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一 无从抉择 中

章一 无从抉择 中

  两个拥有旧时代超模身材和容貌的年轻女郎紧紧地跟在老人身后  冰冷的表情和摇曳生姿的步法一起构成奇异的魅力  可是若仅从时尚的角度看待  她们却远不如前方的老人那般  时刻会给人以一种最前沿的冲击力

  老人一边走着  一边在感慨着:“亨拉尔其实非常非常的聪明  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之一  只不过他的性格上有些问題  可是这又能怪得了谁呢  在贝布拉兹那老东西的身边呆得久了  谁都会发疯的  亨拉尔非常有天份  又拥有贝布拉兹家族的血脉  能够在这个年纪就拥有一堆乱七八糟的能力  注意  我说的只是6阶以上的能力  其它如果论天份  他要比亚瑟家族的帕瑟芬妮和奥贝雷恩都要强  只是因为他是贝布拉兹惟一的儿子  所以潜能才被压制了下來  你们知道  亨拉尔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  ”

  既然老人这样问了  两个超模般的女人当然非常识趣地赶紧询问  这让老人心情非常愉快  微笑着揭开了迷底:“亨拉尔惟一的弱点  就是运气太差  如果一定要再找出一个缺点的话  那就是他选择了运气同样差的索萨作为贴身护卫  ”

  “怎么可能  亨拉尔少爷不是有着八阶神秘学能力吗  这样的运气怎么还会差  ”一个女人诧异地问着  她是真的不明白

  这种真诚的惊诧让老人非常的享受  他笑得更加迷人  脸上每一道皱纹都象是精心勾勒的线条:“亨拉尔的确是有八阶神秘学的能力  而且这个能力还是幸运  当然  这是我睿智选择的结果  可惜  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一个八阶幸运根本不足以扭转他的命运  如果他肯完全听从我的指导  放弃那些可有可无的战斗能力  那么今年完全有可能生成九阶能力  真实幸运  只有真实幸运  才有可能改变他的命运  嗯  我的意思是  或许不会死得那么快  不过遗憾的是  亨拉尔并沒有听从我的忠告  还是选择了增加一些根本沒用的战斗能力  可能在他看來  能不能和女人上一整晚的床  比多活几年要更加重要  ”

  说到这里  老人忽然停了下來  在他雪白皮鞋的前方  正好有一截木炭一样的东西  这块东西本來是亨拉尔的一条腿  在爆炸的高温和高辐射下  被彻底地炭化了

  这可能是亨拉尔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惟一痕迹

  看着这截灰炭  老人摇了摇头  叹了口气  说:“其实不肯听我的忠告  也是坏运气的一种表现吧  ”

  老人停住了脚步  在他面前  微弱的辐射光正在演绎着最后的战斗场面  淡绿色的身影虽然模糊  但仍可以分辨出苏的往來如魅、亨拉尔的歇斯底里以及梅迪尔丽的镇定和冷漠

  在苏赶到战场之前  亨拉尔已经将梅迪尔丽抛在地上  随后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  他抓住了梅迪尔丽胸口的衣服  却再也沒有力气将它撕开  亨拉尔的整个身体维持着一个奇异的弓形  就此僵硬

  梅迪尔丽的左腿是蜷起的  膝盖正好顶在亨拉尔的小腹位置  这个位置稍偏上了一点  但在他的充血状态下  仍然可以波及到致命的部位  而且在亨拉尔全力扑击的情况下  这一点正好可以使受力最大化  从而对亨拉尔造成的伤害也最大化

  如此沉重的一击  让几乎全无防范的亨拉尔当场晕去

  他随后如闪电般从梅迪尔丽身上弹了起來  再退后数米  梅迪尔丽摆出一个十分奇特的姿势  如果亨拉尔还是在原來的位置  那么他的下身将再次遭到她右膝的全面轰击  到了那时  哪怕是有七阶的防御能力  亨拉尔那脆弱的生殖器官也难逃毁灭的命运  而同时  他的左手将落入梅迪尔丽的手中  会被她瞬间折断

  再接下來  恐怕只需要几秒  梅迪尔丽就能够将亨拉尔的全身骨头拆开

  刹那之间  亨拉尔就从极度的兴奋差点落入毁灭的深渊  巨大反差给他带來了无以伦比的刺激  让恐惧和癫狂彻底占据了他的灵魂  他怪叫着冲向梅迪尔丽  依靠身体和力量上的巨大差异将她打倒  然后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  抓着她的头发  拼命地踢打着她的身体  试图用殴打和疼痛瓦解她的反抗意识以及反抗的体力

  如果只为了得到梅迪尔丽的身体  亨拉尔完全可以将她直接打晕  然后做他想做的任何事  他有一个巨大的工具箱  可以帮助他在整个夜晚都拥有不会重复的节目  或者复杂一些  他也可以折断她的四肢  再封住她的嘴  好处是可以享受到对方痛苦反应的乐趣  但缺点是这反应是不完整的

  亨拉尔有着完美的癖好  他不能接受不完整的强奸  他需要暴虐、尖叫、痛苦而屈辱的表情、颤抖、蠕动、战栗、呻吟和无助的推挡  可是  只要梅迪尔丽还有反抗的意志和体力  以她近乎于预见般的恐怖格斗能力  任何时候亨拉尔扑上去  在享受到上述一切之前  必然是他脆弱的生殖器官先行毁灭

  所以他只能不停地打  越打就越是会升起无法宣泄的怒火  这让他根本沒有注意到苏和索萨短暂而又暴烈的决战  也沒有看到苏以难以形容的速度向他冲來  更沒有意识到梅迪尔丽目光中隐约的讥讽意味着什么

  然后  就是这个拥有多项六阶战斗能力的亨拉尔被苏一拳击飞  而且  由于可以选择的攻击余地太大  苏甚至还奢侈到可以稍稍蓄力  然后以更大的力量和更具破坏性的拳力震荡将他轰飞  将让他的脊椎布满了裂纹

  老人默默地看着一切  两个年轻女人则安静地站在他左右两侧  可是脸上却泛起一丝奇怪的神色

  似乎是受到了老人的关注  影像突然变得清晰起來  甚至亨拉尔以贝布拉兹來威胁苏的话语都一字不漏地被还原出來  于是  老人的脸色相应有了些变化  原本迷人的微笑此刻却多了一丝苦涩

  “如果他不说最后那几句话  说不定还能活下來  这个倒霉的家伙  ”老人轻轻地叹了口气  坏运气的原因可以有很多  比如说嚣张、无知或者狂暴  但在这个时候  坏运气的结果往往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亡

  苏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让亨拉尔小半个身体都化成了飞灰  再沒有一点复活的可能  老人锐利的目光看到了在扣动扳机前  苏左手手背上的青筋都在不停地跳动着  终于明白  不管亨拉尔说了什么  他其实都是死定了

  这丝毫无助于提升亨拉尔在老人心目中的评价  连被宽恕的可能性都沒有  毫无疑问  他的运气是差到了极点  老人甚至有所怀疑  九阶的真实幸运是否足够抵挡亨拉尔的霉运了  不过这个想法已经沒有任何意义  因为亨拉尔已经死了

  这时  老人左侧的女人忽然说:“那个苏的运气看起來似乎很不错  ”

  “不止是不错  是好得不可思议  亨拉尔的运气有多差  他的运气就有多好  ”老人说

  “这么高的幸运  难道他也拥有神秘学的幸运能力  ”女人一脸的震惊  她知道苏拥有八阶的感知能力  如果再有八阶的幸运能力  那就意味着苏的实力已经摸到了将军的门槛  必须对苏的力量进行重新估计  而且  这多半意味着苏的潜力要远远超过原先的评判  这样一个家伙  如果不得不成为敌人的话  那么必须早早的除掉  绝不能让他成长起來

  “不  我看过苏的战斗纪录  他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进化点  ”老人的否定让年轻女人松了一口气  不过  接下來的话又让她的担心重新升起:“苏本身的运气已经是太好了  只要两三阶的神秘学能力就可以将这份幸运放大到让他的敌人们难以承受的地步  ”

  “需要我们现在去杀了他吗  ”年轻女人一脸杀气地请示着

  “苏已经跑远了  这可是个很聪明的家伙  ”老人微笑着  似乎不为跑掉了这样一个敌人而担心  他看了看自己的两名助手  摇了摇头  说:“沒必要过于担心  好运气和坏运气是完全不同的  ”

  老人环视了一下黑暗、寒冷、荒凉且危机四伏的荒野  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说:“你们要记住  好与坏并非是完全对等的  在如今这个见鬼的时代  坏事情发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而且  运气的好与坏都是有相应代价的  比如这个倒霉的亨拉尔  不要看他现在旬就象是个白痴和疯子  可是如果他能够挺得过这几年  就会成为一个比他父亲还要可怕的人物  苏的运气的确非常的好  但是  他迟早会为好运气付出代价  而且从他现在的幸运來看  这个代价无论如何都是他承担不起的  除非……”

  “除非什么  ”两个年轻女人异口同声地问  最大限度地满足了老人的虚荣心

  老人指了指黑沉沉的夜空  作了个爆炸的手势  笑着说:“除非这个世界毁灭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