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握你的手 中

章八 握你的手 中

  就和名字谕示的含义一样  午夜城最繁华、最热闹的时候就是子夜之后  当白天过去  阳光直射带來的致命辐射减弱后  就是所有生物出动的时间  整个城市都活跃起來  灯火通明、喧嚣冲天  男人和女人们都在以最野蛮、最原始的方式发泄着无休止的欲望和对生存的恐惧  也只有在午夜城这种有大量能源可以浪费的地方  才可能会在照明上如此的沒有节制

  苏进入午夜城的时候仍是上午  整个城市都静悄悄的  经过了一夜狂欢的人们还在睡梦中恢复着所余无几的体力  放眼望去  宽大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丢弃的垃圾和大门紧闭的夜店  街面上还倒着几个醉得人事不醒的人  夜里仍然是很寒冷的  这样醉卧一夜  即使是有一阶防御强化的人  多來几次也多半会送掉性命  但是当欢娱正盛的时候  谁又在乎呢

  和这个时代所有城市一样  午夜城也是建立在旧时代城市的废墟之上  能够聚集起几万的人口  沉沦之刃的确可以为此感到自豪  当然  这和他们掌握了足够的能源、净水和食物息息相关  不过和旧时代留下的庞大废墟相比  午夜城现在的城区也仅仅是占据了一小片区域而已

  和暗黑龙骑相似  午夜城也拥有辐射清理的技术  城区内的辐射程度比城外要低了许多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知道  在战争中核武器的优先打击目标就是一个个大城市  所以城市废墟中的辐射往往要比周边自然环境高许多  但是  龙城建造起來的可以将整个城区都保护在内的反辐射力场  其显示出來的技术水准和沉沦之刃绝对不在同一个时代上

  在午夜城周围  还有几个相似的城市  彼此相距一百多公里  钢铁之门占据了旧时代遗留下來的矿山  建立起冶金工业  并由此形成一套完整的军工体系  可以生产从子弹到战车的各类武器  新米兰城则是以生物技术见长  区域内的配方能力制剂基本都出自其中  除此之外  还有几个小些的城市和势力  再向西去  就是大片连绵的山脉  寒冷的气候、贫瘠的环境和默默经过几十年变异的生物  让那片广大山脉成为了人类绝足的区域

  如果从整体來看  其实这是一片异常繁荣的区域  超过一百万人生活在这个地区里  虽然大多数人每天都要为生存下去的食物而挣扎  但是至少  在出卖了身体、尊严以及其它能够出卖的东西后  这些人还可以得到活下去的权利  而且最重要的是  他们知道自己明天还能继续活下去  只要不是特别倒霉的话

  这是和荒野住民最根本的不同  在荒野上游荡求生的人从來都沒有明天

  午夜城虽然仍在沉睡着  但是苏却已感觉到这座城市散发出的勃勃生机  和龙城相比  这里的人口少  街道肮脏  而且技术明显不如龙城发达  看起來至少落后了三十年  但是这里的生气和活力是苏不曾在龙城中体会到的

  杰克带着苏來到了位于城市边缘的旅馆区  这里都是一栋栋独立居所  可以满足苏对安静和私密的需求  食物、水、女人和男人  这里可以向苏提供他需要的一切  并且还能得到有限的安全保障  额外的保镖是有的  不过需要另外付费  在象征性地征求了一下苏的意见后  杰克将苏一行的信息报了上去  并且承诺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赚钱的机会到來  午夜城周边的地区并不平静  虽然不象暗黑龙骑那样战争不断  但也不时爆发小规模的冲突  而且每隔一段时间  总会有一两场大型的战役  这样的环境  对想要赚钱的雇佣军來说  算是相当不错了

  但不管怎么说  和战火不断的暗黑龙骑相比  这里仍平静得像是天堂

  苏包下了一栋别墅  这里足够住下五个人  院子中也能停放两辆越野车  稍稍休息之后  一行人就准备在城里转转  看看环境  也顺便寻找机会

  苏心底有一个隐约的想法  只不过这个想法目前还不真实  也不是他所熟悉的领域  但是他也越來越清晰的感觉到  如果想要让身边人过上安宁的生活  或许这是惟一的一条路

  下午时分  午夜城开始逐渐苏醒  在这座城市中  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就是性、酒、毒品、赌博和格斗  其实和旧时代相比  沒什么更多的花样  区别只在于这里更加的混乱无序  更加的弱肉强食而已

  和人们的生活方式相适应  这里的道路两旁林立着酒吧、夜场、药店、武器店和诊所  旅馆倒是不多见  整个城市废墟中有足够多的废弃房屋  可以为那些在城市底层挣扎的人们提供免费的容身和娱乐场所  象苏这样租住旅馆的  只能是位于生物金字塔最上层的一小批人

  奎因去寻找自己需要的工具和一些原材料  他想要看看能不能制造出电磁动能步枪的子弹  至于货币  这次带出來的通用弹药就是最好的硬通货  丽是闲不住的  也拉着里高雷跑了出去  而苏则带着梅迪尔丽  有些漫无目的的走着

  在离开旅馆前  按照杰克之前的建议  苏带上一把一望而知威力强大的大口径手枪  还特意挂在衣服外面  这样可以免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午夜城里可不缺少想要弄点酒钱或者是毒品钱的家伙

  就这样  苏带着梅迪尔丽  漫无目的地在午夜城中随意走着  从形形的目光中安然穿过  从旧时代的书里  苏知道这叫做逛街  是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的娱乐  而在现在  即使是在相对安定和自由的午夜城  这也仍只是少数人才能享受的权利  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  旧时代  人被为分为两种  穷人和富人  而新时代  最为普遍的分类法仍是将人分为两类人  活着的和死去的

  在两个人悠然的漫步中  街上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來  苏沒有再遮掩自己的脸  淡金色碎发在风中飞舞飘扬  如同染上一层和暖光晖  而作战帽长长的帽檐虽然遮去了梅迪尔丽大半张脸  但露在外面的小半面容  比例完美的身材和独一无二的气质依旧吸引了所有雄性生物的眼光  两个人走了大半条街  居然还沒什么人來找麻烦  这倒不是因为那把新时代手枪的威慑  而是因为梅迪尔丽的美丽太过惊人  完全超越了一般地痞流氓的心理承受能力  他们甚至都不敢直视梅迪尔丽

  在漫步的时候  梅迪尔丽非常自然的拉住了苏的手  所有的动作  所有的表情  都是如此的自然  如此的理所当然  一如八年之前

  在苏心中  一刹那间  的确恍若回到了年少时那相依为命的岁月

  梅迪尔丽知道苏的想法  沒有任何理由  沒有动用任何能力  她就是知道  可是她的脸上沒有露出任何表情  就是那样跟着苏走着  好象什么都沒有做过一样

  反正  已经牵了你的手

  但是麻烦总是在最不恰当的时候出现

  一群面露凶恶的男人将苏和梅迪尔丽堵在了商业街的中央  他们有十几个人  穿的都是五颜六色的皮衣  皮衣上同样有沉沦之刃的标志  和那些街头混混不同  这批人装备着重火力  那两挺重机枪可绝不是什么人都能搞得到的

  一个首领模样的黑人壮汉來到了苏和梅迪尔丽面前  肆无忌惮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梅迪尔丽  毫不掩饰目光中熊熊燃烧的欲望

  “嗨  小子  你是新來的吧  告诉我你是从哪來的  妈的  这个妞儿真他妈的要命  ”黑人壮汉响亮地吞了一口口水

  苏抬起头  仰望着这个高出自己整整一个头的壮汉  微笑着说:“带我们进來的是镰刀杰克  ”

  黑人壮汉努力想了想  终于想起了杰克是谁  于是露出一个狞笑  说:“杰克  你想拿那个软蛋來吓唬谁  就是他本人站在这里  也连个屁都不敢放  ”

  “是吗  ”苏再看了一眼他那壮硕得过分的身体  忽然问:“你有三阶的防御能力  ”

  黑人一怔  随即不在意地说:“是三阶  不过老子可不止是三阶的防御力  还有三阶的力量…...”

  梅迪尔丽想上前一步  可是忽然感到被苏握着的手上一紧  于是她就微低着头  又回到了原地  安静地站着  象一个很容易被伤害的少女

  然后  在黑人壮汉的瞳孔中  苏上身后倾  双足分立前后  右手握拳  蓄足力量之后  一拳击出  轰中他的胸膛

  在他的眼中  苏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清晰  如此的节奏分明  然而每个动作都会带出无数残像  霎息间  他竟然看到无数的苏  千万个苏最终交汇在一起  汇成了凌空击來的一拳

  被战车撞了吗  这是他意识中最后一个想法

  苏的拳头尚未击实  黑人壮汉的胸口就整个塌陷下去  然后超过100公斤的庞大身躯凌空飞起  在十余个手下以前上百围观地痞流氓的眼前  竟被苏一拳击得轰然倒飞百米

  当身体最终摔落时  已不成人形  黑人壮汉胸腔塌陷后  余劲未消  传递到四肢和头颅  所过之处  骨骼和肌肉纷纷撕裂开來  早就被挤压得粉碎的脏器混合着肉末和血水  从周身的无数裂缝中飙射出來

  黑人壮汉恃之横行的三阶防御力  在苏的面前  竟若无物

  长街中一片死寂

  望着百米外的尸体  苏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应该问问我有几阶力量的  ”

  苏又拉起梅迪尔丽的手  根本看都不看黑人壮汉仿如傻了一般的手下  悠然向前走去  梅迪尔丽右手插在口袋里  另一只手挽住苏  安静得若一只猫  只是这样的跟着他  苏那毫无保留的一拳  让她的心非常的安宁  所以这个时候  她并不在意苏是怎样想的

  因为  反正  还在牵着你的手

  ps:顺祝小柒生日快乐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