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横刀 下

章三 横刀 下

  帕瑟芬妮走了  卡普兰却还站在原地  象一尊雕塑一样的站着  甚至连肌肉虬结的战斗状态都沒有解除  远远看去  只见一个高近三米的肌肉巨人站在基地中央  显得无比突兀  连参战资格都沒有的低阶龙骑们看到帕瑟芬妮远去  都松了一口气  几乎全身的力量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谁还敢去追  可是看到卡普兰的异状  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得到那压抑不住的愤怒、屈辱以及……恐惧

  所以  所有的龙骑都沒有动  变成了一尊尊的雕像  他们不想刚刚逃离帕瑟芬妮的杀机  再落入卡普兰的魔掌  龙骑们不动  普通的战士们更不敢动  甚至连给两名阵亡上校收尸的人都沒有

  也不知站了多久  卡普兰才从巨大的屈辱和愤怒中清醒过來  他扫视了一下周围  喷出一口浓厚的白雾  指着地面上两位上校的尸体  用沙哑的声音说:“把这些收拾了吧  ”

  凝固的北方基地  这时才恢复了正常

  卡普兰的肌肉慢慢收拢  体形也开始变得正常  助手小跑过來  将一件大衣披在卡普兰身上  盖住了和他年纪极不相称的雄健身体

  一阵极度阴寒的风悄然笼罩了整个北方基地  让本來已稍许回暖的天气迅速回到了极寒深冬的时节  几乎所有人都被瞬间袭來的寒冷冻得打了个寒战

  “看起來  这里好象刚刚发生了一场战斗  ”一个阴森冰冷  还带着浓重湿气的声音在卡普兰身后响起

  卡普兰慢慢回头  用有些混浊的眼睛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四个人  他们都穿着白色底的长风衣  袖口和衣摆上装饰着血色的花纹  暗金色的钮扣即使在暗淡的天光下也散发着熠熠光辉  四个人中有三男一女  为首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略显瘦俏的年轻男人  有着诡异的蓝色头发  他长得很阴柔  也很漂亮  但是两个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  眼圈是青黑色的  就象是几天几夜沒有睡过觉一样

  “你们是贝布拉兹大人的属下  ”卡普兰皱眉看着这四个人  他们的相貌和数量和传來的资料一模一样  应该就是专门來对付帕瑟芬妮的特遣部队了  卡普兰感觉得到  他们很强  非常强  甚至力量有可能不在他之下  但是  他们给卡普兰的感觉却是很不舒服  根本找不到同类的感觉  就象是四条蛇和一个人站在一起那样

  见四个人沒有回答  只是四下打量着战斗的现场  卡普兰又问:“几位先生如何称呼  ”

  为首的蓝发年轻人淡淡地说:“我是一号  他们分别是二至四号  至于我们的名字  你就沒必要知道了  ”

  四号是那个长得还算漂亮、脸色却青得怕人的女人  她睁大了灰蒙蒙一片  完全沒有瞳孔的眼睛死死盯住了帕瑟芬妮离去的方向

  “猎物走了多久  ”一号问道  他的眼睛仍在四下扫视着  根本就沒看卡普兰一眼

  “……一小时二十九分钟  ”尽管深深地被特遣部队的傲慢所激怒  卡普兰多年的城府令他仍然能够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并且可以用平静的声音回答问題

  一号看了卡普兰一眼  略显惊讶  但沒说什么  就向帕瑟芬妮离开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  鲁特忽然从一旁跑了出來  跪在一号脚边  大声叫着:“大人  大人  我是鲁特  我对周围的地形很熟  就让我带您去抓捕帕瑟芬妮吧  ”

  一号看都沒看鲁特一眼  直接从他身边走过  二号三号也跟着过去  只有四号用她那双毫无神彩可言的眼睛盯着鲁特看了一眼  就骂了一句:“废物  ”然后飞起一脚  将鲁特踢得高高飞起  喷洒出的鲜血象是下起了一场小雨

  卡普兰大吃一惊  连忙伸手接住鲁特的身体  迅速检查他的状况  发觉鲁特只是断了一排胸骨  还沒有生命危险  这才稍稍放下心來  可是在精神波动被帕瑟芬妮全部绞杀后  鲁特的能力已经退化到了三阶水平  现在伤势未好  又受到这次的重击  最高能力恐怕连三阶都无法保持  正如四号所说  鲁特今后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废物  连成为列兵的资格都已经失去了

  卡普兰脸上的肌肉轻微地抽动着  他向四号深深地看了一眼  却沒有说什么

  “连个女人都收拾不了  也和废物差不多  ”四号回视了卡普兰一眼  轻蔑地说  然后  她又环视了一周在场的龙骑  冷笑着补充了一句:“都是些废物  ”

  卡的几声轻响  几名龙骑手中的自动步枪发生了扭曲  他们的握力太大  甚至损毁了由超级合金制成的新旧代突击步枪  他们毕竟都是在北方征战十几年的军人  不愿与帕瑟芬妮死战  其中有她本來身份的缘故  也有卡普兰未率先拼死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随意接受陌生人的侮辱

  四号停下了脚步  用那双不属于人类的眼瞳扫视了一下几名龙骑  冷笑了几声  说:“怎么  想攻击我吗  ”

  双方的僵持足足有十秒

  已经走远了的蓝发阴柔青年忽然冷喝道:“四号  你的废话太多了  再多事的话我就杀了你  ”

  四号身体微微一颤  怨毒地向一号的背影望了一眼  便向走远了的三人追了过去

  “解除警戒  将这里收拾一下  然后放假三天  保持对圣辉十字军的必要监视  ”卡普兰下完命令  就抱着鲁特向医护室匆匆走去  如果再拖延一会  鲁特连二阶能力都未必能够保得住

  只是  卡普兰发现这些跟随自己多年  在北方打下了一块牢固基地的部下  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却多出一些异样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已经老了  而这些部下还正处于壮年时期  还有足够的野心和梦想  面对四号的挑衅时  卡普兰也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  想与他们殊死一战

  多年征战带给卡普兰的绝不仅仅伤痛  还有丰富的经验和坚强的意志  即使四号和他的能力相差无几  他也有较大的把握在生死对决中胜出  这就是军人和强者之间的区别

  可是  现场并不只有一个四号  还有二号三号  以及明显更加强势的一号  在这只特遣部队身后  还站着如山一般高大的贝布拉兹

  卡普兰忽然间苍老了十岁  他隐约感觉到  也许贝布拉兹提出的条件  并不足以补偿他失去的尊严

  在罗德岛的最南端  那座巍巍的古堡如山一样屹立在海天之间  俯视着暗流汹涌的大海  和形状特异的深红城堡、散发出古老气息的暮光古堡以及庄园风格的亚瑟家族城堡不同  贝布拉兹的城堡完全以空间取胜  这座由无数一米见方巨石砌成的古堡  光是临海一面的高度就超过了三百米  在一块块巨石中间  是用超级合金制成的框架结构加固  如此才能够支撑得住这种重量

  在漫长的岁月中  贝布拉兹最常做的事情  就是站在城堡的顶端  凝视着深沉的大海

  两天后就是议会临时会议召开的时间  也是他与蜘蛛女皇直接面对的日子  各位或身份显贵  或能力超强  或是背后势力庞大的议员们  都在向贴近大陆的罗德岛赶來  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中立派  贝布拉兹相信这些聪明的家伙在看清形势后  都知道该怎么样去做的  可惜  如果他们足够聪明、能够预判形势的话  就不会选择成为中立派了  贝布拉兹一向不喜欢只会锦上添花的人  蜘蛛女皇也是一样

  这次的紧急会议  按理说不应该有任何的意外了  但是贝布拉兹不介意再多做些准备  所以他拉动了窗边垂下的召唤铃的缎绳

  “尊贵的贝布拉兹大人  海顿听候您的吩咐  ”从贝布拉兹身后传來一个略有稚气的声音

  贝布拉兹双眉一皱  回过身來  看到出现在书房中的是一个看起來只有十一、二岁、介于少年和男孩之间的人  他有着半长的黑发和一副奇异的金色眼眸  白晰的皮肤略显病态  让人曙目的是  他非常的漂亮  如果换上女装  就会是一个美丽的小公主

  “海顿  怎么会是你在这  艾琳娜呢  她在哪里  难道她不知道这个时候非常重要吗  ”贝布拉兹怫然不悦

  海顿并沒有象其它人一样半跪行礼  而只是微微鞠躬  说:“艾琳娜姐姐说  她好不容易才能醒來一次  不想还沒有好好玩过就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所以她决定去对付帕瑟芬妮  并且将我唤醒  让我來为您服务  她说  如果您需要的只是武力的话  那么有我已经完全足够了  ”

  “这个艾琳娜  真是胡闹  ”贝布拉兹脸色铁青  看起來非常愤怒  但是对艾琳娜的语气中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溺爱

  海顿双眼一亮  连续接道:“是的  她非常胡闹  这次回來您一定要好好地教训她  最好让她连续睡上三个月  她逼得我放弃了自己的计划  啊  ”

  “你有什么计划  说來听听  ”贝布拉兹不动声色地问

  海顿的小脸涨得通红  过了半天  才嚅嚅地说:“我是想…...是想去把梅迪尔丽捉回來  看看我和她之间  究竟谁才是战斗的天才  现在听说她失去了能力  我才有这个想法的  以前的她  我可打不过……”

  “这么说  你也和亨拉尔一样  对梅迪尔丽的身体感兴趣  ”贝布拉兹温和地问

  海顿立刻飞快地摇头  说:“不  我绝对沒有这个想法  只是想研究一下她的身体构成而已  亨拉尔是您的惟一儿子  又拥有着您的血脉  所以他敢和您争抢梅迪尔丽的身体  如果我这样做了  一定会被您的怒火瞬间淹沒的  毕竟这个世界上沒有几个女人能够承受得住您的力量  梅迪尔丽就是其中之一  啊  应该还有……”

  “够了  ”贝布拉兹喝止了海顿  然后问:“你们应该都知道  我的耐心十分有限  以后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耐心  艾琳娜是用什么來威胁你的  ”

  “啊  这个……大人……”海顿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怎么都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來

  “这个艾琳娜……”贝布拉兹摇了摇头  不再逼迫海顿  只是叹了一口气

  在距离罗德岛足有数百公里的荷比鲁森林中央  已经建立起一个临时基地  移动式实验设备已经空运到位  并建起数个临时实验室  大队的武装部队和科研人员正在赶往这里  好建立起一个永久性的基地

  森林中央  荷比鲁母树的树厅内灯火通明  科研人员们正在紧张地忙碌着  时时会看一眼树厅顶部的一排排天然培养槽  眼神中流露出的却是惶然和紧张

  树厅中突然响起玻璃破裂的声音  一个培养室的透明顶盖突然布满了裂纹  然后随着砰的一声巨响  一只拳头竟然硬生生地从坚硬的顶盖中穿了出來  顶盖随之变成片片碎块  随着绿色的培养液倾泄而下  培养室中的人似乎也耗尽了力量  从高处无助地坠落

  科研主管也经过了一些格斗域能力强化  一跃而起  在半空中就接住了坠落的男人  还沒落地  他就焦急地叫着:“少爷  您沒事吧  ”

  从培养仓破出的男人正是奥贝雷恩  他身体的表面仍粘满了绿色的培养液  此刻刚睁开了眼睛  虚弱地笑了笑  问:“过去多长时间了  ”

  研究主管一怔  说:“整个调制的过程一共是三天  ”

  研究主管敏锐地感觉到  奥贝雷恩似乎有些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  给他的感觉完全象是两个人  以前的奥贝雷恩虽然几乎在一切方面都表现出足够的天才  但是年龄所带來的稚嫩和冲动仍然无法完全消除  可是经过短短三天的母树调制之后  奥贝雷恩身上突然多出來一种沉稳和沧桑  这是只有岁月沉淀才能够留下的痕迹

  “才过去了三天  真是有趣的经历啊……”奥贝雷恩淡淡的笑了笑  在研究主管的搀扶下站了起來

  这个时候  树厅穹顶上另外一个培养仓也突然破裂  一个身材雄壮的男人从里面跌落下來  这次研究主管有了经验  挥手发出一道柔和的力场  托着他的身躯缓缓下落  平衡地躺在了地上

  看着这个同样从培养仓中脱出的男人  奥贝雷恩笑了起來  说:“阿伦  你能够活着出來  真是太好了  其它的人呢  ”

  比奥贝雷恩雄壮得多的阿伦此刻却显得更加虚弱  他勉强支撑起上身  说:“除了我之外  其它几个兄弟应该都死在那个世界里了  ”

  奥贝雷恩的脸色一黯  随即开朗起來  微笑着说:“可惜我沒办法救更多的人出來  不管怎么样  你能够回來就好  ”

  阿伦翻身而起  勉强跪于地上  说:“我愿意永世为阁下效忠  ”

  研究主管吃惊地看着阿伦  这个男人是从外面招入海皇三叉戟部队的  和奥贝雷恩只是简单的雇佣关系  怎么调制完成之后  突然变成了类似于古老骑士制度的宣誓效忠了  即使是海皇三叉戟的老队员也不流行这个

  可是奥贝雷恩却是理所当然的笑了笑  伸手抚在阿伦的头顶  说:“今后共同战斗吧  ”

  “是  ”阿伦沉声回答

  随后是简单的午餐  餐桌上  研究主管再次惊讶地发现奥贝雷恩和阿伦吃得非常仔细  几乎一点残渣都不留下  这已经不再属于不肯浪费的范畴  而是有损于古老的礼仪了  用句不好听的话说  奥贝雷恩吃得就象个荒野人

  看到研究主管的惊讶  奥贝雷恩笑了笑  简单讲述了这次调制的经过  原來在三天之前  研究主管凭藉着简单的器材  终于确定母树的培养仓中有丰富的养分和一些神奇的激素  可以大幅度刺激和开发人体的潜力  基因刺激仍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但如果只是吸取养份并且适量控制激素作用的话  却可以得到巨大的好处  从效果上來看  母树培养液要超过当前主流培养液近百倍  而连通了整座森林的母树  每隔几天  就会产生出足够装满8个培养仓的营养液

  因此在新的营养液生成后  奥贝雷恩率领着海皇三叉戟中最出色的七名战士进入了培养仓  以吸收养分  他们沒有想到的是  在培养仓封闭的瞬间  所有人即刻被拉入了另一个世界  一个精神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  树木、花草、各种奇怪的猛兽  几乎一切生物都会变成他们的敌人  在最初的几天中  奥贝雷恩甚至以为自己是在与整个世界对抗  好在那个世界生物的战斗力并不算太强大  才让他们勉强逃出生物密集的森林区  转向生命较少的沙漠环境  这才勉强存活了下來  但是最初的转移  就让奥贝雷恩损失了一名出色的战士

  接下來的几年中  充斥在奥贝雷恩生活中的就是战斗  不停的战斗  永无休止的战斗  每次战斗都只能有一个人休息  休息的时间不会超过10分钟

  直到这个时候  奥贝雷恩终于明白  自己的确是在与整个世界为敌

  这个世界并不算大  而且是有边界的  奥贝雷恩用去了整整五年的时间  带领着幸存者沿着世界的边界一路厮杀  终于回到了原点  在这个过程  又一个战士长眠在了这个世界里  在探索了世界的边界之后  奥贝雷恩断定破解这一世界的关键就在于中央山脉的森林中  于是他和部下们分开  独自一人踏上了向世界中心进军的征途  在前方等待着他的  是数倍于以前强度的战争

  一年之后  奥贝雷恩终于站在世界中央的神坛上  在他身后  是一条宽大的看不到尽头的路  这里本沒有路  当奥贝雷恩粉碎了一切向他冲來的东西之后  也就形成了一条路

  而在奥贝雷恩的面前  在神坛的正中央  坐着一男一女两个荷比鲁人

  “这是世界上最初的两人荷比鲁人  我制服了他们  这个世界也就破解了  ”奥贝雷恩说得云淡风轻

  研究主管却是张口结舌  外面仅仅是三天的调制  在精神世界中却已进行了整整六年的战争

  难怪奥贝雷恩的气质会有如此的变化  而最终幸存的阿伦和奥贝雷恩之间也有了特殊的惊谊  研究主管又向阿伦望了一眼  看上去阿伦和以往沒有什么不同  只不过那桀骜不驯的神色消失得干干净净  但是他却知道  阿伦绝对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六年连绵不断的战斗  可以让一个懦弱的人变成最强悍的战士  何况阿伦在加入海皇三叉戟的时候  就已经拥有了七阶能力

  “说说最近发生的事  ”奥贝雷恩一边吩咐  一边对付着食物

  研究主管迅速在心中将近日情报按重要性排了下顺序  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认为最重的一件事说了出來

  奥贝雷恩听着听着  进食的动作逐渐慢了下來  最后更是咬着半块牛排不动  如同变成了一尊雕像

  直到研究主管说完  奥贝雷恩才将那块牛肉整个生吞下去  吩咐说:“给我准备十个战士和和三辆车  要配备重火力  30分钟之后  我们去勒海庄园  阿伦  你还能行吗  可以的话就跟我一起去  ”

  阿伦依旧以三口一块的速度在消灭着牛排  只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当然可以  有30分钟的休整  已经太足够了  ”

  七个半小时之后  奥贝雷恩站到了勒海庄园的大门前  宁定地打量着这座充满田园气息的庄园  阿伦则以看着死人的眼光  扫视着大门和围墙上全副戒备的一个个卫兵

  十分钟后  整个勒海庄园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所有的仆人和卫兵都被处死  尸体整整齐齐地堆放在主楼广场的一边  古老的主楼每个窗户都在向外喷着火  在火光的照映下  广场上站着十几个瑟瑟发抖的人  其中大部分是女人和孩子

  奥贝雷恩蹲了下來  抱起了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  然后让一名战士打开了通讯光屏  半分钟后  光屏上出现了一个神态威严  但看上去也有些憔悴的老人

  “卡普兰将军  好久不见  ”奥贝雷恩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奥贝雷恩  的确好久不见  而且你的样子有些变了  等等  你抱着是小皮特  你为什么会在勒海庄园  你……你烧了我的庄园  ”看清光屏传递过來的影像后  卡普兰迅速从开始的礼貌转成了咆哮

  “我听说  几天前你在北方基地采取了一个行动  是针对帕瑟芬妮的  ”奥贝雷恩有些漫不经心地说  似乎卡普兰的怒火对他一点用都沒有  甚至还抽空捏了捏小皮特的脸蛋

  卡普兰强压着愤怒和恐惧  说:“那是贝布拉兹的命令  我只是奉命行事  ”

  “奉命行事吗  你是龙骑的将军  贝布拉兹可沒有办法直接给你下命令  事实上  就是摩根将军的命令你也可以不遵守的  我可以问一下吗  贝布拉兹究竟许给了你什么样的好处  会让你甘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奥贝雷恩一边说  一边继续捏着小皮特的脸  他知道  小皮特是卡普兰惟一的孙子  在五分钟前奥贝雷恩就知道了

  卡普兰看着小皮特的脸开始红肿  却被奥贝雷恩捏住了脖子  哭都哭不出來  不禁气焰全消  哀求着说:“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你先把小皮特放下  我想什么都是可以谈的  而且亚瑟家族不是已经宣布和帕瑟芬妮脱离关系了吗  ”

  奥贝雷恩平静地说:“是的  帕瑟芬妮是被驱逐出了家族  而且驱逐令还是由我亲手签发的  但是她被驱逐和眼前这件事沒有任何关系  我只是看着你  看着这片庄园不顺眼而已  ”

  说完  奥贝雷恩的手一松  小皮特即刻从他的手中坠落下去

  “不  ”卡普兰的怒吼甚至震得光屏的影像都开始晃动  他面容已经完全扭曲  冲着奥贝雷恩的背影疯狂诅咒着  怒吼着:“你这是在与贝布拉兹大人为敌  大人会杀了你的  他会杀了和你有关的所有人的  ”

  奥贝雷恩向庄园外走去  听着卡普兰的诅咒  他甚至头都沒回  只是用从容淡定的声音说:“你不过是贝布拉兹的一条狗而已  你觉得他会为了一条狗付出多大的代价呢  至于和贝布拉兹为敌……在明天的议会上  我会当着他的面投下反对票的  ”

  随后  奥贝雷恩向身边的阿伦淡淡的吩咐了一句“杀光”  就以恒定的速度  向庄园外走去

  火焰吞沒了勒海庄园的一切……

  卡普兰所不知道的是  在另一个世界中  在杀向世界中心的一年中  奥贝雷恩面对着各种各样的攻击  在精神凝成的世界里  他所有精神上的弱点都无所遁形  所以向他扑來最多的就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

  在那一年中  奥贝雷恩亲手毁灭帕瑟芬妮的次数  是11776次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