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 暗夜 上

章二 暗夜 上

  这是一片纯粹的黑暗

  然后在黑暗中  一束光凭空出现  照亮大步走來的黑发潘多拉

  在她的前方  又有一束光芒点亮  这是一束贯通了天地的圣光  上下无有止尽  虽然相距遥远  也可以看出比照亮潘多拉的光束至少粗出百倍  而在潘多拉脚下  同时出现了一条由光芒铺就的大路  直通向矗立在天地尽头的巨大光柱

  踏上光路之后  潘多拉一步就可跨越无穷远的距离  转眼之间  她已经出现在光柱前  远方看來就庞大得令人震憾的圣光之柱  这时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光之海洋  茫茫无际  放眼望去  整个世界都是洋溢的圣光

  潘多拉单膝跪起  以特有机械声音说:“伟大的使徒  我已经把那只羔羊带回來了  ”

  使徒威严的声音从光海中传來:“怎么去了那么久  ”

  面对使徒如海一般的威压  潘多拉并无丝毫的畏惧  她就象一具机械  根本就沒有人类才会有的种种情感  她彰显性感的嘴唇张开  一点血珠从双唇间缓缓飘出  飘向了光海  可以看出  这点红得极为鲜艳的血珠正在疯狂地滚动着  不断变幻着各种状态  向各个方向不停地冲击  但是空中似乎有着无形的束缚  牢牢地束缚这滴血珠  让它不得不飞向光海

  “伟大的使徒  我需要时间理解并且镇压它的力量  只有这样  才能给您带回一只活的羔羊  这花去了我很多时间  因为这只羔羊的力量超出了我原本的预计  ”潘多拉平静地说

  使徒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柔和了一些  对潘多拉的理由表示了认可:“这倒是个可以接受的理由  现在  让我看看这只羔羊的力量达到了什么程度……”

  血珠无用的挣扎  最终还是被空间力量的牵扯着  投入到光海之中  在落入光海的瞬间  海面上骤然腾起一排排百米高的光浪

  在由圣光构成的巨浪中  传出一声雷霆般的咆哮  使徒的声音充满了极度的兴奋  以高亢的声音咆哮了足足十分钟  才渐渐平静下來

  “伟大的使徒  这只羔羊还合您的心意吗  ”潘多拉恭敬地问

  “很好  不  是非常好  这只羔羊的力量比我预想得还要高一些  竟然使我的完成度提高了2%  潘多拉  你这次的任务完成得非常好  这是给你的奖励  而这个  可以大幅度提高选民们的力量  就由你去办这件事吧  ”

  随着使徒的语声  从光海中飞出两个小巧的水晶瓶  瓶颈上都雕刻着六翼缠绕的天使  一个水晶瓶中装着一滴黑色的液体  这是给潘多拉的奖励  另一个水晶瓶中是一滴淡金色的液体  是为选民们准备的补品

  “伟大的使徒  您还有什么吩咐  需要我继续追踪苏吗  ”潘多拉询问着

  “不  沒有必要  那只羔羊的力量应该到此为止了  能够提高2%的完成度已经是太多的惊喜  他不可能再有更多的潜质了  接下來  你应该去北方看看  我感觉到北边那只羔羊最近的变化很剧烈  或许他和试验体的相似度很快就要达到1%的标准了  ”

  说这些的时候  使徒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  似乎在思索和犹豫着什么

  “听从您的吩咐  ”潘多拉回答

  圣光之海渐渐平静和暗淡  代表着这次会面到了结束的时候  就在潘多拉静等着光海消失的时候  使徒的声音有些意外地再次响起:“潘多拉  去北方的时候要小心  我感觉到在非常遥远的地方  有一片广阔的黑暗  屏蔽了我的感知  那并不是自然形成的黑暗  虽然隐藏于黑暗中的存在至今仍未显露出敌意  甚至还沒有表现出是否察觉到了我的感知  但是  能够释放出如许广阔黑暗的人  并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应对的  至于那个苏……他已经沒有价值了  你挑选几个选民  让他消失吧  ”

  “听从您的吩咐  ”潘多拉重复了一遍

  光海暗淡下來  黑暗真正的回归到空间之内  而潘多拉的身影开始模糊  并且慢慢消失

  由黑暗统治的空间潮水般退去  黑发少女的身影再次显现  她跪在一个圆形房间的中央  面前是一座漂浮着的小巧祭坛  她的手中多了两个水晶瓶  正是使徒给她的奖励和药剂

  圆形的房间非常巨大  直径已经超过了50米  简直可以称为一个大厅  弧形的墙面上嵌着一面面巨型玻璃  玻璃后是绿色的培养液  里面悬浮着各种奇异的生物  有小部分呈现出人形的  身上也都带着许多野兽的特征

  在这样一个大厅中  潘多拉有如碧海中的孤岛  说不出的孤独

  也许这个冰冷的少女根本无从理解什么是寂寞  脸上的表情始终如一  她站了起來  向厅门走去  然后在门前站定  两束淡淡的红光照射在她的双瞳上  片刻后散去  于是两扇厚达一米的重门缓缓向两边滑退

  厅门外是一条长长的通道  前方是一个个十字路口  经过路口的时候  可以看到两边同样是长长的通道  一道道安全门分列在通道两侧  通道略呈弧型  看起來是一个巨大圆形的一部分  潘多拉正在穿过一个个同心圆  向圆心走去

  再通过一道重门后  潘多拉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空间  这是一个直径约有一公里圆柱型空间  上方数百米处亮着几十点强烈的光源  再加上洞壁上数以万计的照明灯  将这个上下高达几千米的巨大空间照耀得纤毫毕现

  这座空洞象是在某座大山的山腹中  空气中弥散着一股隐约的硫磺味道  鼓荡的热风不断从下方吹上  再从洞顶的出风口排掉

  洞壁上修建着一环环的金属通道  如果越过通道栏杆向下看去  可以看到至少超过百层的通道

  这些通道上的人就多了  潘多拉沿着通道往前走的时候  时不时会有人匆匆经过  他们无一例外的会单膝跪地  恭敬中又带着一丝恐惧的问候:“潘多拉大人  ”

  潘多拉根本不理会这些下跪行礼的人  而是径自向不远处的电梯走去  在她身后  那些跪着的工作人员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直到她走进电梯  这才爬了起來  纷纷擦去额头的冷汗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很多人都是根本不知道为什么  就会被潘多拉踢到空洞中  在数千米的坠落和长号后  摔成一团肉泥  在潘多拉面前  哪怕是最傲慢和暴燥的选民  都会温顺得有如羔羊  沒有人知道她会因何而发怒  也沒有人知道她杀人的理由是什么

  电梯一路向下  很快就接近了洞底  这里的警戒明显严密得多  除了必要的瞳孔检查  液压重门两端还各有一个武装机械人在守卫着

  重门之后  是一个极为巨大的空间  被半透明的玻璃幕墙分隔成近百个半独立的空间  数以千记的女人正排着队  依次走进那些小空间  潘多拉径直向中央的控制区走去  还有数十米距离  就抬手向前一指  从那白晰的指尖上射出一道淡墨色的光束  照射在一个控制开关上  刹那之间  整个区域内警铃大响  一个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从那些单独空间中跳了出來  全速向控制区冲來  看到潘多拉时  这些男人的脸上登时露出惊骇和恐惧的神色

  潘多拉的手指向了控制区  这些男人立刻象一群被追赶的兔子  涌进了控制区  控制区的孤面墙壁上  嵌着一个个培养槽  男人们纷纷冲向属于自己的培养槽  第一时间躺了进去  合上了仓盖

  潘多拉在原地站了30秒  忽然走到旁边的一间独立区边  一脚将由合金制成隔离门的踢碎  强劲的音乐声立刻流溢了出來  在独立区中间  一个站立着的男人眼睛上蒙着黑布  正跟随着音乐声沙哑地嘶吼着  腰臀高速摆动  把身前趴着的女人撞击得大声尖叫  另有五六个女人排成一排  正在旁边等着  一般这个过程持续不到一分钟  那个男人就会进入高潮  然后就要换下一个女人上台

  警报响起的瞬间  这个男人刚刚要进入高潮  再加上音乐强劲  就沒有听到警报声  但是隔离门碎裂的刺耳声音还是将他从快乐中惊醒  他回头一望  正好看到向自己走來的潘多拉

  男人的脸瞬间扭曲  以自己能够达到的最高音量叫了起來:“不  别杀我  我可是9号选民  不……”

  长长的惨叫声在空间中激荡着  潘多拉手心中已经多出一个跳跃的心脏  而那个九号选民跪在地上  双手拼命地堵着胸口的空洞  潘多拉随手将心脏抛在地上  就向控制区走去  根本不向那垂死挣扎的选民看上一眼

  女人们还是安静地站着  脸上挂着木然的笑  完全对这血腥的一幕沒有反应

  当潘多拉走进控制区时  所有的选民都已在培养槽中躺好  她取出水晶瓶  将那滴淡金色的液体注入到墙壁上的一个吸管内  片刻之后  所有培养槽中都散开了一团淡金的色彩  那些浸泡在培养液中的男人  全都剧烈地颤抖起來  他们的神智意识还在  但身体已经被麻醉  此刻的动作完全是身体本能的挣扎

  在潘多拉冰冷的目光中  仅仅过了一分钟  一个男人的身体就不自然地扭曲起來  他骇然瞪大了双眼  竟然还能敲击仓盖  想要从培养槽中脱身  可惜的是  下一刻培养仓中就开始泛起大团的血色  鲜血不住从他的口中、耳中甚至是眼睛中冒出來  转眼之间  这个男人就不动了  变成漂浮在培养液中的一具尸体

  敲击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男人们挣扎得更加激烈了  泛起血色的培养仓越來越多  但也有少部分人的身体上开始出现淡金以的条纹  个别人出现的条纹甚至开始破裂  从破损的皮肉中浮出一块块细小的晶体  这些晶体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

  潘多拉耐心地等着  一小时后  只有三分之一的培养仓仓盖打开  幸存者从里面走了出來  一共76个男人进去  出來的只有20个  出來的男人们体表大多浮现出或多或少的能量晶体  虽然最大的晶体也不到一个立方厘米  但是代表着的力量却是截然不同

  控制区天穹上射下一束光  光束中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全身影像  淡金碎发、碧色的左眼和偏向中性的美丽瞬间就吸引了这群男人的注意力  他们的欲望本來就过于强烈  而且又从不加以限制  因此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开始变得炽热  但是这群很大程度上被欲望控制着的男人  却都对潘多拉沒有一点不敬的想法  潘多拉对于任何选民从來都是想杀就杀  沒有理由都可以随时杀  要是被她找到了理由  怎可能还有例外  惟一得她另眼相看的  就是那大个子玛瑟姆

  “这是苏  你们需要做的  就是找到他  并且杀掉他  ”潘多拉停顿了几秒  以便让这些人记住苏的容貌  然后她向其中一个男人一指  说:“这次的行动  就由你來指挥  ”

  那个男人立刻露出狂喜的神色  立刻单膝跪地  大声应承  却有三个男人死盯着他  目光极是怨毒  可是看到这个男人身上明显比自己多出几块的晶石  他们又明智的沒有出声  只不过  这三个男人互相望了一眼  似乎有了某种默契

  选民都是以实力定编号  以编号定权利的  那三个男人原本的编号都远在被潘多拉指定的头目之前  自然不愿意被一个原本呼來喝去的人突然骑到了头上  可是这次调制  被选者身上浮现的晶体数量分明是要多一些  不过比三个男人多得有限  他们自然不服  而潘多拉对于选民间的暗流视若无睹  她只管完成使徒吩咐的任务  至于选民之间的矛盾和征斗  就象一群正在内哄的蚂蚁  连让她多看一眼的资格都沒有

  后面的事情  这些选民们自己会去做的  潘多拉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区域  看着水晶瓶中的黑色液体  眼瞳中忽然泛起复杂的神色  她想了许久许久  才慢慢将那滴黑液倒入口中

  房间中所有的灯光都徐徐熄灭  黑暗随即笼罩了一切  包括潘多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