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守望 上

章七 守望 上

  又是一整天的跋涉  苏终于找到了一个还算满意的营地  两辆越野车终于在一片隐密的林地中停了下來

  苏下了车  向四方望了望  就对里高雷吩咐着:“我去察看一下周围的地形  顺便找些吃的  你们先休息  还是那句话  不管是什么人想要接近车队  一律格杀  ”

  里高雷答应了  就提着自己惯用的那把大威力手枪  在车队周围警戒着  经过梅迪尔丽的治疗  恢复力大幅强化的里高雷已经完全康复  丽也接近痊愈  只是还有些虚弱而已

  梅迪尔丽则拖着重剑  走到树林中的空处  有些吃力地举起重剑  摆了一个下劈的姿势  然后就此静止  象是变成了一尊雕像  每当休息时  梅迪尔丽都会提着重剑  摆出一个个剑术最基本的姿势  每个静止十分钟  这是她新的练剑方式  而且往往一练就是几个小时  似乎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是疲倦

  里高雷靠在树上  看了看远处梅迪尔丽好挺拔美丽的背影  忽然叹了口气  在口袋里摸了半天  好不容易找到半截烟卷  点上  深深地吸了一口  然后极慢地把烟雾从鼻子中喷了出來

  现在已经是逃亡的第七天了  一路上都沒有象样的补给  药品早已用完  营养素也只剩下了三管  按苏的意思  丽、奎因和梅迪尔丽各有一管  一管营养素其实就是一顿饭的量而已

  燃料电池也快耗尽了  几天來不计速度、不顾地形的跋涉极为消耗燃料  在龙城周围公路上足够开4000公里的燃料电池  结果连1000公里都支持不到  现在苏的物资储备中除了数量还算足够的弹药  也就剩下一小箱不知道该用在哪里的高能核燃料棒

  奎因帮助丽将行军营帐立起后  就在附近找了一块空旷的地方  取出一根方形厚重的合金管  用加热炉的火焰开始进行加热  几分钟后  合金管的温度已经超过了1000度  可是依然黑沉沉的  颜色沒有一点变化  这是苏那支电磁动能步枪的枪管  构成枪管的超级合金可以承受4000度以上的高温  在5500度时才会变形  当日那名格斗域能力的选民全力踩踏  也不过让它稍稍扭曲

  奎因双手虚按枪管两端  额头上血管不断跳动  眉心中则鼓起一个肉突  在他双手间  形成了一个小形的力场  笼罩住枪管  在力场的作用下  超级合金制成的枪管慢慢浮了起來  内部分子间互相震荡  间隙渐渐扩张  在力场的约束下  分子间的震荡逐渐有了规律  排列方位也有所变化  从外观上看  超合金枪管正在以几乎看不出來的缓慢速度改变着形状  大约五分钟后  奎因脸色突转苍白  全身上下猛然涌出大片虚汗  力场震荡了几下  就此散去

  超合金枪管掉落在地  仍然灼热的管身炙得地面冒出一片青烟  奎因等枪管冷却下來  仔细检查了一下枪管的扭曲度  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经过五分钟的塑形过程  枪管的扭曲度又被修正了一厘米  按这样的进度再过三天  枪管就可以完全修复了  塑形能力的强大就在于此  可以从分子甚至是原子的微结构上改变物质  理论上來说  当这一能力发展到最高阶时  几乎一切想得到的东西都可以制造出來  点石成金也不再是梦想  只不过跟消耗的能量比起來完全是得不偿失罢了  真正的高端装备  都是需要依靠有塑形、附魔或者是解构能力的大师才有可能制造出來  比如法布雷加斯家族赠送给苏的这支电磁动能步枪  构造枪身的超级合金就是高阶塑形师制造出來的  三类辅助能力的发展使人类得到了许多超越时代科技的东西  但过度依靠能力的后果  就是这些东西的产量必然非常有限

  奎因目前只有二阶的塑形能力  别说从原子层面改变物品  就是分子也只能模糊感觉到  根本谈不到改造  他现在只能勉强修复这支枪管  但是对合金内部的结构不可避免的有所破坏  这将导致枪管的寿命下降  按奎因自已估计  这支枪管原本的寿命是一百发  经过他手修理后寿命就只剩下六十发  但这并不是问題  因为苏手上也就只剩下了二十发子弹  这种子弹是用另外一种超级合金制成的  在荒野上几乎无法补充

  奎因将枪管小心地放置好  虚弱地坐了下來  喝了口水  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终于觉得自己有用一些了  不再单纯是个拖累  塑形能力的确强大  但它起始就是三阶能力  奎因一直在积攒着进化点  现在他的基因序列强度和容纳度已经相当于14个进化点  再过一段时间  塑形能力就可以晋级了  奎因的苦恼在于自己的战斗力并不强  而这支队伍的敌人已强大到甚至让他无法参与战斗的地步  虽然不断使用塑形的话  慢慢的也会进步  但无论如何都要比杀戮慢得太多

  在这个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明天的时刻  时间  是最消耗不起的东西

  梅迪尔丽终于换了个姿势  改直斩而横持

  里高雷又把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香烟拿了出來  但这次沒有点上  而是凑在鼻子下闻了闻  就满意地叹了口气  熟知荒野生活的他知道  也许再过几天  香烟就会变成绝对的奢侈了

  那个时候  估计丽那个从不知节俭的丫头早就把手边的烟都抽完了吧  里高雷想着  微笑着

  还沒等他将烟收回口袋里  旁边就伸过來一只手  一把将烟抢了过去  然后还犹不知足  竟然把手伸到里高雷的口袋里翻找火机

  能够嚣张得如此理所当然的  当然只有丽  她点上残余的烟  深深地吸了一口  然后憋住  半天才慢慢喷了出來  说了句:“舒服  ”

  “你的烟沒了  ”里高雷有些无可奈何地问  虽然这小半截烟本來就是想留给丽的  但也沒想到她自己的烟会抽得这样快  要知道  丽的烟可是比他的多了十倍不止  队伍中还有一个抽烟的人  就是苏  不过自从逃亡之后  苏就不再碰烟  而将所有的份额都给了丽和里高雷

  丽点了点头  说:“嗯  这几天心里很烦  烟就抽得多了点  ”

  “这可是最后的一支烟了  ”里高雷的这句话让丽怔了怔  在本想扔掉的烟蒂上再重重地吸了一口  将最后一点烟丝都燃掉  才恋恋不舍地扔到了地上  然后用靴子重重碾碎

  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俏丽的脸上忽然焕发出一层坚毅的光芒  望着远处如雕塑般站立不动的梅迪尔丽  忽然说:“你站远点  别往这边看  ”

  里高雷一怔  顺着丽的视线望了过去  脸上不由得有些古怪  说:“丽  你想干什么  ”

  “去和那个小丫头好好谈谈  单独谈  ”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并且特别强调了单独这个词

  里高雷脸上的微笑立刻变成了苦笑  劝道:“你  ……你要和梅迪尔丽谈谈  她才十六岁  而且只有二阶能力  还是算了吧  头儿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的  ”

  最后一句话一出口  里高雷立刻就后悔了  丽脸色瞬时冷了下來  用针一样的目光盯着里高雷  说:“我也才十九岁  沒比她大多少  我知道她只有二阶能力  可是如果不是现在  以后说不定我再也沒有机会了  你如果敢拦我的话  我不介意先把你放倒再说  不过你可以放心  我下手会有分寸  不会打伤她的  现在  你  到那边去  ”

  看着义无反顾向梅迪尔丽走去的丽  里高雷张了张嘴  却什么也说不出來  他沒想到丽会在这个时候暴发  如果苏回來看到  肯定会非常不高兴  不过  苏今天离开的特别久  也许女人的直觉告诉丽  苏不会很早回來  她才会选在这个时间暴发吧

  里高雷就只有看着丽走过去  然后拍了拍比她高出不少的梅迪尔丽的肩  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就当先领着她向树林深处走去  到这个时候  里高雷除了苦笑  还是苦笑  他终于离开了一直靠着的大树  摇了摇头  向相反方向走去

  “唉  这个笨丫头  我担心的是……如果你被打伤怎么办  那个梅迪尔丽下手应该会有分寸吧  希望我沒有看错她  唉……”里高雷一边想着  一边向远处走去  以免打扰非常火暴的丽和根本就是一座隐藏火山的梅迪尔丽‘详谈’  想要谈谈的双方  无论是哪一个  都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走  我们到那边谈谈  ”拍着梅迪尔丽的肩膀时  丽是这样说的  说话方式非常有大姐风范

  她也是当先向树林深处走去的  将整个后背暴露在梅迪尔丽前  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姿态  就是告诉梅迪尔丽  不论她想要玩什么花样  都逃不出丽的手心

  梅迪尔丽的脸本如万年冰封的寒湖  这一刻看着丽的背影  不知想到了什么  唇边忽然浮上隐约的微笑  在冰开的瞬间  她的美丽几乎映亮了整片森林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