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握你的手 上

章八 握你的手 上

  浓浓的辐射云终于散开一条缝隙  让血一样的阳光喷洒而下

  又是夕阳西下

  在广袤得让人绝望的大平原上  两辆越野车就象两只蚂蚁  在大地上缓慢地爬行着

  难得一见的夕照将平原上的一切染红  甚至苏那碧色的眼瞳上也浮着淡淡的红  只有梅迪尔丽的双眼依旧湛蓝  她安静地坐着  望着半悬在天边的如血夕阳  小脸恬恬淡淡的  看了  却会让人有种莫名的心痛

  夕阳如血  红得是引人绝望的凄艳

  这个时代的阳光是不能直视的  强烈的射线会让旧时代人类的眼睛瞎掉  在后面的车上  里高雷和丽都戴上了有滤光效果的战术眼镜  奎因则躺在后厢中休息  他已经修好了电磁动能步枪的枪管  这也耗尽了他本來不多的体力

  苏扶着方向盘  任由越野车载着自己  一路向西

  这是孤寂而漫长的旅程  曾经熟悉的一切  就此抛在了身后  也不知何年何月  才能重回那留着无数美好记忆的地方

  听说  在遥远的前方  也有辽阔的大海

  夕阳渐渐落下  黑暗再次笼罩大地

  越野车在黑暗中平静地奔驶着  车身有规律的晃动着  驾驶室中是黑暗的  却充满了梅迪尔丽熟悉的味道  苏的味道  在她敏锐的感知中  苏的味道和八年之前已经不一样了  即使是现在  也和几天有所不同  现在他散发出的气息中隐藏着虚弱  同时  还从紧缠着的绷带下散逸出难以辨别的腐臭

  苏的味道沒有以前的好闻了  可是  却让梅迪尔丽更加的愿意亲近

  她闭上了眼睛  慢慢伸展开身体  将头轻轻靠在苏的肩上  苍灰长发如云垂落  飘荡间偶尔有几点星辉逸出  在驾驶室中盘旋飞舞  将这个小小空间点缀得有如童话世界

  透过衣服  苏也可以感觉得到梅迪尔丽的温度  她的逐渐放松  以及她逐渐进入沉眠的身体  于是他放缓了车速  微笑着  在宁谧中驶向沒有尽头的远方

  梅迪尔丽睡着了  她已经有些不记得在血棺中长眠前  上一次的沉睡是什么时候了  在独自坐在审判镇的日日夜夜中  在似乎永无止尽的黑暗、冰冷和孤寂中  她有意识地遗忘了一些东西  一些柔软的记忆

  沉睡中  有一滴泪  从她眼角流下

  曙光再次升起时  在地平线上  苏看到了滚滚扬起的尘烟  几辆武装摩托车从曙光中冲出  狂野的轮胎在身后拉出道道烟尘的长龙  摩托车车身两端装载着各式各样的旧时代武器  摩托上那些肌肉发达的骑士们身上都穿着深色缀满钉饰的皮衣  和旧时代的飞车党沒什么两样  不过  最关键的是摩托车上或者是这些骑士的身上都有一个标记  那是一把浮于水面上的大剑

  苏的身后是大片的无人区  沒有任何资源可言  食物、水、能源、矿产  什么都沒有  所以他判断这只摩托车队应该是某个大势力的巡逻队  从巡逻队的规模來看  这个势力应该很庞大  控制的地盘和资源也不少  不过科技水准看來和暗黑龙骑还有差距  甚至还有可能比不过路途中曾经见到过的合金兄弟会

  这样的组织和势力  正和苏的心意

  四辆摩托机车呼啸而來  迅速展开队型  两辆远远包抄过來  另外两辆则拦在越野车前方  车体侧方的机枪开始喷吐火舌  子弹在越野车前打出一蓬蓬浮土

  苏刹停了车  里高雷则驾着另一辆车缓缓上前  停在和苏并排的位置  随后苏和扈从们就下了车  冷冷地扫视着包围着自己的六个骑士

  一名骑士从摩托后座上跳了下來  凑近依旧稳坐在一辆老式哈雷机车上的壮汉  低声说:“队长  这些家伙看上去不好对付  你看那家伙背的枪  ”

  壮汉的头发和浓密的胡子都有些花白  看起來有了些年纪  粗壮手臂上的刺青也被岁月侵蚀得有些模糊  他只穿了件黑色的皮背心  将发达的肌肉裸露在外  多少有些炫耀和示威的意思  他眯着眼睛  目光落在苏手中那支巨大得令人心悸的古怪步枪上  枪身的金属闪耀着青幽幽的光芒  时刻在提醒着他  这绝不是和他手里的机枪同一个时代的家伙

  从这两辆越野车上下來的人虽然被包围  而且被众多的枪口指着  可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紧张  反而能够找出些怜悯來  壮汉的眼角抽搐着  多年经验告诉他  这是嗅到危险的信号

  他腾地从摩托车上跳了下來  稳稳站在地上  虽然身躯庞大  给人以动作迟钝的印象  但是其实拥有两阶敏捷的他可以在肉搏着给任何敢于轻视他的家伙一个深刻的教训  当然  眼前被围住的这群人很可能是例外

  “嗨  小伙子们  放轻松点  都把枪放下  ”他喊着

  他手下的巡逻骑士们不情不愿的放低了枪口  不是为了别的  而是因为恐惧  在苏和他的扈从们面前  这些杀人如麻的家伙们沒有丝毫的安全感

  壮汉把轻机枪挂在背后  走到苏的面前  扬了扬空着的双手  示意并无敌意  然后说:“年轻人  我叫杰克  你可以叫我镰刀杰克  不用担心  这些小伙子们只是有些紧张  他们可都是好小伙子  ”

  看着杰克伸过來的手  苏犹豫了一下  也伸出自己的右手  和杰克握在一起  然后说:“我是苏  ”

  “苏  ”杰克耸了耸肩  说:“很少见的名字  不过也很好听  不管怎么样  欢迎來到沉沦之刃的地盘  ”

  两只手在一起握了几秒钟  就分开了  杰克微微加了加力  然而却感觉不管用上多少力量  到了苏那有些绵软滑腻的手上都如石沉大海  全无半点反应  他立刻不敢再加力  更不敢用出自己的二阶力量强化來  如果那样做了  他不知道会不会被面前这个微笑得十分漂亮的年轻人给理解成敌意的表示

  苏的装束十分奇特  敞开的作战夹克下是缠得紧致的绷带  在这样近的距离上  杰克清楚地看清了苏手中那支长达2米的奇异步枪的细节  他更加确定  这肯定是一支超越时代的能量步枪  至于威力如何  他根本不想去尝试

  “很少看到有人从这个方向过來了  实际上  已经整整一年沒有任何人从东边过來  那是一片真正的无人区  当然  对你们來说不是问題  那么现在  我能够帮你们什么  ”杰克的态度  就象是对着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苏沉吟了一下  说:“事实上  我们是一个雇佣兵小队  现在我需要食物  水和几个安静的房间  最好还有周围的情报  ”

  杰克眼角又跳了起來  他哈哈一笑  神态自若地说:“你要的一切  都可以在我们沉沦之刃找到  我建议你到子夜城去看看  既然你们是雇佣军  那么可以在子夜城中找到足够多的赚钱机会  从这里再往西开五十公里  你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子夜城了  我会送你过去  子夜城里那些精力过剩的小伙子们很容易和外人发生些误会  ”

  苏笑了笑  并沒有拒绝杰克的建议

  看着苏和扈从们上了越野车  杰克才转身向自己的摩托车走去  一个看起來还很年轻的高大男人跟在杰克的身后  低声问:“队长  这些家伙看起來非常有油水  我们要不要……”

  杰克淡漠地看了他一眼  慢慢地说:“再多的钱  也得有命去花才行  ”

  被看起來非常好脾气的杰克看了一眼  那个高大的年轻人竟然身不由已地颤抖了一下  向后退了一步

  杰克告诉苏的绰号不能说错  只是少了两个字  吸血镰刀杰克

  车队再次起行  这次两辆越野车周围有三辆摩托在护翼着  杰克打发了一个手下先行去午夜城报讯  自己则驾着摩托  和苏的越野车并肩开着  一边象老朋友那样聊着天

  沉沦之刃是一个类似于公司的组织  由五人委员会共同统治  根据实力和贡献  每三年分配一次表决权  总部就设在午夜城  午夜城是一个拥有数万人口的大城  位于附近几大势力的中心  以娱乐和贸易著称  午夜城有一座小型核电站作为能源供应  有独立的水源净化系统  最让苏意外的是沉沦之刃竟然还拥有一个超大型的室内农场  食物和水源在养活本城数万居民之外  还可供大量出口  午夜城就靠这两样必须品和周边势力交换武器、药品和矿产资源

  坐拥这样令人眼红的资源  沉沦之刃在周围势力中能够屹立不倒  自然是因为拥有足以震慑周围的武力  正如苏所见  沉沦之刃的一个外围巡逻小队都配备了不错的装备  论单位火力强度  还要远远超过当初的罗克瑟兰公司  杰克等人虽然只有二阶一阶这样的能力  但是装备齐全之后  整体的战斗力却是相当不错  即使在暗黑龙骑的仆兵当中也可以算是一流部队

  从杰克等人的身上  苏嗅到浓重的血腥气  显然这个小队中每名队员都是杀过不少人的老手  杰克所谓的好小伙子  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五十公里的路并不长  不到一个小时  一座城市就出现在视野里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