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守望 下 修

章七 守望 下 修

  “你杀得了我  ”克萝蒂娜悠然地说  看起來一点战斗的意思都沒有  她已经将破损且沉重的红铜重甲不知抛到哪里去了  此刻下身是紧身的战斗短裤  上身则只用布带缠紧胸部  她棕色的皮肤闪耀着柔和的光泽  身体的线条充满张力  似乎蕴含了爆炸性的力量  看上去别有一番美感

  而苏  除了那张漂亮得非常中性的脸上奇迹般沒有一丝伤痕  身上却是创伤累累十分恐怖  一道道未愈合的伤口随着他的动作  此起彼伏微微翕张  看起來就和有着异常生命力的活尸相去无几  透过伤口  还可以看到苏身体内部组织的起伏波动正在加速

  在作好完全的战斗准备后  苏才说:“我一点把握也沒有  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  ”

  克罗蒂娜看着苏身上的伤口  摇了摇头  说:“这几天我一直在跟着你们  看样子  他们其实都不知道你真正的伤势吧  除了梅迪尔丽  其它三个都只是些普通人  为了他们  你这样做值得吗  ”

  “你不会理解的  ”苏说  然后开始向克罗蒂娜接近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理解  我在十五岁之前  也是生活在荒野里的  ”克罗蒂娜依旧沒有一点戒备迎战的意思  任由苏不断拉近距离  仍在那里自顾自地说着:“在离开荒野前  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爱到发疯  为了他我可以去做一切  整整几年的时间  我几乎天天都要陪不同的男人睡觉  只为了给他换些吃的回來  这种日子  从我十岁开始一直持续到十五岁  然后  在我十五岁的时候  整片区域都找不到任何吃的  饿死的人越來越多  我也再找不到能够给我一点食物的男人  这个时候  我深爱着的那个男人  想吃了我  而那时的我  很愿意被他吃下去  ”

  克罗蒂娜的声音很平静  就象是在述说着别人的故事  苏依旧在向她靠近  整个人都保持在战斗的状态中

  “那个时候  我遇到了贝布拉兹大人  他只看了我一眼  就决定将我带走  他答应我不杀那个男人  还会给他很多的食物  作为报答  我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大人  从此成为大人手中的一把利剑  而在我二十岁那年  我终于明白  以前所做的一切是多么不值得  这个时代  爱这个词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直到现在  我偶尔还会想起那个男人  他应该早就死在荒野了吧  ”

  当克罗蒂娜娓娓述说的时候  苏已经接近到100米内  然后停了下來  不再前进  这个距离  是苏可以安全闪避她极速突进的底线  虽然克罗蒂娜身体仍然是放松的  但是谁知道她是否有特殊的秘术  可以瞬间将战斗力提升到顶峰  而且今天的克萝蒂娜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当日一战时截然不同  甚至带着淡淡的哀伤  在苏的感知中  她整个人散发出的能量光辉都有所变化  所以绝不止是心境的问題  这也让苏不敢贸然的太过接近

  “苏  投降吧  我真的不想杀你  然后我们可以一起为贝布拉兹大人做事  ”克罗蒂娜提议

  “不可能  ”苏的回答沒有任何余地

  克萝蒂娜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  问:“就为了梅迪尔丽  ”

  “这一个理由已经足够了  ”苏微笑回答

  克萝蒂娜点了点头  不再说什么

  然后  战斗就在瞬间爆发

  克罗蒂娜和苏的身影刹那间都变得模糊起來  然后慢慢消失  河边骤然起了一道能量旋风  平静流淌着的河水也随之涌起波澜  地球引力似乎瞬间改变了方向  一道水幕陡然立起拍击河岸  无数条变异鱼在空中狂乱地挣扎  苏和克罗蒂娜的身影终于在河边闪现  在两个人身后  还有片片残影正在徐徐消散

  克罗蒂娜依旧在极速突进的过程中  她的左手和苏的右手纠缠着  右手则已完全沒入苏的胸膛  而苏的左手则是牢牢扼住了她的咽喉  手上涌出的巨大力量捏得她脆弱的喉骨喀喀作响

  战斗开始的瞬间  发动了极速突进的克罗蒂娜就追袭到苏面前  然后以巨大的冲势将他带得也飞了起來  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同时以超过音速的极速飞掠着  而正面承受了冲击的苏受到的伤害可想而知

  克罗蒂娜在这样的高速运动中终于找到了平衡点  苏胸膛的右手立刻狠狠一握  苏顿时全身一震  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血雾又粘又稠  两个人纠缠得如此紧密  克萝蒂娜根本无法闪避  被喷了一脸的血

  不到一秒钟  极速突进就已到了尽头  克罗蒂娜猛然站定  据地的双足在坚固的地面上犁出两道深沟  而苏则在惯性的作用下被甩飞出去  重重摔在十几米外

  克罗蒂娜冷然站在原地  右手慢慢张开  血、肉与内脏碎块如瀑般从她手心中滑落  在两个人分开的刹那  她竟是从苏的胸腔内硬生生掏出一大把血肉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  她并沒有找到苏的心脏  也沒能如预想一样将他的心脏捏碎

  如苏这样恢复力极度惊人的生物  身体上仍然会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对大多数变异生物來说  这个弱点就是心脏

  不过找不到心脏也沒关系  受了这样重的伤  即使是那些靠透支生命力來增强恢复能力的活尸也无法生存  何况是苏

  克罗蒂娜看着仍在滴着鲜血的右手  心中忽然有了一丝失落  她抬头望向倒地不起的苏  关于荒野的回忆如疯长的野草不可抑制地占据了她的思绪  在这个时代  无论是苏  还是十五岁之前的她  都不可能活得长久  这个疯狂的世界  根本沒有给他们这类人留下任何生存的空间

  意外的是  苏竟然又挣扎着站了起來  他用左手捂着胸前的巨大创口  可是一只手又怎么能覆盖那么大的伤口  他一动  血和脏器碎片从指缝中涌出  滑落

  克萝蒂娜凝望着苏  忽然说:“你沒有心脏  ”

  “是  不过时间还不算长  ”苏居然还笑得出來  虽然血仍不断地从胸前的巨大空洞向外涌着

  克罗蒂娜深深地叹了口气  说:“你这又是何苦呢  ……就让我來终结你的痛苦吧  你和以前的我是一类的人  我们都不适合在这个时代生存  ”

  自然是神秘的  也是伟大的  旧时代的世界是一个相对平衡而完美的世界  一切有悠长历史的物种  包括人类  身体的构成都维持着可以无止境繁衍延续的平衡  几乎每一种器官  每一段基因  都有着独特的作用  过度改造身体内部结构的代价  或许是生命的大幅缩短  或许是繁衍功能的异化  或许是自主意识的灭失  甚至是基因的完全崩解

  沒有了心脏的苏  在消除了致命弱点的同时  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非人的怪物

  克罗蒂娜刚举步向苏走去  脸上、胸前忽然如同着了火  瞬间传來难以忍受的剧痛  这种痛苦就象是在被千万枚钢针同时穿刺  她的眼前骤然黑了下去  什么都看不见了  而双耳中也袭來剧痛  尖锐的啸音充斥了她的全部意识  再也分辨不出外界丝毫有意义的声音  鼻中  嘴里满是被不知名的东西堵塞的感觉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顺着这些孔道拼命向她身体内钻入

  如果有另一个人在场  必定是骇然发现眼前的克萝蒂娜整个头脸都被一层薄薄的血膜包裹住  血膜诡异且疯狂地蠕动着  不断变化出一张张针状口器  狠狠地在克罗蒂娜的脸上刺下拔出  只要破开了一个小口  口器中包含着的一点深紫色的奇异血液就会注入到她的肌肤下  紫血一旦接触到肌体内部组织  就会化成一条条细线  迅速向组织深处游去  顷刻之间  就是克萝蒂娜紧闭的双眼部位  也可以看到眼皮下有无数紫线在來回窜动

  苏半跪在地上  遥遥向克罗蒂娜伸出了右手  虚空一按  在克罗蒂娜身前地面上  原本洒落的一滩血肉碎浆突然猛烈鼓动起來  转眼间分成三团  然后化作三支血箭  飒然射进克萝蒂娜的下身

  克萝蒂娜爆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  伸手在下体抓摸  可是已经晚了  那三支血箭早已沒入体内  她当机立断  一把抓住裹在头脸上的血膜  然后在凄厉的惨叫声中  竟然把血膜生生撕下  血膜还有无数口针刺在她的血肉里  被扯落时也带下了大片属于克萝蒂娜的血肉  她等于是撕下了自己的脸

  能量风暴骤起  苏拼尽全力向旁边一跃  身体仍被巨大的风暴边缘冲飞  掉进了冰冷的河水中  而发动了极速突进的克萝蒂娜则从他原本的位置上冲过  一击不中  她头也不回  立刻发动了第二个极速突进  瞬时远遁

  过了许久  苏才挣扎着爬上了河岸  泡在冰冷的河水中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事  以他目前的状态  既使恢复力比过去强了不止一倍  也不能再经受任何哪怕最微弱的体力消耗了  他以绝大毅力将绷带重新缠绕在身上  遮住了躯体上的恐怖伤口  然后走到克萝蒂娜原本站着的地方  伸手从仍在徒劳蠕动着的血膜上拭起一粒原本属于她的血肉  放入口中  苏闭上眼睛  静静站了片刻  才重新睁开眼睛

  一个小时后  苏回到营地  这次他在外边呆的时间比过去要长得多  但收获却并不算多  只有勉强够众人吃一餐的生鱼肉而已  这些鱼肉还有相当强烈的辐射  身体防御能力最弱的奎因还不能多吃  不过在寂无人烟的荒野上  能够找到可以吃的东西  已经可以说得上是相当的幸运了

  看上去苏并沒有遇到什么麻烦  和离开时一模一样  脸色也沒有比离开时更苍白  所以众人饭后仍是各干各的  奎恩检查和保养着所有的枪械  里高雷继续警戒  而刚刚摆脱被捆绑吊树命运的丽则是在营帐中休息  好保持体力

  只有梅迪尔丽  那双湛蓝的眼瞳里映出的是苏來回走动的脚步  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敏锐的感知能力让她发现  苏的体重轻了整整四公斤

  她若无其事地摆着剑姿  可是却有隐隐的金属扭曲声从合金剑柄上传出來

  距离预定的出发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而且苏知道  现在这个时间还可以继续放宽一些  即使是最差的战果  在短时间内克罗蒂娜也是不可能再來找麻烦了

  苏独自一个人离开营地  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靠在一棵大树上  望向遥远的东方  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如果他的目光可以跨越大湖和山峦  会看到在近千公里之外的东北方  那一片帕瑟芬妮倚之为临时主场的针木林已经毁去小半  在强烈山风的推动下  一道熊熊火线势不可挡地正在横扫整片森林  看來用不了多久  就会将数百平方公里的森林付之一炬

  帕瑟芬妮站在一株尚未着火的针木下  正在清理着身上的伤口  此刻她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烂不堪  让她向着蛮荒女战士的形象再靠拢了一步

  帕瑟芬妮身上有三四处伤口  后背上一大片烧伤  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出现炭化结晶  左肩肩胛骨上有一个不大却非常深的空洞  不知道是被什么给伤的  她的腰上和大腿上还各有一处近半米长的割伤  这些伤口数量并不多  伤害却是十分之重  烧伤也就罢了  炭化的肌体可以慢慢恢复  然而后肩上的空洞中时时会喷出寒气  给伤口周围涂上一层冰霜  而腰腿上的割伤中偶尔会突然爆出数十道细小电弧  将本在渐渐合拢的伤处重新撕开

  帕瑟芬妮一边调动身体内的能量和伤口上附着的破坏能量对抗  一边将破烂的衣服重新结成布条  然后将胸口收束妥当  再紧紧扎住  这几个简单的动作也给她带來不轻的痛苦  让她的双眉紧紧锁在一起  但是她的眼神依旧清澈而锐利  始终紧盯着另一个方向

  艾琳娜就坐在一百米外

  那些精心剪裁过的西装和衬衣早就变成了烂布条  自然也就体现不出她的独特品味  礼帽则只剩下一个帽圈  还顽强地扣在她的头上  至于那支旧时代中世纪风格的拄杖  正放在她的身边  两端各自伸出一截暗淡无光的利刃  已经变成了一把十足凶器  但是利刃都已崩了刃锋  其中有一枚还扭曲得不成样子

  和帕瑟芬妮一样  破烂衣服也已经遮不住艾琳娜的身体  将她那令人惊心动魄的身材暴露出來  以男人的评判角度  除了相对腰臀的比例  胸明显偏小  其它的部位并不比帕瑟芬妮差了

  虽然衣服破烂不堪  不过艾琳娜真正沉重的伤势只有一处  她的右手被齐肘斩断  此刻她正拿着断臂  试图把它接续起來  可以看到两边的切口上都有细小肉芽在舞动着  并且相互一接触到就紧紧地纠缠成一团  想要和对方连接起來  但每隔数秒  伤口上就会发生小小的爆炸  将连接好的肌体组织炸开

  从伤势來看  帕瑟芬妮伤得要重一些  但艾琳娜右臂被切断  战斗力上受到的影响更多  这一刻也说不好究竟是谁占了上风  只是从毁去的数十平方公里针林  就可以看出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战斗的激烈程度  现在她们之间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都沒有速胜的把握  战局演变成了消耗战和持久战  所以才有了一边相互对峙  一边治疗伤势的古怪局面

  艾琳娜忽然笑了起來  说:“姐姐  真沒想到你打架会这么拼命  而且运气还这么好呢  ”

  帕瑟芬妮也是一笑  分毫不让地说:“其实我不止是看着年轻  实际上也不大啊  你可不同呢  光看着就知道肯定已经不小了  所以应该是我叫你姐姐才对  ”

  艾琳娜脸色不变  依旧笑着问:“打了这么久  你的运气还能这么强  一定是有了真实幸运吧  可是如果想提升战斗力  你应该继续在格斗域里发展能力的  圣阶以下  分支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要是那样的话  我可多半不是你的对手了  而不会是象现在这样打不出个结果  你要真实幸运做什么呢  我想多半是象我一样  把九阶神秘学当成了通向十阶的桥梁吧  嗯  让我來猜猜  你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能力呢  命运断裂  超越幸运  真实召唤  还是预知  ”

  帕瑟芬妮悠然地说:“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

  “告诉我吧  你看  整个议会里也找不出第三个象我们这样把神秘学发展到九阶的人了  而且别那么小气嘛  我不是已经把自己的九阶神秘学和九阶类法术能力都告诉你了吗  ”艾琳娜一脸的委屈  看上去几乎都要哭出來了

  帕瑟芬妮其实心中凛然  以她对于神秘学的掌握  也仅仅知道命运断裂和预知两个十阶能力  而且还不具备预知一类能力的天赋  然而艾琳娜随口就说出了超越幸运和真实召唤两个十阶能力  听她的口气  似乎四个十阶能力都可以发展出來  只是沒那么多进化点而已  在自己拥有了真实幸运的能力之后  帕瑟芬妮已经感觉到这个能力还有向上提升的空间  由此可知  至少艾琳娜说的超越幸运是很可能存在的  这是生死相搏的战场  帕瑟芬妮可以相信艾琳娜的确知道四个属于真正圣级顶峰的能力  但很怀疑艾琳娜说这番话的目的  她绝对不会给艾琳娜任何一点可能对战斗有用的信息  也根本不会和艾琳娜交换什么

  帕瑟芬妮想要的  只是把艾琳娜拖在这里而已  能拖多久就是多久  每过一天  苏就能多跑出几百公里

  “小气  ”艾琳娜象个小女孩儿一样  满脸都是气鼓鼓的样子  她大大的眼睛一转  忽然笑着说:“你知道吗  克罗蒂娜已经去追你那个漂亮的小男人了  她可是个非常恶毒的女人  贝布拉兹大人说  她有80%的把握可以杀了那个漂亮小家伙呢  ”

  帕瑟芬妮理了理微乱的短发  灰绿色的双眸瞬息已越过重重阻隔  飘向远方  她浅浅的笑着  淡淡的说:“我的男人可不只是漂亮而已  每一个轻视他的人  都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

  艾琳娜摇摇头  说:“轻视  我可不会轻视他  这种事  只有克罗蒂娜那个蠢女人才有可能干得出來  不过你的漂亮小男人肯定凶多吉少  啊对了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提议  要不要听听  ”

  “说吧  ”帕瑟芬妮看上去毫不在意

  “如果我们联手的话  就能够施放出一个不完整的命运断裂  多半能把克罗蒂娜那个倒霉鬼的运气变得更差  这样她就很有可能会死在你的小男人手里  怎么样  试试吧  试试吧  当然  你要先告诉我  为什么会选真实幸运  ”艾琳娜就象好多年沒有和人说过话一样  话出奇的多  之前  即使在激烈的战斗中  她也在喋喋不休地轰炸着帕瑟芬妮的耳朵

  帕瑟芬妮笑了笑  说:“其实告诉你也沒什么  除了直觉之外  我当初选择它的惟一理由  就是为了女人的幸福  ”

  “女人的幸福  ”艾琳娜一脸的不可思议

  只是还沒有等她想明白这个注定想不明白的问題  帕瑟芬妮已如风般轻轻飘了过來  能量长枪直指她的断臂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