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守望 中

章七 守望 中

  片刻之后  丽终于在森林深处找到了一块空地  与梅迪尔丽相对而立  她双臂环胸  冷眼看着梅迪尔丽  梅迪尔丽并未掩饰自己的微笑  她就这样微笑着看着丽  让丽心底生起莫名的愤怒  丽愤怒的是梅迪尔丽似乎并不在意她如此明显的威胁  更让她愤怒的是梅迪尔丽的美丽  那是让她感到绝望的美丽

  “说  你和苏之间都有过什么  什么事都不许隐瞒  ”丽从牙缝中磨出了这句话

  “当然不说  ”梅迪尔丽的声音很清淡  也很柔软  但又有些沙哑在内

  丽不得不承认  她的声音至少很独特  而且很多男人都喜欢这种声音  可是梅迪尔丽那淡淡的不在意和戏谑却彻底让丽失去了冷静

  丽一头栗色的头发忽然竖了起來  然后徐徐落下  她一个跨步  已横空闪过数米距离  出现在梅迪尔丽侧后方  伸手向后颈抓去  即使被气得胸口如同压了一块巨石  丽仍象自己承诺的那样  出手非常有分寸  只是想要抓着后颈  把快要和苏等高的梅迪尔丽提起來  比较不容易罢了

  眼看着手就要抓到梅迪尔丽的后颈  而她却仍无任何反应  丽倒是微微一惊  收了大半力气  生怕伤到了她  毕竟不知道梅迪尔丽是不是有防御能力  如果一点防御能力都沒有的话  那么抓脖子的动作太大  也很有可能伤到了她

  当丽感觉到自己指尖已经触到她的肌肤时  腹部突然传來一阵剧痛  痛苦还带着强烈的震荡  刹那间让她周身发麻  手足上的肌肉都在颤抖着  丽的身体瞬间弓得象一只虾  可是却沒有落地

  丽垂着头  拼命吸着气  可是抽搐着的胸腹却让她吸不进任何空气  她低下头一看  这才看到顶着自己腹部的是梅迪尔丽那把重剑的剑柄  一瞬间  丽已经明白原來梅迪尔丽不知何时将重剑挪了下位置  就在那里等着自己撞上去  而她是怎么挪动剑柄的  丽竟然完全沒有发觉

  如此反应速度  如此格斗艺术  这……这是二阶能力者  丽还在骇然之际  梅迪尔丽已经伸手抓住丽的后颈  将她象只小猫一样地提了起來

  腹部的剧痛來得快去得也快  几秒钟后让丽几乎动弹不得的剧痛就已过去  可是梅迪尔丽抓着她后颈的手却在不停地微微震动着  奇异的震荡一波波传遍了丽的全身  让她全身都绵软无力  简单比一只真正的猫还要乖

  然后在丽惊骇的目光中  梅迪尔丽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圈军用绑带

  几分钟之后  丽就被绑得结结实实  然后被吊在一棵大树上

  在遇到选择时  脾气火暴的丽倾向于用暴力解决问題  但她不知道的是  非常安静的梅迪尔丽从來都是用暴力解决问題  只有和苏有关的事情  才是例外

  梅迪尔丽看了看自已的作品  显然十分满意  她一把提起重剑  在树下摆了个剑姿  然后淡淡的说:“好了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  ”

  直到这时  丽身上的酸麻才渐渐消去  但现在什么都晚了  她试着挣了一下  立刻发觉梅迪尔丽的捆绑手法非常高明  根本不可能挣脱  丽放弃了挣扎  愤怒地叫着:“谈  谈什么谈  这个样子怎么谈  ”

  “这个样子才能好好谈谈  ”梅迪尔丽嘴边的笑意越來越明显

  “你真是二阶能力吗  ”丽冷笑着问

  “当然  ”

  这个时候  梅迪尔丽右手前伸  平端着重剑  她的手腕开始微微震动  随即带着整个重剑都以极快的频率震动着  剑锋则在发出轻微的啸叫  如果是普通的长刀或者是细刺剑  这只是最基本的技巧而已  甚至那些剑术教官们还会认为梅迪尔丽的震剑频率有些慢了  可是现在她手中的是超过150公斤的合金重剑

  丽一脸骇然  失声叫着:“你……你这至少是七阶的力量  ”

  “二阶力量  ”梅迪尔丽回答  可是丽哪里肯相信她的话

  见丽不信  梅迪尔丽停下了震剑的练习  随手一拳向旁边的一棵古树击去  一阵摧枯拉朽的碎裂声中  那颗数十厘米粗的大树竟已被她一拳击断  丽自忖  就是自己奋起全力一击  也不过就是这个效果  但这只是五阶力量而已  梅迪尔丽是要显示什么

  “这就是我本身的力量  ”梅迪尔丽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可是听在丽的耳中却有如惊涛巨浪

  梅迪尔丽本身的力量就相当于其它人五阶的能力水准  若是梅迪尔丽也发展出五阶的力量强化能力  那她的力量又该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丽忽然想到了什么  忽然从愤怒中平静了下來  说:“你将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了我  现在该到动手的时候了吧  ”

  梅迪尔丽怔了一怔  说:“杀你吗  为什么杀你  你又沒有起心要杀我  ”

  梅迪尔丽看了丽一眼  湛蓝如海的双瞳中闪过一些波动  补了一句:“就是你想要杀我  我也不会杀你的  ”

  “为什么  ”这次轮到丽疑惑了

  “因为……”梅迪尔丽似乎并不想说出來  不过犹豫了一会  还是轻轻地说:“因为我相信  即使是在最危急的时候  你也是不会离开苏的  ”

  丽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轻触了一下  可还沒等她想明白  梅迪尔丽就飞快地补了一句:“何况就算天天都给你机会  你又能杀得了我  所以  放过你了  ”

  梅迪尔丽轻视的口气却沒有让易怒的丽再生气  丽挣扎了一下  自然全无效果  郁闷之余  丽忽然想起來一件事  于是咬牙问:“你沒事在身边带绳子干什么  ”

  “准备对付你用的  ”梅迪尔丽倒是非常坦白

  丽更加郁闷了  说:“我以前沒有得罪过你吧  当然  今天的事除外  ”

  “得罪了  ”梅迪尔丽非常肯定地回答

  可是丽实在想不起來自己究竟在哪里得罪她了  于是再三追问  可是梅迪尔丽却说什么也不肯回答了  并且又摆出了剑姿  于是丽明白  她是既不肯回答  也不会放自己下來  于是也沉默了下來  就那样吊在树上  想着自己的心事

  林间安静了下來

  这个时候  苏已经跑到40公里之外  幸运的是  他找到了一条小河  不幸的是  河水含有浓厚的辐射  看來上游是从辐射区穿过的  在强辐射源的附近  很少能看到人烟  这条河流也不例外

  苏站在河边  向河水中望去  河水很清  还能够看到水中有许多变异鱼类在以惊人的高速來回冲刺着

  苏放下军刀  开始脱去全身的衣服  当他将身体上紧缠的绷带一圈圈解下时  赫然可以看到  在绷带下的身体上  仍然有着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伤口  透过肋下最深的两道伤口  甚至可以看到蠕动的内脏  伤口周围的血肉都呈现出诡异的死灰色  看起來苏的恢复能力几乎完全失去了作用

  苏向河中走了两步  猛然喷出一口血雾  然后身体一软  双膝着地  跪倒在地上  他双手撑着地面  艰难地喘息着

  在激战之后  苏才真切体会到克罗蒂娜的可怕  她的攻击带有奇异的能量  被她破开的伤口极难复原  在逼走她之后  苏又和选民们死战一场  虽然战斗时间不长  但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  也就些失去了复原伤口的最佳时机  这几天以來  苏一直是在苦苦支撑着

  苏休息了会  意念一动  喷出的血液自行汇聚成一股鲜血  从地面弹起  重新回到他的身体中  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來  握着军刀  一步步走入河中

  平静的水面忽然泛起大团的泡沫  众多的变异食肉鱼飞速冲來  张开堪比身体大小、布满利齿的大嘴  狠狠向苏身上咬來  苏站在齐腰深的河水中  军刀划中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闪电般从一条条变异食肉鱼身上穿过  然后再挥臂甩出  一条条变异鱼就这样飞上了河岸

  转眼之间  苏已经刺了二十多条变异食肉鱼  河水重新平静下來  看起來附近再也沒有变异食肉鱼了  于是苏拖着沉重的身体上了岸  取过水壶  先将所有的鱼血放了一壶  然后取过一条鱼  军刀如风舞动  瞬间就将它彻底肢解  苏在面前被分解成几十块的鱼肉中翻來捡去  终于找出了几小块勉强可以吃的肉

  苏已经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了  当年在荒野中时  经常会有几天也找不到一点吃的的经历  现在情况当然与往昔不同  只要远离暗黑龙骑的地盘  再解决掉贝布拉兹派來的杀手  凭借苏的武力  至少给扈从们和梅迪尔丽赚份食物还是不成问題的

  军刀上下飞舞着  一条条变异食肉鱼迅速被肢解  只是这种鱼头很大  嘴更是占了头的大半  再去掉那些完全不能入口的部分  也就沒剩下多少  二十几条加在一起  选出的肉只勉强够一顿的

  苏一边收拾着变异鱼  一边将那些其它人完全不能吃的部位扔进自己嘴里  即使是他  至多也只能从中吸收很少的一点养分  然而更多的时候只是徒劳

  忽然  苏的身体猛然绷紧  双腿一动  已换成蹲跪姿势  碧色的左眼中闪耀的光芒也越來越凌厉

  “出來吧  ”苏冷冷地说

  在几百米外的一块岩石顶部  慢慢现出克萝蒂娜的身影  她是坐在岩顶的  看着苏  却并沒有展示出多少杀气和敌意

  “看你这个样子  我倒是不太想杀你了  ”克萝蒂娜似乎叹了口气

  苏则笑了笑  说:“可既然被你看到了  那我是一定要杀了你的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