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五 猎食 上

章五 猎食 上

  面对着飞速扑來的四个选民  苏快速后退着  但是和选民们的距离仍在不断拉近  可能是顾忌着电磁动能步枪的巨大威力  他们并不敢以最高速度冲來  而是时时要依托地形掩护自己

  而扑向营地的三个选民进展就要快得多  但就在距离缩短到不足100米时  密集的枪声突然从两个不同方向响起  交叉而过的弹雨完全封锁了他们的去路  让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  其中一个选民闷哼一声  大腿上已经中了一枪  他的身体显然有着强悍的防御力  近距离的突击步枪弹只在他腿上留下不算大的弹孔  而且肌肉蠕动之间  弹头就自行从肌肉里弹了出來  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伤  但也让他动作受阻并且感觉到针刺一样的痛

  刚刚进入战斗就受了伤  还是伤在几个根本沒被他放在眼里的小人物手下  让这个选民愤怒若狂  他正想硬顶着弹流冲入射击阵地  把那个男人生生撕碎的时候  突然感觉到一缕冰寒从脊椎上升

  极端的恐惧瞬间剥夺了他的听觉  似乎整个世界都寂静了下來  但生物的本能仍旧驱使着他拼命转身、回头  眼角余光则扫视到同來的伙伴们正一脸骇然  嘴巴开合不定  好象在向他说着什么  但是他一个字也听不见

  然后  他就看到一颗裹着蓝色光芒的合金弹体已经飞到了自己胸前

  和普通步枪不同的是  即使命中的是胸口  动能子弹也不会给他留出最后一点的思考时间  因为巨大的能力会将他的脑袋一同燃尽

  又是一团火云在战场上爆裂开來  飞溅的血肉骨末都在霎息之间被能量彻底引燃  惟一能够表明他强悍的六阶防御能力的  就是至少胯部及以下的部位还是留了下來

  另外两名选民呆呆地看着只剩下半身的伙伴  愣了将近半秒

  他们已经看过电磁动能步枪的威力  但看到的是苏连射二枪  甚至有一枪是直接命中  都沒能把克罗蒂娜给留下來  但是当这个难能可贵的机会轮到自己人身上  他们才彻底明白动能子弹的恐怖威力

  选民们的实战经验的确是差了些  在他们发呆的时候  丽和里高雷早已掉转枪口  将弹雨拼命地倾泄过來  他们有着极好的默契  同时放过了那个格斗域的选民  而是把火力集中到那个类法术域的选民身上

  当两个敢在战场上发呆的菜鸟醒悟到自己错误的时候  弹流已射至眼前  类法术能力者一声惊叫  瞬间支撑起防御力场  于是可以看到一颗颗子弹减速、现形  不断变换着形态  击打得防御力场显现出阵阵波动  一颗颗彻底消耗完动能的弹头弹落在地上  可是更多的子弹却接二连三的轰來  龙枪突击步枪的备弹可以达到惊人的80发  一时半会还射不空弹匣  而且让苦苦支撑防御力场的选民胆寒的是  那个男人射來的子弹几乎连成了一条直线  在一百米距离上散布直径不超过10厘米  这是对防御力场极大的伤害

  “九号  快來帮我  ”他忍不住大喊起來

  可是那个格斗能力出众的家伙只是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阴险地笑了笑  说:“三号  你一个人能搞定的  要不然为什么给你三号呢  ”

  三号愣了一下  随即愤怒地咆哮起來  他知道自己被潘多拉看中  一下子从十四号提拔成了三号  已经引起了所有选民的嫉恨  在追踪的过程中其余的选民还能够勉强听从他的指挥  但在生死一线的战场上  这些家伙的本性终于开始暴露了

  虽然  如果有机会的话  三号绝不会介意派他们去送死  但现在毕竟是他先被坑害了  所以三号极度的愤怒

  九号看了看营地  大步向越野车奔去  他已经看到越野车里坐着一个年轻女孩  即使在黑暗中只能勉强看到她的一个剪影  但这已经让他全身上下都开始兴奋

  “即使是潘多拉大人  说不定也比不上这个女人  ”九号舔了舔干得要裂开的嘴唇  加速向越野车冲去

  女孩的感觉很敏锐  立刻就看到了他  然后从车里跳了下來  她的动作很轻灵  如果再懂得躲藏的话  或许在夜里还会给九号造成一点小小的麻烦  是的  只是很小的麻烦  因为九号清晰地感觉到  她最多只有二阶的能力  如果能够多一点时间  这点小麻烦可以给九号增添成倍的快乐  毕竟暴力和反抗才是快乐之源

  当九号看清她整个的身形时  则是连喉咙深处都开始干涸  特别是那双修长而有力的双腿  可以让所有雄性选民为之疯狂  长长的帽檐始终遮去了她大半的面容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不管她长得是什么样  九号都已觉得  现在这一刻支配着自己的  就只有欲望和本能

  女孩并不急于逃跑  而是从越野车内拖出一把大得惊人的巨剑  然后居然拖着它向黑暗深处逃去  她这明显愚蠢的举动让九号从心底里都燃起了火焰  本來她就跑得不算快  再拖上这么一个笨重家伙  怎么还逃得出九号的手心  九号甚至有意放慢了些自己的速度  好让她逃得远一点  免得自己还沒有干到爽  就被其它的家伙过來搅了局

  看到九号追着少女  一前一后地绕到了一片高耸岩石之后  三号眼睛中几乎都要喷出火來  特别是那个小女孩明明速度不算太差  跑快些  躲好点  未必能让九号很快找到她  可是她偏要拖一把重剑

  妒忌和愤怒充斥了三号的内心  本來还能支撑的防御力场突然一阵波动  然后彻底破裂  飞射的破片弹头立刻在三号身上添了十几处小伤  三号一声尖叫  以恐怖的速度从藏身处跃出  不规则的跃动着  飞速向里高雷逼近  偶尔有向他射來的子弹  他掌心处一块细小晶体就会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撑起一个不大的防御力场  将射來的子弹统统弹开  看着三号越冲越近  里高雷却动都不动一下  只是不停地用手中的龙枪突击步枪向三号倾吐着火力  消耗着他的防御力场

  “找死  ”三号不得不连续做出闪避动作  他的类法术七阶能力是很强大  但是也沒强大到可以不闪不避  用防御力场硬顶突击步枪不停扫射的地步  他怒火上涌  在五十米距离上一挥手  里高雷藏身的浅坑中立刻燃起熊熊烈火  由能量构成的火焰烧灸在里高雷身上  他却浑然不觉  就在那里任由火焰燃烧  始终用子弹的金属射流追袭着三号的身体

  三号旁边响起一声轻微的叱喝  丽如猎豹一样从藏身处跃出  疾速冲來  手中的突击步枪也在不停地喷吐着火舌

  “该死的  ”三号在心中痛骂一声  他甩手向丽弹出一片火云  这次是有备而发  火焰的温度可要比里高雷周围燃烧得要高得多  然而让他目瞪口呆的是  丽居然不闪不避  直接和身撞进了火云  从火云中传出了一声如受伤母兽般的嘶叫以及烧灼肌肤的嗤嗤声  然后丽就从火云中穿出

  她的头发早已燃尽  露在外面的肌肤都是焦黑一片  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到已经炭化  随着她猛烈的扑击动作  炭化的肌肤片片裂开  露出了下面粉红柔嫩的肌体

  火焰的高温已经将她的突击步枪毁了  丽干脆直接将散发着高热的步枪狠狠地砸向了三号  步枪上开始不断闪出火焰  这是里面的弹药开始爆炸

  三号的脸开始扭曲  下意识地避开了砸來的步枪  躲开之后才想起來  他为什么要躲

  这个时候  他身侧忽然传來一阵酥麻的感觉  转头一看  这才骇然发觉防御力场已经被里高雷生生打散

  里高雷这才从燃烧的火场中跳出來  将枪管已有些发红的突击步枪扔在了地上  枪身与冰冷的地面一触  立刻发出嗤嗤的青烟  他一个翻滚  手中已多了两把大威力手枪  一边向三号突进  一边不断轰击着三号新生成的防御力场  在里高雷的牵制下  三号只有不停地支撑起新的防御力场  最多再能抽空向丽发上一个两个攻击性法术

  可是丽就象是疯了一样  笔直向他突击  不管是火焰、磁暴还是冰枪  都用身体直接撞散  甚至刺入她右胸的一截冰枪根本连拔都不拔

  而在眼角的余光中  三号也看到快速接近中的里高雷双手都是一片焦黑  有些部位炭化皮肤脱落  都露出了骨头  但是他仍以稳定的射速、惊人的精准轰击着三号  在这个距离上  里高雷的每一颗子弹都在寻找着三号身上的薄弱点  不是指向各个要害、就是瞄准了发光的晶体  逼得三号必须撑起防御力场

  这两个人  好像都不知道痛苦和死亡为何物  只以最高的速度向自已冲來  三号甚至相信  如果被他们两个冲近身來  这两个疯子绝对会直接扑上來  哪怕是死亡为代价  也愿意从自己身上咬下一块肉來

  三号眼角剧烈地抽动着  他猛然跳起  向岩石后的九号冲去  尖啸着  要他过來帮忙  本能的战栗让他远远地避开了苏  虽然苏那边有四个选民  怎么看都应该是更加安全的地方

  九号和梅迪尔丽都躲在大堆岩石之后  三号想要冲过去打搅九号的好事  也得跑一小段路  虽然他有着六阶的速度

  不过三号并不知道的是  这个时候  九号正傲然站着  玩味地看着梅迪尔丽吃力地挥动着那柄重剑  向他当头斩下  重剑斩落的时候  甚至把她轻盈的身体都带上了半空  当然  也许是她先跳了起來  再挥剑斩落的  但这并不要紧  哪怕她的能力是两阶力量  也无法这样挥动超过100公斤的重剑  所以在九号眼中  梅迪尔丽的那把重剑  怎么看都应该是空心的

  看着腾空高度还不到两米的梅迪尔丽  九号已经快压抑不住心中的火焰  一种莫明其妙、久被压抑的雄性尊严油然升腾  让他屹立如山  然后傲然长笑  抬手之间  轻轻松松地抓住了重剑剑锋

  三号终于绕过了岩石堆  暂时隔断了背后紧追不舍的两个疯子的视线  这让他感觉稍稍好了一点  但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好

  越过岩石堆的瞬间  三号并沒有看到预想中充斥着暴力、狂乱和性的美丽画面  而是看到梅迪尔丽孤单地站在那里  手中还拖着那把奇特的巨剑  这一次  她的帽檐是抬着的  所以三号看到的是她完整的面容  甚至还和她对视着  梅迪尔丽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  平静中还有一丝茫然  就象是一个有些迷糊的小女孩

  九号呢

  仓促之间  三号还沒來得及找到九号的踪迹  就看到梅迪尔丽望了他一眼  然后拖动着巨剑  有些笨拙地向他冲了过來

  “该死的  九号到哪去了  ”三号在心底怒吼着  然后转身就逃  他并不是害怕那个只有两阶能力的小女孩  而是害怕穷追不舍的两个疯子  在这里耽误久了的话  万一被那两个疯子给缠上  肯定沒有什么好下场  用自己的重伤换來两个微不足道的扈从的死  在高贵的选民看來  这是只有白痴才会作出的选项

  然而让三号郁闷的是  梅迪尔丽竟然真的在身后追了过來  一个两阶能力的小丫头也敢追杀七阶类法术域的强大选民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而且梅迪尔丽的速度异乎寻常的快  根本不象是二阶速度强化  看这速度怎么也有五阶的水准了

  但三号的速度是六阶  几步就拉开了与梅迪尔丽的距离  加速向浓浓的夜色中冲去  他还是怕那两个疯子  非常的害怕

  身份高贵的人是不应该与疯子纠缠的  读过的书远远少于干过的女人的三号忘记了曾经在哪里看到过这句话  现在却觉得这句话非常的富有寓义  有立刻遵循的必要

  三号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一阵柔风吹來  风中还蕴着让人心神清澈的幽淡香气  他忽然有所感应  侧头望去  却看到梅迪尔丽与他并肩奔行  也在凝望着他

  然后  重剑仿如失去了重量  轻飘飘地从三号腰间掠过

  三号上身向前飞出  直到十余米外才栽落在地  而梅迪尔丽始终与他并肩奔行着  当他的上身落地  她就静静地站在三号的身边  湛蓝色的眼瞳中除了茫然  再无其它表情  三号忽然明白  为何从她的眼中只能看到茫然  这是因为三号  这个高贵的选民  根本就沒有在她心中存在过  根本连敌人都算不上  三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但他却宁可从沒知道过这个答案

  “你是怎么追上我的  ”三号问  他静静地躺在地上  已经不再挣扎了  他的下半身  此刻也已在十几米外摔倒

  梅迪尔丽如海一样的瞳孔中终于有了些许的波动  她以淡淡的、仿如梦呓般的声音说:“嗯  是这样的  我刚才看到追不上你  就把速度加到了两阶  然后就追上了  ”

  两阶速度  瞬间提升……

  三号忽然觉得整个世界很不真实  就象在面对最伟大的使徒时那样  两阶速度就能追上他  还可以在战斗时添加能力

  他忽然很想大笑  但生命力的流失却让他再也笑不出來  意识已经模糊的他  并沒有听到梅迪尔丽接下來有些烦恼的私语:“还有四个进化点不知道该怎么用呢  现在怎么又多了八个  ”

  从这一点來说  三号还是幸运的  至少比九号幸运

  至少在同伴的眼中  三号和九号都是幸运的  假如围攻苏的那些选民知道三号和九号经历的话

  苏又已轰出一颗电磁动能子弹  但这一枪是单手持枪  甩向背后射击的  而且在射击的时候  苏根本就沒向北后看  也沒有任何的瞄准动作  但这个怎么看都不该有任何准头的一枪却是出人意料的精准  包裹在蓝色电光中的子弹将两个选民连成了一条线  如果命中的话  肯定是轰烂前面的选民  然后再重创后面的家伙

  生死关头  选民们野兽般的本能发挥了作用  他们几乎是同时向左右闪开  然后那颗与死神无异的子弹就从两人中间掠过  距离他们的身体还不到半米

  动能弹体呼啸着沉沒在夜色之中  旋即在远方的夜空中绽放出一团亮丽的火云  过高的射速下  由不稳定重合金制成的子弹在一万米左右  就会被阻力产生的热量彻底引爆

  两名选民一齐出了一身冷汗  还未來得及庆幸逃过一劫  身体上已出现一道焦痕  然后迅速过大  焦痕上甚至喷射出淡淡的火焰

  而苏并沒有乘胜追杀两个险死还生的选民  而是把电磁动能步枪往地上一插  拔出军刀  直接向另外一个选民扑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