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何需如此 下

章六 何需如此 下

  在旧时代  现在已经是初夏时分  但在北方山地中  夜晚的温度仍会降到冰点以下  有时甚至会出现接近零下二十度的寒冷天气  但是变异后的植物生存能力也显著增加  即使是在变幻莫测的寒冷气候下  树木、灌木甚至是杂草都顽强地抽出了新芽  不过片片新芽五颜六色  不再是一边倒的绿色  在给荒寂寒冷的山岭增添绚丽色彩的同时  也凭添了一些诡异

  在一片稀疏的山林中  帕瑟芬妮正孤单的走着  向着前方看似不远的一座山峰走去  那是她下一个目标  也是选定的下一个战场  在那座山峰上一个不起眼的山洞中  有她当年设下的补给点  里面有必要的药品食品和弹药补给  在北方作战中  帕瑟芬妮时常会有离开扈从独自作战的时刻  在中后期开始和圣辉十字军的大骑士们进行攻防时就更是如此  从到达北方之时起  帕瑟芬妮就在足迹所至的地方设下一个个补给点  虽然这些补给点的物品只能维持三年左右的时候  份量上更是只够一两个人使用  但对于她这种已达九阶的能力者來说  长时间野战中只要得到一次补给  往往就会占据不容动摇的优势

  帕瑟芬妮穿行着的这座森林非常诡异  周围全是数十米高的巨树  树干笔直插天  只在最上端有少量枝条  生着尖锐的棕色针叶  这些巨针一样的树木彼此距离很远  要数十米才会长出一颗  林间地上则生满了半米高的灌木  明明沒到生长的季节  但这些灌木却已全是嫩绿的新叶

  其实那些巨木根本沒有通过光合作用养活自己的能力  在看不见的地下  它们的根系却是极为发达  几乎密布在整个森林的范围中  至于那些低矮的灌木  就是生长在它们的根系之上  所合成的养份十有会被巨大的针木掠夺走  灌木就象是针木的奴隶一样

  帕瑟芬妮选择这片森林  是有原因的  这片森林看似稀疏  实际上则是连成一体  只要有人进入森林  整片森林的针木都会有所反应  如果熟知此地的人  自然不难从针木的反应上判断出是否有人或动物进入了这片森林  甚至还有可能判断出來了多少人  从哪个方向进來的  帕瑟芬妮当初追杀一名大骑士时  曾经來到过这片森林  圣辉十字军的大骑士本來全然处于下风  若不是因为帕瑟芬妮的恶趣味  他根本不可能逃得这么远  但在这片森林中  他却忽然象是对帕瑟芬妮的行踪了如指掌  在不间断的游击战中  险些让措不及防的帕瑟芬妮吃个大亏  但是两人之间的能力位阶差异过大  最终等如拥有主场之利的大骑士还是陨落在诡计百出的帕瑟芬妮手中  战斗过后  帕瑟芬妮仔细地检视了这片森林  终于发现了针木的秘密  于是在这片足有几百平方公里的森林边设下了补给点  准备用作危机关头最后决战的主场

  不过当时的想法只是以防万一  在她内心深处  甚至以为永远都不会用到这个主场  沒想到这一天却是來得如此之快

  此时的帕瑟芬妮和往昔截然不同  首先是苍灰色的长发已经截成短短的碎发  上身的制服也已破烂不堪  被她索性撕成布条  缠在要害之地  包裹在衬里的作战内衣上  下身则是把短裙简单修改成更适应格斗的短裤  深色丝袜早已不见  那东西纯是装饰  在真正战斗中只会是拖累  而黑框的眼镜虽然内藏了多种探测功能  但因为电子设备会暴露行踪也被抛弃  这一刻的帕瑟芬妮  就象是一个冰艳无双的蛮荒女战士  而不再是简约和诱惑集于一体的旧时代办公室女郎

  她手中还拖着一具尸体  这是一个非常健壮的男人  的身体上有着大大小小数十道切口  最深的一道直接将他开了膛  虽然从尸体的肤色上看死亡已经有了一段时间  但他瞪圆了早已失去神采的双眼  满脸是不能置信的骇然

  帕瑟芬妮只知道这个家伙叫作三号  至于是不是另有名字  就不是她关心的内容了  走到森林的中心处  帕瑟芬妮在地面上一跺  立刻灌木横飞  泥土翻涌  落足点现出一片二米方圆的浅坑  坑底全是针木交错的根须  她挥手将三号的尸体扔进坑里  针木的树根立刻如同活了过來  以肉眼可见的恐怖速度生长着  几分钟后三号尸体上就密密麻麻地绕满了树根  针木的根须上生出一根根中空的利刺  刺入三号的尸体  不断吸食着血肉  三号尸体迅速干瘪下去  针木根须本身也越绞越紧  勒得骨头都在卡卡作响  然后迅速碎裂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  三号的尸体已经消失  连骨头都沒留下半片  针木的根须继续翻动  将泥木拉回原位  又从根须中弹出许多小灌木的种子  这种小灌木的生命力完全被催发出來  只要一天时间可能够生长完成  明天这个时候  森林中又会恢复原状

  帕瑟芬妮伸手抚在身边的一株针木上  完全能够感应到代表喜悦的轻微震动

  她淡淡地笑了笑  继续向补给点走去

  在她身后  至少还有两个敌人正在追踪而來  而代号为二号的倒霉家伙被她砍断了两条腿  而且帕瑟芬妮还将他的断腿完全绞碎  这个二号应该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四号本身的战斗力并不算强  但是那双奇异的眼瞳却附带着不少诡秘的能力  帕瑟芬妮发现  她似乎可以看到几秒钟前的影像  如果能力发挥得当  四号会是一个非常麻烦的对手  不过她的弱点也很突出  就是必须要有人配合  不然以她最多一两项七阶附近的战斗能力  一个照面就会死在帕瑟芬妮手里

  还有一个一号  才是真正的麻烦  如果在野外单挑  帕瑟芬妮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灭了这个脸色惨白的年轻人  但是四号始终和一号在一起行动  这就比较棘手了  而且帕瑟芬妮需要速战速决  拖得久了或许他们的援军就会到來  所以  帕瑟芬妮终于决定用这片森林作为一号和四号的坟场

  不知是什么原因  本來属于一个整体的特遣战队却在追踪途中发生了分歧  最终的结果就是一和四号一路  二号三号则向另一个方向追下來  想要分进合击  一举灭掉帕瑟芬妮  二号和三号明显运气十分不好  因为他们追对了方向  于是在战斗力瞬间爆发的帕瑟芬妮面前  二号和三号仅仅支撑了三分钟就全面溃败  沒能挺到一号和四号赶來支援

  片刻之后  帕瑟芬妮已经來到预设的补给点  将所有的营养素吃光  然后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  就打开了一枚纽扣大小的微型仪器  仪器中投射出三束激光  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男人的三维头像  原本英俊的脸上布满了血污和尘土  金色的头发沾满硝烟  几乎看不出原來的颜色  帕瑟芬妮一眼认出这个男人就是伦菲尔

  伦菲尔苦涩地笑着  断断续续地说:“芬妮将军  我很不愿意发给你这段讯息  沃德死了  你所有的扈从、以及我那些兄弟都战死了  贝布拉兹派了一个魔鬼來拦截我们  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艾琳娜  我的兄弟们誓死断后  才拖住了这个可怕的女人  他们让我逃出來  好把这个讯息传递给你  如果……如果有可能的话  他们希望你有一天能够替他们报仇  ”

  全息影像中  伦菲尔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  然后剧烈地咳嗽了起來  许多血沫不由自主地从他的唇间喷涌而出  好不容易  他才止住了看來似乎要将肺部震碎的咳嗽  抬起头來  重新望着并不存在于面前的帕瑟芬妮  慢慢地说:“我会回北方基地去  如果你要找我  会在那里找到我  不过  芬妮  你一定要小心那个艾琳娜  她是个魔鬼  一直到现在  我都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手段杀掉我的那些兄弟们  ”

  帕瑟芬妮的神色罕见的凝重  因为伦菲尔在说最后几句话时  身后却出现了一个美艳的女人  她戴着一顶男式的黑色礼貌  大大的眼睛中闪着顽皮和好奇  几乎是贴在伦菲尔身后  与他一同望着这边  然而伦菲尔却似毫无所觉

  一瞬间  帕瑟芬妮就已知道  出现在伦菲尔身后的就是艾琳娜  至于为什么会知道  只能归于直觉

  伦菲尔使用的是全息加密讯息发送  几百公里内都可以接收到信号  而帕瑟芬妮面前的则是一个完全被动的接收仪  不会有暴露方位的担忧  而且它播放一次讯息之后就会自动毁坏

  帕瑟芬妮休息了一个小时  将身体调节到最佳的状态  这才走出了补给点  一号和四号已经不重要了  艾琳娜才能引起帕瑟芬妮的兴趣  她相信  艾琳娜正是为自己而來

  帕瑟芬妮走进针林的中央  在意识中浮起了艾琳娜的容貌  然后一缕精神波动就发散出去  如果艾琳娜距离不远  相信她是感应得到的

  几分钟后  孤寂的针林中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  从林木中走出了一个女人  她有着超过180厘米的身高  穿着黑色的西服  白衬衣  黑领结  而那顶旧时代的黑色礼帽似乎已是她的标志之一

  帕瑟芬妮双眼亮了起來  看似随意地站在林间  问:“艾琳娜  ”

  “是我  ”艾琳娜炽热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帕瑟芬妮  随后露出了一丝失望  说:“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我本來以为  你和我会在品味上有着共同话題的  真弄不懂这是为什么  ”

  “是为了杀你  ”帕瑟芬妮微笑着说

  艾琳娜倒吸一口凉气  她一脸的惊诧  甚至用手掩住了嘴  大大的眼睛中全是惊恐  看上去象极了一个看到虫子的小女孩  虽然  这个小女孩未免太高了些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