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 血路 中

章四 血路 中

  “税金  ”苏哑然失笑  他抬起了头  望向那一身黑色衣装  肌肉虬结  手握着一把ak系列冲锋枪的凶猛男人  其实在全景图中  苏早就发现了急匆匆赶來的这个男人  而且不光看清了他二阶的力量和防御强化  甚至还扫出了他的基因序列  判断出潜力的顶峰就是三阶  苏根本就用不着再抬头看他一眼  只不过苏生成完整的空间探索能力并沒有多久  还是习惯于用眼睛再看一下

  别的不说  单止是苏一行人身上穿的衣服  以及停在聚居地外面的两辆越野车  就分明显示出高出荒野不知道多少代的科技水平  这个男人以二阶的格斗能力  搭配着近战火力在旧时代武器中还算威猛的ak自动步枪  是可以在荒野中横着走路了  但仅仅这样  也敢向苏收税  还指明了要梅迪尔丽和丽抵充税金

  想必是有什么后台吧

  苏这样想着  却根本沒有了解他后台是什么的闲心  轻轻一探手就抓住大汉的脖子  下一刻就将他的头重重地砸在由厚铁板焊成的桌子上

  沉闷的碰撞声回荡在酒吧中  苏用的力量如此之大  足有一公分厚的铁板也向中央弯曲下來  壮汉的脸早已血肉模糊  苏随手一甩  壮汉足有100多公斤的身躯就飞出了酒吧  那把ak步枪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苏的手中  枪口开始喷吐出连绵不绝的火舌  顷刻间将弹匣射空  炽热的子弹将壮汉飞在空中的身躯激射得抽搐不已

  扑通一声  壮汉重重地摔在地上  手脚无意识地抽搐着  胸口十几个弹孔都在向外涌着鲜血

  苏从酒吧中走了出來  看了看上一刻还统治着整个聚居地、这时候已奄奄一息的壮汉  再扫了一眼一片寂静的围观人群  双手一扭  将在荒野中十分珍贵的ak步枪拧成一团废铁  随手扔在壮汉的尸体旁边

  壮汉还有几个跟班  此刻在人群中悄悄向后退去  大部分都躲进了棚屋里  只有一个人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聚居地  发力向远方跑去  看样子是向什么人通风报讯去了  他们都不知道  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已在苏的意识中清晰地反应出來  但是苏对杀这些普通人并无兴趣  之所以杀了那个壮汉  是因为杀了他就不会在这里再有麻烦

  等苏走了之后  为了争夺首领的地位  这个聚居地少不得再起一次血雨腥风  这就不是苏关心的事情了

  两辆越野车发动起來  一前一后向西方驶去

  夜色很快降临  在这片完全沒有道路的土地上  两辆全地形越野车一小时也不过能开出四五十公里

  苏并沒有直接去西方的大型聚居地  而是在野外选择了一个营地  要先行休整一下  连续几天不眠不休的奔波  苏和梅迪尔丽倒是沒事  丽却有些疲惫  奎因更是体力耗尽  倒是体力不如丽的里高雷看起來也是沒事  看起來苏的基因并不仅给了他抵抗辐射的能力  体力的恢复速度也大为提高

  三个帐蓬搭起來了  行军营帐毕竟比越野车内要舒服得多  可是逃亡之后第一个稍显轻松些的晚上  除了奎因之外  似乎所有人都有些无心睡眠

  苏孤身一人在营地周围漫步着  从天空鸟瞰  可以看出他的路线是在绕着营地画着螺旋线  逐渐向外发散  这样走上一个小时  他就可以将方圆几公里内的地形统统探索一次  相信除了极少数的强者外  沒有什么人能够在这片区域内埋伏下來而不被他发觉  丽则默默跟在苏的身后  一言不发  里高雷靠在一块大岩石上  独自抽着烟  孤零零的火星忽明忽暗  离他不远的地方  那个名叫梅迪尔丽的神秘少女正拖着那把形状奇特的巨剑向一块几米高的巨岩走去  看那意思  是想要练练剑法

  苏终于停下了脚步  此时距离营地已经接近1公里  正好是全景图覆盖的极限  他已经探查过周围的区域  现在要回到营地附近  好让自己的监测有效范围最大化  这时一直沒有说话的丽突然开口了:“头儿  我们是回不去了吗  ”

  “也许吧  运气好的话  或许十年之后我们可以回龙城看看  你很喜欢龙城吗  ”苏一边走着  一边问

  “不  一点都不喜欢  我只是问问  我在外面跑习惯了  始终在一个地方住着  反倒别扭  ”丽说

  苏知道  她说这些明显有些言不由衷  虽然不断的出战  但每次回到龙城时  苏都能够体会到丽那种完全的放松  那是回到了家才有的感觉  其实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都会想要有一个安定和温暖的家  这样即使在外漂泊  即使在硝烟与烈火中厮杀  有了家  就总还有着一线希望  期待着可以回家的时候  但在动荡年代  这样的一个家弥足珍贵  只有龙城这样的地方才可能有这样一个家

  还是只有那一小撮的选民  才有资格享受这样的温暖

  苏停下了脚步  望向了丽  叹了口气  说:“丽  可能过了这一两天  我们的轻松日子就到头了  贝布拉兹的人应该快追上我们了  其实你跟了我一年  始终沒有得到过什么……”

  丽一挥手  打断了苏  说:“沒事  反正你也陪我上床了  ”

  苏被丽的这句话堵了半天  才算缓过口气  这是丽典型的风格  在遇到她的最初时候  苏可是听了不少类似的话  只是越到后來  他和丽接触的时间就越少  仔细回想  真的是很有一段时间沒有好好的和丽聊过什么了

  这个时候  里高雷正抽着烟  饶有兴趣地看着梅迪尔丽  从她身上  里高雷感觉不到任何能力的气息  不过这也很正常  因为他的感知能力并不出众  只是看着梅迪尔丽挥舞重剑时的动作  里高雷就判断出她至少有五阶的力量  要知道挥舞和提起绝不是等同的概念  能够打出2000公斤瞬间拳力的人  可以轻易提起500公斤的重物  但想要灵活挥舞100公斤的武器却要困难得多  他只知道她的名字  却并不知道她的來历  不过很显然  这个少女和苏的关系绝不一般  她对于苏那种超乎寻常的信任和依赖  几乎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而且这次的逃亡  就是因她而起  贝布拉兹的独子亨拉尔千里迢迢的追來  也是为了梅迪尔丽  显然  美丽只是他追逐梅迪尔丽的一个原因  而且是很小的一个原因

  里高雷对内中的原因并不感兴趣  也不想知道  他有更多自己的牵挂  不过有意思的是  梅迪尔丽对他的信任似乎远远比丽和奎因要多  甚至于练剑也沒有避开他的意思

  梅迪尔丽练习剑法的方式很简单  也很让人无语  重剑挥舞之下  那块巨岩被迅速切削  慢慢有了一个人的形状  看她的样子  居然是想要用重剑作一个雕像  而那些高的地方  梅迪尔丽会跳起來  然后在短暂的滞空时间里用重剑去修饰雕像的细节

  重剑太重了  显然有些超出她现有的能力  至少在挥舞的时候  里高雷还能够看出她有些滞涩和吃力  可是他绝不会因此小看了梅迪尔丽  这样一把150公斤的重剑全力斩下的话  可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抵挡得住的

  如果有两把短枪在手  和这个女孩全力战斗一次的话……里高雷默默地评估了片刻  然后脸色有些古怪  结论竟然是  很有可能会输  其实如果有合适的武器  全力发挥之下  里高雷甚至有七成的把握可以战胜丽  也就是说  他对付一个龙骑少尉沒什么问題  但是不知为什么  却对眼前的梅迪尔丽产生了一些畏惧

  “看來和头儿一样  这小家伙也是一个怪物……”里高雷有些无奈地想着

  在几百米外  丽忽然从后面抱住了苏  身体变得滚烫

  “头儿  再……再抱我一次  我想要  ”丽将脸埋在苏的背上  轻轻地说  她的双臂越箍越紧  象是要将苏压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丽  你怎么了……”苏明显感觉到丽的异常

  “你刚才说过  过了今晚他们就该追上來了  估计会打得很激烈  我也有可能会死  我不怕死  可是如果死前沒做一次的话  就太亏了  ”

  “丽  不会有事的……”苏柔和安慰着  可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这安慰实在是空洞无力

  丽忽然疯狂起來  用力解着苏的衣服  喘息叫着:“快给我  ”

  丽的身体烫得惊人  但在火热的欲望之外  苏却分明感觉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终于抱住了丽

  在远处  梅迪尔丽的雕像已经完成了大半  她的身体突然一滞  在原地呆呆地站了几秒钟后  忽然一跃而起

  重剑仿如失去了所有的重量  化成了一阵风  轻轻地在雕像上拂过  刹那之间  雕像已经完成

  然后  梅迪尔丽重剑横挥  将刚刚完成的雕像一剑断头  石像的头部远远地滚落山谷  这样一來  就沒人能看清她雕刻的究竟是什么

  刹那间的巨大变化让里高雷看得目瞪口呆  半截香烟从口中掉在了地上  他却完全沒有发觉  那种速度  那种力量  那变幻不定的轨迹  现在梅迪尔丽手中的那把重剑  分明可以轻易将他斩杀

  “很奇怪吗  ”梅迪尔丽拖着那把让人心惊胆战的重剑  走到里高雷面前  非常认真地问

  里高雷从震惊中醒來  勉强堆出了一个笑容  说:“是啊  你……刚才的力量提升得太快了  ”

  “哦  我有三个进化点  本來不知道该怎么用  刚才只是把它们变成了二阶力量而已  ”梅迪尔丽淡淡说完  就走向了越野车  她将重剑扔到后厢  自己则爬上了副驾驶位  蜷起身体坐着

  “二阶的力量  ”里高雷刚才只是目瞪口呆  这一刻则是彻底的石化  宝贵的半截香烟在地上无助地空燃着  看起來注定要虚耗自己后半段的生命

  许久  在黑暗中响起了丽的声音:“答应我一件事吧  ”

  “什么事  ”苏问

  “如果……我是说如果  那个小丫头…...嗯  好吧  那个梅迪尔丽安全了的话  我想要离开一年的时间  可以吗  ”

  “离开一年  为什么  ”

  “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

  远处的越野车里  梅迪尔丽慢慢地将埋在双膝前的头抬起  若深海般的湛蓝眼眸凝望着车窗外无边的黑暗  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只是  她一直紧绷着的身体  在慢慢放松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