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 血路 下

章四 血路 下

  如雾一样的血色光纹不断从克罗蒂娜身上泛出  她身体前弓  血光升到最炽烈的时刻  她已如箭射出

  仅仅是十几米  克罗蒂娜的速度就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  在她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倒扣的血色弧面  随后她那包括在血光中的身体就穿破了弧面  拉着一道笔直光带向苏刺來

  当苏以自已最快的反应速度转过身时  恰好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突破音障

  尽管已经探察到克罗蒂娜正在发动攻击  但苏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  这一击竟是來得如此猛烈

  生死之际  苏不及多想  立刻沉腰提枪  扣下了扳机  一颗极为沉重的超合金弹体裹在绚丽的蓝色雷光中  以几倍的速度射向了克罗蒂娜  而苏自己的  则借着电磁步枪巨大的后座力一个翻滚  极力向侧后方闪避

  克罗蒂娜血红色布满了狠厉杀机的双瞳中  映出了一颗迎面飞來的重合金弹体  那幽蓝色的电幕光华代表着的分明是死亡宣告  她的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丝骇然

  克罗蒂娜一声高亢之极的尖叫  一直搭在左手上的刺剑剑尖上也汇聚出一点亮红色的能量光芒  这一刻  她调运起全身的力量  一剑刺上了电磁动能子弹

  时间如在这一刻凝止  黑暗中先是亮起一颗红蓝缠绕的光球  随后化成一团绚烂亮丽的火云  火云迅速扩张延伸  先是勾勒出一柄刺剑  随后是一个前冲的身影  即使是在重甲包裹之下  并且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也能感受到她那张狂的力量和美感

  拥有毁灭力量的高频震波四下扩散  两辆越野车上所有的玻璃制品都在一瞬间布满龟裂  然后爆成无数的细小颗粒  向四面八方喷散  营帐的帐布上全是细微褶皱  如粼粼水波  仰卧着的奎因猛然喷出一团血雾  里高雷则一把抓紧了自己的心口  丽霍然坐起  双眉因痛苦绞在了一起  脸上掠过一阵不自然的苍白

  只有梅迪尔丽安宁坐着  静静地望着克罗蒂娜  象是完全不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  无数玻璃碎粒激射在她身上  脸上  却都纷纷弹开  沒有在她细嫩光滑的肌肤上留下哪怕是一点痕迹

  轰的一声  克罗蒂娜冲破了火云  并且拖着火云前冲百米  在苏身边一掠而过  这才站定  缓缓转身

  克罗蒂娜的长发几乎全被燃尽  而秃头带给她的则是另类的美感  她右半身的重甲几乎彻底消失  大半上身都是着的  肌肤仍然光滑  但却变成了深深的棕褐色  她的右臂有些不自然地垂在身侧  手中的刺剑已仅剩一个剑柄

  苏就在克罗蒂娜身后不到三十米远  他的肋下多了一道数十厘米长、几厘米宽的恐怖伤口  伤口处的血肉都已炭化  甚至有些细小的结晶  伤口的最深处  可以看到一点被烧焦的脏器  但是这样一个伤口似乎对苏全无影响  他半跪在地  电磁动能步枪方形的枪口再次瞄准了克罗蒂娜

  尖锐而独特的能量啸音再次响起  在克罗蒂娜难以置信的目光中  一颗重合金动能弹再次向她飞來  这次的目标  依旧是她的胸口

  她发出一声尖叫  血色光芒霎息间笼罩全身  以几乎不可能出现在人类身体上的加速度转身  然后射出  音障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然后被轻易冲破  动能子弹在她背后半米外横掠而过  弹体划过的瞬间  可以看到克萝蒂娜后背上的重甲发生了明显的变形

  克罗蒂娜再次化身血色长虹  笔直向前冲去  但这次她只冲出百米  身周的血色光芒就骤然破碎  她的身体翻滚着向前飞出  落地  在地面上擦出大片火星  再次腾空而起  再次摔落  如此在地面上接连弹了十几次  才终于倒在数百米外

  在子弹出膛的瞬间  苏全身的肌肉都是一阵波动  身体更是向后滑退了数米  而肋间的伤口中则喷出一道血泉  甚至还可以看到几粒脏器的碎片  苏好象沒有感觉到自己受了伤  根本不去管血涌如泉的伤口  而是吃力地掉转电磁动能步枪的枪口  再次瞄准了克罗蒂娜  但是距离完成充能  还需要整整5秒钟的时间

  克罗蒂娜的身体动了动  背部的重甲突然炸碎  铜片四下飞溅  有的甚至飞上数百米的高空  她一声呻吟  忽然如豹一样从地上弹起  瞬间横移十米  然后才用血红色的双瞳死死地盯住了苏

  接连受了两次电磁动能步枪的轰击  她上身的重甲和内里的战斗衣几乎全部消失  但是在那健美有力的身体上只能看到大片的炙烧痕迹  以及几处纵横交错  却并不算深的切口  她身体强悍的防御力  由此可见一斑  至少和苏的防御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克萝蒂娜咬紧了牙  狞笑着望着苏  开始迅速退后  拉开了距离  随后溶入了黑暗  就此消失

  苏不动声色  直到电磁动能步枪充能完毕  这才腾出右手  用战地外伤喷雾封闭了伤口  再过了一会  苏才慢慢向克罗蒂娜消失的方向走了几十米  然后就半蹲在一块岩石旁  收敛起了全身的气息  在他的全景图中  克罗蒂娜在移动到800米外后  就变换方向  现在出现在他的南方  就此站立不动  虽然她站立的方向并不在500米的核心探测区域  但苏仍然可以看到一个隐约的身影站在那里  如果是在500米的核心区域  苏甚至可以通过她身体外部能量的变换准确地判断出攻击的时间  所以  苏在她冲近到三百米时开始转身  并且在一百米处完成了射击动作  尽管克萝蒂娜的突进速度远远超出了苏的预料  但苏突如其來的一击也给她造成重创

  战场上忽然一片安静  苏和克罗蒂娜就在近千米的距离上对峙起來  谁也找不到机会  但都不愿意放弃  所能够做的只有耐心等待  等待对手的错误  苏在等待天亮  在白天  克罗蒂娜的隐形能力无疑会受到削弱  克罗蒂娜则在等着苏支持不住的时候  他肋下那个恐怖的伤口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  可以在几个小时内要了他的命

  在这个距离上  在双方都已经警觉的情况下  无论是克罗蒂娜的极速突进  还是苏的电磁动能步枪  都无法击中对手  必须拉近距离

  克罗蒂娜蹲伏在地上  低声喘息着  如同一只受伤的母豹  她的右手仍然软弱无力  但这点伤势并不妨碍她杀了苏  在两个回合的较量中  克罗蒂娜已经察觉了苏近战格斗能力的孱弱  他的感知能力异乎寻常的恐怖  反应和速度也是顶级水准  但是力量和防御并不行  其实只要接近苏  并且将他拖入近战缠斗  克罗蒂娜有十成的把握杀了他

  可是为什么还不冲过去  其实克罗蒂娜自己也有些疑惑  极速突进的威力极为强大  如果被它正面击中  几乎等同于近距离被舰炮直接轰击  就是九阶的防御能力也无法抵御这种伤害  但是它的缺点也同样突出  除非拥有八阶以上的防御力  否则的话利用能量驱动的极速突进就是一个确定的距离  对克罗蒂娜來说就是500米  不能多也不能少  而且突进过程中几乎不可能转向  所以在突进的线路上一定不能有不可穿越的障碍物  如果她对着一座岩山使用极速突进  那一定不是她穿过山腹  而是在穿山的路途中就变成一团血肉

  其实如果从300米外发起突击  克罗蒂娜还是有较大的把握将苏一举格杀的  但是她沒有这样做  甚至连拉近距离都沒有尝试  不知为什么  总有一种隐约的危险感觉徘徊在她的心头  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短暂而激烈的战斗早已将扈从们惊醒  三个人都离开了帐蓬  但都选择在附近潜伏下來  战争经验丰富的丽、里高雷和奎因都很清楚  目前级别的战斗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梅迪尔丽已经不再看着克罗蒂娜  而是凝望着夜色笼罩下的远方  不知在想着什么

  奇妙的寂静持续了足足有几分钟  一股冰冷森寒的杀机忽然笼罩了整个战场  旋即又象感觉到了什么  以更快的速度缩了回去  甚至奎因都感觉到了这道杀机  于是将自己在岩石缝中藏得更好  并且扣紧了扳机  只要有任何移动物体在岩缝的出口出现  他就会将枪膛中所有的子弹倾泄出去  对他來说  这是最好的战斗方式  也是最能够帮助到别人的战斗方式

  苏和克罗蒂娜同样感觉到了杀机  于是两人之间如同随时可能崩断的紧张悄然有所松动  两个人都感知到有一批能力强大的人正在接近这片战场  是的  不是一个  而是一批  刚刚那非常明显的杀机  就是这一批人释放出來的  而在苏的全景图边缘上  开始看到一个个人影缓慢地接近着  到达900米左右时  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纷纷停下  并且开始做出隐藏动作

  一共是七个人  苏默默地数着  这是七个普遍有着七阶能力的家伙  而且从全景图中的信息來看  其中有四个格斗域  两个类法术  一个感知域和一个灵能域的能力者  是个搭配非常合理的团队

  但是苏更多的注意力仍然放在克罗蒂娜身上  他相信  克罗蒂娜也必然是这样的

  新來的这批人数量多、能力强大  多半是冲着苏來的  他们显然是感觉到目标就在这个战场上  从而下意识地发出了杀气  然后又察觉不对  才想起來要屏蔽气息  而且他们一进入全景图范围  就被苏察知了能力领域  说明屏蔽隐藏的经验很差  一般达到七阶的能力者  如果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  只有进入到500米的核心区域才会被察知能力领域

  这是一支能力强大、搭配合理的菜鸟部队  对苏的威胁还不如受了重伤的克罗蒂娜大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苏完全可以用偷袭和游击的方式全灭了这个菜鸟小队  相信克罗蒂娜做到这点也不困难  如果是七个战斗经验丰富的龙骑上校或中校组队  苏和克罗蒂娜就要选择避战了

  苏忽然感觉到这七个人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  他稍稍搜索了一下记忆  一个词语立刻浮上心头  选民

  “该死的  居然是选民  ”苏暗自咒骂着  心中不由自主地浮出那个宛若魔神的黑发少女  潘多拉

  选民都在这里了  那么很有可能潘多拉也会出现吧  上一次的逃脱还是靠着她身体上明显的不协调  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苏不相信黑发的潘多拉还会出现身体不协调的情况  只要一想到她那超越了九阶的力量和防御  苏就是一阵阵的头痛

  就在苏分神的瞬间  克罗蒂娜也敏锐地感觉到苏重新将主要的注意力放到七个后來者那里  这在她看來是无法理解的  七个后來者的能力水准她都能感应得到  以感知能力见长的苏更不可能不知道  但苏还是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那边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就是这七个人的背后  有着她无法察知的危险

  克罗蒂娜是个傲慢的女人  但绝不愚蠢  她立刻也将相应的注意力投放到这七个人身上  当然  也同时保持着对苏的警觉

  苏赫然发觉  几乎在他注意力投放到七个选民身上的一瞬间  选民们就停止了一切企图接近或者是攻击的动作  转而拼命地隐匿起來  不止是感知域能力者如此  而是七个人同时作出的反应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就是他们虽然经验不足  却都有些比野兽更敏锐的对危险的直觉  这种本能足以弥补他们在经验上的差距了

  苏的脸色阴沉下來  他发觉  形势已经非常的麻烦了

  苏、克罗蒂娜和选民们  就这样构成了一个接近于等边的三角形  对峙起來  并且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平衡  任何想要率先打破平衡的一方  都有可能同时面对來自两方面的致命打击

  寂静悄然笼罩了一切  在这寂静中  凶险的杀机如水雾一样悄然漫延  让人完全透不过气來  似乎每一秒钟的度过  都象是过去了完整的一年  苏安定地蹲跪着  电磁动能步枪沒有一丝颤抖  克罗蒂娜虽然疑惑着苏为什么还不肯倒下  但也始终耐心地等待着  她不在乎多等几个小时  甚至不在乎多等几天  选民中却已有人开始出汗  而且脸颊也在无意识地颤抖着  在如此压力下长时间保持紧张状态  对精神和体力都是极大的损耗

  就在寂静似乎永无止尽的时候  山丘的另一端忽然响起马达的轰鸣  随后一辆辆卡车开上了丘顶  十几道雪白的光柱照亮了苏设下的营地  山丘顶立刻响起了嘈杂的人声  随后地面开始震颤  竟然在丘顶出现了一个人型的高大动力机甲  它从货车车厢中跃下  扬起了双臂上充当武器的多管机炮  竟然大踏步向营地走來

  看它行进的路线  分明是要从苏、克罗蒂娜和选民构成的三角形中心点穿过

  动力机甲一边走  一边开动了体外扬声器  从里面传出粗豪狂放的声音:“嗨  那边的小子  你不光杀了我的手下  居然还敢屠了受老子保护的聚居地  看你这两辆车  大概也是哪个大公司出來的吧  不过不管你从哪里來  这里可是我们合金兄弟会的地盘  老子就是兄弟会的三级合伙人戴维斯  方圆五十公里内的聚居地都归老子管理  你最好赶快投降  看在两辆好车的份上  老子可以饶你不死  听到沒有  我可以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  ”

  在寂静的夜量  这洪大的音量瞬间传向了四面八方  再看着打开了全部四盏体外按照灯的动力机器  对峙着的三方几乎都浮上了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还是第一代的动力装甲  体形庞大  属于对驾驶员全面覆盖的类型  和里卡多的半覆盖动力装甲比起來  戴维斯驾驶的这家伙噪音大  速度慢  毫无灵活可言  火力又弱  维修困难  而且能耗巨大  不要说苏和克罗蒂娜  就是七个选民随便拉出來一个  都能够摧毁一打这种东西  而且看样子  他根本就沒有感觉到任何一方的存在  左边炮口指向两辆越野车  右边炮口指着的是三座空空如也的营帐

  戴维斯停下了机甲  也许是运气太好或者是太过不好的缘故  他站着的位置正好就是三角形的中心点  他扬起了两臂的机炮  示威性地将炮弹上膛  然后就想说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  还多少有点感知能力的戴维斯脑中猛然一声轰鸣  一道道冰寒之极的杀机从他背后轰然升起  即使被杀机的余波掠过  藏身在机甲内部的他也全身冰凉  一时间动弹不得  见识比能力更加的他立刻知道身后隐藏着至少六七个强者  每一个人应该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干掉好几个他这样的

  还未等有机会从冰寒中挣扎出來  一道红色光带骤然出现在戴维斯眼前  横亘数百米  几乎是贴着他掠过  沉重的动力机甲忽然被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掀得凌空飞起  头下脚上的戴维斯终于发现那道红色光带的尽头居然是一个人影  这道数百米长的恢宏光带只是因为冲刺的速度过快而产生的景象  但是冲刺的余波竟已将这台30吨重的机甲掀飞到半空  那么直面的冲刺锋芒的人  又该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戴维斯已经无瑕关心机甲这样落地他肯定会摔成重伤的问題  被彻底震憾的心灵依靠着本能计算了一下红色光带冲刺的速度  然后得出了一个让他再次崩溃的答案:超过了音速

  再接下來  拉出红色光带的身影被一团骤然爆发的火云裹住  随后就象一架失速的飞机  转了个方向  摇摇晃晃地向远方逃去  嗡的一声  一小团被蓝色电芒包围的合金弹体从火云射出  在戴维斯眼前不到一米处掠过  瞬息之间  戴维斯的头发都竖了起來

  子弹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人类眼睛所能捕捉的范围  他却不明白自己何以能够看清楚那颗擦身而过的子弹  带着诡异美丽蓝芒的弹体速度显然远远超过穿甲炮弹  如果被直接命中  他毫不怀疑自己的动力机甲会直接被轰成两段

  能够突破音障的突进速度已经让戴维斯的大脑停摆  而那个人却被这颗恐怖的子弹给打了下來  也就是说  在那个方向还埋伏着一个更恐怖的家伙

  戴维斯粗大的神经一直在这些让他无法想象的事实震颤着  反复体验着崩溃的感觉  而他刚才  居然就站在这三方中间  意气风发地大放厥词

  轰的一声  动力机甲平平地摔在了地上  戴维斯终于幸福地晕了过去

  苏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周  这才重新蹲跪在地上  瞄准克罗蒂娜的背影扣下扳机  他已经发现  只要不是在那种奇异的突进状态中  克罗蒂娜的速度就会大幅下降  可能比苏还要差一些  虽然距离超过300米  即使是电磁动能步枪也难以命中她  但是她现在处于重伤状态  至少可以赌一下

  扳机扣下  传入耳中却是充能不足的警报声  苏苦笑了一下  这把枪什么都好  就是每次充能都只能射出两发子弹  然后又是一个漫长的充能过程  克罗蒂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苏掉转枪口  瞄准了呈扇形分布着的选民们  七名选民有四人向苏扑來  三个冲向了营地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