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 暗夜 下

章二 暗夜 下

  天气已经进入忽冷忽暖的时节  在北方山区中  气候突然变得炎热起來  积了一冬的冰雪纷纷开始融化  但是在广阔的大地上  映入眼帘的更多是焦黑的火痕和一个个深深的弹坑

  雪水渗入泥土  变成一片片散发着烧焦气息的泥泞地  给人和车辆的通行设下了道道障碍  一队越野车艰难地在充满泥坑和水塘的山间穿行着  终于來到了一片开阔地带  停了下來

  帕瑟芬妮从车内走了下來  在随身智脑上调出地图  默默地看着  地图上有一条弯曲蜿蜒的行进路线  并不是回到暗黑龙骑在北方的基地  而是向西方延伸过去  她抬起头  望着雾气锁罩的远方  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一个满脸风霜刻痕、神色坚毅的中年人來到帕瑟芬妮身边  沉声说:“将军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

  帕瑟芬妮有些苦涩地笑了笑  略带自嘲地说:“我已经不是将军了  沃德  以朋友的身份  我劝你再考虑一下  现在还得及  如果回到龙城的话  你们可以有一个安定的生活  我在总部还有些朋友  以你的能力  得到正式龙骑的身份并不困难  ”

  沃德摇了摇头  回头看看站在自己身后  已经作好准备的8个人  才带着一丝慈详地微笑着  向帕瑟芬妮说:“从你14岁的时候起  我就成为你的扈从  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  十几年的时间  足够将一个人固化下來  不想再去改变生活的轨迹  不管您今后的身份如何  我都是您的扈从  我身后这几个人  也和我是同样的想法  ”

  帕瑟芬妮低着头  死死盯着光屏上的地图  两排雪白的牙齿狠狠地磨着中间的几缕发丝  她始终沒有说话  也说不出來

  “将军  ”一个高亮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伦菲尔走了过來

  “我不是将军了  ”帕瑟芬妮笑笑回答  面对伦菲尔时  她又恢复了从容的气度

  “议会还沒开呢  ”伦菲尔一脸的不以为然

  “沒什么分别  只是迟几天而已  ”帕瑟芬妮说

  伦菲尔哈哈一笑  说:“其实将军也沒什么了不起的  不就是不能接任务、沒有兑换权限吗  你看  我们在北方打了这么久的仗  能力都是在生死线上换來的  不也是挺好  根本用不着靠总部  将军  要不这样吧  你干脆带着我们另外再建一个暗黑龙骑好了  ”

  帕瑟芬妮无奈地笑笑  说:“想得倒轻松  好了  别说这些沒用的  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

  伦菲尔脸上掠过一丝被拆穿的尴尬  然后收起了笑容  正色说:“将军  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  想跟沃德一起行动  光靠他们  力量太薄弱了  ”

  帕瑟芬妮吃了一惊  说:“你应该知道沃德是去做什么的  ”

  “我当然知道  ”伦菲尔笑得很是洒脱不羁  他向身后几个男人指了指  那些男人和他一样  年轻、充满了朝气  并且一身都是战场上铁与血的味道  看着帕瑟芬妮  伦菲尔似乎很不在意地说:“他们几个都和我一样  很想见见那位苏上校  看看我们将军的男人是多么的彪悍  ”

  帕瑟芬妮叹了口气  说:“可是我也沒有把握找得到他  ”

  “你们沒有联络的方式  ”伦菲尔有些诧异

  “沒有  他不会给我联系方式的  他是怕连累到我  更不愿意我去找他  他是想一个人面对贝布拉兹的怒火和追杀  ”帕瑟芬妮淡淡地说

  “那么  将军你……”伦菲尔沒有问下去  不过他的意思很明显  为什么帕瑟芬妮不索性自己带队去找苏  而是要独自留在北方基地内

  “我留下來  起到的作用会更大  至少贝布拉兹不能为所欲为  他得留下更多的精力和人员來对付我  ”帕瑟芬妮美丽而诱惑的眼睛微微眯着  透出的却是一丝丝极为锋利冰冷的光芒

  伦菲尔深深地吸了口气  慢慢向帕瑟芬妮敬了个礼  带着一些苦涩  说:“将军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  为什么我只能成为你的下属  而不是你的男人  我会和沃德一起走  如果能够活着回來  希望那时候能有掌控您命运的力量和资格  ”

  说完  也不等帕瑟芬妮同意  伦菲尔就一把勾住沃德的脖子  大声说:“出发  兄弟  ”

  于是  一行刚刚从战火中走出來、有老有少的男人  带着厚重的汗渍和未经清洗的血迹  再次踏上了未知的征程

  群山之间  只留下了帕瑟芬妮  任灰发飘扬

  深夜时分  一辆越野车孤零零地驶进了北方基地  停在了一栋小楼的门前  这本來是将军才能拥有的居住  但现在门前甚至连一个警卫都沒有

  帕瑟芬妮下了车  看看黑暗而冰冷的别墅  暗自叹了口气  向门口走去

  沒有将军的军衔  一方面意味着失去了权限和收入  另一方面和麾下扈从间的关系也不再受到保障  在知道将被剥夺军衔这一消息后  帕瑟芬妮第一时间对自己的扈从们公开了这个消息  并且任由他们选择留下或是离去  不出意外  她的扈从在顷刻间散去了大半  只有沃德这些家族里从小就跟在身边的扈从留了下來  帕瑟芬妮安排了他们去寻找苏  然后跟在苏的身边  苏和梅迪尔丽需要帮助  相对于贝布拉兹而言  他们的力量还太弱小了

  帕瑟芬妮知道  他们需要时间  时间永远会站在苏和梅迪尔丽的一边  所以她遣散了扈从  却沒有去找苏  而是选择留下來  留在她熟悉的北方  牵制贝布拉兹的力量  在暗黑龙骑的范围内  贝布拉兹无法为所欲为  但是他绝对会暗中做些什么

  帕瑟芬妮要做的  就是等待  等待贝布拉兹的人到來  然后一点一点剪除他的羽翼  削弱他的力量  直到他忍无可忍  彻底发作的那一天  当那一天到來的时候  她相信  贝布拉兹一定会激怒约什.摩根  从而被牵制住更多的力量  被派去追杀苏和梅迪尔丽的人就会少些

  从收到苏的讯息时起  帕瑟芬妮就想了很多很多  但她从未想过  独自面对血腥议会议长的怒火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这几乎已经等同于和贝布拉兹正面开战  这是蜘蛛女皇都沒能下决心去做的事  帕瑟芬妮从來不认为自己拥有着能够和蜘蛛女皇媲美的力量  却在悄然无意中  做出了拉娜克希斯也为之踌躇的决定

  她惟一有些后悔的就是  如果早些得到这个消息  那就不会将宝贵的海量进化点浪费在神秘学里  强化攻防大师明显更适合她现在的处境  虽然说最终形成的能力并非是普通的九阶强化幸运  而是罕见能力真实幸运  但对于她最需要提升的战斗能力來说  却是帮助不大  再真实的幸运也仍然是幸运  如果每次都出现最好的结果  那就不叫幸运了

  钥匙了锁孔里  但是帕瑟芬妮却沒有转动  她的思绪早就飞向了不知道多远的地方  闪掠过不知道多少个想法  然后  她只是笑了笑  恬恬淡淡的想着:“原來  拿了别人的东西  总是要还回去呢  唉  如果能够重來一次……”

  如果能够重來一次  如果回到初见苏的那一刻  她  帕瑟芬妮  暗黑龙骑的将军  血腥议会新一代的天才  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至少  她对一年以來的日日夜夜  无悔也无怨

  而她  会以自己的方式为这一年的时光作出偿还

  卡察一声轻响  帕瑟芬妮打开了门锁  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两束雪亮的灯光忽然亮起  照射在帕瑟芬妮身上  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高亮的光柱下  一辆越野车驶过街角  向别墅门口开來  引擎的轰鸣声将整个街区的人都从睡梦中惊醒  而那两道灯光  始终嚣张且无礼地打在帕瑟芬妮身上

  在刺耳的刹车声中  一个高瘦的男人从车上跳了下來  他穿着一身手工剪裁的休闲服  浓密的胡须修剪得整整齐齐  全身上下都在散发着浓浓的酒气  灼热的目光在帕瑟芬妮身上上下游走着  即使是下了车  他也沒有关上车灯  更沒有调整车灯的角度  就让两束灯光极为无礼地照射着帕瑟芬妮

  这个如此胆大的男人  却沒有什么能力  在虎狼横行的北地  他那些三两阶的格斗域能力  就和一只雏鸡相去无几

  可是这样一个男人  却做出了北地骄兵悍将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踉跄着走向帕瑟芬妮  甚至将手向她的短裙内伸去

  整个北方基地  也许只有帕瑟芬妮知道他为什么敢这样做  因为他叫作罗伊  是帕瑟芬妮目前最大的私人债主

  帕瑟芬妮沒有任何动作  已经让这个半醉的男人倒飞出去  重重摔在地上  她冷冷地看着罗伊  根本沒有和他多说一句话的想法

  “你……你  ”罗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來  鲜血已经从额角流下  他颤抖着  指着帕瑟芬妮  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吼叫着:“你已经不是将军了  不可能再有进帐  现在拿什么來还我的钱  你的尊严呢  你的承诺呢  连堆狗屎都不如吗  ”

  帕瑟芬妮立刻怔住  脸色慢慢的变得难看起來

  罗伊似乎看到了转机  立刻扑了上來  象野兽般低吼着:“只要你让我玩一个晚上  就可以勾销50万的债务  不过你要满足我的任何要求  ”

  罗伊的双手狠狠抓向帕瑟芬妮的胸口  他几乎可以想象  在抓实的瞬间  会是一种多么震憾灵魂的冲击

  可惜  他抓到的并不是硕大且挺立的胸  而是滚烫的车灯  冲击震撼的也不是他的灵魂  而是他的脑袋  罗伊再次摇摇晃晃地站起  扶着被自己的额头砸出一个大坑的发动机盖  吃力地望向帕瑟芬妮  他的神智还是很清醒  耳中全是呼啸的鸣叫  好不容易才看清帕瑟芬妮那略显苍白的面容

  “我会捍卫自己的尊严  但是  只会以我自己的方式  ”帕瑟芬妮冷冷地扔下这句话  就将罗伊和他的车关在了门外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