住她栗色的短发  将她生生提了起來  看了看丽的容貌  他嘿嘿地笑了起來  向着亨拉尔的背影叫道:“少爷  这个妞不错  能给我玩玩吗  我保证不弄死……不  保证不弄残她  怎么样  ”

  亨拉尔头也不回地说:“不行  威斯特伍德老师说过  苏是值得花大价钱拉拢的  他的人不能动  ”

  “可是……好吧  ”大胡子喃喃地咒骂了一句  将丽扔到地上  不过他看着丽的目光仍然充满了欲望  他可不认为  在亨拉尔动了梅迪尔丽之后  还有可能拉拢得到苏

  亨拉尔已经发现了自己今晚的目标  那个仍静静地坐在越野车中的女孩  即使是隔着玻璃  亨拉尔也能清晰看到她一双湛蓝的眼睛  那是两汪深不见底的潭  可以让他的灵魂永世沉沦

  亨拉尔的脸上忽然泛起一层异样的潮红  喉咙间更是涌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  猛然扑向越野车

  他刚扑出一半  身体忽然在空中顿住  索萨忽然出现  伸手将飞扑的亨拉尔拦了下來  轻声说:“我想老爷的意思  是让她加入我们  您这样做  老爷会很不高兴的  ”

  亨拉尔双眼中已经满是血丝  死盯着索萨  一字一句地说:“她的身体同样价值连城  老师说过  她生下的孩子都会是天才  只要我让她生下孩子  那就是一个拥有我们家族血统的天才  只要有了这个孩子  我就是把她变成完全无能的  父亲又能说出什么來  ”

  在亨拉尔野兽般目光的逼视下  索萨坚持了一会  终于向后退去  躬身说:“如您所愿  ”

  亨拉尔哼了一声  无瑕理会索萨  而是大步走到越野车边  紧盯着梅迪尔丽  深吸了一口气  猛然一声嚎叫  双手越野车的车体  然后在歇斯底里的尖叫中  猛然将越野车撕成了两半

  在巨大的兴奋中  亨拉尔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在他淡红色的视野里  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掠而过

  他忽然吸了一口凉气  根本來不及有任何想法  即刻全速后退  他双臂一振  已经抓过两个战士挡在身前  但是危险的感觉仍是难以消散  所以亨拉尔在电光石火的瞬间又抓了两名战士挡住了自己

  一缕几乎看不见的黑气闪现  随后散去  站在亨拉尔身前的四名战士僵立着  然后身体上现出一道血线  上身和下身缓缓分开

  亨拉尔胸前的白衬衣忽然破开  白晰的胸肌上逐渐显现出一条血线  鲜血开始不断地涌出  他低着头  看着自己胸前不断扩展的血线  喉结不住地上下起伏  双手颤抖着  想要按住伤口  却完全不敢动

  血线终于停止了扩展

  亨拉尔好象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  颓然跪倒在地  竟然哭了出來  在模糊的视线中  他好象看到少女就站在不远处  双手提着一把古怪的巨剑

  索萨又如幽灵般出现  伸手抓向梅迪尔丽手中的巨剑  可是少女如同未卜先知一样  慢慢地提起重剑  将长长的剑柄对准了身侧  然后索萨就在惊骇之中  用自己的腹部撞上了重剑的剑柄

  索萨的脸上瞬间闪过一片苍白  闷哼了一声  但是他身体的巨大冲力也带得梅迪尔丽一个踉跄  重剑甩向了一旁  不等梅迪尔丽收回重剑  索萨强行向前跨了一步  曲膝撞在了剑柄上  于是重剑脱手飞出  插到了数十米外的地上

  强行作出这个动作明显对索萨的负担也很重  他身体一顿  猛然喷出了一团血雾

  梅迪尔丽脸色有些苍白  战斗帽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苍灰色的发丝拂过前额  即被渗出的细细汗珠沾住

  索萨又在梅迪尔丽身后出现  一拳击在少女的背心  终于让她重重地摔在地上  但是他只站了一秒  终于压不住上涌的血气  又喷出了一口血雾  刚才的一瞬  虽然梅迪尔丽终于被他击倒  但她有如预见般的一记肘击同样撞在索萨的胸口

  “啊  啊  ”亨拉尔如同从梦中醒來  尖叫了几声  忽然冲到梅迪尔丽身前  一把抓住她苍灰色的长发  将她的头硬生生地拉起  几乎贴着她的脸  用仿佛在号哭着的声音说:“你是我的了  你也只会是我的  ”

  似乎是感觉不到头顶和背后的疼痛  梅迪尔丽看着亨拉尔那近在咫尺的脸  淡淡的说了一句:“不可能  ”

  “不可能  哈  你说什么  不可能  我这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可能  你知道什么叫男人吗  男人  对  我说的就是男人  你立刻就会知道了  ”亨拉尔神经质般地叫着  抓着梅迪尔丽的头发  将她向黑暗深处拖去

  索萨脸色一变  跟着亨拉尔走了过去  却看到亨拉尔猛然回头  脸扭曲着  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他咆哮着:“给我滚  不许跟过來  她是我的  从头到脚都是我的  除了我之外  沒有人可以碰她一根手指  也沒有人可以看到她的身体  你想干什么  想跟我抢女人吗  ”

  索萨脸色再次变化  犹豫了一下  终于还是站在原地  沒有跟过去  只不过  望着亨拉尔的背影时  他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不  ”丽不知道从哪來的力气  忽然跳了起來  向亨拉尔冲了过去  可是她只跑了两步  就被一只大脚重重地踢中后背  然后被凌空踩到地上  丽咳着  嘴里不断向外涌着血沫  可是她猛然一个翻身  一把抱住那粗得有如象腿的大腿  狠狠一口咬在膝窝的筋上

  大胡子军官一声嚎叫  大手一挥  狠狠扇在丽的头上  将她抽得斜飞出去  丽勉强支撑起上身  头却一歪  又倒了下去

  “少爷  这个妞很不老实  你看……”大胡子放开喉咙  向亨拉尔消失的地方吼了一声

  “随便你  只要别他妈的來烦我就行  ”

  大胡子得到了预想中的答复  走到已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丽身前  抬脚将她的双腿向两边踢开  然后狞笑着解开了腰带

  在这寒冷的天气  他只穿了一条作战裤  几个动作下身就出來  他跪在丽的腿间  伸手抓住她的作战裤  暗黑龙骑极为坚固的作战裤在他看來  和一张纸也差不了多少

  大胡子双臂肌肉一阵蠕动  嗤的一声  裂帛的声音给寒夜再添了一分狰狞

  军官回头  向独自站着的索萨叫着:“嗨  索萨  一会我完事的时候  你要不要也來玩玩  ”

  “我对这个沒兴趣  ”索萨出乎大胡子意料的冷淡  索萨看了一眼大胡子  脸色很难看  似乎想要说什么  却忽然变成一声大吼:“小心  ”

  大胡子疑惑地看着索萨  眼角的余光忽然捕捉到一点毫不起眼的绿色光斑  下一刻  他的整个上半身就变成了一团血雾  然后再变成一团耀眼的火云  冲向茫茫的黑夜

  在他原本所在的地方  只剩下两条粗壮并且生满了黑毛的大腿  各自滚向一边

  直到这时  一阵摄人心魂的尖啸才在夜空中鼓荡着传來

  索萨的脸上如同罩满寒霜  身影再次变得模糊起來  瞬息间已出现在百米之外  迎上了一条几乎看不清楚的淡淡身影

  那是苏

  苏追踪着那个神秘的家伙  一直追出近百公里  他身上有着明显审判所的气息  又有掩饰得极好的杀气  感知、隐匿和速度几乎和苏不相上下  苏不敢放松对他的锁定  这样一个家伙  在黑夜中会是致命的威胁  即使是苏自己  略有疏忽也有可能死在他的手下  现在既然已经锁定了他  怎能让他这样轻易的跑了  他才是最大的危险

  然而直到快追进大草原时  苏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可抑止的寒意  对方就是想把他引离车队  如果再追一个小时  苏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杀了这个家伙  可是  一个小时的时间  已经足够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苏立刻回头  开始全速向回狂奔

  于是  就有了刚刚的一幕

  大胡子的运气的确不好  他躲得过普通的狙击枪  却不可能躲得过弹速高出三倍的电磁动能弹  而且全景图的存在  使苏即使是在狂奔之中命中率也可以高得惊人  象大胡子这样的静止大型目标  命中率几乎等同于100%

  索萨身体前倾  双手中不知何时各握了一把弯刃刀  全力刺向苏的腹部  仅仅是一枪  索萨就已经发现苏绝不象他原本以为的那样是一个只有感知能力的废物  即使仅凭苏目前展示出來的那如风如炎的速度  就绝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

  所以索萨已倾出了全力

  双弯刀同时刺入了苏的腹部  刀尖则从苏的背后破出  而苏的电磁动能步枪已被挡在外围  他以左手扼住了索萨的咽喉

  索萨狞笑起來  他的确感觉到了苏的手上传來的极大力量  甚至捏得他喉骨喀喀作响  嘴也不由自主地张开

  但是  也仅此而已

  索萨同样有着7阶的防御  超强的防御力  使得他即使是咽喉这样的要害落入苏的手里  苏也无法捏碎他的喉骨

  双刀以极高的频率震荡着  将接触到的血肉和内脏都震成分不开的血泥  索萨相信  即使苏真的创造了奇迹  捏碎了他的喉骨  先死的也只会是苏

  两个人的距离已极近  在这样近的距离上  索萨可以清晰地看到苏清澈的碧色眼瞳  以及碧色眼瞳中映出的景物  索萨忽然发现  苏看的竟然不是他

  在苏的瞳孔中  索萨看到气急败坏的亨拉尔正抓着梅迪尔丽的头发  近乎于癫狂地拼命踢打着

  “为什么  为什么他看的不是我  ”索萨心中浮起这个非常怪异的念头  这也是他最后的想法

  苏忽然张口  喷出了一道血箭  笔直射进索萨张着的嘴里

  这一大团鲜血如同有了自己的生命  竟然还能够在半空中加速  它们一进入索萨的口中  立刻化出数十根血刺  深深刺入索萨的身体组织内  血液的最前端则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顺着喉管向下涌去  最前端是数十个利爪  如一只异形的血虫  抓扯着喉管管壁  借力向索萨的身体深处破去

  苏后退了一步  让自己的身体从弯刀上脱出  然后身影一闪  已消失在黑暗中

  索萨呆呆地站着  双眼中一片迷茫  他慢慢地跪倒在地  身体猛然一个抽搐  在他体内  那团鲜血终于显露出最狰狞的面目  瞬间刺出数以百计的长长血刺  将他的内脏、骨骼以及大脑全部搅得粉碎  然后再生出几十张布满利齿的嘴  疯狂地吞噬着周围糜烂的血泥

  亨拉尔又是狠狠一脚向梅迪尔丽踢去  他根本不能接受拥有六阶格斗能力的自己无法让这个沒有任何能力的女孩屈服的事实  既然她不肯听话  那么就打  打到她半死为止

  然而这一脚落在了空处  随后在亨拉尔的眼中  整个世界都在拼命地翻滚着

  当世界重新凝停下來时  充斥着亨拉尔视野的  却是一个黑沉沉的方型枪口

  他的视线落在枪上  再落在持枪的人身上  终于认出了指着自己的是电磁动能步枪  而端着枪的人是苏  就是那个拥有八阶感知能力的废物

  “呵呵  嘿嘿  啊哈哈哈哈  ”亨拉尔忽然有如神经质般狂笑起來

  然后他猛然跳了起來  压根无视眼前的电磁动能步枪  指着苏的鼻尖  以所能达到的最高音阶叫着:“你不敢杀我的  你不敢  我的父亲是血腥议会的议长  他会让你们所有人死  所有人  包括你  包括她  包括帕瑟芬妮  包括蜘蛛女皇  你听清楚了吗  是所有的人  不管你躲到哪里  他都能把你找出來  听明白了吗  哈哈  开枪  你开枪啊  ”

  亨拉尔脸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  他指着梅迪尔丽  向苏吼着:“我再告诉你  你留不住她的  让我來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她是拥有蜕变能力的  只要是她生出來的孩子  就是他妈的独一无二的天才  所以  她只能属于我们贝布拉兹家族  只能为我们生育后代  ”

  “你刚才说  你的父亲是贝布拉兹  ”苏缓缓地说  若有若无的微笑让他的面容漂亮得有若梦幻

  “不错  ……”亨拉尔恶狠狠地说着

  但是  他的下一句话被堵在了喉咙深处  电磁步枪无比坚硬的方型合金枪管撞掉了亨拉尔大半的牙齿  深深了他的嘴里  而且是一插到底

  然后  苏扣下了扳机

  “不  ”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在寒夜中回荡着

  沒有人知道  是什么力量驱使着所有器官都已变成血泥的索萨发出了这样一声长号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