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横刀 中

章三 横刀 中

  帕瑟芬妮安静地在黑暗中坐着  包围众人的一切动静都悉数在她感知之内  她的心若冰湖  平静得根本不起一丝波纹

  相比于包围着的龙骑越來越明显的焦灼不安  帕瑟芬妮却是开始变得沉静  她的呼吸若有若无  整个身体都晋入类似于绝对宁静的状态  但是在平静的外表下  却蕴藏着如火山般的力量

  黑暗房间中的惟一光源  就是放在她双膝上的智脑  光屏上有一个倒数着的时钟  时间还有28个小时  对于帕瑟芬妮來说  耐心是绝不会缺少的东西  她可以这样等上几天几夜  可是在外面包围的人却不可能有她这样轻松  无时无刻不在的压力  让他们每过一个小时都象是经历了一天一样

  卡普兰给了帕瑟芬妮48小时  让她投降  在最后时限到达之前  他并不打算强攻  毕竟即使是同为少将的他  面对帕瑟芬妮时也会有巨大的生命威胁  只要拖过这一天多的时间  卡普兰就算成功了  成功并不一定必须战斗  他看了看跪成一排的帕瑟芬妮前扈从  心里多少轻松了一些  这些扈从都和帕瑟芬妮脱离了关系  但是毕竟是跟随着她出生入死过的  卡普兰希望她多少会顾念一些旧日的情分  出手时有所顾忌

  帕瑟芬妮是大家族的直系血统  从出生时起享受的都是最优渥的生活  应该不象从底层爬起來的人那样心狠手辣  六亲不认

  夜慢慢地过去  暗淡的光辉照亮了北方基地  今天的云层格外的浓厚  天也显得非常昏暗  一如包围别墅众龙骑的心情

  天又暗了下去

  卡普兰忽然收到了一条讯息  他看了看随身智脑  又不动声色的安定坐着  在旁边人看來  这条讯息应该是众多无足轻重的日常信息之一  但是鲁特也在同一时刻收到了信息  脸上却闪过一丝不加掩饰的喜色

  卡普兰坐得有如一尊雕像  不吃不喝  不笑不动  这样对他的体力消耗其实非常的大  但是别墅中的帕瑟芬妮也是同样的不吃不喝  不笑不动

  这是一场奇特的战争  从包围形成的时候起  战争就已经拉开了序幕  帕瑟芬妮保持在随时可以出击的状态  逼得周围的龙骑们也处于备战状态  双方此刻拼的就是体力消耗  显然  除了卡普兰之外谁都不是帕瑟芬妮的对手  僵持时间越久  态势对帕瑟芬妮就越有利

  只有卡普兰知道  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刚刚收到的讯息表明  贝布拉兹的部队已经摆脱了战斗  正在加速赶來的路上  只要再过十个小时  而不是原定的三十六小时  就能够抵达北方基地  所以卡普兰一点也不着急  他耗得起  但表面上  他仍然不动声色  却稍稍加快了血流和心跳的速度  他相信帕瑟芬妮一定能够感知到这个变化  就象他也可以感知到帕瑟芬妮一样  让卡普兰安心的是  帕瑟芬妮依旧冰冷得如一尊石像  在别墅中央端坐  动都不动一下  如果换了他在帕瑟芬妮的位置  一定会继续耗下去  因为看起來当天空再次亮起的时候  这边的低阶龙骑就会耗尽体力  可是那个时候  贝布拉兹的部队也就到了

  就在卡普兰暗中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帕瑟芬妮膝上一成不变倒数着时间的光屏突然亮了起來  闪过了一行小字:“敌方特遣战队能力截获成功  重新计算战斗时间……”

  再过几秒钟  光屏上再次闪亮  倒数的时钟飞速闪烁  最终倒数的时间变成了8小时15分  并且注明战斗时间为15分钟  需要在8小时30分钟之后撤退

  帕瑟芬妮几乎静止的思绪中非常缓慢的浮起了一个想法:“给我留下十五分钟的战斗时间吗  这个海伦啊……”

  时间过得忽快忽慢  又要到了黎明的时候  卡普兰的神经却越崩越紧  他知道  越是靠近成功的时刻  就越是容易出现问題  帕瑟芬妮的前扈从们都已经支持不住  倒在了地上  可是他们只能低声呻吟  却不敢有所动作  因为冰冷的枪口就指着他们的身体

  就快成功了……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卡普兰忽然听到了嘀的一声轻响  似乎是定时闹钟倒数完结的声音

  如果说在卡普兰的感知中  原本的帕瑟芬妮有如宁静的冰海  那么在闹钟响起的时刻  一滴火星已经飘飘荡荡的落入冰海  瞬间已将整个大海点燃

  那冲天而起的巨大火柱  并不是依靠热力  而是单凭庞然的体积就令卡普兰为之窒息

  帕瑟芬妮终于睁开了眼睛  目光投注在霍然站起的卡普兰身上  在她睁开双眼的瞬间  整栋别墅已经悄然解体  化成一地的碎石瓦砾  在帕瑟芬妮周围围成了一个圆环  所以当她睁开双眼时  再也沒有什么能够阻碍她的视线

  隐约的危机感让卡普兰猛然跃上了半空  甚至连來不及向帕瑟芬妮再重申一遍劝降的最后通牒  就拼尽全力  发出了一声咆哮  他的体形骤然变得庞大起來  膨胀了数倍的肌肉直接将身上的军服撑成了碎片  在空中出现的是一个堪称恐怖的肌肉怪物  卡普兰身体上浮现出数个椭圆型的晶体  晶体表面散发出一团黄朦朦的光芒  覆盖住身体大部分的要害部位  这是以能量晶体为媒介发出的防护力场  是结合了高阶类法术与高阶格斗域能力的产物  在卡普兰手中  多了一把两米长、足有一百公斤的合金弯刀  这是他特有的兵器  不等帕瑟芬妮有所动作  卡普兰已经跃在半空  当头一刀向帕瑟芬妮全力斩下

  合金弯刀在空中荡起了一阵极为锐利的尖啸  这道震波甚至使最低阶的龙骑头晕眼花  全身乏力  根本就无力参与战斗

  在15名龙骑中  只有两名上校及时向帕瑟芬妮两侧包抄了过去  其余的校官被帕瑟芬妮骤燃的气势所慑  反应都慢了一步  而那些普通的士兵  大多数都被卡普兰一刀激起的震波轰倒在地  抱着头拼命嚎叫起來  只有少数最强壮的战士才能勉强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在将军面前  普通的战士哪怕数量再多  也根本连炮灰的作用都发挥不出  只有被随意屠戮

  实力决定权利  这即是血腥议会森严且残酷的等级制度的由來

  卡普兰惊天动刀的一刀斩下  却如同斩开了一座活火山  瞬息之间  他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來

  帕瑟芬妮卓约立着  包裹在深色丝袜中的长腿充分诠释了修长和笔直的定义  灰色的套装巧妙地勾勒出魔鬼一样的身材  但是她置于背后的右手中却多了一枝三米长枪  枪尖斜指地面  一枪在手  帕瑟芬妮眼中的冷然已经不再是冰山美人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  而是可以直接冰结对手灵魂的杀意

  两名上校根本就沒有看清卡普兰是如何被击飞的  但具备丰富战斗经验的他们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后退  必须牵制住帕瑟芬妮  等待卡普兰将军的恢复  而且他们不是孤立无援  外围还有四名校官正在冲上來

  帕瑟芬妮手中的长枪划出一道弧形轨迹  枪尖升起  刺向了一名上校的胸口  长枪以极为清晰的动作轨迹  点破上校先后激发出的三层防护力场  再刺穿他试图握住枪锋的双手  划开坚固轻便兼而有之的超合金防护胸甲  沒入他的胸口  再从后背穿出  同样刺穿了背部的防护胸甲

  上校一身可以抵御重炮炮弹直接轰击的防护力  已被帕瑟芬妮一枪刺穿

  上校用尽最后的力量死死握住枪身  不让枪身继续在身体内拖动  可是双手手心和身体中传來的感觉有些异样  他不禁向刺穿了自己的长枪望去  猛然间双眼瞪得几乎要凸出來

  直到这时  他才骇然发现  这把闪耀着深灰色金属光泽  镌刻着繁复而华丽的花纹  看起來沉重而且无比坚固的长枪  竟然沒有实体

  上校脑海深处  浮上一个潜藏已久的名词  能量具化武器

  这支长枪  是帕瑟芬妮以自身外放的能量具现化所形成的兵器  凡是拥有这一能力的龙骑  都是在暗黑龙骑历史上留下过重重一笔的强者  在拥有这一能力的龙骑眼中  位阶和军衔的绝对差异已经变得模糊  上校轻松斩杀将军的战例绝非仅有

  “小心  这是……”上校竭尽全力  想要警告自己的战友  可是只叫出几个词  他的声音就沙哑下去  长枪骤然消失  只在他胸口上留下一个恐怖的空洞  瞬间变化的压力差让血混和着肺部的空气喷涌而出  并且把龙骑后面的话吸回到咽喉中

  另一名上校眼睁睁地看着长枪有如天外飞來  如破纸裂帛般刺碎他的防护力场  再穿入拥有7阶防御力的咽喉  随后枪锋一转  他的头颅就离体飞出  高高地抛上了半空  他瞪圆了眼睛  浑然不解为什么长枪会突然出现在帕瑟芬尼的左手

  在失去意识之前  身体残留的感觉终于让他知道  自己的战友刚刚想说的是什么  那支长枪  是能量具化出的武器

  卡普兰终于落在地上  却站立不稳  单膝跪倒  全靠着合金弯刀支撑  才沒有彻底摔倒  他胸前突然多出三颗血点  随后血渍迅速扩大  转眼间变成三个直径接近10厘米的恐怖伤口  这是被长枪刺出的伤口  只是卡普兰身体的防御力远远超过两名上校  又拼死向帕瑟芬妮攻击  逼得她稍稍收力  这才躲过了穿胸之祸

  血从创口中象泉水一样涌出來  转眼间就在卡普兰脚下积出一潭血洼

  帕瑟芬妮傲然站在环伺群狼的中央  长枪在空中划出玄妙轨迹  缓缓收于背后  风拂动了散乱的苍灰长发  却为她添上神秘的美丽

  帕瑟芬妮缓缓转身  向基地外的黑暗中走去  在她身后  除了一名尚可堪一战的将军外  还有战力完好无损的4名校官和9名低阶龙骑  然而却无人敢追

  甚至沒有人再敢向她美丽、冷傲且寂寞着的背影多看一眼

  卡察一声轻响  合金弯刀被含愤的卡普兰深深地插入地中  刀锋附近的水泥开始龟裂  裂纹向四面八方蔓延  扩散出数米之远  积在地上的鲜血迅速渗入裂纹内  在深灰色的水泥地上勾勒出一片血色纹章

  啪的一声  一个不知道主人为谁的智能电脑滚到了卡普兰的身前  他恰好看到了屏幕上显示出的时间  于是计算出了这次战斗的时长:1分30秒

  1分30秒  战斗就结束了  率领着15名各阶龙骑的卡普兰战败了  而且损失了两名上校  在变幻莫测且威力奇大的能量具化武器作用下  同样军衔的两名少将  战力的差距却是如此遥远

  卡普兰紧紧地握着合金弯刀的刀柄  比寻常壮汉大腿都要粗的手臂却在不停地颤抖着  他在恐惧  当帕瑟芬妮长枪刺來的瞬间  卡普兰从枪锋上分明看到了死神的狞笑  只是瞬间爆发出的超常战斗力才救回了他一条性命  虽然帕瑟芬妮也受了伤  但卡普兰深深地知道  她并不是因为伤势才退走  而是为了留下完整的战斗力  等待贝布拉兹特遣部队的到來

  原來她早就知道了有这样一支部队正在赶來  而且明确掌握了他们的行踪  不然不会选择这个时间动手

  帕瑟芬妮给特遣部队留下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一个半小时  可以让她有充分的时间选择并布置战场  而且使特遣部队不得不在她选定的战场应战

  卡普兰终于明白  帕瑟芬妮从一开始就不曾想要逃走  而是选择了和特遣部队殊死一战

  是什么给了她这样大的勇气  敢于面对如山一般巍峨的贝布拉兹  卡普兰无法理解  他也知道  终此一生  他都无法理解帕瑟芬妮此刻的想法

  此时此刻  在遥远的龙城中  海伦正有些懒洋洋地缩在椅子里  看着面前光屏上变幻不定的数据

  “战斗应该结束了吧  嗯  芬妮这个家伙  不刺激她一下就不肯卖力作事  估计这场战斗应该在2分钟内结束的  ”海伦慵懒地想着  她的思绪忽然一跳  低声自语着:“不对  沒有把新增的真实幸运考虑进去  嗯  如果考虑运气的因素  战斗应该结束于……1分35秒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