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何需如此 上

章六 何需如此 上

  苏双手撑在地上  单膝跪着  喘息了一刻  才在身体内部恢复了一点能量  慢慢站了起來  全身上下  几乎每一个微小组织都在传递着火辣辣的痛感  这是它们濒临能量耗竭时发出的警报  但是当成千上万个信号聚拢在一起时  就成了非人所能忍受的痛苦

  苏站了起來  先是向不远处的丘陵上望了一望  那上面正陷入一片混乱  原本耀武扬威的战士们纷纷跳上卡车  一辆辆载重卡车正在拼命掉头  争先恐后地向山丘后方驶去  慌乱中甚至还有两辆车撞在了一起  那些來不及爬上车厢的士兵甚至将自己的武器扔下  直接挂在车身上逃跑

  苏沒有兴趣再去追杀这些乌合之众  而是提起了电磁动能步枪  看了看扭曲变形的枪管  苏无奈地摇了摇头  本想扔在地上  但是想想完好无损的枪身以及制成这把步枪所用的大量昂贵的稀有合金  仍是把步枪提了起來

  营地的一侧  梅迪尔丽已经将重伤倒地的里高雷和丽搬到了越野车后厢中  挽起了衣袖  解开他们的战斗服  并且处理伤口  里高雷和丽的伤势都是大面积的烧伤  而梅迪尔丽手边能够用的只有普通的战地医疗套件  她的双手轻盈而快速地从两个人的身体上掠过  柔和的轻微震动使炭化的肌体组织不断震裂  并且脱落  露出下面粉色的肉体  然后一团团外用喷雾被喷到伤口  迅速形成一层薄而坚实的膜  梅迪尔丽同时治疗着两个人  并且在二分钟内完成了治疗过程  如果从治疗的手法來看  梅迪尔丽几乎不逊色于顶级的战地医生

  若是她的敌人  看到这一幕后绝对不会感觉到愉快  在治疗的过程中  梅迪尔丽展示出來的是对双手动作绝对精准的控制  以及对于人体结构  特别是能力者身体结构的深入理解  这些理解并不是來自于对医术的学习  而是源于恐怖的战斗本能和丰富的杀戮经验

  在麻醉喷雾的作用下  里高雷和丽都陷入深沉的睡眠  从伤势來看  里高雷要比丽重得多  不过他的伤势迅速稳定下來  甚至不用医疗喷雾  有些暴露久些的伤口就自行生成一片保护的薄膜  这种恢复速度已经快要追上某些爬行类动物了  而丽的情况要糟糕得多  即使是在半麻醉的昏睡中  她也不安地挪动着身体  不断发出模糊的呓语  这说明她正在痛苦中煎熬着  如丽这样的格斗域能力者  肉体潜能被充分发挥出來  身体的本能也要比普通人要强烈得多  即使是意识陷入了昏迷  创伤也会令身体组织产生反应

  梅迪尔丽双手轻轻在丽的身体上抚过  这一次要细致得多  果然  一些隐藏的伤患在纤长十指的感应下浮现出來  她即用手边仅有的简单器械为丽进行了几个小手术  然后再把丽身体此前沒有处理的一些轻微烧伤都作了处理

  在治疗过程中  梅迪尔丽从里高雷的血液中嗅到了一丝苏的味道  她知道  这就是里高雷能够拥有非人恢复力的原因  梅迪尔丽又看了看丽  她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  开始进入深沉的睡眠  她的脸上还有几大块轻微的灼伤  依稀可以看见往日的俏丽  梅迪尔丽想了想  又花了整整五分钟  将丽脸上全部的伤口  哪怕是最细微的地方  都细心地处理好  这让梅迪尔丽用去了队伍中最后一点外伤用药品  但是在几天后  当丽痊愈的时候  不光身体机能会全部恢复  她的脸上也不会留下一点疤痕

  梅迪尔丽轻轻吐出一口气  治疗的过程让她也感觉到了一丝疲倦  额头上也开始渗出汗珠

  丽现在全身上下的伤势都得了完美处置  状态甚至比里高雷还要好  今后几天内她需要作的  就是休息和进食而已  用不了几天  丽就会完全康复

  梅迪尔丽静静地看了一会自己的完美作品  然后才拉过一张厚厚的军毯  将丽的身体盖好

  这样的话  苏就不用以自己的血來救她了吧  梅迪尔丽默默地想

  梅迪尔丽很不喜欢苏动用自己的血  不管是救人还是自救都不喜欢  这并不完全是因为嫉妒或者是其它的什么  而只是源自于模糊直觉的一种悸动  在最初看到苏控制自己血液的时候  梅迪尔丽就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车厢不规律地晃动着  梅迪尔丽固定好丽和里高雷  再调高了后厢的温度  就爬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下  苏正开着车  向着茫茫的黑暗驶去  顾忌到后厢里的两名受伤的扈从  苏将越野车的速度压到了不足四十公里  不过即使以这个速度  一晚上也可以开出几百公里远

  在梅迪尔丽救治里高雷和丽的时候  苏和奎因已经快速打扫了战场  然后驾车离开  这是一片非常危险的区域  苏不明白为什么潘多拉沒有出现  曾经和苏进行过长时间追逐战的潘多拉应该很清楚苏的战斗力  更重要  是她非常清楚苏的持久战力  派这样七名选民过來  纸面上的战力足以对付两个苏的小队了  但是战斗从來都不是简单的数学公式  苏相信  潘多拉一定知道自己有足够多的办法干掉整支小队  假如他可以放弃扈从的话  那么  她为什么还要派这样一只队伍过來呢  即使潘多拉并不是很清楚苏隐藏起來的战斗力  也应该明白七个选民对付苏的小队最多也就有70%的把握而已  当然  如果加上她自己  那胜率就是100%  但她并沒有出现过

  潘多拉或许还隐藏在黑暗中  但选民们已经出现了  她也应该不会太远  特别是在被干掉了5名选民之后  下一次多半又要面对这个恐怖的黑发少女  如果不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  那么潘多拉的战斗力至少会上升30%

  还有一个克罗蒂娜  她是受到了重创  但给苏留下的伤害同样不轻  从这个女人的反应來看  当初在登记能力时  海伦让自己如实登记了八阶的感知能力空间探测  虽然苏知道自己的能力和龙骑资料库中的空间探测有很大不同  而且当时并不清楚海伦的用意  但是这样做的效果却显现得快得出奇  也好得出奇  如果克罗蒂娜在近战中突然使出极速突进  很有可能一击将苏斩杀

  只要想到她挥动着只剩一个剑柄的细剑  凌厉的切割力却横越了起码十米的空间  轻而易举地破开自己超过五阶防御的身体  并且留下一道道难以愈合的巨大创口  苏就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他并不是不会害怕  害怕也是身体自我保护本能的一部分  只要是对上实力更加强硬的敌人  苏都会畏惧  只是这种畏惧并不会影响他的判断和战斗力而已  所以苏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时间  必须继续逃亡  逃得越远就越安全

  辽阔无边的荒野上  除了暗黑龙骑外  还分布着一个个庞大的势力  圣辉十字军、灾祸之蝎  相对于聚居地的原始生活來说  都是宛若诸神一样的存在  刚刚出现在苏面前的合金兄弟会  仅从动力装甲上來看  也肯定不是一个弱小组织  这些大势力都不是苏所能抗衡  或者说愿意去抗衡的  但在穿过它们的势力范围后  在苏和贝布拉兹之间  就会多出一道天然屏障

  苏一边思索着今后的出路  一边驾着车  在几乎与碎布无异的作战服下  显露出一条条的紧紧缠着的战地绷带  几乎将整个身体都包裹起來  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和露在外面的前臂尽管苍白  但依旧稳定而有力  会让人感觉到心安  苏的手臂上只有几道小的创口  随着苏的动作  不时会有鲜血从伤口中涌出來  然后这些血液就会泛起大量泡沫  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身体的薄膜和各种组织  先将创口封闭  再慢慢填补缩小  沒过几分钟  一些小的伤口就已消失  一点疤痕都沒有留在晶莹腻白的肌肤上  一会功夫  苏的手臂上就只剩下最大的一个伤口  在其它伤口愈合之后  这个伤口中涌出的血液明显增多  有些涌出得过快  顺着手臂流了下去  但是这些血液就象是有了自主意识的生物  血流的最前端忽然抬了起來  伸出两根细细如触角般的血丝  摆动着探查周围的环境  然后掉头向上  重新汇入到伤口中涌出的血液里

  梅迪尔丽忽然伸出手  按在了苏的伤口上  突如其來的举动让苏十分惊讶  他看着梅迪尔丽  却见她如水晶般的脸上笼罩着隐约的阴影  湛蓝色的双瞳中更是有些不知是什么的思绪  从前臂上  不断传來冰凉、滑腻的触感  就象她的手是由刚从冰箱中取出的果冻凝成的那样  奇异而强烈的触感  忽然让苏的身体有所反应  热流从全身各处涌起  体温快速升高  而且伴随着这些  他的雄性器官也开始有所动作

  这些反应都是发自于身体的本能  苏立时有所察觉  数以千计的数据瞬时从大脑中传递到全身各处  将所有的反应都平息了下來  这种反应  有一小半是欲望最强烈时看到漂亮女人的反应  不过苏感到非常奇怪  怎么会对她产生欲望

  但是看到梅迪尔丽的容颜  垂落的灰色长发  以及完美的身材和肌肤  无论从哪个角度來说  她都是美丽这个词的最佳诠释  可是在苏的眼睛里  她仍旧是八年前的那个小女孩

  “苏  还是不要动用驱使血液这样的能力吧  嗯  这个……它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梅迪尔丽和苏对望着  以一贯的冰淡声音说着

  对于梅迪尔丽直呼自己的名字  苏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她坚持的话  苏也不会介意  对于梅迪尔丽的敏锐  苏倒是并不意外  苏和身体各个部位都有密切的联系  随着能力的增强  这种联系甚至会具体到细胞层面  就象他是一个统率大军的元帅  每个细胞都是麾下的士兵  只要苏发出召唤  所有的细胞都会依他的命令而动  哪怕是离开身体的血液或者是其它组织  也有着模糊的联系

  这是根本不存在于能力列表上的能力  也是无以伦比的强悍  但是苏却并不愿意使用这个能力  甚至过去会有意识地封闭它  不让它发挥作用  在意识的最深处  苏对于这个能力有着强烈的恐惧和排斥  在为数不多的使用中  苏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对于细胞层级的感应逐渐清晰  控制的能力也节节上升  而且随着进化点越來越多  能力越來越强大  苏所能控制的士兵个体也正在逐渐变得强大

  但是  这并不完全是个好消息  因为苏隐约感觉  这些士兵是有可能产生自我意识的

  听到梅迪尔丽的话  苏沉默了一会  才笑了笑  说:“不要紧的  我现在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所以不会再顾忌什么了  ”

  “无所顾忌了吗……”梅迪尔丽轻轻地重复着这句话  然后收回了手  放在面前仔细地看着  她的手上沾了不少苏的血  鲜红的血滴粘在雪白的肌肤上  显得极为醒目  就在这时  梅迪尔丽手上几片本來分散开的血迹忽然活动了起來  自动向中心汇聚  迅速融合成一团较大的血滴  这一大滴的血液宛如活了过來  迅速在梅迪尔丽手心上滚來滚去  忽然从血滴中探出一根锋利的血刺  向她手心的肌肤刺去

  血刺迅速刺向梅迪尔丽的肌肤  但在她皮肤上触了触  停留了一刻  却变成在那如雪的滑腻肌肤上很亲腻的擦了擦  然后回到了血滴本滴  血滴随后找到了方向  在梅迪尔丽手心上开始弹动  越弹越高  而后忽然全力弹出  在空中化作一道细细长长的血线  重新投回到苏手臂上的伤口里

  梅迪尔丽凝视着苏手臂上的伤口  出神地看了半天  这才抬起头  一双如海般的眼瞳凝望着苏  以和苏一模一样的轻松神态说:“既然你不再顾忌  那么好的  以后我也不会顾忌什么的  ”

  苏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不过他更多地把这个归于小女孩的任性  一笑了之

  越野车一先一后在黑暗中奔行着  转眼间就沒入黑暗之中

  也许是战斗进行得过于紧张惨烈  而且战胜者也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时间逃命的缘故  各方的人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在战场中间还倒着一具全无动静的动力装甲

  激战过后  夜晚是反常的寂静  虽然战场上散落着大量的武器弹药  可以说每支苏根本看不上的枪对聚居地的居民來说都是相当大的一笔财富  可是方才的战斗如此激烈  数十公里外都能够看到腾起的火柱  谁还敢在这个时候摸到战场上趁乱发财  荒野上游荡的暴民们倒是十足的鬣狗性格  可惜在合金兄弟会的残酷打击之下  他们在这一带几乎绝迹

  过了一会  动力装甲忽然响起了砰砰的敲击声  然后发动机轰鸣起來  看样子想要爬起來  可惜它损毁得实在太严重了  两条支撑腿全部断折  根本不能站立  它晃动了几下  发动机就喷出浓浓的黑烟  就此停转

  于是砰砰的敲击声又响了起來  突然装甲胸部爆出一片火光  驾驶仓盖在炸药的作用下高高弹飞  然后戴维斯踉跄着从驾驶仓中爬出  一边剧烈地咳嗽着  他刚跑出來  驾驶仓内就喷出了一缕火焰  随后燃烧起來

  “妈的  这是什么见鬼的紧急逃生系统  老子回去之后  一定得先干掉那个狗屁的设计师  ”戴维斯一从机甲上爬下來  就双腿一软  坐倒在地  他满面烟灰  胡子烧得零零落落  看起來狼狈之极  而且剧烈的头痛让他有用脑袋去撞击机甲的想法

  戴维斯好不容易站了起來  看着燃烧中的机甲  极度愤怒地咒骂着  狠狠踢了几脚  第一代动力装甲的特点就是沉重和坚固  他在驾驶仓内连踢带打都弄不开仓盖  要不是紧急逃生系统在最后一刻忽然发挥了作用  戴维斯早就在驾驶仓内的大火中烧焦了

  两脚下去  残破的动力机甲忽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几块金属破片几乎是贴着戴维斯的头顶飞了过去  顿时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戴维斯不敢再找这具动力机甲的麻烦  转而打量了一下战场的痕迹  逐渐想起了昏迷前的情景  他快速在战场上走了一圈  将主要痕迹都收于眼底  然后脸色就变得越來越难看  冷汗源源而下

  “这三拨人似乎都能轻松干掉老子的样子  这……这真是太他妈的了……”戴维斯冷汗越出越多  决定不再看下去  而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好  他向山丘的方向走了两步  忽然停了下去  看了看丘顶  脸上慢慢换上阴沉的神色  自语道:“好你个山姆  原來真是想抢我的位置啊  正好沒借口对付你呢  ”

  他想了想  从地上找出一支完好的步枪  向夜色中走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