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 暗夜 中

章二 暗夜 中

  在龙城南方,地势开始逐渐起伏,最终形成山亨间的峡湾。|/\/\|这片哄中,有数个彼此非常接近的大岛,其中血腥议会的所在地就在名为罗德岛的岛屿上。在这座数百平方公里的大岛上,散布着几个小镇和一个不大的城市。小镇和城市中住着的大多是服务于血腥议会的工作人员,以及守卫议会的军队。

  在鸟屿的最南端,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城堡,修建在极为陡峭的海崖上∩苍黑色岩石筑成的城堡巍巍峨峨,充满了沧桑粗犷的气息,在低垂的深云与咆哮的怒海间巍然廷。

  这座古堡,就是血腥议会议长贝布拉兹的居所!

  在城堡主楼的顶层,有一间宽大的办公室,以浓浓的酒红作为装饰的主基调,办公室层高九米,房间中燃点着的几只蜡烛根本照不到天花板,大部分的空间都被深沉的黑暗所占据§公室一共有七面狭长的落地窗,窗外就是波涛澎湃的大海。

  在淡淡的烛光下,一个老人正坐在沙发里,聚精会神地看着面前的光屏。光屏上,赫然是当日苏和亨拉尔之战的情形。但是所有的形象都是由淡绿色的辐射光凝成的,并非实体,和当日赶到现场的老人看到的情况一模一样。

  这已经是他第三遍观看当日的战斗纪录了。他伸手关上了光屏,将身体埋在沙发中,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用左手中指轻轻地揉着额角。借着摇曳的烛光,可以看出老人灰白相间的头发已有些散乱。

  休息了一会,老人拉动了沙吩的一根缎绳,一分钟后,办公室的大门悄然打开,走进一个二十左右的美丽女人。她全身都裹在深黑色的紧身皮衣中,棕红色的长符洒下来,别有风情。她的容貌十分美丽,但是眉梢眼角全是掩饰不住的杀气,猩红的双唇薄得如两片锋利的刀。杀气破坏了她的几分美丽,而且那棕红色长发只有半边,另外一半却是光滑的秃头。因此从左边或者是从右边看,她呈现出的是截然不同的两张面孔。

  她无声无息地走到老人身前,单膝跪下,垂下的发丝已经擦到了老人的鞋尖。

  “伟大的贝布拉兹大人,请问您找我有什么吩咐?”她恭敬地问。

  “约什那边怎么说?”贝布拉兹双眼不开地问。此刻他看上去就象是一个充满乒的老人,一点能力的俭都没有。只不过由于久居上位的缘故,自然而然的会散发出一种威严。

  “摩根将军的意思是,这次事件的主要起因是由于亨拉尔少爷的挑衅而起,苏上校是出于自卫,所以不应追究责任。”女人回答〈布拉兹可以称呼约什.摩根上将为约什,她却不能这样称呼。

  贝布拉兹哼了一声,缓缓张开了双眼,浅蓝色的瞳孔中忽然掠过一层妖异的红色。他轻轻敲打着扶手,慢慢地说:“不管起因是什么,亨拉尔毕竟是我的儿子,而且是惟一的儿子。虽然这一次的确是他的不对,但是他死了,我这个作父亲的却也不能就这样看着。这么简单的道理,约什不会不懂,看起来,他是想站到那只蜘蛛的一边了。”

  女人垂着头,说:“站在蜘蛛女皇的一边,绝不会比和您在一起得到得更多。何况蜘蛛女皇还是一个女人!也许摩根将军另有考虑吧,我听说,他在暗中对苏上校非常关照。”

  贝布拉兹站了起来,在办公室中来回踱了几圈,忽然停在了一扇落地窗前,凝望着深沉的大海,一字一句地说:“通知议员们,一周之后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的议题就是撤消苏和帕瑟芬妮的军衔,并且对苏下达议会通缉令!即然约什不肯为我做这件事,那么我就通过议会来做。”

  女人十分惊诧,不禁问道:“大人,这样有可能迫使摩根将军转投到蜘蛛女皇那一边!而且,现在召开议会,很有可能会和蜘蛛女皇爆发直接的冲突,我们还没有完全作好准备!”

  “不要小看了约什,投向哪一边,或是哪边都不投靠,都只能由他自己来决定,我也好,拉娜克希斯也好,其实都影响不了他的意志。他不肯通缉苏,一方面是告诉我他的考虑和意志,另一方面只是想给苏争取一些时间而已。至于和拉娜克希斯的冲突……不要担心,如果真的爆发了,那就顺其自然好了。我们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她也是一样的!”

  站在落地窗前的贝布拉兹,那并不魁梧的身影却象山一样庞然。他淡定的声音在办公室中回响着,久久不散,如初夏的雷鸣!

  “听从您的吩咐!”女人的头垂得更低了,前额几乎贴上了猩红的地毯!她的身躯在微微颤抖着,为即将到来的战争而兴奋。

  “克罗蒂娜!”贝布拉兹的声音突然变得更加深沉和森冷!

  “是!”女人的颤抖也更加的明显。

  “约什虽然想给苏争取一周的时间,但是我却不想给他这些时间!你去吧,找到苏,然后杀掉他!”贝布拉兹说。

  “听从您的吩咐!”克罗蒂娜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转眼间就消失在古堡幽深的阴影中。

  克罗蒂娜离开之后,贝布拉兹却还是站在原地未动,只是在静静地看着暗流汹涌的大海。

  幽深的办公室中忽然响起一声轻笑,然后一个柔媚的声音带着诱惑问:“那帕瑟芬妮怎么办?需不需要我去对付她?哦对了,听说她还有个很好的朋友,名字叫海伦。虽然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能力,是个只知道数字和技术的疯子,但是她给我的感觉非常非常的不舒服,甚至比帕瑟芬妮还要让人讨厌!我可以先去杀了她。如果不杀掉她的话,说不定这个疯子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贝布拉兹并没有理会这个声音的建议,而是问:“你觉得克罗蒂娜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那个柔媚的声音说:“如果只从数据上看,克罗蒂娜成功的可能性至少在9以上。根据已有的数据分析,苏的八阶感知域能力多半是可以生成全景图的‘空间探测’。全景图虽然是一个非常奇妙的能力,但是它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5米的范围实在是太少了。克罗蒂娜可以从5米的距离上发起全面攻击,所以苏的八阶能力对她基本上是全无作用。可是,如果数据能够说明一切,那么这个世界就会简单的多。拉格菲尔德老师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数据只是一幅画,当增添了运气之后,这幅画才有了灵魂。所以意外总是会存在的,而我们没有办法去计算意外。”

  “我记得他是拉格菲尔德已经很久了,威斯特伍德什么时候回来?”贝布拉兹打断了柔媚声音的话,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在贝布拉兹的身后,悄然出现了一个极度美丽的女人。她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系着端正的领结,一顶低垂的礼帽盖住了她小半张面容。但是露出的线条分明的下巴和略显丰润的嘴唇却是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诱惑。超过8厘米的身高,让她不论出现在哪里,都会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她走到贝布拉兹身后,轻轻地为这个矮了自己大半个头的老人揉捏着肩膀,轻笑着说:“我还是喜欢拉格菲尔德老师,至于威斯特伍德……那就是一个极度乏味的杀人狂〈照正常的规律,他应该一周会才会出现,可是我感觉得到,拉格菲尔德老师现在很兴奋,他很不愿意回去,也许威斯特伍德会推迟一周出现吧!”

  贝布拉兹面容有些阴沉,显然,这并不是一个会让他高兴的消息。

  黑衣的女人露出极度讨好的媚笑,一边加劲为贝布拉兹揉捏着肩膀,一边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在说:“我去替您杀了帕瑟芬妮吧!或者是海伦也成。求求您了,放我出去吧!只要让我出去,怎么样都成!”

  虽然这个女人象是使出了全部的招数,但贝布拉兹的声音威严依旧,根本就不为她所动:“海伦不能杀,我们不能在龙城中杀人。也许换个人可以,但你绝对不行!你在龙城中杀人,就等于是直接挑战约什,那么不管拉娜克希斯是什么样的态度,约什一定会向我宣战的!艾琳娜,你是不是觉得我目前的处境太好了,所以想要给我增加些难度?”

  艾琳娜轻轻吐了吐舌头,勉为其难地表现了一些害怕,但她立刻又纠缠着问:“那么帕瑟芬妮呢?杀她总没关系了吧?”

  贝布拉兹一声冷笑,问:“你杀得了她?”

  “如果她的运气够好,那么我只就有一半的把握了。不过,不去杀杀试试,怎么知道她的运气好不好呢?”艾琳娜就象是在说着一件最微不足道的小事。

  贝布拉兹摇了摇头,说:“帕瑟芬妮不重要,暂时还用不到你。一周后就是议会的紧急会议了,你要留下来。到了那个时候,也许会有些麻烦的。”

  艾琳娜明显非常的不高兴:“麻烦?能有什么麻烦!议会里都是一群胆小鬼!就是您孤身一人站在他们中间,估计也没人敢动手。我留下来有什么用呢,根本就没人杀!”

  艾琳娜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要不,我去杀苏吧!万一克罗蒂娜失败了呢?”

  终于,血腥议会的议长也有些承受不住她的纠缠,轻轻地揉搓起自己的额头,叹息着说:“艾琳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没有你,克罗蒂娜一定会成功的,可是多了你,她就注定失败!你最想杀的人,不就是克罗蒂娜吗?”

  艾琳娜一声惊呼,失声叫道:“啊!怎么连这个您也知道?您真的是太英明了!”

  可是不要说贝布拉兹,即使是一个小孩子,也能听出她这句话的虚伪。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