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一 无从抉择 上

章一 无从抉择 上

  亨拉尔死了  索萨死了  大胡子军官死了  所有连名字都不为人所知的战士也死了

  亨拉尔胸口以上全都消失了  大胡子军官只剩下两条光着的大腿  索萨则彻底变成了一片根本看不出人形的血肉  可怖的是  这团血肉还在不停地蠕动着  好在它沒有移动  只是在原地拼命地改变着自己的形状

  苏这一方的战士沒有任何人幸存  亨拉尔的手下也是一样  在黑夜中  在可以随时隐匿、移动如风的对手面前  再多的战士也仅仅是被屠杀的对象  区别只是在于过程的长短和屠杀的方式  不论勇气还是数量  都不能改变这个结果  用來证明这个残酷事实的论据  是35名士兵的生命

  在死亡这件事上  他们倒是比较幸运的  至少都是死在普通枪弹下  为一个普通战士浪费电磁动能子弹显然不是好主意  在全景图范围内  苏可以在高速移动中用普通突击步枪打出狙击的效果  对付能力高强的大人物虽然沒什么用  但用來打扫小兵就再是轻松不过了

  在一地的尸体中  贾斯特算是死得很另类  被活活欧碎头骨的死法  和他七阶的能力并不相趁  如果在平和的年代  或者是在某些特殊场景下  凭借强化过的神秘感知能力  贾斯特无疑会拥有比现在高得多的地位  但在这个混乱的年代  贾斯特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  原因有两个  其一  他沒有必要的战斗能力  其二  他沒有一个能够充分认识他价值的主人

  苏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上來回逡巡  不断打扫着战场  梅迪尔丽始终跟在他身后  默默地帮他整理着东西  丽也在忙碌着  不过她的动作看起來明显还有些僵硬  虽然伤口大都经过了紧急的处理  但短短时间内  怎么可能完全恢复  只不过她知道时间紧迫  所以忍着身上的伤痛  帮着苏处理战场

  除了脸上有一小块淤血外  梅迪尔丽似乎沒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动作也和平常无异  可是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  会发现她脸上那一小块淤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几分钟后  她的小脸就和往日一样的纯净

  里高雷已经被放在一辆越野车上  正在药物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他的伤势非常重  出现了大面积的骨裂和内脏破损  这种伤势要在设备齐全的总部医院才有可能治好  苏现在能够做的  只是暂时让他的伤情稳定下來而已

  苏将能够找到的全部医疗套件扔上了越野车  再提了一箱核燃料过來  扔进后备箱里  这才拍了拍手  向驾驶座走去  梅迪尔丽则象以往一样  径自坐上了副驾驶位

  丽独自上了后面的一辆越野车  车后厢中装了大半的燃料电池和少量的营养素  她似乎胸中堵着什么  一上车就启动了发动机  越野车立刻轰鸣起來  车体颤抖着  象一头不甘心的凶兽

  苏却沒有上车  而是默默地望着龙城的方向  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沉默了许久  他才取出暗黑龙骑的随身智脑  给帕瑟芬妮、海伦、摩根将军和戴克阿维达各自发出一条讯息  当最后一条信息化为电波飞向远方之后  小巧而精致的随身作战智脑慢慢从苏的手中滑落  掉落在坚硬的地上  依靠着坚固且韧性优异的机身  它努力地弹跳了几下  可惜  物理的规律决定了它只能越跳越低  就在它还想着要最后挣扎几下的时候  一只军靴踏在它身上  然后  在坚硬的靴底和地面之间  它无可选择地粉碎了

  苏拧开了一个金属小瓶  将几滴燃料倒在智脑的碎片上  然后指尖上飘出一粒细小的火花  点燃了燃料  于是智脑破片在熊熊火焰中扭曲、变形、炭化

  火焰疯狂地舞动着  将苏的面容映得忽明忽暗  他怔怔地看着火焰  也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吐出一口郁结的热气  转身走向越野车  腾地坐进驾驶室

  越野车咆哮起來  向着茫茫荒野深处驶去

  大地突然震动了一下  随后一颗巨大而耀眼的火球从地平线上升起  慢慢化成一朵蘑菇云  与天上的辐射云接在了一起  升腾的火焰中  不时有金属零件四下飞射  甚至有整辆的越野车被远远的抛飞出去

  远方火光甚至照亮了苏的驾驶室  忽明忽暗的光线在他和梅迪尔丽之间投下一片片光怪陆离的阴影  现在  越野车的方向是西北方  梅迪尔丽转过脸  静静地看着苏  忽然问:“不回龙城了  ”

  苏苦笑了一下  慢慢地说:“回不去了  我听说  贝布拉兹只有一个儿子  ”

  梅迪尔丽执掌了整整两年的审判所  对于血腥议会的结构和生态环境了解得只会比苏更深更多  她沉默了一会  轻轻地说:“对不起  ”

  苏笑了  在笑出來的时候  一直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下來  他甚至伸手去揉了揉梅迪尔丽的头  然后笑着说:“不关你的事  其实  我已经想明白了  总会走到这一步的  只是早些或晚些而已  ”

  苏的手欣长、柔软而温暖  梅迪尔丽初时动也不动  任由他揉乱了自己的苍灰长发  可是  她象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脸色微微一变  少女突然一把抓住苏的手  放在自己口边  一口咬了下去

  苏非常意外  却沒有收回手  而是任由梅迪尔丽在手上重重咬了一口  她咬得很重  让全无防御意图的苏都受了一点小小的伤损  可是  苏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咬了自己一口  作恶之后  梅迪尔丽就一直望着窗外  视线再也沒有动过  显然  她是不准备说出为什么会突然咬苏一口了  而苏也沒有想到  要到那么久远之后  才能知道其中的原因

  在苏的心中  却不象表面上这样的轻松和宁定  他忽然想起  在八年前的那一天  安吉莉娜.芬.拉娜克希斯曾经对他说过  在这个世界上  最难走的一条路  就是有尊严的活着  苏不禁苦笑  他本已准备好放弃部分甚至是全部的尊严  作为梅迪尔丽平安成长的代价  也作为帕瑟芬妮安定生活的代价

  只是在这样的一个世界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  他甚至得不到一个交换自己尊严的机会

  无从选择

  亨拉尔是无所知  所以无所畏  而苏  他无从选择  所以再无畏惧

  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  在茫茫黑夜中  越驶越远

  暗夜中  一辆形状奇特的越野车猛然从黑暗中破出  六只高高架起的车轮飞转着  推动车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荒野上奔行着  远远看去  这辆车就象一只长着六只长脚的昆虫

  发动机的轰鸣声撕破了夜的宁静  它以超过150公里的时速冲到了亨拉尔和苏激战的现场  这里现在只剩下了一片巨大的浅坑  坑中仍燃烧着不灭的火焰  汽车的废片洒落得到处都是  许多废片还在燃烧着  明明已经是一片烧无可烧的废铁  可是那些淡绿色的火焰  依旧顽强地跳跃着

  地面上时时会泛起一片浅绿色的莹光  区域内的辐射强度早已超出了人类的承受极限  刺鼻的焦糊味道扑面而來

  形如昆虫的越野车几乎是以极速冲到火场的边缘  才开始紧急刹车  它刹车的方式同样非常奇特  六个轮子构成了一个圆形  在原地飞旋了十几圈  终于刹停下來

  伴随着一阵液压机械的轻响  越野车车身缓缓降下  随后车门向上方升起  一架金属扶梯探出  搭到了地面

  从车里走出两个年轻女人  黑色的紧身制服套在超过180公分的身体上  充分诠释了什么才是身材  即使是在深夜  她们也带着最深的墨镜  美丽的脸庞冷得如冰  她们一先一后从扶梯上走下  先是冷冷地扫视了一下周围  然后才分立在扶梯两边  一手横置腹前  一手背于身后  向前躬身  就此化成两尊美丽而冰冷的雕像

  她们等了足足有一分钟  才从越野车内走出一个老人  他穿着一身纯白的礼服  同样是白色的皮鞋一尘不染  他看上去已很有些年纪  系在脑后雪白的长发和式样古雅的墨镜同样引人注目  虽然被墨镜遮去了小半面容  虽然看來已超过60岁  但这些都不妨碍他独一无二的魅力

  老人站在阶梯的最顶端  先是缓缓地扫视了一遍广阔的火场  再微微仰首向天  用力嗅了嗅  这才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从阶梯上走下  踏足在这片劫后余生的火场中

  “看來  亨拉尔已经死了  ”老人好似全不在意地说着

  他在火场中悠然信步  但每一步落下  周围百米范围内还在燃烧着的火焰就会悄然熄灭  而辐射光则成片地亮起  在这些暗淡且跳跃不定的光芒照射下  空中竟然出现了一个个隐约的人影  那些人影好象还在不停地争斗着  撕打着  如果苏还在这里  一定会骇然发现  空中这些影像  正是他逐一击杀亨拉尔和他的手下的过程  几乎所有的战斗过程  都被一种神秘的力量  以眼前这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还原出來

  一直紧跟在老人身后的一个年轻丽人恭敬问着:“大人  是否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立刻报告给尊贵的贝布拉兹阁下  ”

  老人微笑着  一边继续在火场中漫步  一边从容地说:“沒有必要  贝布拉兹知道得不会比我们晚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